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不死不休
    “三爷,扬州知府郭志荣是隆正三年己卯科二甲进士,字原一,号恕斋。¥f,为人颇好书法,人赞其有蔡黄米苏之才。并自言极度清廉,虽然家财万贯,却无一是受贿所得,皆为卖字所有……”

    紧跟在贾环身后,索蓝宇快速介绍道。

    饶是贾环此刻心烦气闷,可是听到这儿还是忍不住气笑了,他顿住脚道:“这扬州府自古以来也算是人杰地灵之望地了,怎么如今尽出这些个王八贼羔子,当了婊砸还立牌坊。文人的花样儿活这么多?”

    索蓝宇闻言,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三爷,这个郭志荣怕是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他是真不知道那些高价买字的人,其实心中另有打算。他也真觉得自己的字写到了蔡黄米苏的境界……”

    贾环扭头看他,不可思议道:“你刚不说他是哪一科的什么二甲进士?这么愚蠢他是怎么考上的?花银子买的?”

    索蓝宇赔笑道:“三爷说笑了,国家抡才大典,岂会有这种事发生……”

    “屁!”

    贾环不屑道:“你真当我是孩子?历朝历代,你们文人何曾少了这些龌龊?行了,不挤兑你了,不然回头风哥找我闹。按照你的意思,这郭志荣就是一天真的糊涂虫?”

    索蓝宇点头,道:“差不离儿就是这个意思,但他经学特别出众,自幼便有神童之名。国朝文坛上,也颇有几分名望。郭志荣自身从来没有想过要做多大的官儿,一心醉心于经义和书法。但偏是这样,他升官的速度反而越快。十几年,就从七品升到了正四品。今年不过三十来岁,日后少不得一个阁臣之位。”

    贾环听得皱眉,道:“那你说,他找我来做什么?”

    索蓝宇摇头笑道:“他这种非常之人,我着实猜不出他的心思。

    照理说,经过昨夜一战。三爷的威望算是彻底打出去了。

    这扬州上下都应该噤声才是,可偏他巴巴儿的跑来,搞不明白,着实搞不明白。”

    贾环哼了声。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走!我倒要看看这老小子想搞什么名堂。”

    “三爷三爷……”

    贾环回头皱眉看向索蓝宇,道:“又怎么了?”

    索蓝宇笑道:“我是想提醒三爷,若谈的不妥,三爷千万要控制住自己的性子,别动手。千万别动手。三爷跟勋贵子弟动手可以,跟武臣武将动手都行,但是不能对郭志荣这样的人动手……”

    “咦,我说你什么意思?”

    贾环不悦的看着索蓝宇道:“文人就比勋贵和武将娇贵?打不得?”

    索蓝宇苦笑道:“不是娇贵不娇贵的问题,而是……

    虽然现在不说什么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了。

    但是,不明说归不明说,可世间的主流想法其实还是这一套。

    郭志荣在国朝文坛上都很有几分名气,颇得几位大贤的欣赏。

    这几位大贤,就连太上皇都要给几分颜面……

    三爷若是一个没忍住。将郭志荣给打了,那……可得不偿失啊!”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啰里啰嗦的,唐僧一样,婆婆嘴!”

    ……

    “你再说一遍!!”

    “三爷,三爷冷静啊!三爷冷静……”

    “就是你,不是你是谁?”

    “你再说一遍!信不信老子我揍你!”

    贾环满脸涨红,撸起袖子的手抓着一个白白胖胖,留着两撇八字黑须的中年男子的领口,单手将他举起。怒喊道。

    这白胖男子在这种形式下居然还不怂,居高临下的瞪着贾环,一脸正气道:“就是你,不是你是谁?

    你好狠毒的手段。周汝南已经身死,你还不放过他,居然杀他满门!

    金三斤已经被你抓了起来,你又霸占了他的女儿,居然还不罢休,竟然将他的三个嫡子。五个庶子,尽皆杀害。

    好狠毒的心,你好狠毒的心!

    来啊,你只管杀了我,就是死,我也要替这些无辜枉死之人鸣冤!”

    “你鸣你娘的冤!”

    “砰!”

