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八十六章 鸿门宴?
    “哎呀!贾爵爷,稀客稀客,快请快请!”

    扬州兵备大营门前,方东成满脸堆笑的对尚未下马的贾环拱手行礼道。

    贾环莫名的看了他一眼,什么鬼?

    昨晚上才吓的跟条死狗一样翻白眼昏了过去,按理说方东成今儿就算不请个病假,晾他一晾,也该冷眼相对才是。

    这么热情……

    莫非,军营里面摆下的是鸿门宴?

    不对啊,昨天贾环就跟萨风了解过扬州兵备大营的情况。

    满额三千兵丁,实际上两千都不到。

    而其中真正能战敢战的,只有他们这一百个从九边疆场退下来的百战老兵。

    其他的人……

    连样子货都算不上。

    而且扬州兵备大营里,最多只有六百兵。

    若是这六百兵都是萨风那一队人马的水准,贾环此刻保管掉转马头就走,因为哪怕有乌远护身在侧都保护不了他的周全。

    可是……

    就凭扬州大营里那几百虾兵蟹将都算不上的玩意儿,方东成脑子抽抽了,才敢设鸿门宴吧?

    或是……

    他和盐商勾结,援引江湖门派中的高手设伏?

    这样的话,力量倒是够了,可问题是,他怎么敢?

    他想造反吗?

    琢磨不透,贾环回头和幕僚索蓝宇对视了眼,发现他也皱着眉头,想不明白。

    又看向了侧后方的乌远和韩三。

    乌远依旧是一副不变的表情,只是抱在怀中的铁剑却握在了手上。

    而韩三面色则紧张了许多,他死死的盯着方东成看了会儿,又眺目远望军营内部,尤其是营帐后方,似乎想望出五百刀斧手……

    见贾环迟迟不应声,方东成居然也不恼,依旧红光满面笑道:“哎呀,爵爷当真是家学渊源,颇有乃祖之风!将门虎子啊!真正的将门虎子!

    昨夜一战。在爵爷的英明指挥下,我扬州兵备大营一举剿灭了明教和白莲教两教贼人无数,更是擒杀了武宗级绝强高手明教贼首魔皇。

    哈哈哈哈!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

    爵爷放心。昨夜得到消息后,下官就已经命快马,将这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上报上去了。

    想来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奖赏的旨意下来。

    以爵爷在太上皇和皇上跟前的圣眷,这赏赐想来一定是大大的丰厚啊!

    到时候。还望爵爷多替下官美言两句,下官并下官族兄,一定会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卧槽!

    贾环此刻心头上简直有十万头草泥玛狂奔不止。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贾环就是一头猪也明白这孙子想干什么了。

    娘希匹的!

    他敢抢功?!

    贾环下意识的就想撸起袖子,抄家伙干他。

    却被一旁的索蓝宇不动声色的拉住了袖角。

    贾环不解的瞪了他一眼,接到了索蓝宇意味深长的一个眼神。

    贾环冷静下来,再一想,顿时头疼起来。

    还真没法子。

    不管怎么说,萨风那一队兵卒确实是这孙子手下的兵。

    要想掩下方东成这个主官的功。就得连萨风等人的功劳一起给遮掩了。

    否则的话,规矩,手下立的功,一大半都要分润给顶头主官……

    要是将萨风他们的功劳给掩下,那贾环答应过他们,要调他们入都中的事就有难度了。

    “三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先虚与委蛇,应付了他再说……”

    索蓝宇见贾环面色晴不定,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又颇为沮丧,便靠近他悄声说道。

    贾环闻言后,无力的瞪了他一眼,却也只能就坡下驴。

    和脸上笑容愈发得意高兴的方东成进了营门后。贾环拒绝了方东成进去坐一坐,喝点茶的建议,冷着脸道:“方守备,本爵身负皇命,时间紧急,没功夫和你来这一套。现在就去校场点验兵马。然后再去武库,查看武备。”

    方东成闻言,脸上的笑容滞了滞,干笑了两声,道:“既然爵爷这般勤于公务,那下官也就不多耽搁了。除却驻扎在外的两部人马外,本营人马俱都阵列于校场,等候爵爷点验!”

    贾环闻言,颇为无语的看了这鸟人一眼。

    麻痹的当官儿的是不是都是这德性?

    既然兵马都已经阵列于校场上了,你还邀请老子去营帐里坐一坐,喝两杯?

    到时候底下的士兵骂的还不是老子?

    一行人无话,前往了校场。

    还不错,今天的阵列好歹还算齐整。

    也没有昨夜那般骂骂咧咧的声音。

    尽管精气神上还是一个个跟抽鸦.片似得没精神。

    大秦军列,十人一伍,十伍一队,十队一营。

    按理说,扬州本部大营就算留守一营人马,也该有十个百人队才是。

    可是贾环站在点将台上,环视了一圈后,却只发现了六个百人队。

    方东成原本还想发表个讲话什么的,却被贾环拦住了:“方守备,这兵额空缺,怎么会这么大?”

