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打将出去!
    “嘿嘿嘿……”

    宁安堂内宅正堂,贾环瞟了眼左边,又瞄了眼右边,忽然出一阵“渗人”的笑声。

    “不许笑!”

    两人娇人齐齐娇羞呵斥道。

    贾环在荣府东路院送走了贾环,又守了两个时辰后,便被赵姨娘吩咐小鹊赶回了宁国府。

    因为今日是他带着新妇三天回门的大日子。

    待贾环回到宁安堂后宅时,却现林黛玉和史湘云二人都已经梳妆完毕,齐齐坐在正堂候着呢。

    偏他使坏,不急着去西边儿,非拉着二女坐下后,然后出了阵让林史二女掉鸡皮疙瘩的笑声。

    若是单独一对儿在,兴许气氛还没那么微妙。

    偏两人双双在,再联想起昨夜生的事……

    这就让林黛玉和史湘云两女都觉得羞涩不已。

    好似被对方看到了什么私.密之事……

    “姑娘、三爷,链二爷、宝二爷和兰大爷驾马车来接你们了!”

    翠缕急匆匆的从外面进来,喘息说道。

    三天回门儿日,按礼当由娘家人,多是新娘的兄弟或是子侄,驾车来接,接新娘回家住对月。

    林黛玉和史湘云没有本姓兄弟子侄,只有贾家的姑表兄弟和子侄。

    因为要接两人,所以当是两架马车。

    便由贾琏、贾宝玉齐至。

    贾兰……

    贾兰多半是帮贾宝玉驾车的……

    紫鹃也从门外进来,笑道:“姑娘,二门前的软轿都备好了。”

    贾环对两个愈羞涩的新娘道:“走吧,两位太太!去给老太太请安,请完安咱们再回来!”

    “呸!”

    二女又齐齐一啐。

    按礼,今儿是要在娘家住一晚的。

    要是急着回夫家,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不过,回园子住也好,反正也不远……

    ……

    贾环护着两顶软轿一直到正门,就看到贾琏、贾宝玉和贾兰叔侄儿仨齐齐站在门口。

    身边有两架八宝簪缨的华贵马车。

    “三弟,大喜!”

    “恭喜三弟!”

    “给三叔请安!”

    三人纷纷笑道,只是贾宝玉笑容微微有些勉强。

    贾环哈哈得意道:“客气,客气!就这几步路,派贾兰来意思意思得了!”

    贾琏满面带笑,道:“诶,规矩如此,不可坏了礼数!新郎官儿,新娘子,快上车吧!”

    贾环笑道:“新娘子上车就罢了,我就算了……”

    说着,给贾琏使了个眼色。

    要只有一个新娘子也就罢了,如今有俩,还是两驾马车。

    那到底跟谁上,不跟谁上?

    贾琏面色古怪,忙道:“对对,正巧,我还有话同三弟说。”

    说话间,几个嬷嬷围起了帷帐,铺了脚毯,放了脚凳,呵护着两位新娘上了马车。

    待马车驶动后,贾琏对贾环道:“三弟,老姑家两个姑丈来了,还带着两位表兄。老爷正陪着说话,不过他们想见见你。”

    “谁?”

    贾环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

    贾琏抽了抽嘴角,道:“祖父当年留有四个女儿,除了四姑母是老太太嫡出外,还有三个姑姑是庶出。

    只因多早已过世多年,所以这些年来往并不亲密。”

    “哦哦……”

    贾环一拍脑门,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

    不过……

    “我隐约记得,除了三姑姑有所生养外,其她两个姑姑并未有所出。哪来的表兄?”

    贾环问道。

    贾琏无奈道:“纵然是侧室所出,也要认在老姑名下啊。”

    贾环呵呵一笑,道:“这往年也没见怎么走动,怎么突然就走动了?今儿来的是哪两个姑丈?”

    贾琏道:“是大姑丈和三姑丈,二姑丈在外省为官,并不在都中。至于他们为何今日来……除了给三弟道喜外,怕是和银行事相关。”

    贾环闻言一怔,道:“银行事?银行什么事?”

    贾琏笑道:“三弟难道还不知?你要筹办银行,整顿都中钱庄一事,昨儿夜里就传开了,如今勋贵圈子里谁人不知?

    大姑丈和三姑丈家里好似都有钱庄生意,怕是上门来问问形势。”

    贾环闻言,脸色凝了凝,想起户部尚书李谦那张脸,冷笑了声后,道:“问问形势好啊……不过现在没得空,等见过老太太后再说吧。”

    贾琏没所谓道:“见不见都随三弟的意,多少年没怎么走动的亲戚,值当什么亲戚?尤其是三姑丈,最不是东西。

    当年若不是他整日里在平康坊眠花宿柳,三姑姑也不至于那样抑郁而终。”

    贾环皱了皱眉,道:“他家……原是宁康子府吧?”

