<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九十二章 轻轻一吻
    贾环闻言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林如海应该是九月份才会死去。

    而且,昨日王太医才给他把过脉,断言半年之内不会出事。

    现在怎么会……

    不过此刻不是辨别真假的时候,他此次扬州行最主要的目标,其实就是安置了林如海……

    回过神,贾环一跃而起,甚至都顾不上气喘吁吁,面色惨然的紫鹃,夺门而去。

    紫鹃见状,转身就想跟上去,可一没留神,身子撞到了一旁的桌子,哗啦一声,将桌子带歪了些,桌角碰到她腰间,痛的她额头冷汗都出来了。

    可紫鹃却顾不得疼痛,还要弯腰去捡地上掉落的纸张。

    然而当她捡起第一张纸,随意看了一眼后,整个人就凝住了,定格在了那里怔怔不动……

    ……

    “爹!”

    “老爷……”

    后宅内,林如海的房间里一片哭喊声。

    贾环进门时,就见王太医一脸肃穆的坐在那里,手中金针闪烁,在赤着上身的林如海身上翻飞着。

    林黛玉和她三位姨娘,则是守在那里,看着榻上昏死过去的林如海,呼喊不停。

    “好了好了,快不哭了,林姐姐,不要打扰王太医给姑丈诊治。”

    贾环上前,揽住快要哭昏过去的林黛玉,柔声劝慰道。

    听贾环这么一说,依靠在贾环怀里的林黛玉才渐渐熄了哭声,只是还是不住的抽泣着,小脑袋靠在贾环肩膀前一点一点的。

    她那三位姨娘许是也听到了贾环的话,也渐渐平息了哭喊声。

    房间安静下来后,王太医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手下的速度也越快了。

    过了好一阵后,王太医才呼了口气出来,站起身,看向贾环。

    “怎么样?”

    贾环见他面色有些犹疑。便主动问道。

    王太医缓缓的摇了摇头,沉声道:“不大好。”

    贾环皱眉道:“怎么会这样?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王太医也奇怪:“脉象显示,林大人应该是昨夜发生了什么激动过度的事……他血脉中的乌头之毒本已深入骨髓,昨日我强行用针力和药力将其封在四肢末端。这样虽然会行走不便,可却也能缓解乌头之毒爆发时间。可是不知为何,今日毒力忽然扩散开来……”

    “可有外因引导?”

    贾环眼睛眯起,沉声道。

    所谓外因,就是指是否有外人进入。加害于林如海。

    王太医摇头道:“并无,我仔细检查了林大人的身体,并无其他内劲痕迹,也无新毒入体的迹象。

    可以诊断,只单纯是由于林大人本身激动过度,一时心力枯竭,造成血脉运转加剧,一点溃而全盘崩,回天乏力了。”

    贾环闻言一怔,道:“什么意思?”

    王太医苦笑道:“还有三日时间。贾爵爷好生安顿吧,抱歉……”

    贾环没有功夫跟他客套送他出门了,因为林黛玉昏了过去。

    ……

    “姑丈,到底发生了何事,竟让你这般激动?”

    傍晚,林如海幽幽的醒过来,许是即将油尽灯枯,有些回光返照之故,他比先前看起来还精神了些。

    一只手轻抚着匍匐在他榻边的林黛玉的头,一边目光温和赞赏的看着贾环。感慨道:“多亏了你啊……”

    贾环闻言大惊失色:“姑丈,话不能乱说吧?我何曾做过什么忤逆之事?”

    林如海呵呵一笑,摇头道:“不是,是你做的很好。昨夜。你一举铲除了白莲和明教两大邪魔歪教,不仅替扬淮盐业除去两大毒瘤,还为我林如海报了血海家仇。正因为如此,我才一时激动之下……不过,却也算是无憾了。”

    贾环闻言,有些沉默了。

    倒是房间里在后面准备茶盘的紫鹃。不意间看向贾环的眼神,复杂难言。

    “爹爹,你是说,娘亲他们……是被这两伙人害的?”

    林黛玉抬起头,眷烟眉蹙起,一双红肿的明眸有些茫然的看向林如海。

    贾敏遇害不治时她还太小,林如海并未给她说过,到底是何人害死的贾敏,只说是坏人。

    故林黛玉有此问。

    林如海闻言,眼中哀色一闪而过,随即又换成了欣慰之色,他点头道:“没错,就是这两伙贼人所为。

    你娘和你弟弟,都是被白莲教的妖人所害。为父,则是被明教贼子所伤。

    虽然他们都只不过是负责动手的人而已,并非幕后黑手。

    但他们同样可恨,同样该死。

    为父惭愧,这么些年来,为父无时无刻不想报仇。

    只可惜,手中实在无人可用。他们又都是高来高去的江湖贼子,武功极为高强。

    为父也只能堪堪自保。

    却不想,乖囡和环哥儿才来一日,只功夫,就能将白莲和明教两大邪魔歪教给铲除干净了。

    深慰吾心,深慰吾心啊。

    对了,还有那白莲教贼首董千海,也早已被黑冰台抓获多年了,想来,在里头也早已死去,就算不死,怕是在听闻白莲教覆灭后,也定然生不如死。

    好啊,好!

