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欲哭无泪
    “你这不是在羞辱我无能吗?”

    贾环脸色极为不悦道。

    娘的,将一如花似玉的姑娘托付给我,还相信我能坐怀不乱……

    一旁处,索蓝宇闻言后嘴角无声的抽了抽……

    不过也好,只要不再发疯就好。

    金三斤怔了怔,随即苦笑道:“爵爷若能纳了她,三斤即使付出百万家财都可,只可惜她哪有这个命……

    爵爷,小人今年已年过半百,却五子俱亡。

    余生唯有复仇一事……

    只是,实不忍血脉就此断绝。

    小人蒙爵爷大恩,网开一面,放我一条生路。

    心中感激莫名,却无以为报,只待小人归天后,愿以一半家财相赠。

    另外一半,则由小女金凤继承。

    不过,小人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请求爵爷能庇护小女三年。

    无论为奴为婢皆可。

    三年后,若小人侥幸不死,就迎她回家。

    若是小人有个三长两短,还求爵爷慈悲,能替她寻个忠实可靠之婿。

    此乃小人遗嘱,劳烦诸位做个见证!”

    什么叫做精明人?

    什么叫做买人?

    看看除了贾环和索蓝宇之外的几人吧,一个个都极为“欣慰”的看着这“知恩图报”、“托妻献女”、“颇有古风”的忠厚之人。

    唯有贾环和索蓝宇两人相视无语。

    别的不说,只要贾环将金凤给收进门儿,也别管到底是为奴还是为婢,金三斤的脑门儿上就算是隐隐贴上了一个贾字了。

    要是再让郭志荣将这桩“美事”传播出去,哈,金家一半家财日后都是贾环的,独女的终身大事也交给了贾环安排,最好是贾环纳了,那……

    这已经不是金三斤脑门儿上隐隐贴贾字那么简单了,而是名正言顺的扛起了一面“贾”字大旗。

    所谓吃的人嘴短。拿人的手短。

    日后要接受人家一半家财的人,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被人欺负,被人打死吗?

    这要传出去,还有什么名声?

    金三斤这是在玩儿命的想把贾环拖下水。不惜搭上百万家财和女儿……

    “金百万,你给我玩儿阴的是吧?”

    贾环觑着眼看着金三斤,嘴角挂着抹嘲讽的冷笑,道。

    “哼!”

    鼻青脸肿的郭志荣伤疤没好就忘了痛,对贾环怒目相视。眼中除了愤怒还有鄙夷。

    个没文化的棒槌!一点都不知雅为何物!

    贾环懒得理事他,对金三斤道:“金百万,你背后也有人,用不着再扯虎皮了。买做到你这份儿上,哪个手里没有几百盐竿子?论武力,江春手里最大的倚仗姬无夜已经被除掉了,就算他手下还有一两个大高手,可我就不信,你手里就没有保命的底牌?可能没有江春手中的强,但保命应该是足够了。”

    金三斤倒也光棍儿。明白人跟前不装糊涂,只是依旧不死心道:“爵爷,这些都是小事,小人自有主意让他们寝食难安。可是,小人有办法自保,可却难以护得住小女周全。还望大人慈悲,呵护小女一二吧!”

    说罢,又要磕头。

    贾环既然识破了他的心思,哪里还会再招惹这麻烦,就要张口拒绝。却感觉身后有人拉他的胳膊。

    他回头一看,却见韩三面色古怪的冲他挤眉弄眼,往一边暗施眼色……

    贾环顺眼看去,却见居然是韩让。一双眼睛怔怔的看着跪坐在金三斤旁边,哭的梨花带雨的金凤。

    眼中的眼神……啧啧,那股怜爱和温柔,让寻常见惯了他满脸刚毅不屈神色的贾环都起鸡皮疙瘩。

    要说一见钟情也不对啊。

    昨儿个就见过,当时韩让也没这幅表情。

    怎么现在就……

    许是发现了大家都在关注他,尤其是连金凤的耳垂都红晕了。

    韩让黑脸不自然的红了红。却不扭捏,又大气的看了眼金凤后,才回视着贾环。

    贾环笑道:“怎么办?”

    韩让面色一滞,道:“什么怎么办?”

    韩三在一旁嘿嘿笑了两声,被韩让狠狠的瞪了眼。

    贾环嘴角抽了抽,道:“行了,我知道了……金三斤,金凤就先在这待着,具体怎么办,回头再说。不过我警告你,不要打着我的名头乱招摇。还有,不管你想怎么报仇,你最好不要乱来,不要搞乱扬州府,漏子捅大了,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到时候别怪我袖手旁观。”

    金三斤当真是惊喜过望,又“砰砰砰”的磕起头来。

    贾环见状,摇了摇头,不再理会他。

    就当,就当给韩让一个面子吧。

    处理完金家之事,贾环又看向郭志荣,看他脸肿的跟猪头一样,嘴角抽了抽,道:“郭大人,现在明白了没有?”

