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八十章 看轻
    “傻瓜,你才十六岁啊,如何能抗的起这么重的担子?这对你来说不公平,也太残忍。∽↗∽↗,你想想,你的对手们,无一不是浸淫江湖几十年的老手,奸诈狠毒,又如何是你这么善良的姑娘能够抵挡的?对不对?”

    贾环柔声宽慰道。

    董明月在贾环跟前彻底放弃了坚强的外衣,泪流不止,表情是那样的委屈、愧疚和痛苦,她泣道:“可是……如果我听进去你的话,缓缓图之,就不会给钟志彪机会,魔教也不会这样简单就偷袭了我们……”

    贾环摇头道:“小傻瓜,无论你怎样安排,只要你没有看破钟志彪的野心,先下手将他除去,那他总有法子与魔教勾结,祸害你等。今日是他故意引发内讧,明日说不定他就会使人在酒水里下毒。以有心算无心,又哪里是我们这些常人能防备的住的?

    咱们又不是神仙,哪里能想的到,钟志彪这老贼,放着好好的刑堂堂主不做,居然会勾结魔教,出卖白莲教。他脑子着实坏掉了,不能以常理度之。

    乖,不要再想这些了。总之,就算是你闯的祸,将天捅漏了,我也会为你将天补全了。害你的魔教中人,不是一个都没逃么?”

    “可……可我的容貌都已经毁去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董明月此刻哪里还有半分叱咤风云白莲圣姑的风姿,完全变成了一个对爱情患得患失的小女孩儿。

    哑婆婆在一旁冷艳旁观之,无声的叹息了声。

    女人啊,这就是女人。

    再强大的女人又如何?还不是要找一个可靠的男人依靠?

    再强大的女人,在心上人面前,也只是一个小女人。

    只是,这个贾环。她着实看不透,到底是不是良人……

    贾环听了董明月的话后,哈哈一笑,将她的手紧紧的拢在手心中,柔声道:“记得在庄子上我曾经跟你开的玩笑吗?

    这世上有一种女孩儿,生来太美太美。美到不似人间女孩儿。

    她们的父母怕引起上天的妒忌,就故意在她们的脸颊上划上几道疤痕。

    唉,都怪我,当初我要是也狠狠心,在你脸上也划几道,或许就没有今日的事了。

    不过,在我的眼中,在我的心中,你不仅没有变丑一点点。反而更加美丽,也更加动人了呢。

    咳咳……哑婆婆,麻烦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要不你再随便找间客房凑合凑合?

    你看我们小两口还有那么些体己话要说,有些可能会太恩爱,我怕你会伤心……”

    “啪!”

    饶是董明月今日心性痛苦难当,可此刻还是羞愧无比,又羞又气又好笑的拍了贾环一下。嗔怪道:“环郎,你乱说什么!”

    听了这臭不要脸的话。哑婆婆一张老脸都忍不住微微泛红。

    不过她还是用一双凌厉的眼睛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眼神中满是警告之意。

    如果贾环没有领会错的话,眼神中的意思应该是:

    孙贼,明月正在重伤中,你最好表乱来,否则割叽叽的干活……

    ……

    等贾环用他无比风搔的言语和手法。将董明月哄的羞容满面,嘴角擎笑,俏脸通红的睡下后,他才走了出来,在门口处哑婆婆吃人的目光下。厚脸微红,逃之夭夭。

    待贾环狼狈逃窜后,哑婆婆看着他的背影,眼神复杂,心中叹息。

    唉,看来明月是彻底逃不出他的手心了。

    这世上又有哪个姑娘,能逃出他这般厚颜无耻的花言巧语。

    “明月,你需仔细了,相公我可不会因为你是娇花就格外怜惜你,嘿……嘿……嘿……”

    “明月,为夫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想法,天啊!尽管它是那么的大逆不道而且还丧尽天良,但为夫保证,它一定会非常非常之刺激有趣……”

    “呸!个臭不要脸的!”

    回忆着方才里面一双小儿女的玩闹,哑婆婆对贾环勾.引董明月的话极为鄙视!

    可是又想到董明月欢快羞涩的笑声,她又无奈之极。

    唉,儿女都是债啊!

    ……

    “哎哟,哎哟哟……”

    回到内宅,果不其然,林黛玉屋里的灯还亮着。

    贾环推门而入后,见屋内主仆二人正在相对而坐着发愣,情绪貌似都不大好。

    眼珠子转了转,八流演技大爆发,捂着胸口,踉踉跄跄的进去了,口中痛苦的呻.吟着。

    林黛玉见他进来后这个熊样,眼神先是一紧,可随即又变成了恼意。

    倒是紫鹃善良,先前见贾环吐血,就记挂在心了。

    只是她不便声张,此刻见贾环这个样子,顿时起身上前搀扶着,紧张道:“三爷,你怎么了?”

    贾环“虚弱”道:“我……我没事,娟儿,还是你善良,有水吗?”