    贾环闻言怒到极致,最终还是没忍住,一拳砸到这白胖子的脸上。

    好在他心里还有数,没用上内劲,否则这白胖子官儿就是有八条命也得用完。

    可即使如此,白胖子一边脸还是迅速的肿了起来。

    “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屈服于你的淫.威!你这个罪恶滔天的凶手!”

    那白胖子官儿也有楞劲儿,即使被打的眼冒金星,可还是死咬着贾环不放。

    “郭大人,你真是冤枉我家爵爷了。昨夜我们一夜都在清剿白莲教和明教,哪有功夫去理会什么周家、金家?”

    索蓝宇极为头疼的劝着架,诚恳的说道。

    这白胖子官儿,自然就是扬州知府郭志荣,天真,烂漫……

    “呸!”

    郭志荣丝毫不信,非但不领情,还啐了索蓝宇一头,瞪着眼骂道:“亏你还是武威堂索家子弟,索家‘书称二妙,学博五经’之名,都让你这个不肖子孙给败坏了!助纣为孽的混账……

    你以为本府是傻子吗?他还用亲自动手?

    他出身公侯之家,位高权重,又会蒙蔽圣聪,邀宠圣眷,麾下爪牙无数,自有狗腿子替他卖命。

    哼!那金家和周家,都是乐善好施之家,就算偶有冲撞,何至于让人家破人亡?

    更无耻者,他居然还霸占人家的女儿……”

    “我艹!”

    “砰!”

    “三爷,打不得,打不得啊!”

    ……

    “金三斤,起来!”

    贾环一手拖着官服散落,官帽不知何所在,发髻更是一塌糊涂的郭志荣,一手示意牢役将盐政衙门的牢门打开,嘴里朝牢里呼喊道。

    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金凤这女子居然也在牢里?

    她怎么进来的?

    牢头儿走了过来,见贾环眼睛在金凤身上上下打量了番。皱起眉头后,牢头儿咧着大嘴呲着黄牙,满脸堆笑的赔笑道:“爵爷,小的见她实在是太有孝心了。所以……这个……”

    “开门,滚!”

    贾环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嘴里挤出三个字。

    “是是,这就滚……哦不,这就开门。这就开门……”

    牢头三下两下开了门后,躬身就要倒退出去。

    “收的东西拿出来。”

    贾环一边拖着郭志荣往牢里走,一边冷冷的道。

    牢头儿闻言,“啪”的一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然后赔笑道:“瞧我这狗脑袋,刚说好了就帮姑娘收一会儿,怕弄丢了,忘还了……”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支金步摇来,金灿灿的。钗上镶嵌有碧玉和宝石,一看就知不是俗物,名贵非凡。

    难怪金凤能进来……

    牢头儿将金步摇悄悄的递给了怔在那里的金凤后,便屏住呼吸,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金三斤,你儿子死了,都死了。”

    贾环将郭志荣丢在地上后,对垢容满面的金三斤说道。

    金三斤原本堆积出的笑脸瞬间凝滞了,双眼空洞的看着贾环,眼中残留着震惊。恐怒……

    “我不知道你在外面还有没有私生子,不过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个死心眼儿的猪头三,非要说是我杀的你那几个儿子。你帮我解释一……”

    “啊!!”

    “啊!!”

    “江春!”

    “黄俊泰!”

    “王德成!”

    “你们不得好死,你们都不得好死啊!我金三斤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贾环还没说完,就见金三斤忽然爆发了。

    他面容狰狞,眼睛似要爆出来一般,一张肥的流油的脸搐在一起。牙齿死死的咬着,喉咙里发出绝望野兽临死前的悲呼。

    “爹!”

    金凤见状,顾不得兄弟们逝世的痛苦,扑到了金三斤身上,双手掰着他的下颌,唯恐他咬舌自尽……

    贾环没心没肺的似乎没看到一样,一把拉起地上狼狈的郭志荣,道:“听到了吗?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以金三斤的精明,要真是本爵干的,你以为他猜不出来?

    也就你这头蠢猪,没脑子一头闯进来。

    亏你运气好,碰到我这么一个性格冷静肯讲道理的人,要是换我兄弟牛奔来,看他不把你屎给打出来。”

    郭志荣怎么肯认输:“呸!金三斤在牢里关着,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儿子是谁害的?江春乃是国朝有名的大善人,他会害人,谁信?”

