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抢功
    “嘶!”

    方东成看完江春打发人送来的消息后,倒吸了口冷气。

    不敢置信道:“他竟然真的做成了,怎么可能?”

    方东成在扬州数年为官,负责扬淮之地的安危,哪里会对白莲教并明教的肆虐不知情?

    可是,即使他手握三千兵马,也不敢对这些肆无忌惮的江湖人士轻举妄动。

    原因很简单,他怕死。

    别说两教传说中武宗级的超强高手,就是随便出来一个七品以上的大高手来暗杀他,他都在劫难逃。

    除非他始终待在军营里,严加戒备。

    可是,在扬州这个花花世界,人间天堂瘦西湖就在身边,他又怎么可能舍得每天和一群臭汉窝在军营中呢?

    所以,只要明教和白莲教两教人马不要明里举旗造反,他就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正这两教人马聚在扬州的目的只是贩私盐,就算斗,也应该由林如海的盐政衙门去和他们斗,关他何事?

    看看林如海的境遇吧。

    对方为了不落下直接的罪名,只将林如海打个半死,还暗施慢性剧毒,让这个当年风光无限、祖上四代列侯的探花郎,成了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卧病痨。

    更是妻儿死绝,只留一病弱孤女,还不敢留在身边,只能远送都中寄人篱下……

    有了这么一个前车之鉴,方东成怎么还敢轻举妄动?

    然而让他着实无法相信的是,就这么一群绝世猛人,其中还包括一传说中武宗级别的绝世高手,只间,就全栽在一臭未干的黄毛小子手里了?

    “大人,大人……”

    军中主簿汪岑从地上捡起自方东成手中飘落的纸笺,飞速的读了遍后,神情立刻变得激动起来,连连呼唤道。

    方东成被打断思路后。极为不悦道:“干什么?叫魂儿啊!”

    汪岑心里骂了句草包,可看在他背后之人的面上,还得继续出主意:“大人,大喜啊!”

    “喜什么?”

    方东成莫名其妙道。

    汪岑握着手中的纸笺。激动道:“这是大功啊!”

    方东成闻言脸色一黑,咬牙道:“这是别人的大功,你高兴个!”

    汪岑心里看方东成就如同在看一头猪,他抖着纸笺恨铁不成钢的道:“大人,平贼的兵。可是咱扬州兵备道的兵啊!”

    方东成闻言恍然大悟,随即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激动道:“你是说……这能行吗?”

    汪岑嘿了声,道:“若换做旁人怕是难,可大人您不同啊!您身后站着的,可是当朝太尉,军机阁大臣,这军部叙功,还不是由他老人家说的算?再说了,咱们又没想着全占喽。只要不少了咱们应得的一份,哪怕大头让人家占去,咱们忍忍也就算了。”

    方东成闻言,眼神愈发贼亮,看着汪岑嘿嘿笑道:“成啊,你可真是本官的狗头军师……”

    汪岑看着这面相极佳,满腹草包的主官,心里直问候他的十八代女性亲属,又恨天道不公。

    想他何等神机妙算,才华都快要溢满瘦西湖了。只恨出身太薄,朝里无人难做官。

    如今只能屈居在这草包猪头的麾下,白瞎了一身堪比孔明的天赋……

    “大人,事不宜迟。大人要赶紧写报功折子,然后派人快马加鞭,抢先一步送入都中。只要做好这一步,卑职相信,剩下的事,太尉他老人家就能替大人办好。”

    看着在那里做梦不醒的方东成。汪岑忍不住,再次提醒道。

    “对对对,快写,快去写请功折子,对了,别忘了写上,本官亲临战场,沉稳调度,临危不乱,这个……怎么,有何不妥之处吗?”

    看着汪岑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方东成说不下去了,不悦问道。

    汪岑纠结着一张脸赔笑道:“大人,对方有黑冰台的人啊。大人若是说的和事实相差太大,怕是……”

    方东成听到黑冰台三个字,心都蹦了蹦,他一把抢过汪岑手中的纸笺,又仔细看了两遍,然后才面色变幻不定的抬起头,忐忑道:“这个功,怕是不好冒吧?”

    汪岑哭笑不得道:“大人,咱们不算冒功啊!他贾某人平叛所用兵力,确实是出自咱们扬州大营哪!”

    方东成再次恍然,连连点头道:“对对,就这样写,折子你先拟一遍,一会儿我再过过目,修改修改,然后连夜派人送去都中。”

    汪岑缓缓的点点头,道:“下官知道了。”

    方东成见状,心里极为满意,他拍了拍汪岑的肩膀,道:“你好好干,放心,你的功劳本官都记在心上,到时候一定会在族兄面前好好夸夸你,说不定,族兄还会见你一面呢。”

    这话,汪岑已经听的耳朵起茧了。

    可是,他只能表现出感激涕零的样子,而后退下当老黄牛去了。

    ……

    “啊!”