    虽然觉得怪怪的,紫鹃还是点点头,道:“有茶,三爷你先坐着,我去给你倒。”

    贾环又道:“是……是什么茶?”

    紫鹃闻言一怔,道:“雀舌蒙顶啊。”

    贾环摆摆手,道:“不……不好,我只喝,毛尖儿!”

    “呸!”

    林黛玉气恼的站起来啐了他一口,对紫鹃道:“你也傻啊,没看出他是在做戏吗?”

    紫鹃这才恍然大悟,然后又羞又气的怒视着贾环,嗔怒道:“三爷,哪有你这样当爷的?就知道戏弄我这个当奴婢的!”

    贾环笑的有些得意,不过相比平常来说,确实无力虚弱了许多,他却浑然不在意道:“谁哄你了?三爷我确实爱喝毛尖儿啊!”

    “都这样了,还嘴硬!”

    林黛玉从桌子上端起一茶杯,递到贾环手里,怒视着他责备道。

    “不冤啊!值!”

    贾环吸溜了口热茶后,悠哉哉的道。

    林黛玉闻言更生气了,蹙着轻眉凝着明眸等着贾环道:“是。为了你那小妾,你连命都可以不要……那你还来我这做甚,快离了我这地儿。”

    贾环闻言一点也不生气,还嘿嘿嘿笑了起来。

    “你还笑!”

    林黛玉快气炸了,泪花闪闪的。

    贾环看着她道:“我追杀的那人,就是给姑丈投毒的凶手。林姐姐,咳……我把他给干掉了。咳咳咳……”

    虽然咳嗽的有些狼狈,可贾环满脸都是得意的神情。

    “呀!”

    这一神转折,让林黛玉的表情极为可爱。

    一张精致的小脸儿呆呆的怔在那里,小口张开,雀舌轻吐,眼神迷茫……

    “哈哈哈!”

    贾环愈发得意,他牵起林黛玉的一只手,握在手心。道:“我问清楚了,给姑丈下毒的人,就是魔教中人。魔教收了周汝南的银子,再加上他们自身的私盐买卖也被姑丈打击的狠了,所以才给姑丈下了毒。

    呵呵,一群无法无天的贼人,口袋里装了点碎银子又结实了几个混黑.道儿的,就以为能翻天了。

    今儿好了。全都死干净了。

    哦,对了。周汝南背后站着的是内阁阁佬葛礼老杂毛,这人得等我们回去后再收拾。林姐姐放心,谁敢让我林姐姐不好过,我让他们全家都过不好。”

    “环儿……”

    林黛玉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贾环,心里感动莫名,颇为动.情的呼唤了声。

    贾环却不识风.情。不懂的配合着无限深情的气氛,他竟然骚浪骚浪的应了声:“诶!”

    “噗嗤!”

    看着贾环的眉眼,林黛玉又气又好笑,伸手在他嘴角扯了扯,嗔道:“你讨厌!”

    冰冰凉凉的小手。捏在脸上的感觉很舒服,所以贾环爽爽的眯起了眼睛,笑的也愈发讨厌了。

    “环儿你……”

    林黛玉正想再说他几句,忽地,她竟然听到了一阵轻微的鼾声。

    “三爷睡着啦?”

    紫鹃泡好新茶,端着茶盘走进里屋,看到这一幕后问道。

    林黛玉点点头,轻声道:“他也累坏了……”

    紫鹃闻言,看了眼睡的正香的贾环,面色忽然犹疑起来,低声对林黛玉道:“姑娘,是不是去找两个嬷嬷来,将三爷抬回房?”

    林黛玉诧异道:“还折腾什么?”

    紫鹃低声道:“这是姑娘的闺房啊。”

    林黛玉闻言,俏脸一红,也犹豫了下,可看着贾环熟睡的神态,心里着实不忍心让人惊动他。

    便摇头道:“罢了,我是他表姐,谁还能多嘴?天也快亮了,我去旁边暖阁里和你挤一挤吧。”

    紫鹃还欲相劝,可见林黛玉主意已定,就不好再多言了。

    却不是她小题大做多心了,外间,两个守夜的婆子目光诡异的彼此互视着。

    三爷已经进屋好久了,还没出来……

    这未出阁的女儿,多精贵,别说表兄弟了,就是嫡亲的父兄,过了十岁都不好在里头多待。

    唉,这没娘教导的女儿,看来确实不同。怪道人说,失怙长女,不可为家门大妇,因为少了母亲的教诫……

    一个婆子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意思,连忙摆手,压低嗓音劝诫道:“千万不能出去乱说,不然还要不要命了?那位主儿可是好惹的?

    到时候咱俩倒霉不说,还连累家人银财一起跟着倒霉。

    害了一家人,咱们日后就是被赶回家,在家里都过不下去,可莫要多嘴啊……”

    两个婆子都是荣国府的老人了,哪会不知道某人心黑手辣还动辄就爱抄家的名声?

    想一想都可怕,赶紧噤声,只是眼神彼此交流一二。

    不过心中对林黛玉的形象,还是看轻了许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