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喜事、悲事
    林黛玉是个很小性儿的人,也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更是一个非常聪慧的人。

    贾环都将话说到这份儿上了,真假姑且不说,只这份一定要呵护董明月的心,林黛玉算是清晰的明了了。

    心酸不心酸?心酸。

    嫉妒不嫉妒?嫉妒。

    可是,身在这豪门里,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

    别人不说,只说她爹林如海,和她娘贾敏那般相敬如宾,相亲相爱,可姬妾还不是一房又一房的……

    世情如此,徒之奈何?

    更何况,就算嫉妒,也轮不到她呀……

    顶了天了,日后她也不过是平妻而已。

    念及此,红着眼圈,林黛玉撇着小口,委屈的看着贾环,道:“我何曾说过她的不是?”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连道:“没有没有,我家林姐姐这般贤惠,哪里会背后说人?”

    林黛玉连啐他的心情都没了,低声道:“那她爹娘呢?”

    贾环叹息了声,道:“她娘在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了,她爹……咳咳,她爹被我坑到了天牢里。”

    “啊?”

    林黛玉和一旁侧耳聆听的紫鹃,又一同发出了惊呼声。

    贾环不好意思道:“不是我故意坑的,我有一回惹了祸,正巧,让他们给背锅了……”

    林黛玉忽地一个激灵,杏眼圆睁,怔怔的看着贾环。

    而一旁处,紫鹃的身子也僵住了。

    上回她们已经知道了董明月的身份,还在暗自诧异,贾环怎么会和贾家最大的仇人在一起。

    贾府中人谁也没忘记,贾赦等人是怎样惨死的。

    不过没等她们疑问,董明月就离开了,见贾环当时那般失落,林黛玉也不好多问。

    直到今日,听贾环亲口所言,白莲教只是在替他背锅后。真相似乎就非常明了了。

    谋害贾赦等人的凶手,就是贾环。

    看着两人震惊莫名的眼神,似乎连呼吸都屏住了。

    贾环有些苦涩的笑了笑,垂下眼帘。道:“林姐姐,我向你保证,我从来没有因为名利,去伤害无辜人的性命。

    我自己有手有脚有能力,想要什么名位我自己可以去拼搏争取。

    如果我做出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保护我家人和我自己的性命。

    你相信我吗?”

    ……

    神京西城,公侯街,荣国府,荣庆堂。

    “环哥儿和林丫头,走了多久了?”

    软榻上,贾母斜倚着锦被,鸳鸯在身旁小力的捶着腿。

    和几个孙女孙子玩笑了几句后,却总觉得不过瘾,忽地问道。

    贾宝玉坐在软榻的另一边。有些怅然道:“林妹妹走了有十来天儿了,怕是已经到了扬州,也不知哭成什么样了……”

    “不会,有三哥在,林姐姐肯定不会哭。”

    贾惜春今年已经八岁了,虽然平日里跟着贾迎春生活,被贾迎春温婉贤淑的性格感染了些,可骨子里的性格,却渐渐朝她最崇拜的三哥方向发展……

    被贾惜春“抢白”了一通,暖男贾宝玉也不生气。只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道:“老三铁定忙着和扬州的衙内公子们干仗呢,哪有功夫理林妹妹?”

    “噗嗤!”

    闻此言后,众人不由想起贾老三的光辉过往。纷纷乐了起来。

    唯有贾惜春不悦的撅起小嘴,想要替她三哥辩驳一二,只是还没开口,小手就被一旁的贾迎春抓在手中,握了握。

    贾惜春不解的看向贾迎春,只见贾迎春温婉的冲她摇了摇头。

    一双可亲的眼睛对她眨了眨。眼神中的意思大概是……这并不是坏话?

    好吧,贾惜春投降了。

    唉,臭三哥,你走了后,人家连靠山都没有了,说话前都要动动脑子考虑一下,会不会得罪人……

    三哥,你甚时候才会回来啊?惜春好想你……

    扎着两个小发髻,小惜春苦恼的想到。

    “老祖宗,大喜,大喜啊!”

    忽地,荣庆堂外传来一阵激动的声音,站在一旁正同贾母玩笑的王熙凤闻声一愣,这不是她家贾琏的声音吗?

    果不其然,没多会儿,就见寻日里极为注重“贵族风范”的贾琏,手舞足蹈的跑了进来。

    这让大家都很讶然,贾母和王夫人皱起了眉头。

    贾琏却顾不上这些了,他上气不接下气,满脸喜色道:“老祖宗,大喜,天大的喜事啊!”

