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八十五章 造化弄人
    所谓屁股决定脑袋。

    客观来说,董千海这般做并没有什么问题。

    虽然就江湖道义而言,贾敏和林旭只是妇孺,杀之惹人耻笑。

    但,贾敏和林旭情况又与一般的妇孺不同,他们是朝廷“狗官”林如海的妻儿。

    “狗官”在扬州刮地三尺,收受重税,又迫害了不知多少江湖义士,杀的许多帮派人头滚滚,着实是臭名昭著……

    作为“狗官”的妻儿,贾敏和林旭自然也当是“死有余辜”。

    但对贾环来说,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不可能与江湖诸“英豪”一致。

    对贾环而言,董千海是杀害他亲姑姑贾敏的凶手,也是杀害他表弟林旭的凶手。

    或许站在董千海甚至是董明月的立场来看,董千海并没做错什么。

    但是站在贾环的立场,董千海必须得死。

    连困在黑冰台苟且余生都不成。

    贾环答应过董明月,要救她爹出狱。

    他不能食言,只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大概只能救出一具尸体了……

    但,董千海毕竟于他有授艺之恩,先前还替他背了那么大一个黑锅。

    而最让贾环为难的,是董明月……

    若是让她知道,她爹是因为贾环之故而死。

    那对她来说,是不是太过残忍了些?

    毕竟在这个世上,贾环已经是她心中最后的信赖和依靠了。

    但贾环却不得不在她心上刺入最深的一刀。

    而且,这件事一旦曝光,林黛玉又该怎样去和董明月相处?

    哪怕贾环除掉了董千海,林黛玉怕是依旧难以接受董明月。

    因为董明月是她杀母杀弟仇人之女。

    这造化啊,竟如此弄人。?

    贾环头疼不已,心中哀叹了声。

    不行,绝不能让此事暴露出来,否则必然家不成家……

    贾环紧皱的眉头下,看向卿眉意的眼中寒芒闪现,这种眼神让卿眉意心里冷。

    作为一名老江湖。卿眉意如何会不知贾环眼中的寒芒代表着何意。

    于是,在贾环还没动手前,她连忙道:“贾环,你……你别乱来啊。就算你杀了我也灭不了口。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在少数。

    而且,连董千海也不过是一把刀而已,操刀的人还躲在幕后。

    你若是有能耐,去找他们算账去,杀我这个弱女子算什么真能为?”

    “谁是幕后凶手?”

    贾环冷声问道。

    卿眉意无辜的眨着眼睛看着贾环。道:“我怎么知道?”

    贾环眼中厉色一闪,撸起胳膊露出手腕上的袖箭就准备射她,唬的卿眉意连连叫道:“我说我说,我说就是了……”

    名动江湖的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之青玉箫王何曾想过,有朝一日她会被一支区区袖箭给逼迫成这样。

    她咬牙切齿的瞪着贾环道:“你问的不是废话吗,除了利益相关的盐商们,谁还会吃饱了撑的花大笔银两做花红,收林如海妻儿的性命!

    而且我隐约听说,这里面好像还有其他缘由。”

    贾环冷眼看着她,不放过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道:“还有什么缘由?”

    卿眉意原本想拿捏一二,可看了看贾环那张黑脸,还是放弃了,她没好气哼了声,道:“我隐约听说,好像除了盐商们想给林如海一个深刻的教训外,好像还有盐商背后之人的意思,想给林如海背后之人一个难堪……

    哎呀,当时我也没留心听。总之,朝堂上就跟一粪坑差不多。脏的要命,我一个弱女子,哪里能理的清?”

    贾环又看了她两眼,而后终于放下了袖子。他淡淡的道:“老实在府里待着,不许随便接触人。?方才说的话,一字都不许说出去。否则……”

    “安心啦,我又不是傻瓜,难得有这么一片安全的净土待着,我怎么会自己做蠢事丢弃?

    不过贾爵爷也要记得自己的承诺哦。小女子可要承蒙爵爷庇佑哩!”

    似乎觉得危险已经远去,衣着单薄的卿眉意张开双臂,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媚声说道。

    贾环皱眉:“你就不担心那些人闯到这里来杀你?”

    “咯咯!”

    卿眉意似乎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她素手掩口,娇声笑道:“爷啊,您可真是……

    您身边有一个连魔皇都能灭掉的武宗护卫着,江湖人又不是傻子,就是找死也没这么个找死法儿啊。

    您只管放心就是,打今儿起,扬州府再也没有比这盐政衙门更安全的地儿了。

    就是衙门口儿夜不闭户,奴家也敢担保,绝对没有人敢往里乱闯。

    要不,爵爷和奴家打个赌,如何啊?”

    贾环现在心里纠结个半死,哪有心情跟她扯淡。

    冷冷的瞥了卿眉意一眼后,贾环道:“你最好守好你的本分,明白你自己的位置。”

    说罢,贾环转身就要离去。

    卿眉意却忽然又喊住他,可怜巴巴道:“爷,该说的我可都说了,你可要说话算话,别把我交出去才是。”

    贾环不耐烦道:“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可能看她的样子确实有些可怜,语气便稍微放软了些,道:“从今日起,你就死了。”

    说罢,他摇摇头,再次迈腿要走。却听身后又传来一阵娇媚的声音……

    “可……可人家在府里该叫什么名字呢?”

