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九十章 中意和算计
    好戏散场,该走的走,该留的留。~,

    索蓝宇去前衙处理一些首尾,再和郭志荣谈谈……

    金凤被金三斤殷勤的叮嘱了几句后,红着脸回了后宅。

    贾环和韩家三兄弟目送了金三斤离去后,一起回了客房。

    “二哥,你这是……”

    贾环满脸堆笑的看着韩让问道。

    至于金三斤可能带来的麻烦事,在兄弟情前,根本不算事。

    韩三也在一旁挤眉弄眼。

    连向来最为沉稳的韩大,面色都微带笑容。

    韩家家教确实很不错,韩让虽然被众人戏谑的眼神看的黑脸微红,可还是极为大气道:“我喜欢她。”

    “喔”

    不良人贾环和韩三一起起哄,叫嚷起来。

    韩大脸上的笑容也深了些。

    闹了一会儿后,贾环八卦道:“二哥,昨儿你见她好像也没这样啊?怎么今天就这般动心了?”

    韩让脸上的红色加深了些,眼神垂下,道:“就是喜欢了。”

    贾环无语道:“二哥,你牛!”

    不过……

    “正妻位怕是悬,韩叔叔那里肯定通不过,牛伯伯他们也不会点头。你和人家谈恋爱的时候,别脑子发热,什么愿都给人许。”

    贾环提前打预防针。

    “为什么?”

    韩让脸色阴沉了些,问道。

    贾环叹了口气,道:“你别瞪我啊,我当然不介意你娶她当太太……可是,你得考虑一下世人的眼光,当然,咱们兄弟可以不在乎那些凡夫俗子的眼光,可你让韩叔叔怎么办?你让韩叔叔在军中同僚里怎么看?”

    韩让听的云里雾绕的,不解道:“什么什么眼光?金凤的身份怎么了?”

    贾环无语的看着他,却发现他似乎真的比他这个外来客还不懂。

    倒是韩三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

    不过他打小畏惧韩大和韩让。这种不讨好的事他肯定不会说。

    无法,贾环只好来做这坏人:“先说明啊,二哥,这不是我的观点。这是现下世人的观点,尤其是在咱们这样的人家里。这金凤她娘,也就是金三斤他老婆,很早以前就没了……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五不娶里,当头一条就是失怙长女。不可为家门大妇,因为缺少教诫。这种狗屁论调我当然是嗤之以鼻的,可却饱受儒家那群老头子们的吹捧。在勋贵豪门里也颇为流行这种说法……

    再有就是,金三斤虽然号称金百万,家财无数,可他的社会地位太低了,不过是个商贾。

    他要是皇商也好说一些,至少能在户部和内务府里挂个名儿,也算是有个官身。

    可他不是,那他就是一个从事贱业的贱民。

    你说。韩叔叔能接受她当韩门大妇吗?

    啧,你别瞪我啊,又不是我是婆婆嘴,我也是这些话的受害者,我几个宠爱的小妾都是这种情况,没少被家里老太太教训,你以为呢?”

    韩让被贾环说的没法,眉头紧皱,颇为苦恼。

    贾环笑道:“这么早就心疼起来了……诶诶诶,二哥。别动手!我错了行不行?嘿嘿!听我说,其实啊,也不是没有办法。”

    韩让开口问道:“什么办法?”

    贾环微微得意道:“平妻啊!”

    “平妻?”

    韩让又有些迷糊起来。

    不怪他,虽然他的确是“土著”。可这个时代,虽然理论上可以有平妻,但实际上即使有资格的人,也很少娶平妻。

    就如同,常态下,宫内轻易不立皇贵妃一样。

    普通的贵妃只有金册。并无金宝(即类似玉玺一样的宝玺)。

    只有皇后才有金宝镇于中宫,从而有资格统御六宫,尊为国母。

    但皇贵妃例外,皇贵妃也有金宝。

    所以,皇贵妃也称呼为副后。

    作用是什么呢?

    就是一旦皇后殡天,皇贵妃就能顺势登位,成为皇后。

    有这么一层意思在,哪个皇后愿意看见这个人?

    只要不是帝后不合,后失帝宠,那么一般情况下妃子只会封到贵妃位,轻易不设皇贵妃。

    再有就是,元后无子,妃子诞下麟儿后,才会晋封为皇贵妃。

    宫中如此,豪门中同样如此。

    正室太太若亡故,那么若有平妻,自然由平妻接手内宅一把手。

    而且,家中有平妻存在,正室太太脸上多少会有些难看。

    什么意思?

    娶老娘娶后悔了?没娶对心上人,给你的小心肝儿补一个平我正妻之位?

    说不定还日夜期盼着老娘嘎嘣一声挂了,给平妻挪位置吧?