    贾母诧异,然后转眼看向王熙凤,疑道:“凤丫头,你有喜了?”

    饶是王熙凤泼辣惯了,可还是被这话说的满脸绯红,哭笑不得道:“老祖宗,这是哪里的话?我这……”

    贾母糊涂了,道:“那链儿癫狂了不成?”

    薛姨妈在榻边坐着,笑道:“老太太,怕是外面有什么大喜事。”

    贾母“噢”了声,笑道:“还是姨妈反应快,我都糊涂了……那你说说看,究竟是什么喜事,让你乐的连礼都顾不得了。”

    贾琏闻言,面上的喜色顿时一滞,知道在人前最重礼的贾母,不满他方才的表现。

    不过他随即又满脸堆笑道:“老祖宗,真是天大的喜事。宫里传来消息,因当今圣上宫闱匮缺,故年底或将启选秀之年。听里面人的意思,大妹妹怕是有着落了!”

    “什么?!”

    贾母还没来得及高兴,王夫人就陡然起身,惊喜交加的看着贾琏,激动道:“可当真?”

    贾琏连连点头道:“当真,当真。”

    “你怎么知道当真?宫里那个地方,哪天不是假信儿漫天飞?流言多的要命。”

    贾母要沉着的多,问道。

    贾琏嘿了声,笑道:“老祖宗,孙儿岂不知这个道理?孙儿特地花了银子去宫里打探大妹妹的消息,您猜怎么着?大妹妹如今连住的地方都换了,不再和普通宫女挤在一起,换成单立的院儿住。而且身边还有了教引嬷嬷在教新规矩!这可不是八.九不离十了?”

    做宫女的规矩,和做妃嫔主子的规矩。自然是两码事。

    既然都到了这个份儿上,想来确实是定了。

    “阿弥陀佛!总算是有着落了!”

    贾母双手合十念了声佛,眼中含泪道:“这些年,真是苦了那丫头了。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的罪啊!”

    薛姨妈在一旁笑着劝道:“也算是苦尽甘来,老太太当高兴才是。我估摸着,至少也得封个嫔,说不得,还能直接上四妃之位。有老太太在。贾家愈发兴旺了。”

    贾母闻言,先是一喜,可听到最后,眼睛却又微微一凝,悄然看向了左侧上首坐着的王夫人。

    只是王夫人此刻哪里还有往日的“菩萨”模样,竟喜的无可无不可,一张素色帕子攥在手里紧紧的捏着,激动不已。连念珠也不转了……

    贾母心里渐起愁绪。

    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还真不好说呢。

    “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这出子事还没摆平,门外忽然又传来一阵哭喊声,众人闻声,都不禁心中一沉。

    “什么人在外面鬼叫?”

    王熙凤掌家,规矩甚严,唯恐丢了面子。

    寻常时候,丫鬟婆子们走路都不能带起风声。

    先前贾琏急呼鬼叫也就罢了,毕竟还是大喜事。

    可此刻不过一个婆子声,报的还是坏消息,就不得不让她火大了。

    站起身来。疾步上前,冲着堂外厉声喝道。

    “回二.乃乃的话,大事不好了。我家大乃乃让奴婢前来传信儿,说是城外玄真观里来人报信儿。大老爷殁了。”

    ……

    “唉!”

    贾环苦涩的轻轻叹息了声,眼神黯淡下来,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背影萧瑟,凄苦,孤单。

    他心里在默默的数着:十、九、八、七、六……

    可是直到走到门口边。他都数到负九了,一直等待的“留步”居然还没传来。

    贾环心里真的拔凉了,不会要失恋了吧?

    “唉!”

    再次长叹一声,贾环右手缓缓抬起,又缓缓的撩开珠帘,就要走出去……

    只是他心中明白,这一步踏出去容易,却也容易在心里留下印迹。

    “环儿!”

    天籁一般清洌的声音终于响起,对于期盼了似乎半个世纪还要久的贾环来说,是那样的甘甜,是那样的……

    “林姐姐!!!”

    贾环闪电般的转身,款款深情的回应了句。

    “环儿,你先出去……”

    “嘎!”

    看着表情弱弱的林黛玉,贾环心里悲愤交加,无语道:“林姐姐,我刚才本来就是想要出去啊……你,你喊住,就是为了叮嘱我赶紧出去吗?”