    贾琏道:“正是,若非看他老子当年随先荣国出征,战死沙场,先荣国体恤其孤苦无依,才将三姑姑嫁与他,就凭他,也能攀上我贾家门楣?

    谁知恁地不是东西,祖父战殁没两年,他就一日比一日放浪形骸。

    三姑姑没两年也去了……”

    贾环眼神凝了凝,脑海中不知怎地,想起了贾迎春,语气愈阴沉,道:“他敢……欺辱三姑姑?”

    贾琏忙道:“这倒没有,李思虽然行事不着调,但对三姑姑还是敬着的。但也只是敬着,一月里倒有大半月在外头住,三姑姑因祖父的事本就痛苦,再加上李思混来,这才早早的没了……不过这些我也是听家里老人说的。”

    贾环又道:“那大姑丈呢?”

    贾琏闻言挠了挠头,道:“大姑丈如今在太常寺做司官,为人端方,刻板的紧,和三姑丈是两个性子。我也不大熟……不过说实在的,我虽不喜李思,但更不大看得上大姑丈。老端着……”

    贾环听了,摇摇头,道:“左右也不怎么来往了,谁管他们怎样……行了,到门儿了,回头再说吧。”

    两驾马车缓缓停在荣国府正门前。

    门台上方,一块敕造荣国府的牌匾在午时的阳光照耀下,显得金灿灿的。

    抬轿的健妇们一路随行,嬷嬷们再围起帷帐,铺好脚毯,摆正踩凳,迎了林黛玉和史湘云下车,坐上软轿后,往二门行去。

    ……

    “新娘子回门儿咯!”

    王熙凤带着一群婆子丫鬟,站在贾母院前,穿山游廊入口处。

    等软轿抬至后,高声笑道。

    一阵喜气的笑声起,林史二女落轿走出。

    “哟!”

    一群素日里常能见到林黛玉和史湘云的嬷嬷丫鬟们纷纷惊呼一声,七嘴八舌道:

    “真真是仙女儿一样!”

    “愈好看了!”

    “真标致……”

    “三爷好福气!”

    一群人夸赞的林黛玉和史湘云都有些羞涩,贾环却得意的哈哈大笑道:“当然是我的福气。”

    林黛玉和史湘云愈羞恼,悄悄瞪了他一眼,唯恐他再说出什么疯话。

    好在王熙凤不知为何,没有继续起哄,及时道:“快进去吧,老太太等了一早上了。这才几日没见,就想的不得了……

    链儿,宝玉,刚才老爷打人来,传话说让你们接了三弟和新妇后,就去仪厅帮他待客。

    两个姑丈,还有两个表兄,老爷一人怕是吃力。”

    跟在后头的贾琏应下,贾宝玉却有些闷闷不乐,不过也不敢多说什么,看了眼画儿一般的林黛玉,随着贾琏离去了。

    王熙凤又对小跟班贾兰道:“兰哥儿,还没去见过你四叔吧?”

    贾环哈哈大笑,林黛玉和史湘云看着苦巴着一张脸的贾兰,也笑出声。

    贾兰今年也十二三了,都进了学,连房里人都有了。

    谁曾想,如今又冒出来个四叔,还是亲的!

    王熙凤也笑的欢实,道:“去瞧瞧你四叔去吧,别忘了请个安!”

    贾兰耷拉着脑袋,应了声:“哦!”

    说罢,也离去了。

    贾环知道,之所以把他们都打走,是因为一会儿贾母等人要问新娘子,新婚是和谐还是不和谐。

    除了贾环外,再有外男不合适。

    林黛玉和史湘云也想到了这一点,还没进荣庆堂,两人的俏脸就满是云霞。

    贾环却不在意,在众人瞩目下,忽然伸手牵起林史二人的手,上了游廊,往荣庆堂走去。

    林史二女先是大惊,想要挣脱,可哪里挣得脱?

    只能一面心里嗔怪贾环霸道,一面跟上他的脚步。

    身后王熙凤等人则纷纷大笑不已。

    等进了荣庆堂,让贾母、薛姨妈等人看到这一幕后,亦是纷纷大笑。

    “给老祖宗请安!”

    贾环行大礼请安道。

    林黛玉和史湘云也齐齐屈膝福下,道:“老太太安康!”

    贾母欢喜的嘴都合不拢,连连点头道:“好,好!安康!快起来,过来让我瞧瞧!”