    也只有贾环这种任性之人,才会满世界的洒平妻之位……

    贾环得意洋洋的大致给韩让解释了下平妻的意思,让韩让很是惊喜。

    “真的?”

    “当然,不过……你得先承袭伯爵位,因为只有超品伯才有资格娶平妻。”

    “……”

    “靠!”

    韩三忍不住给贾环竖了一根中指。

    韩让想承袭定军伯伯爵位,首要条件,就是他老子韩德功要先挂了。

    其次,他还要突破六品,成为七品武人。

    就目前看来,无论是哪个条件,对韩让来说,都是短时间内不用去考虑的。

    所以韩让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

    听贾环扯了半天大天,敢情都是在吹牛.逼……

    贾环也反应了过来,看韩让眼神不善,连忙道:“二哥,你可以先给她许诺啊。

    告诉她,等你成了伯爵后,就能娶她当平妻了。

    如果她善解人意的话,就一定会理解二哥你的苦衷和诚意的。”

    “行了。”

    韩让没好气的喊停,道:“没底气的话,我说不出。”

    贾环干笑了两声,道:“瞧二哥你这话说的,以二哥的努力程度,如今又有远叔这种大高手随时请教,没道理破不了七品。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韩让不跟他扯淡了,想了想后,沉声道:“那金三斤……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贾环闻言,嗤笑道:“二哥,你也太瞧得起他了,不过是个盐贩子……这些事你都不用管,咱们兄弟日后是要给大秦开疆拓土平天下的,要是连这点子事都要担忧,那还不如多娶两个老婆回家生孩子算了。”

    这个笑话明显不好笑,连韩三都没笑。

    韩三有些发愣的看着贾环,道:“环哥儿,你今儿到底怎么了?怎么这么浮啊?”

    贾环被寻日里最漂浮的韩三说浮,他有些无言以对。

    挠了挠头,他苦恼道:“后宅的事,没法和哥哥们细说。虽然棘手,但总要面对。算了,我现在回去处理一下吧。”

    ……

    “哼,过继一个儿子,和没过继有什么区别?临死了,别说在床榻边伺候,就连个摔盆的都没有。”

    荣禧堂侧厢房内暖炕上,王夫人坐在小几旁,跟薛姨妈姊妹俩说话,冷笑道。

    薛姨妈闻言后,一双精明的眼睛看向了一旁伺候倒茶的彩霞,客气道:“前儿见宝玉在东边儿爱吃他那里的鹅掌鸭信,我回去后也糟了些,劳烦丫头跑一趟,去取来。”

    虽她说的客气,可彩霞哪敢称劳,连连客气了两句后,就转身离开了。

    出门前,还招呼了外间守着暖炉的金钏等几个丫鬟一起出门,让她们在走廊上说话。

    “这丫头倒真不错。”

    薛姨妈赞道。

    “哼。”

    王夫人眼睛一凝,冷哼道:“现在贾家的丫头,再好也没用,都指望去东边儿呢。”

    薛姨妈闻言,叹了口气,道:“姐姐,不是我说你,就算你要别矛头,总也要选个好时机吧?如今环哥儿那么盛,里里外外都兴旺的不得了。家里有老太太护着,外头更是有太上皇宠着,这种情形下,你和他闹,你闹的成吗?”

    王夫人闻言,气的脸都白了,道:“不过一庶孽,仗着祖宗的余荫,称王称霸,为非作歹,他有什么真能为?”

    薛姨妈见劝不听她,又叹息了口气,道:“就凭他有勇气敢从武,咱们就输了一头了。要是宝玉也能从武,你以为老太太会不向着他?”

    王夫人闻言,瞪着眼睛看薛姨妈,道:“宝玉如何能做那事?王家为了出一个武人,疯了多少子弟?我就这么一个孽障,哪里敢让他去冒险?”

    薛姨妈心知王夫人心里有解不开的心结,在这件事上魔怔了,也不知该怎么劝了。

    她无奈道:“可既然老太太都开口了,让宝玉去当一天孝子,摔一次盆,你点个头不行吗?又不大办,累不着他。等环哥儿回来,还能亏待得了他二哥?偏你死活不允,让老太太不高兴不说,连姐夫都……最后,竟让兰哥儿去摔盆,你说这……”

    “我的儿子,凭什么去给那人去摔盆?做梦。他……哼,他恨不得将所有都给了那庶孽,还想让我的宝玉替那庶孽去受罪?”

    许是屋里只有嫡亲姊妹两人,王夫人再也不用掩饰脸上的怨恨之色。

    薛姨妈看着年近半百的姐姐,低声道:“你就是恨他,总也要等到他不在兴头上时再与他计较吧?他还能兴一辈子不成?趁他兴旺的时候,你越是恨他,就应该多从他那里得些什么,这不比你和他拗气强多了?再说了,他人脉极广,在宫里都有大铛与他交好。大姑娘的事,日后少不得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