    伸了大大一个懒腰,因为开过筋,所以即使窝在椅子里,贾环依旧睡的很好,除了舒适度没有榻高外,其他没什么区别。

    睁开眼睛后贾环一怔,他纳闷自己怎么在这里睡下了。低头掀去盖在身上的一席锦被,鼻中扑入一股暗香。

    “林姐姐?”

    贾环喊了声,而房间内并无回应。

    他起身,将锦被折好放在榻上,然后朝一旁的暖阁走去。

    撩开珠帘,果不其然,暖阁的窄榻上正挤着两个苗条的身影。

    主仆二人尚卧在衾内,林黛玉正严严密密的裹着一幅杏子红绫被安稳合目而睡,而紫鹃则睡在一银白被中。

    贾环正细细的端详着林美人的睡姿,感慨美人如玉。

    不想那双闭合的眼睛忽地睁开,一双点星一般的玉眸,正好与贾环柔软怜爱的眼神对上。

    这一刹那,两人只觉得魂儿同时一颤,竟似在用魂儿相视一般。

    而后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

    好一会儿,两人的嘴角又同时弯起……

    林黛玉白了得意傻笑的贾呆子一眼后,娇声嗔道:“这早晚跑来作甚?”

    贾环闻言嘿嘿一笑,转了转目光,在榻边小几上找到了一茶盅,也不管是不是过夜茶,就一饮而尽,而后咂摸了下嘴巴,道:“我醒来后看你不在,有些担心,就四处寻寻呗。要是哪个胆儿上长毛的大盗把你抢走了,我得赶紧点齐人马去追……咦,林姐姐,你这是什么表情?”

    林黛玉一张俏脸上布满红晕,眼神想笑,又同情的看着贾环,一对单薄的小肩膀抖啊抖啊抖……

    “三爷,你拿着姑娘净口的盅做甚?”

    两个无良主子一点都不顾忌还有人在睡觉,叽叽呱呱的说话,将困顿的紫鹃吵醒后,紫鹃诧异的看着贾环道。

    净口?!

    通俗点讲,就是漱口……

    贾环满脸悲愤的看着手中的茶盅,再看看躲在锦被里,绯红着脸笑的快不成了的林黛玉,夸张的怒吼了声:“苍天啊!我贾环,上辈子到底积了多大的德,才会有此幸事发生?我……高兴!”

    原本还以为贾环要说什么“恶心”之类的话,林黛玉还准备要凶他一顿。

    可听到这和表情严重不符的话后,林黛玉原本就泛红的俏脸,愈发涨红了,一边强忍着笑意,一边啐道:“你最不知羞了!”

    紫鹃抱着被子,坐在那里笑的打跌,一头云墨青丝散在被上,有些炫目。

    果然,年轻就是最大的美。

    贾环确实一点羞也不知,又随手从桌上拎起茶壶,往手里的茶盅里到了一杯凉茶,慢悠悠的喝完后,对瞪着他的林黛玉道:“今儿我还有点琐事要处理,林姐姐先好好歇息一天,在船上晃悠了那么些天,想来也乏的紧。等我处理完那些破事儿后,明儿个或者后天,我弄条画舫,咱们一家人一起去瘦西湖上游玩去!”

    林黛玉闻言,眼睛一亮,方要开心的说什么,忽地又想起什么,盯着贾环道:“你那个女侠小妾也去?”

    贾环干笑了两声,道:“她得保护咱们啊!这扬州虽然山好水好风景好,就是刁民太多。万一出现一个大盗,看中了紫鹃的美色,她不是还要保护咱们嘛!”

    “呸!”

    主仆二人齐齐啐了口,紫鹃羞恼道:“三爷就知道拿我们奴婢打趣,太不像!”

    贾环嘿嘿一笑,然后走到榻边,帮林黛玉掩了掩松开的被角,顿下来,看着林黛玉,轻声道:“林姐姐,还记得上回我和忠顺王世子在东来顺大打了一场吗?”

    林黛玉面色不悦的看着贾环,道:“怎样?”

    贾环双眼直视着她,轻声道:“那时,我身边的力量还没现在这么强。赢朗那个混账,被我揍了后,恼羞成怒,便指使他身边的大高手要将我狙杀于当场。”

    “啊!”

    林黛玉闻言,与紫鹃一起惊呼了声,齐齐看着贾环。

    贾环继续道:“在关键时刻,是明月挡在我身前,用她自己的身子,保护住了我的命。否则,当时我必死无疑。

    当我看着明月因为保护我,被那人打的口吐鲜血,鲜血喷洒了我满身时,我就发誓,此身,我绝不相负于她。

    所以,我将名下如今唯一的一个如夫人名额,给了她。

    林姐姐,你说我做的对么?”

    ……

    ps:亲们,限免结束了,给个订阅吧,订阅不好的话,伤了编辑的心,就再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