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七十八章 阻拦
    安排了几个人,护送着董明月和哑婆婆,还押送着卿眉意数人返回盐政衙门后,贾环对其他人沉声道:“出发,去江园。 (

    m)”

    “三爷……”

    索蓝宇又不得不站出来,面色有些无奈道:“三爷,江园非同寻常,是不是再慎重些?”

    贾环看着索蓝宇歉意道:“索兄,方才抱歉,一时气急,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态,对不住。”

    索蓝宇眼中闪过一抹暖意,随即又正色道:“三爷,这些都是小事尔……江园,在整个江南都是一个特殊名地。

    除了因为它是江春数十年来精心雕琢出的堪称瑰宝级的精美园林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江园乃是太上皇第一次南巡时驻跸的行在。

    即使太上皇后续数次南巡没有住在江园,但必然都会来此游玩欣赏一番,留下了不少墨宝。

    江园门楼上的‘江园’二字,便是太上皇亲提。

    历代江南节度游历江园时,也必在门前落轿,挥退仆人,非贵身不可入内。

    咱们这样闯过去,怕是……”

    “想诛杀武宗,除非调大军围猎。亦或是,再找三个武宗围杀。否则,武宗一心想逃,杀之太难。”

    乌远忽然出声道。

    贾环闻言,眉头皱起,道:“我刚答应了人,要取他脑袋,难不成要失信于人?”

    说罢,贾环看向萨风,道:“死了几个弟兄?”

    萨风面无表情,眼中闪过一抹痛色,道:“三个。”

    贾环道:“可知道他们的家人何在?”

    萨风点点头。

    贾环回头对索蓝宇道:“回去后找纳兰森若,让他收集齐战亡兄弟的家庭讯息,每家发纹银百两抚恤银,务必送至其家人手里。日后每年五十两,直至家中老人百年,幼子成才。”

    纹银百两。即使在江南之地,也能买得十亩上等好田了,足够维持生活了。

    再加上后续每年还有五十两,这已经足以让一户普通人家过上中上等生活了。

    索蓝宇闻言,眼中再次闪过一抹激赏,应下了。

    不过……

    贾环又对面色微澜的萨风道:“兄弟还敢战否?”

    萨风面色陡然铁青,手握秦戟。轰然顿地,发出“啪”的一声闷响。而后,他头上青筋怒张,低吼了一声“赳赳老秦!”

    其身后的数十老兵,同时以秦戟顿地,合音轰声,怒吼道:“复我河山。”

    萨风再吼:“血不流干!”

    “死不休战!!!”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震惊了,被震住了。

    贾环、韩家兄弟、乌远、索蓝宇等等。

    包括刚刚被废了武功,正心若死灰的卿眉意等人。

    所有人都被这至刚至阳。甚至是至惨烈至悲壮的气息给震住了。

    百年前,太祖赢志并荣宁二公,不就是以此“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为口号,以八千秦关子弟为基。才光复了这大秦的万里河山么?

    太平的太久了,久到秦人多已忘却了这句象征着秦国立国精神的口号。

    没想到,今日在这百丽秀川之地,居然还能听到如此肃杀之言。

    “好!好!!!”

    贾环自重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如此震撼到,他在萨风一干老兵的眼中。看到了最虔诚的信仰。

    这种人,才是最纯粹的人,是真正的兵。

    贾环直视着萨风的双眼,一字一句道:“可愿入我贾家黑云旗下?”

    这一次,轮到萨风震惊了。

    萨风瞠目结舌道:“黑……黑云旗?它不是已经……”

    它不是已经战殁了吗?

    贾环摇摇头,依旧直视着萨风双眼,沉声道:“只要我贾族子弟一日未死绝。贾家黑云旗永不湮殁。我再问你们一遍,可愿入我贾家黑云旗下?”

    萨风“啪”的一声站直,高昂着头颅,怒吼道:“愿意!”

    “愿意!!”

    萨风身后近百人,同时发出怒吼。

    贾环点点头,亦是吼道:“好,现在追随本将,诛贼!”

    “杀!”

    “杀!”

    “杀!!!”

    ……

    江春做了近一甲子的盐商,可想而知,他到底有多么富庶。

    而江园,是他三十年前,为了迎圣驾,特意修的。

    经过三十多年不断的修缮,紧靠瘦西湖的江园八景,已然成为整个江南的风景圣地。

    然而此刻,江园门楼前,却是一副剑拔张的肃杀局面。

    “贾爵爷,此乃何意?”