    贾环沉着脸问道。

    方东成干笑了两声,低声道:“爵爷,个中缘由,等下去后再说吧,当着士兵的面,着实不好说。”

    贾环皱眉喝道:“当今陛下都是在正大光明殿坐朝,有何事不能明说的?说!”

    方东成脸色难看起来,心里怒道,老子忍你好久了,你还给鼻子上脸,说就说,难道是老子的错?

    方东成闷声道:“爵爷既然这般说,那下官自无不可。没错,本部兵马按理说满额一千,可为何只有六百呢?那是因为兵部给大营发现的兵饷,从未齐全过,发到我们手里,只有六成。

    本官事无不可对人言,敢拍着胸脯保证,本官绝对没喝过一滴兵血。只要爵爷能将兵饷要下来,本官即日就可恢复满员。”

    “着啊!钦差大人。你别光说不练,你得将朝廷欠我们的粮饷先发下来啊!”

    “对!先发饷银!不然的话,你来检查个甚?”

    “钦差大人,你给皇帝爷爷带个话。朝廷欠我们五个月的饷银没发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

    随着方东成的抱怨声落地,底下靠近点兵台的兵卒们纷纷接口抱怨起来。

    见状,方东成嘴角闪过一抹笑,赞赏的看了眼角落里的军中主簿汪岑。心道这狗头军师还真不赖,把这黄毛小子的举动都猜了个七七八八……

    初哥贾环哪里见过这场面,他上辈子连个班长都没当过,对这局面有些摸不着头脑。

    好像说的也有点道理……

    你上面不发饷银,只给六成,那底下的官儿也没法子弄啊。

    索蓝宇见贾环楞在那里了,心中不由有些好笑,不过也松了口气。

    若是贾环英明神武到什么都知道,那还要他这个幕僚做什么……

    他又靠近贾环,低声道:“三爷。既然上面发足了六成的饷,那底下这六百士兵就不应该缺饷银。”

    “啪!”

    贾环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儿上,感到羞愧。

    这么简单的算数题,居然还要一个“土著”人民来提醒,真是丢人丢大了。

    恼羞成怒之下,贾环回头怒视方东成,道:“方大人,你说兵部从来都只发六成饷银?”

    方东成理直气壮道:“当然,爵爷若是不信,尽管去查便是。”

    贾环哼了声。道:“这六成饷银,可是按照你上报上去的兵额数目发的?”

    方东成闻言一怔,有些迷糊道:“当然……”

    贾环厉声道:“既然如此,这六成饷银不正好对应底下的六百士兵?缘何他们会数月未发粮饷?”

    方东成闻言再次一怔。他茫然的看了眼贾环,又回头看向满头大汗的汪岑和其他营官。

    汪岑被方东成看的欲哭无泪,他也没想到,贾环在明知朝廷“理亏”的情况下,还斤斤计较。

    方东成说的没错,他的确没喝过兵血。

    他也不用喝兵血。

    因为扬州城内的盐商们早就用银子把他喂饱了。

    就兵饷那点银子。他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可他不需要,大营里其他营官却需要啊。

    盐商喂饱了方东成,自然不用再去喂他的属下。

    因为军队并不直接负责缉盐,所以除了方东成这个主官以外,其他军官在盐商们心中的地位还不如扬州府的衙役。

    没有外快收入,在扬州这花花世界的花销又太大,扬州兵备大营里的军官们不喝兵血喝什么?

    方东成虽然不算睿智,可此刻看到满头大汗,做贼心虚的汪岑和诸武官后,哪里还会不明白。

    尽管此刻他心里恨的要命,自觉这群混账东西让他在贾环面前丢了面子,可当了这么些年的官,他还是知道,这个时候不是算账的时候。

    非但不能算账,还得先替这些没出息的混账兜着。

    不然的话,他做官的“口碑”就全毁了。

    一个在关键时刻不能庇护手下的主官,日后谁还会听话?

    “爵爷,你尽管放心。这件事,本官一定会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方东成当着贾环和众士兵的面,肃声道:“本官不仅要查出军中硕鼠,将他们绳之以法,还要让他将贪掉的军饷都吐出来,一两不少的发给欠缺饷银的士兵。

    还请大人和众位兄弟们给我一个薄面,给我一个机会!

    最多三天时间,本官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好!大人英明!大人是青天大老爷!!”

    点兵台下,众兵士高声欢呼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贾环怔怔的站在那里,总觉得有些滑稽可笑,还有些无奈可悲,更有些,似曾相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