    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便起了身,一起上了高台软榻边。

    贾母看着两人明媚的气色,愈欢喜,道:“可见在东府过的还好?环哥儿没欺负你们吧?”

    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红了脸,点点头,道:“过的还好,并没欺负。”

    贾母和薛姨妈等人闻言却哄然大笑,都是过来人,自然明白贾环昨晚定是欺负了她们的……

    笑罢,却是先撵贾环。

    贾母道:“环哥儿,你去老爷那瞧瞧吧。外面来了几个客,你去帮你爹接待一下。他怕是应付不来,你链二哥去了也不成。我们娘儿们说些梯己话。”

    贾环呵呵笑道:“好,那孙儿先去了,等吃过晌午饭再来接人!”

    “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贾母笑的快喘不气来,鸳鸯好生抚了阵后背后,贾母狠狠啐了口,道:“休想!今儿我要留两个孙女在家住!你快去吧!”

    贾环也就是这样一说,见效果达到了,就笑着与众人作别,离开了荣庆堂。

    ……

    前门,仪厅。

    贾政、贾琏并贾宝玉与两个头花白的老人,和两个与贾琏岁数相仿的年轻人坐着。

    贾政与两个年纪大些,尤其是年纪明显大一截的老人,说些经义文章,或是诗词之言。

    贾琏则与那两个年轻人,说些都中公子哥儿间的趣事。

    当然,他们谈论的圈子,与贾环所在的圈子,是两回事。

    差距太大……

    不过,既然谈到了贵公子圈里的事,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避开贾环了。

    因为不管喜欢贾环也罢,厌恶贾环也罢。

    这一代都中纨绔圈内,贾环都是公认的一哥。

    年纪稍大些,看起来快有三十岁的男子,笑着对贾琏道:“二弟,说起来,咱们也算是至亲,贾家,是我的母族。

    可因为父亲对先母的思念,不忍触景伤情,所以这些年来,才少往府上来拜会。

    竟连大名鼎鼎的宁侯一面,都不曾见过。

    今儿正巧是个机会,二弟总得让咱见一回真佛不是?

    这几年,只听他的故事,都听的耳朵起茧了。

    可给人说,咱们圈子里最厉害的宁侯,是我三表弟,却没人肯信。”

    此人神色有些不羁散漫,但眼神亲切,不外道。

    不过,贾琏的神色却有些不以为然。

    因为此人说他父亲,思念亡妻,怕触景伤情。

    谁不知,贾家三姑奶奶,就是因为被丈夫冷落,才抑郁而亡的?

    他淡淡一笑,道:“表兄怕是不知,家三弟乃武人,性子直爽暴烈,最是看不惯咱们这样的人。且今日是他回门之日,这会儿应该在内宅与老太太说话,一时间未必能出来。”

    贾家三姑奶奶所出之子闻言,虽有些失望,但还是洒然一笑,道:“这倒是不巧了,不过也不妨,总还有机会。”

    另一位稍年轻些的,虽是大姑丈之子,但并非贾家大姑奶奶所出,只是记在名下。

    面色有些傲气,笑声微冷,道:“咱们这样的人,自然比不得宁侯富贵。可皇帝家也有几门穷亲戚不是?再怎么说,我爹也是长辈。来与他道喜,再没有不露面的道理。”

    这话说的声音有些大,仪厅内诸人都听进耳去。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三爷来了!”

    贾琏正眯着眼,想说出点什么“好话”来,就听门口外门子传声道。

    一时间,他也顾不得再和那昏人计较什么,站起身来。

    这让大姑丈之子愈看不惯,腹诽贾家连个长幼尊卑都没得,弟弟来了当哥哥的竟然起身相迎。

    可见,不过是粗鄙武夫门第。

    倒是一旁处,三姑丈之子跟着站起来,笑呵呵的没一点架子,瞥了眼大姑丈之子,心里轻笑了声:蠢货。

    “爹,二哥……”

    贾环头戴紫金冠,身着紫色锦衣,脚踏金箭靴,大步入内后,与贾政见礼,又与贾琏笑过后,目光落在两个老人身上,点了点头……

    这一轻慢的态度,顿时让人色变。

    年长些的那位,更是冷哼一声。

    贾政忙道:“环哥儿,这两位是你的长辈,论起来,也是贾家至亲。

    这位是你的大姑丈,如今为太常寺司官,黄家祖上在前朝时便是书礼传家的名门望族,于经义一道,更是大家辈出。

    你大姑丈,当年亦是科道俊杰,执探花之芳。

    这位是你三姑丈,先君乃荣国旧部,如今你三姑丈袭宁康子府,三等将军爵。

    这两位,则是你两位表兄。”

    贾环“哦”了声,奇怪问道:“既然是至亲,又同在都中,怎地这二十年来,不见走动?