    卿眉意可能是在试探贾环容忍她的底线在哪里,再次开口纠缠道。

    贾环眼中起火,道:“就叫丑八怪好了!”

    卿眉意闻言,脸上的媚笑一滞,而后又笑道:“爷真会说笑……不如,奴家就叫秦玉卿如何?”

    贾环听到这个名字心头一跳,眼神肃然的看着她,道:“你什么意思?”

    卿眉意一怔,道:“怎么了?”

    贾环再三打量了她一番,见她讶然不似假装,便暗自松了口气。道:“无事……换个名字吧,就叫卿眉好了。”

    卿眉意闻言,撇撇嘴,道:“你说好就好喽。还真会省事……还有,我在你这里做些什么?哎呀,别恼嘛,总要有个活计,别人才不会怀疑呀。”

    贾环皱眉道:“除了杀人.骚勾.引人外。你还会做什么?”

    卿眉意理直气壮道:“我从前叫青玉箫王,自然会吹箫喽!”

    贾环眉头愈皱紧,冷声道:“我是说正经活计。”

    卿眉意闻言,面色忽地古怪起来,无语道:“奴家说的是正经活计啊,奴从前的兵器就是一柄青玉长箫,只可惜昨夜被毁了。奴家吹的一手好箫,江湖上谁人不知……爷说的箫,又是哪个箫?

    哦~~那个啊,嘻嘻。奴家虽然不擅长,但只要爷肯调.教,其实奴家也能吹一曲二十四桥明月夜哩。”

    贾环当真有些接不住这个猛女的话题了,他冷哼了声,又悄悄往后缩了缩屁股,以掩饰前方的尴尬……

    而后冷冷道:“没有我的话,你就老实在屋子里待着。吹个屁的箫……等过了这阵风头,爱哪哪去,别在我这里带坏风气。”

    说罢,再不停留。转身大步离开。

    等贾环离去后,卿眉意脸上的媚笑渐渐散去,脸色再次成了惨白色。

    一双狐媚眼中闪过一抹哀色。

    笑傲半生的内劲刹那间就被人毁去,性命亦是危在旦夕。

    曾经吸引了不知多少江湖少侠和剑客为之痴狂。甘愿赴死的容颜,在别人眼里竟然成了妄想吃嫩草的老母牛……

    为了苟且偷生,她甘愿献身别人都嫌弃。

    唉!

    怎会一夜风云间,就落魄到如此境地?

    罢了罢了,相比于那些死去的,和那些即将惨死的人来说。总归还是要强一些。

    这位大秦顶级权贵少年,虽说有眼无珠了些,不解风趣了些,气死人了些……

    但总归来说,似乎也不像是坏人。

    托庇于他的手下,总比流落到江湖上,遭受万人践踏的好……

    “唉!这都是命……”

    自怜的哀叹了声后,卿眉意脸上的颓色却又渐渐敛起,妩媚之色重新上脸……

    “漂泊江湖十一载,也是该找个好归宿的时候了。贾环年纪虽然不大,但头脑精明,身手不差,又是天下第一等的勋贵,家资万贯,人长得也风.流俊俏……若是能勾住了他的心,日后说不得还能当一回国公夫人哩!头戴凤冠身披霞帔,呵呵,岂不比这劳什子箫王强一百倍?”

    愈是这般想,卿眉意的狐眼就越亮,连身受重创的娇躯都渐渐滚烫起来……

    身子软,只能无力的匍匐在了榻上,远远看去,竟似一只妖狐一般妖娆。

    ……

    “环哥儿,准备好了,出吧。嘿!大哥和二哥伤倒了,终于轮到我来当亲兵队长了!他们两人还不放心,老是叮嘱我要仔细。以前我是没机会,这次,哼哼,走着瞧吧!”

    韩三笑的一脸桃花,眉飞凤舞道。

    不过,当他看到乌远怀抱一把铁剑也走出了客房后,一张脸儿顿时耷拉了下来,埋怨道:“远叔,您这不是信不过我韩三吗?去一趟扬州军大营,还劳烦远叔您这样的大高手亲自出马,这不是打我脸嘛!”

    “闭嘴!”

    走廊另一侧的客房门打开,韩大面色惨白的站在那里,手里抓着一杆木枪作拐杖。

    他狠狠的瞪了眼韩三,怒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也敢乱闹?”

    见韩三垂头丧气的蔫儿在那里,韩大又对乌远抱拳道:“远叔,咳,环哥儿的安危就劳烦远叔您了。”

    乌远闻言,在韩大脸上上下打量了番后,点点头,而后又对贾环道:“你倒是好运气。”

    贾环嘿嘿一笑,满脸阳光道:“他是我兄长。”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