    饶是林黛玉此刻心情激荡,可是看着贾老三这熊样儿,还是忍不住轻轻笑出声,她道:“环儿你先出去,等我们起来后出去再说。”

    贾老三闻言,心中大喜,以为有戏,便想要得理不饶人,嚷嚷道:“林姐姐忒没道理,刚才我明明就是在往外走,你还……”

    “呸!”

    林黛玉闻言后,一双碧波冬泉般的美眸,没好气的瞪了贾老三一眼,嗔道:“都燃了半柱香的功夫,你还在那里慢慢腾腾的撩门帘儿,还有脸说!”

    贾环闻言大羞,掩面而逃……

    “呸!”

    ……

    “环儿,你为何要这样做?”

    林黛玉面色认真,眼睛紧紧的看着贾环,问道。

    贾环心中无愧,但却不好将实话说出。

    他总不能对林黛玉说,是因为贾珍那老不要脸的,往秦可卿的闺房里闯,而秦可卿的身份大为不同,日后可能会害的贾府家破人亡的缘故吧?

    他只能说:“赦大伯和珍大哥他们相互勾连,想要害了我性命,而后谋夺我的水泥产业。我若不率先动手反击,不止我要死,连我娘,还有小吉祥她们,都要跟着遭难。”

    贾环没有半分心虚的回视着林黛玉的眼神,道:“林姐姐,这些年我对自己家人如何,你也都看在眼里。

    对家人,我不是贪图银财的人。

    我那便宜老子这些年为了修道,花的银子跟往外淌海似得。就算把宁国府家当都了怕是也填不满那个无底,可我还不是照样在给银子?

    我不会因为银财害人的。

    就算没有这个爵位,单荣国公亲孙的名头就够我使了。

    所以,我也不会因为名爵去害人。

    我只是想自保而已。”

    贾环说的诚心诚意,林黛玉也相信了他。

    贾环一直以来对家人的表现,也的确可以用宽容来形容。

    贾宝玉几次三番言语“敲打”他,还让他在众人面前唱曲儿,他都毫不在意。

    不仅如此,他还接济族中穷困的贾芸等人,待贾兰也非常好,更别提待其他几个姊妹了。

    只是……

    “是你……是你亲自……”

    林黛玉紧张巴巴的看着贾环,吞吞吐吐问道。

    不管怎么说,当真是他亲手持刃将贾赦等人砍死,林黛玉心里还是会有些拧巴。

    贾环笑着摇摇头,道:“那年我才八岁,习武也未有成,哪里打的过他们。”

    林黛玉闻言,忽地海松了口气,小手拍在胸前,像是在安抚剧烈跳动的心,她道:“不是你做的就好,不是你做的就好……”

    紫鹃在一旁目光复杂的看着林黛玉,但对她掩耳盗铃的做法并未嘲笑。

    只是……

    “董明月知不知道他爹是被你……坑进去的?”

    林黛玉忽地又紧张起来,问道。

    她若是还不知道,日后总有知道的时候,那时该怎么办?

    贾环笑着牵起林黛玉的手,林黛玉在他的手碰到自己的手时,身子微微一惊,但最终却还是放松了下来,没有挣扎……

    贾环握着林黛玉的手,柔声道:“林姐姐不要担心我……从最开始的时候,她就知道的。我贾环谈不上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做不到对任何人都胸怀坦荡无私。但至少,我不会欺骗我心爱的女人,包括明月,也包括林姐姐。”

    林黛玉闻言,俏脸登时通红,羞恼的瞪了贾环一眼,不过最终没有舍得啐出口。

    她心里愿意听这样的“甜言蜜语”呢……

    不过……

    “她知道她爹是替你背了黑锅,还愿意和你在一起?”

    林黛玉有些匪夷所思的问道。

    这姑娘得多缺心眼儿啊,虽说不上是认贼作父,可怎么着也算是委身于贼了吧?

    贾环哈哈大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里面的故事很曲折。今儿时间不多了,我还要去外公干。等回来后,咱们再秉烛夜谈,谈一宿都成,好不好?”

    “呸!休想!昨儿是看你太累,没法子才让你在这里待一宿的,今儿再也不能了!”

    ……(未完待续。)

    ps:第三更,四千字大章。

    咳咳,感谢大家的支持,包括订阅、打赏、和票票!

    唯有认真写书相报。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