    “你真他吗蠢猪一头!”

    贾环今日本来心里就邪火极盛,此刻见这郭志荣和茅房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死不认理,偏还摆出一副不畏惧强权的恶心嘴脸,贾环见之后怎么都压抑不住心里的恼火,挥起拳头就要继续砸人。

    他这次准备往死里砸!

    却不想,扬起的拳头被人从后抓住了,挣了两下,居然没挣脱。

    贾环回头看去,竟是韩大、韩让并韩三三位兄弟。

    他的手在韩大手里。

    “大哥二哥?你们伤的那么重,到这来干什么?快离了这地儿,这太脏,容易感染!”

    贾环连忙劝道。

    韩大松开他的手,道:“你没事吧?”

    贾环闻言一怔,道:“我有什么事?”

    “那你……”

    韩大皱着眉头,看了眼狼狈不堪的郭志荣,道。

    不看郭志荣还好,韩大一提他,贾环气不打一处来,道:“今儿还真是见了活鬼了,昨夜咱们兄弟拼死铲除明教,诛杀明教教主姬无夜,忙到了天亮才回来。

    他这个扬州知府辖下有此反贼,我还没来得及责问他,他今儿居然跑来非说是我派人杀了周汝南全家和金三斤的几个儿子。

    真他娘的扯淡!

    金家和周家最值钱的就是他们两家手里的盐纲,那些人杀绝他们的家人,就是为了能让这些盐纲变成无主之物,再重新分配。

    我杀了他们有什么好处?我有什么动机杀人?

    这些道理我给他讲了八遍了,这个榆木脑袋楞是装作听不到。

    大哥,你说可气不可气?”

    韩大闻言,冷冷的瞥了眼郭志荣后,看着贾环道:“那你也不能动手啊,成何体统?”

    贾环闻言后,摇头道:“就是气不过,罢了……”

    他转过头对郭志荣道:“既然你要一个交代,我就给你一个交代。”

    说罢,又看向跪在那里匍匐着呜咽的金三斤,道:“金三斤,经本爵几番查验,得知扬州盐政林如海遇刺之事与你并无相关,实乃周汝南勾结明教贼首姬无夜所为。本爵特此宽恕你冲撞钦差行辕之过,今日,你可无罪释放。

    至于你儿子的死,以你的能力、财力和在扬州的人脉,想调查清楚是何人所为,应该并非难事,带着你女儿,你出去吧。”

    金三斤父女愣住了,郭志荣愣住了,索蓝宇却露出一副激赏的神色。

    既然那些盐商还不知道收手,自己作死,那么贾环这一招,算是打在了他们的七寸上了,必然会让他们如同吞下一只死苍蝇一般难受。

    而金三斤,也一定会往死里报复那些落井下石之人。

    还有谁会比金三斤更了解那些人的痛脚在哪儿吗?

    而且金三斤既然没死,那他手里的盐纲自然也不用交出去了。

    打如意算盘的人,这一次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还要迎接金三斤拼死的报复……

    妙招!

    狠辣!

    面如死灰的金三斤先是一怔,还以为听错了,可再一看欣喜欲狂的金凤,才终于相信了自己的耳朵。

    他死灰一般的神色忽然恢复了生机,变得格外灿烂起来。

    欣喜若狂,咬牙切齿,悲痛,憎恨,怨毒……

    种种情绪集中在一起。

    而后,他忽然直起腰,朝着贾环方向跪倒,“砰砰砰”的磕起头来。

    “有话说话,别来这套。真要提什么非分要求,你磕死我都不会答应。咦?你看我做什么?”

    贾环冷言冷语的说着,见金凤瞪他,顿时不悦道。

    金三斤拉住了想要反驳的金凤,他沉声道:“爵爷,您没来之前,金凤都给我说了,说您是个好人,根本没有碰她,也没有打过金家家产的主意。

    今日承蒙爵爷厚恩,三斤本不该再有所求,只是大仇未报,死难瞑目。

    江春、黄俊泰和王德成等人一日不家破人亡,我一日不得心安。

    三斤余生,就要同这些贼子不死不休。

    唯有一个牵挂,就是如今这最后的血脉,金凤……”

    ……(未完待续。)

    ps:四千字大章,求票票sf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