    郭志荣冷哼了声,道:“事情还未真相大白,本府……”

    “得得得,你继续找你的真相去吧,记得找着了别忘了跟我说一声。

    对了,我好人做到底,再帮你一把。

    昨夜周汝南死后,我确实派了盐政衙门的人去了周家,搜到了些非常有趣的信件。既然郭大人你这般认真,我就把这些信件转交给你好了。

    哎呀,当真是了不得啊!

    扬州八大盐,勾结当朝内阁阁老,谋害堂堂正三品的巡盐御史。啧啧啧,你们这些文官,了不得啊!

    本爵倒是希望,郭大人你能继续发扬今天这种不畏权贵,死缠烂打的精神。将一切反动派,全部统统打倒!

    怎么样,本爵够不够意思?”

    郭志荣闻言,脸色一阵青红变幻,他咬牙道:“够什么意思?”

    贾环哈哈大笑道:“当然是够朋友之意了!这样,如果你觉得够意思呢,那咱们俩今天的这点不足挂齿的小冲突,大家就都忘了。男人嘛,怎么可以小肚鸡肠?

    不过你要是觉得还不够意思呢,我也不笑话你小气。那些信件还是会无偿的转交给你,只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本爵的一番期待。”

    郭志荣的脸肿的很有喜剧特色,再搭配上他此刻有苦难咽,怒气郁结的神色。就更让心地的贾环开心了。

    天真无邪?

    一个天真无邪的人能做到正四品官的高位?

    简直是笑话。

    这老小子为何跑来找贾环闹?

    根本原因,是因为扬州府的地界上不仅出现了邪.教、魔教击伤暗杀朝廷大员的恶劣事件,还出现了极为惨烈的灭门惨案。

    这种案子发生在郭志荣的辖下,不止让他颜面无光,还会牵累到他的官声。以及吏部每年的京察考评。

    白莲教和明教若是由他剿灭的话还好,不仅无罪,还有大功。

    可是,白莲教和明教的覆灭和他没有半点关系,这就不得不让这个扬州府的父母官感到难堪了。

    再加上周家灭门惨案和金家五子丧命,加起来数十条人命。

    这已经是可以在刑部挂得上号的人命大案了。

    可以肯定的是,郭志荣今年的吏部审核,怕是连一个“中”都难求。

    哪怕他背后有人也不成。

    若是他还不能在正旦之前破案……

    迎接他的,恐怕除了“下下”外,还有追责。

    这种局面。是郭志荣如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他不仅不是索蓝宇认为的对官位“无欲无求”的人,他还是一个“官迷”。

    只不过他平时掩饰的太好,他的那张正气凛然的天真脸也给他了天然的伪装。

    当然,他要做高官,不是为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而是为了实现他心中的大抱负,建造一个孔圣人所说的天下大同的世界……

    为了这个理想,他要做到阁臣,甚至要做到内阁首辅。

    所以,他绝对不能在扬州府留下太大的污点。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去埋怨倒霉就没什么用处了,现在当务之急要做的,是要想到最好的办法去解决。

    郭志荣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高个子去顶缸。

    这个最合适的高个子顶缸人。就是贾环。

    只是他没有想到,贾环居然会给他来这一手,把他拖到大牢里,当着他的面把金三斤给放了……

    如果贾环不这样做,只是口头上否定,或者干脆只是对他抱以老拳的话。那么他就可以趁机上本告他一状,将罪名都推到贾环头上。

    其实也算不得罪名,对他来说或许是,但对贾环来说,甚至无关轻重。

    因为贾环手里有一张“如朕亲临”的御赐金牌。

    就算没有这张金牌,只要贾环将周金两家和明教扯上关系,也能圆的过去。

    以贾环刚立下的大功,和他的背景,朝廷里的大佬不会真的为难他的。

    郭志荣再让他背后朝廷里的人敲敲边鼓吹吹风,这件事也就过去了,说不定还能落下一个不畏强权的好名声……

    可惜,现在看来,一切美好的计划都破碎了。

    不仅如此,贾环还将一个无比烫手的山芋交到了他手上。

    事关内阁阁臣,这可是真正捅破天的事。

    如果真是确凿的证据也就罢了,他拼死一战,拉下一位阁臣来,也能名动天下。

    可是仅凭几封信件……

    以对方的修为,重要的事又怎么可能在信件里写明?多半是深打机锋,云里雾里的说事。

    就凭这种模棱两可的信件,就想搬倒阁臣?

    天方夜谭!

    这也是贾环为何会这般爽快将这种价值重大的证据交给他的原因。

    收下了这些信件,不仅解决不了周家满门被屠的案子,还会背负上一个阁臣的敌意。

    可是不收……

    他作为扬州府知府,事关辖下命案的线索信件,他有什么理由不收呢?

    郭志荣当真是欲哭无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