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不行了
    “环郎,你来了……”

    相比昨夜,经过一晚的调息,董明月的气色好了许多。←,

    只是,见到贾环进来后,眼神却闪躲了下,有些愧疚……

    贾环看到这种眼神,蓦然,想起了过去几年间,他在董明月的眼里,见到过很多次这样的眼神。

    一次次,一幕幕,回放在他的脑海中。

    以前他还不明了,到底是因为何故,居然会让董明月这般纠结,以为她只是在担心她父亲……

    直到今天,他终于明白了。

    看着贾环脸上恍然的神色,董明月原本就有些惨白的脸色,愈发白皙了。

    眼神忐忑不安,搭在榻边的手不知觉间攥紧,发白的唇也紧紧的抿了起来。

    像是……像是在等待裁决的犯人。

    一旁处,哑婆婆看向贾环的眼神陡然凶狠起来。

    贾环却恍若未觉。

    他走到榻边坐下,温柔的牵起董明月的手,将其缓缓松开,而后放在手心。

    见董明月眼中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帘一般掉下,他掏出帕子,轻轻的为她拭去。

    可哪里又擦的完……

    “乖,不哭。”

    贾环不说还好,这一开口,董明月一下扑到他的怀里,将头藏在他怀中,痛哭出声。

    不过贾环可以理解,一个沉重的包袱,战战兢兢的背了几年了。

    尤其是在爱上贾环后,每爱的深一分,这根刺就在心里刺的越深。

    或是不知多少个深夜,她都会在梦中惊醒。

    因为白莲教,杀了贾环的亲姑姑。

    见两小儿这般,做了半天被人无视的怒目金刚的哑婆婆,无声的叹了口气,面色悲苦的走了出去。

    董明月在贾环怀里哭了好久后,才在贾环的安抚下停止了哭泣。

    “当时你还不认识我,立场也不同。再说了。又不是你动的手,是不是?乖,别哭……”

    “是我动的手。”

    贾环话没说完,红肿着眼睛的董明月黯哑着声音。说道。

    贾环抚向她头发的手僵在了半空,他眼中闪过一丝迷茫,问道:“你说什么?”

    董明月面无表情,但眼中满满都是痛苦之色,沙哑着嗓子。道:“那是我刚成为白莲教圣女时,教内长老为了树立我的威信,颁下的任务。”

    “那一年,你才十三、四啊……”

    贾环眉头紧皱,脸上的郁结之色,让董明月愈发心碎。

    她眼中的泪珠再次滑落,只是这一次,贾环并未再去擦拭……

    董明月眼中闪过一抹令人心悸的痛色,她的声音愈发黯哑,道:“是。那年……我十三岁。在……在她去大明寺的路上。”

    沉默。

    寂静。

    “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不知过了多久,董明月的脸上已经满是绝望的哀色,眼泪都已经冰凉。

    贾环忽然开口问道,声音沙哑,眼眸微红。

    董明月低垂着头,木然道:“我爹知道,杜汴和齐琔两位伯伯引开了护卫,哑婆婆守着我……环郎,你要做什么?你要……”

    董明月忽然抬起眼帘。眼神有些惊恐的看着贾环。

    贾环沉默了下,而后艰难的开口道:“只有……只有死人才能……”

    “不要!”

    董明月一把抓住贾环的手,泪眼婆娑的哀求道:“环郎,求求你。不要杀我爹,不要杀哑婆婆,他们是我最后的亲人了,他们是我最后的亲人了……环郎啊……”

    贾环脸上神色不知是哭还是笑,很难看,他道:“可是。总要有个交代啊。虽然没什么感情,可……那是我亲姑母啊……”

    董明月哭成了泪人,身子颤栗着,她颤抖着手抓着贾环,哀求道:“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环郎,你不要伤害他们好不好?你要杀就杀我吧,我死在你手里,也算是一种解脱。环郎,我不怪你的,你杀我吧……”

    贾环眼中的泪一下就下来了,他本就不是什么心思冷酷睿智英明果敢之流。

    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有感情的人……

    他将哭软了身子的董明月揽进怀里,虽然流着泪,却还是装出一副笑脸,道:“傻瓜,我怎么会杀你?不管谁想杀你,都要先杀了我。”

    “环郎……”

    董明月用尽力气,紧紧的抱住贾环,哽咽呼唤道。

    声音中充满了,留恋,不舍……

    “砰!”

    房门被人从外推开,贾环眼中厉色一闪而逝,转头看去,却见是哑婆婆。

    她满脸怒容的看着贾环,手里拿着……纸笔?

