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烦躁
    “他娘的!”

    回到盐政衙门后,想着今天所遇,贾环还是咽不下这口气,连灌了三杯凉茶,依旧觉得心口满是怒火。

    乌远不耐烦这些,回来后就径自回屋了。

    如今房间内只有贾环并韩家三兄弟,还有索蓝宇。

    索蓝宇看着满脸怒色的贾环,笑道:“三爷为何如此生气?”

    贾环闻言,怒视着他道:“你什么意思,装傻是吧,居然问我为何生气?”

    索蓝宇摇头轻笑道:“这本是官场常态,三爷若是连这都气,那日后可就有生不完的气了。”

    贾环皱眉道:“那咱们就只能眼看着他冒功?眼看着那群蛀虫喝兵血?眼看着扬州军备荒废?”

    索蓝宇叹息了声,道:“三爷啊,官场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地方,它永远不可能黑白分明,更不可能海晏河清。

    前朝洪武大帝那般酷烈的手段,贪银六十两者即剥皮充草,悬尸旗杆。

    可那又怎样呢?依旧难以阻绝连连不断的贪.腐……”

    见贾环眼睛又瞪了起来,索蓝宇无奈,只好转移话题道:“当然,朝廷也不能放任不管。可现在的问题是,三爷您只有视察的权利,而没有处置的权利。

    而且,若不能根治,就算您今天大开杀戒,将那些贪官污吏们斩尽杀绝。可接着又能怎么办呢?

    空缺的官位还不是由兵部派下?谁又能保证,新来的官员不会更加贪.腐?

    三爷您总不能守在这里,专门盯着这几个官位吧?”

    贾环闻言。怔怔的坐在那里,闷声道:“郁闷。”

    “就是!窝囊!咱们拼死拼活浇灭邪.教。到头来竟成了那老小子的功绩了。

    还有,底下那群呆瓜。居然还对那老小子感恩戴德?反而对我们吹胡子瞪眼的……

    真是想想就来气!”

    韩三也气鼓囊囊的抱怨道。

    “闭嘴!”

    韩大虽然脸色惨白,眼神黯淡,但腰背依旧挺的笔直。

    他先将韩三呵斥住嘴后,又对贾环道:“环哥儿,你也不用气馁。长辈们早就跟我们说过,官场是一门比疆场还要复杂,还要险恶的环境。这里面的学问,足以让我们学一辈子都学不完。

    咱们兄弟又不是诸葛孔明,初出茅庐就能计定天下三分。这一次。就当开了眼界,长了见识吧。”

    韩让和韩大的模样差不多,都是一副重病未愈的样子,但腰背同样挺的笔直,面色肃穆。

    他咳了两声,而后也跟着沉声道:“其实我们在扬州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锋芒毕露了。

    接连铲除白莲教和明教两大谋反教派,这等功劳已经十分闪目耀眼了。

    但我冷静下来想想,实际上能走到这步。其中侥幸和运气成分要远远多过咱们的真实能为。

    你们想想,若没有远叔这位武宗级的高手压阵,我们能做到这一步吗?

    根本不可能。

    不仅做不到这一步,反而还可能步步危机。连性命都有危险。”

    贾环被两位兄长劝谏了一番后,也静下心来,顺着思路想了想。而后点头道:“两位哥哥说的没错。咱们这次出来前,几个长辈都再三叮嘱。不要鲁莽着急立功,首先要确定能够自保。

    也是咱们运气好。得奉圣夫人相助,有远叔保护。不然的话,怕是不够魔皇一只手对付的……”

    武宗级别的恐怖高手实施暗杀,普通人根本拦不住。

    除非贾环调集萨风那一队人马时刻防备着,可魔皇在暗,他可以分头击破。

    一百个百战老兵,在正面对战中威力惊人。

    可一旦分开,别说魔皇这种传说级的武宗高手,就是随便一七品之上的大高手,都能一一狙杀之。

    而且这样一来,贾环怕是连盐政衙门都不敢走出一步。

    魔皇或许未必真敢杀他,可贾环身边的人,却八成在劫难逃。

    最后贾环也只能灰溜溜的回到都中,贾家的颜面也要丢个一干二净。

    贾家好不容易才重新聚磊起的精气神,也会散落成一地鸡毛……

    “唉!奉圣夫人的人情,欠大发了。”

    想通此关节,贾环忽然叹息了声,道。

    韩家三兄弟闻言,均点点头称是。

    而索蓝宇却摇摇头,道:“三爷,这个人情,可着实不容易还啊。宫闱之争……更加凶险。”

    甄家四小姐甄玉嬛要成为太上皇最看重之皇孙的正妃,未来十有八.九就是国母皇后。

    如果这世上还有哪个地方堪比官场争斗之惨烈,那一定就是宫闱之争了,其手段更加阴狠毒辣。

    而且,动辄牵累家族……

    听了索蓝宇的话后,贾环摩挲了下下巴,道:“不要紧,宫里的事具体怎么办我们没法子参与,但只保她周全,难度并不大。”

    索蓝宇闻言,心中苦笑。

    真到了那个时候,对方又岂会只让你牵连其中,还置身事外?