    不过,他们终究只是刀子罢了,不算真正的幕后元凶。

    环哥儿,既然玉儿有心于你,你也跟我保证过,会善待于她,我也认可了你,那么你就不算是外人了。

    这后续之事……”

    “姑丈放心,出花红的周汝南已经满门被屠,他背后的人是内阁阁老葛礼。除此之外,大概还有其他盐商的手尾,我都会一一料理的。”

    贾环心中虽然不是太高兴,林如海用林黛玉胁持他替他自己报仇,但就算他不说,只看在林黛玉的份上,贾环也不会袖手旁观的,于是淡淡的应承道。

    “不要急,你还有的是时间。

    你要记住,朝堂争斗。和江湖争斗,是不同的。

    江湖厮杀,看的是谁的力量大,谁的武功强。

    而朝堂争斗。很多时候,比的是耐性。

    谁的耐性足,足到让对方忍不住露出马脚来,谁才是赢家。

    你若急匆匆的去闹,十有八。九不会得到好结果。

    这是一场极为漫长的斗争。斗争的分隔点,你知道在哪里吗?”

    贾环轻轻摇头,道:“不知。”

    林如海压低声音,道:“记住,当龙首宫的那位不在的那天,就是最终决战的时刻。”

    贾环抬起眼帘,看了眼林如海,点点头,道:“我记住了。”

    “呼!”

    林如海长长的呼了口气,脸色差了许多。他看了眼眼神一直怔怔看着贾环的林黛玉,哑然一笑,道:“都说女生外向,果然不假。你们俩这么小点,以后有的是时间看……”

    林黛玉闻言,俏脸上微微一红,不过当她收回目光后,面色却变得有些清冷起来。

    贾环见状,心头一叹,他看着林如海道:“姑丈。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林如海笑着摇摇头,道:“没了,该说的都说了,只等我去了后。将我送回苏州老家,葬在祖坟里即可。

    再有就是,从林家选一个忠厚之人,继承族长之位就好。

    遗折我也已写好备下,等……等你回都中时,替我……转呈上去……就好。”

    林如海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了。林黛玉哭道:“爹爹,你不要再说了,快休息吧,等养好身子后再说。”

    林如海孱弱的笑了笑,点点头,道:“也好,你们先去吧。”

    林黛玉不依:“我要陪着爹爹。”

    林如海无力的笑道:“爹爹还要和你姨娘们说几句话,你们先去吧,明早再来请安就是了。”

    林黛玉泪眼巴巴的看着林如海,想不依,可又不忍心违逆他的意思。

    贾环上前,将趴在榻边的林黛玉搀扶起来,轻声道:“就听姑丈的话吧。”

    林黛玉闻言,方不再小性儿,站起身来,和贾环并紫鹃离去了。

    ……

    “林姐姐……”

    林黛玉闺房内,看着俏脸霜寒,明眸微红,嘴角委屈的抿起的林黛玉,贾环有些无奈的唤道。

    林黛玉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后,才冷声道:“你……你知不知道,你那小妾……是她们白莲教害死了我娘。”

    贾环摇摇头,一双眼睛诚挚的看着林黛玉,答道:“在今日之前,我不知道。”

    看着贾环清澈的眼睛,林黛玉的面色微微和缓了些,可是……

    她似乎愈发难过了,泫然欲泣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林黛玉是知道贾环和董明月之间的渊源的,还知道董明月曾经用自己的身子挡在了贾环身前,救了他一命。

    可越是如此,她此刻就越纠结,越难过,也越为难。

    她真的不愿逼迫贾环做让他为难的事,可是……

    若不……她又该怎样面对她呢?

    贾环疲倦的脸上带着微笑,轻轻的将林黛玉揽入怀中,轻抚着她消瘦微微颤抖的肩头,柔声道:“我让她走了,虽然不是她下的手,可是,在林姐姐没有解开心结前,在林姐姐无法接受她前……我让她走了。”

    贾环用下巴轻轻的摩挲着林黛玉的秀发,眼中闪过一抹愧疚之色。

    既是对林黛玉的,也是对董明月的……

    林黛玉闻言,有些震惊的从贾环怀中仰起头,一双云雾环绕一般的眼眸里,还浮着泪花,巴巴儿的看着贾环,眼神中有些惊讶,有些自责,有些委屈,还有些欣喜……

    贾环看着林黛玉的目光,心里微暖,对她温柔一笑,而后低头,在她的眼睛上轻轻的一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