    哑婆婆没有理会贾环眼中的厉色和董明月眼中的惊慌,她径自走到桌前,铺开纸张,拿起笔蘸了下砚台,而后急速写了起来。

    贾环没有起身,依旧揽着董明月,只是眼睛却微微眯起……

    董明月此刻一点也没有八品大高手的风范,只若是一只受了惊吓的羔羊一般,依偎在贾环怀里,只是看向哑婆婆的眼中充满了担忧和不解。

    两人没等多久,就见哑婆婆忽然顿笔,而后从桌子上抓起一张纸,亮相于床榻上一对痴情小儿女面前。

    两人只见纸张上写着五个大字:人是我杀的。

    董明月惊呼了声,连对贾环道:“不是,不是婆婆杀的,是我,是我做的……”

    贾环伸手轻轻掩住她的口,用一个柔和的目光安抚住了不安的董明月,而后正色看向哑婆婆,沉声道:“什么意思?”

    哑婆婆冷哼了声,又回身抓起笔,在纸上唰唰写了起来,这次比较久,好一会儿后,她才再次拿起纸张,亮相于榻前。

    “我等在林如海妻携幼子前往大明寺途中设伏,小姐初阵,面对的又是妇孺,下不去手。虽然在我厉声催促下一掌打下。但手上并无多少内劲,根本不能重伤那人。

    我不忍相逼太甚,就骗她已经完事,待她回头后。才再林如海妻儿身上又各补了一掌。

    若非如此,他们绝不会出事。

    此言若有半点虚假,让我死后下十八层地狱,受拔舌油锅之苦。

    只要你能善待小姐,我愿以死赔罪。”

    “不要啊!不要……”

    董明月从贾环怀里挣出。跳下床,挡在哑婆婆身前,看着贾环哭求道:“环郎,不要杀婆婆,不要杀婆婆……”

    贾环木木的看着董明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难题。

    “环郎……”

    许是哭的太狠,许是已经耗尽了心神和气力,董明月缓缓的跪倒在地,眼睛凄艾的看着贾环,哀求道:“环郎。我从小就没有娘,是婆婆一手将我抚养长大的,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娘,你不要杀我娘,好不好?我求求你……”

    原本是一朵高不可攀,傲霜凌雪的白莲花,此刻却这般拜倒在尘土中,面色凄艾,让人心痛不已。

    贾环自然更是心痛不已。他有心答应董明月……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

    尽管他与贾敏连见都未见过,可无法否认的是。贾敏是他的血亲姑姑。

    最重要的是,贾敏是林黛玉的娘亲。

    如果有朝一日,让林黛玉知道了此事,那……

    贾环还有何颜面去面对她。

    可是……

    他又怎能忍心,去拒绝董明月呢?

    她说的没错,哑婆婆于她虽无生恩。却有养恩,不是生母,胜似生母。

    董明月如何能眼看她所爱之人,去杀了她的母亲呢?

    这对她来说,是不是太残酷残忍了些?

    看着跪倒在那里哭泣的董明月,贾环长长的叹息了声,眼中无声的流下了两行泪,顺着脸庞滑落。

    他艰难的开口道:“明月,哑婆婆不死,我心实难平……”

    就在董明月就要绝望的昏厥时,贾环又哽咽道:“不过,我也没有办法拒绝你的请求。”

    董明月闻言,眼中陡然升起一抹亮光,她惊喜交加的看着贾环,喜极而泣道:“环郎,谢谢你!环郎,谢谢你……”

    “你们走吧。”

    “……”

    董明月不敢置信的看着双眼泪流不止的贾环,颤栗着身子,颤声道:“环郎,你说什么?”

    贾环流着眼泪,眼神是那样的痛苦,他黯哑着嗓音,道:“带着哑婆婆走吧,等她,等她寿终正寝以后,再回来。她不死,我心实难安,也无法面对……也无法面对林姐姐。”

    “你……你要赶我走?”

    董明月还是不敢置信的看着贾环,问道。

    贾环从来没感觉这么累过,这么难过。

    可是,他还是要强笑着,安抚董明月,他微笑着摇头解释道:“不是赶你走,我怎么可能舍得赶你?

    宁国府永远都是你家,记住,你叫贾董氏……

    我只是,只是让你去给哑婆婆养老送终。

    虽然,她罪不可赦,虽然,我曾经起誓,无论是谁,胆敢害我亲人者,我都要让她十倍偿还。

    可是,今天我却不能杀她,我食言了,呵……

    因为你视她如母。

    如果我杀了她,你会恨我一辈子。

    我不想你恨我,更不想失去你。

    因为我爱你。

    所以,我只能用这个掩耳盗铃的法子,来欺骗自己。

    明月,你懂了吗?”

    ……

    空荡荡的房间里,贾环无力的靠在榻边,嗅着已缥缈无踪影的佳人留下的残香,眼中却连流泪的力气都没了。

    好累。

    好困。

    好难过。

    贾环闭上眼睛,想大睡一觉。

    只是,当他刚闭上眼睛,房门忽然又被打开了……

    “三爷,三爷不好了,老爷,老爷他要不行了……”

    紫鹃满脸惊慌的闯了进来,慌张喊道。

    贾环一怔……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