    不过,现在说这些还为时甚早。

    而且刚才受了别人大恩,现在就想着怎样去推脱相应的“义务”,也显得太不像了些。

    所以索蓝宇只是在心中一叹,并未多言。

    “好了!”

    贾环一扫脸上颓色,起身强笑道:“虽然让那灰孙子占了点便宜,可大头功劳还是咱们的,他们不敢占,也占不去。此行咱们震慑了盐商,缉拿擒杀了邪.教,还收集了扬州兵备道的消息。不敢说功德圆满,但该做的事也都差不多了。

    剩下的时间,就是等我姑丈身体康复……不过这是我的事,几位哥哥和索兄的事就此结束,可以自由活动了。

    姑苏扬州自古以来便是天下第一等风.流繁华之所,诸位兄长尽情去……”

    “三爷,前衙传信儿来,说是扬州知府郭大人求见三爷,已经在前门下轿了。”

    贾环话没说完,门口传来纳兰森若的声音。

    贾环脸上勉强挤出的笑容凝在那里,他极其烦躁道:“他娘的,又来事儿了……几位哥哥稍待,我去打发了这孙子!贼羔子……”

    骂骂咧咧的说罢,贾环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出,留下屋内几人面面相觑。

    索蓝宇回过神来连忙起身,对韩大等人道:“我去前面照应一下,三爷怕是还不知道这位郭知府何许人也。”

    韩大点点头,道:“劳烦索兄了。”

    索蓝宇拱手道:“应该的,告辞。”

    “告辞!”

    待索蓝宇也出门后,韩大三人脸色也沉了下来。

    “环哥儿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心里怎么这般烦躁不宁?”

    韩大沉声问道。

    韩让皱眉道:“还在因为扬州兵备大营的事?”

    “真没准儿!”

    韩三信誓旦旦道:“别说环哥儿了,就是我心里也憋屈的很。大哥二哥,你们是没看到方东成那一张贱脸。

    嘿,真是丢尽了方南天的脸,就是让方冲知道他有这么一号族叔,怕是也要用他的疯虎爪抓碎了方东成的脑袋。

    死不要脸啊!硬是往他身上揽功不说,还睁眼说瞎话。

    扬州兵备大营里明明兵额空缺严重,兵备也不齐,就六成兵员,还多是欠了大半年的饷银。

    就这样,方东成还要死死护着他手下那些瘪犊子。

    也不知怎么回事,这位索书生硬是拦着环哥儿,不让他发飙!

    要我说,还不如让环哥儿将那群孙子一顿狂揍,然后再……”

    “行了。”

    韩大眉头紧皱,看着陷入狂想中的韩三道:“你也老大不小了,几时才能学会用脑子?”

    韩三闻言,颇为无辜的看着韩大,还不敢辩解……

    韩让叹息了声,对韩三道:“照你的法子做,能有什么用?除了让人看轻外,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再说,视察扬州兵备,本来就是朝廷随意捏造的一个名头罢了……

    方东成即使再不堪,他背后始终站着一位义武侯。如果我们做的太过,别人不会说我们大义凛然,只会笑话我们拿着鸡毛当令箭,欺人太甚。

    而且,方东成本人并没有喝兵血,板子最终打不到他身上。只除去几个小喽啰,有什么意思?”

    韩三闻言,脸色一阵青红不定,而后道:“那环哥儿今儿是怎么了?”

    韩让缓缓摇摇头,神色穆然,沉声道:“肯定不会是因为方东成之流,环哥儿虽然平日里嘻嘻哈哈,但其心胸极大,断不会因为这点鸡毛蒜皮之事就扰的心神不宁。

    我想,十有八.九,怕是因为……感情上的事吧?”

    哥仨说到这儿,脸上都有些不自然了。

    韩三干笑了两声,道:“那……我们就帮不上忙了。这方面,谁比得上环哥儿?他也真够胆,才这么点儿年纪,小妾就一个接一个的往家里接。

    奔哥儿和博哥儿他们,都羡慕的不得了。奔哥儿就常说,要是他敢这么做,他老子保管腿给他打折不知道多少回了。

    还是环哥儿好啊,偌大一个宁国府,全都是他说了算,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要是我也……哎哟!大哥,你打我做甚?”

    韩三美梦还没做完,脑袋上就重重的挨了一下,疼的他抱着脑袋委屈的看着韩大抱怨。

    韩大沉着脸道:“就你这性子,也跟环哥儿比?环哥儿的东西都是凭他自己的能为挣出来的,包括你这一身的武功。你行吗?”。

    ……(未完待续。)

    第二百八十七章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