    我在老祖宗那里也没见过几位……

    对了,方才老祖宗也只说,让我来帮爹招待外客。”

    这话,就是当面打脸了。

    长时间不上门的亲戚,如今登门认亲,结果不认了……

    那位在太常寺的黄家老头儿,面色登时难看起来。

    看模样,他极想站起来就走。

    身为名门望族之人,很有他们自己的自尊。

    但不知为何,却又强忍了下来。

    另一边,三姑丈的脸却落寞下来,一时间,似又老了几岁。

    他叹息一声,道:“老太太不认我,也是应该的。当年我,实在太糊涂,也太混帐了。是我愧对了国公爷的恩德,也愧对了……丽娘……”

    说着,这位年近六十的老人,竟落下泪来。

    年长些的年轻人忙上前搀扶住他,劝道:“爹,娘临终前,不是说了不怨你了吗?这些年来,你一直未娶,家里也没个房里人,忏悔了这么些年,娘真的不怨你了。”

    贾环在一旁闻言一怔,看向贾琏。

    贾琏点了点头,示意贾环,此人说的都是真的。

    若是真的……贾环对这个三姑丈,感观便没那样坏了。

    贾政是儒家门生,讲究体面和和气,他忙打圆场道:“许是老太太还不知来客是谁,才那般说的……”

    贾环更好笑了:“怎地,几位至亲还没去见过老祖宗?”

    这下,众人愈尴尬了。

    若只是外客,自然就不用去内宅给老太太见礼。

    可若自认是至亲,到了贾府,居然先不拜见贾母老太君……

    在孝道如天的当今,这算哪门子的至亲?

    “好了,我不管你们是忘了,还是不在乎。念在曾经大家是至亲的份儿上,给你们一炷香的功夫,说说到底什么来意。”

    贾环清冷的看过他们一眼后,先扶着贾政坐下,然后自己也落了座。

    贾政对这种谈话方式极不适应,却也不会打乱贾环的节奏。

    而且,他对这两位姐夫和外甥上门后,没先去给贾母行礼,本就不满。

    索*给贾环去折腾吧。

    听到贾环的话后,黄家大姑丈脸上闪过一抹怒色,不过到底忍住,干咳了声,声音缓慢道:“没去给老太太请安,是我们的不是。倒不是忘了或外道,只是……怕老太太看到我们,便想起亡女,心中悲伤,会伤了身子。

    毕竟,老太太上了年岁。

    环哥儿还小,不知这份道理,也是有的。”

    这便是读书人的能耐,嘴皮子功夫了得!

    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贾环心里腻歪,却懒得和他争辩什么,眼睛扫向一旁高几上的座钟。

    意思是时间不多了,废话少扯……

    那黄家大姑丈一直留意他的动静,见他如此,险些一口心血喷出,就想站起走人……

    可想起昨夜听到那个消息,又强忍下这口怒气和屈辱,不过也不敢再扯关系了,直言道:“昨儿听到消息,说是环哥儿要为朝廷筹办钱庄之事,还要先一步整顿清理都中的钱庄甚至是当铺。

    或是关停,或是兼并。

    不知是真是假……

    我黄家祖上也传下来一间钱庄,阖族上下都指着此钱庄过活。

    老夫心中不宁,不得不登门询问。

    还望环哥儿给个准话。”

    贾环笑了笑,也没问是哪个给他通风报信的,道:“却不知,府上的钱庄,是哪家?”

    黄大姑丈道:“老夫寻日里并不过问家业之事,皆由你表兄处置。你们都是年轻人,又是亲戚,日后好生走动走动才是正理。”

    说着,看了其子一眼。

    “我叫黄睿,睿智的睿,字芳汀……”

    其子自我介绍道,面带矜持。

    贾环淡淡的道:“黄家钱庄是哪个?”

    “你……”

    黄睿面色一青,就想作,不过被他爹看了一眼后,又忍下了,瓮声道:“是君子钱庄。”

    “君子钱庄……”

    贾环眯起眼,想了想,面色陡然难看起来,道:“君子钱庄!平康坊里一年进三百姑娘,其中八十个都是你们君子钱庄送进去的吧?

    诗书传家?

    嘿!好一个诗书传家!

    赶紧滚家去收拾收拾,买几口好棺材备好了。

    他娘的,前二年就想着去碰碰这个臭名远扬的君子钱庄,总是不得闲。

    如今正撞上,没想到竟是你们这窝子乌龟王八蛋。

    来人!与我打将出去!”

    ……

    ps:第一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