    须发如银的江春,一脸肃然的看着贾环,沉声问道。

    贾环没有言语,只是将头微微一偏,身后走出一人,同样须发皆白,但模样却年轻的多。

    他沉声道:“在下田涯,乃黑冰台朱雀千户座下,行踪百户。因侦知魔教并白莲妖人聚众作乱,特求于贾爵爷前,现两教所有精锐,皆已被贾爵爷带兵诛杀擒拿,唯贼首魔教教主姬无夜逃脱。在下亲眼所见,他进入了江园。还请江老给予方便,让我等入园诛贼。”

    江春闻言,脸色一变,看了眼天涯,又看了眼贾环,眼神闪过一抹愤恨的神色,他沉声道:“老夫不知什么是魔教白莲教,但是,我江园并无外人闯入。诸位好意老夫心领了,恕不远送。”

    贾环摇摇头,看着他道:“江春,从姬无夜躲到江园起,你就已经洗不清了。和谋反逆贼搅和在一起,是什么罪名,想来你自己心里有数。

    我现在没心情陪你折腾,你最好老老实实让开,带我们去抓人。否则的话……”

    江春哼了声,傲然道:“方才,老夫刚收到都中太上皇御笔亲信一封,蒙太上皇记挂,还关心老夫身体情况,生活如何,老夫不胜感念。

    你说老夫与魔教贼首有瓜葛?简直是笑话!

    三十年前,老夫便以布衣结天子。

    数十年来。与太上皇交情匪浅,受益颇深,又怎会自误?

    至于搜查江园?

    哼!有太上皇御笔亲的门楼在此,若无太上皇御旨,谁敢带刀入园?

    便是大不敬之罪!”

    江春的话,令许多人都犹豫起来。

    太上皇这三个字,在大秦的名望如同仰望无际的高山一般。

    太祖阵前驾崩。不足十二岁的赢玄仓促登基,而后立即从军出征。

    在荣宁二公的扶持下。南征北战,开疆拓土,收复万里河山。

    这般战功,便足以令亿兆生民臣服。

    天下谁人敢对其不敬?

    萨风等人身在戍边军中,更是对军中宣扬的太上皇之过往耳熟能详。

    什么百骑破万敌,什么以帝王之尊,却亲为先锋大将,于阵前阵斩敌酋等等。

    所以,太上皇在大秦军中的威望更高于民间。

    谁敢对太上皇不敬。萨风等人先就不愿了。

    贾环看着江春笑了笑,从怀中取出一块金牌,挂在手中提起,亮于众人面前,高声道:“太上皇御赐金牌在此,还不跪下?”

    江春闻言,如同喝粥喝出只蛆虫一般。可是看着贾环手里那块“如朕亲临”的金牌,他终究还是无可奈何的跪了下去。

    贾环见状冷笑了声,居高临下道:“还阻不阻了?”

    江春心中大怒,多少年没人敢这般跟他说话了。

    心道,你去搜就是,偌大个江园。就凭你这区区百十人也想搜完?

    做梦吧。

    更何况,那人又藏匿在那个地方,若无人指点,鬼神难寻。

    念及此,江春闷声道:“爵爷既然有太上皇金牌在身,想入园自然无不可。不过老夫丑话说在前面,若是搜出则罢。杀剐随你。可若搜不出……”

    贾环好笑道:“本爵搜不出的话,你待怎样?”

    “老夫必当进京,到太上皇面前与你见个高低!”

    江春怒气冲冲道。

    贾环点点头,道:“那你就等着吧,一会儿见高低……进园,搜!”

    “诺!”

    ……

    江园内,恍若仙境,因紧靠瘦西湖之故,夜幕时分,水汽蒸腾,弥漫过园。

    园内梅花吐蕊,奇石林立,小桥、流水、亭阁布局精巧。

    一干人入内后,竟不知该从何处下手去搜。

    甚至有些不忍心破坏园内的静谧之美。

    江园太大了,占地近百亩,别说搜了,就是逛一遍,这都不够用。

    就在贾环有些束手无策时,天涯上前一步,对贾环道:“爵爷,下官有法子找人。”

    贾环闻言一喜,恍然道:“对了,你是行踪百户,最擅长追踪。快说,你有何法子?”

    天涯在众人的注视下,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布兜,打开布兜后,竟然从兜内钻出一通体雪白的白鼠。

    白鼠钻出布兜后,眨着一双小眼睛,看了看周遭,打了个颤,然后亲昵的顺着天涯的胳膊爬上他肩头,“叽叽叽叽”叫唤起来。

    天涯见状,连忙柔声抚慰了起来,无非是“别怕他们不吃鼠”云云,然后又许以“重利”:二两胭脂米。

    最后,天涯终于和白鼠取得了一致意见,签订好了合约后,才抬头,对面色怪异的众人一笑,道:“成了。”

    贾环颇为感兴趣的看着他手心里的小白鼠,笑道:“我倒是听说过有人专门培养小猫儿小狗儿什么的用来追踪,养小白鼠很少见……不过,不管用什么,总要有被追踪那人的一些随身之物吧?不然怎么根据气味去追踪?”

    天涯看贾环的眼神一亮,笑道:“不想爵爷也是行家,没错,一般而言,是需要被追踪之人用过之物。但我的小白不同,它只需要这个。”

    说着,天涯伸出手展开,露出了手心之物。

    “咦?”

    ……

    ps:限免中,有票票木有(未完待续。)

    本来自hp:/bk/hl/31/31422/ne.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