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家宴,慈心
    “是林姐姐欺负了我的小吉祥?”

    贾环绷着脸,沉声道。

    林黛玉哼了声,道:“是我欺负的,你待怎样?”

    贾环沉着脸,在众人面面相觑间,一步步向前,走到林黛玉跟前。

    林黛玉眼睛似睁非睁,觑视着他。

    贾环却忽地一把抱住她,谄媚道:“林姐姐,你做的好!!小吉祥顽劣惯了,就该好好欺负她!”

    “噗!”

    周围神经绷紧的几个丫头无不喷笑出声,心里却海松了口气。

    史湘云和薛宝钗两人则抽了抽嘴角。

    以她两人的聪慧,纵然猜不透贾环的把戏,也能想到他绝不会将林黛玉怎样。

    小吉祥是他的宝没错,可林黛玉更是他的心头肉。

    林黛玉自己也是抿嘴一笑。

    唯有小吉祥,差点没绝倒在地,吐血而亡。

    皱着一双毛毛虫眉和小鼻子,龇出一双虎牙,握紧拳头道:“我和你们拼了!”

    说罢,朝那一对无良主子发起决死冲锋。

    香菱紧跟其后。

    “哈哈哈!”

    贾环一手抱住朝他拳打脚踢嘴咬的小吉祥,一手挡住香菱,忽地众人听到“哎哟”一声惨呼,贾环忙道:“香菱,你怎么来真的?”

    倒不是贾环惨呼,而是香菱……

    小吉祥虽然拳打脚踢,可都没用上劲道。

    然而香菱许是真以为贾环也在欺负小吉祥,顿时觉得暗无天日,要为小吉祥报仇,因此真真往贾环腿上踢了一脚。

    贾环身为武宗,身体何等坚韧,踢他腿上,和踢到铁柱子上都没区别。

    好在她虽然用力,却也没用那样大的力,否则非折了她的脚趾头不可。

    纵然如此,也疼的香菱眼泪花花。

    小吉祥见状赶紧蹲地上给她揉了揉,香菱倒也勇敢,一会儿功夫就忍着痛不哭了。

    一旁处,林黛玉已经把今日小吉祥听了赵姨娘的话来敬茶,和她三不着两的担忧告诉了贾环。

    临了,还特意对小吉祥道:“小吉祥,今儿原是我错怪你了,我给你道个恼。”

    史湘云在后面也补充了句:“我也错怪你了,也给你……还有香菱,道个恼。你俩小人儿有大量,原谅我这遭,改明去云来阁再请你俩吃锅子。”

    小吉祥一张脸早就笑成了花儿,咧嘴笑道:“好说好说,云儿奶奶……”

    “还和以前一样喊就是。”

    史湘云打断道。

    小吉祥连连点头,道:“云儿姐姐好说!改明儿我和香菱一定再去吃姐姐的锅子。”

    又对林黛玉挤眉弄眼道:“林姐姐,要不你将大宝儿和二宝儿借我耍半年?”

    大宝儿二宝儿,就是潇湘馆外竹林里的俩熊猫。

    小吉祥爱煞了它们。

    林黛玉没好气道:“休想!”

    小吉祥顿时蔫儿了。

    贾环笑着揉了揉她脑袋,道:“让你住林姐姐那里你还不去,猫熊只有在竹林里才过的快活。

    你林姐姐就算送你,你不也一样要在潇湘馆养着?”

    小吉祥“哦”了声,闷闷不乐道:“那我还是去潇湘馆看吧。”

    贾环见之,想了想,看了看庭院处还有半亩空地,便指着道:“那,明年春天,咱们在那里也栽种上几百棵竹子,等长起来,三爷就让人再送两只猫熊来给你耍,好不好?”

    “真的?”

    小吉祥闻言大喜,惊呼道。

    贾环呵呵笑道:“自然是真的。”

    小吉祥一张脸惊喜的涨红,一手拉着贾环,一手拉着香菱,又蹦又跳。

    贾环哈哈大笑,不过小吉祥确实长大了,知道不好喧宾夺主,虽然依旧压抑不住满面的喜色,可还是回过神道:“三爷,你快和两个新娘子去奶奶那里吧。奶奶使人做了好些好吃的,还把三姑娘也叫了回去,老爷也在,说要一家子吃顿团圆饭呢!

    这不,打发我和香菱来催来啦!”

    此言一出,林黛玉和史湘云都有些羞涩了。

    小媳妇进门和舅姑吃第一顿家宴,难免心里惶惶。

    薛宝钗却是连强装出的微笑都维持不了了……

    一家人吃一顿团圆饭,可是,却没叫她。

    那岂不是说,在赵姨娘那里,她不算一家人?

    心里真真觉得委屈,平日里,家里姊妹中,数她往东路院去的勤。

    燕窝人参不知送去了多少,可关键时刻,居然被人给忘了。

    若不是她心思坚韧大气,能沉得住,这会儿子非落下泪来不可。

    纵然如此,她的脸色也让人发觉了去。

    林黛玉和史湘云都忙给贾环使眼色。

    贾环又好笑又好气的看着小吉祥,道:“小吉祥,娘没让你喊别人?”

    薛宝钗闻言,眼睛一亮,顾不得其他,急看向小吉祥。

    她心里在祈祷,这又是小吉祥的恶作剧。

    可是……

    小吉祥却摇了摇头。

    薛宝钗心里顿时一凉,她相信,小吉祥绝不敢欺骗贾环的。

    眼睛实在忍不住酸楚,她强笑一声,道:“你们去吧,我……我先回园子去了。”转过身就落下泪来。

    却不知日后该怎么做人……

    贾环心里纳罕,赵姨娘真没叫薛宝钗?

    不能啊!

    寻日里,每次见面赵姨娘都会提到薛宝钗一次,夸她孝顺知礼。

    就算她一时疏忽忘了,贾政也不该忘,贾探春也不会忘。

    一手拉住薛宝钗,贾环正色看着小吉祥,道:“再不说实话,三爷生气了啊。”

    小吉祥闻言,打了个激灵,忙道:“三爷,我说的是真的哩!奶奶真没让我喊别人,不过……她专门让小鹊姐姐去了蘅芜苑,招呼宝钗姐姐和宝琴姐姐来……哎哟!”

    小吉祥见薛宝钗真落泪了,贾环也板起了脸,不敢再捣蛋,忙说出了实话。

    可还是被贾环一个瓜崩儿弹在脑门上:“小吉祥越发淘气了,还不快给宝姐姐道歉。”

    小吉祥可怜兮兮的眨巴着大眼睛,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张口就来:“宝姐姐,俺错了。”

    “噗嗤!”

    看她那副模样,林黛玉忍不住笑出声,拉她倒身前,道:“古灵精怪的,怪道环儿这般疼你。不过日后这种事却不好再顽笑,事关长辈呢,记住了吗?”

    小吉祥真老实了,连连点头。

    薛宝钗也背着人收拾好了面容,回头对贾环笑了笑,道:“不妨事。”又看了小吉祥一眼,对林黛玉道:“没事,她也没说谎。”

    正说着,就见小鹊急步走来,有些气喘吁吁,看到众人都在,笑道:“给三爷和诸位姑娘请安。没想着宝姑娘也在这里,奶奶嘱咐我,专门跑去蘅芜苑叫人哩。宝琴姑娘也先去了,我再到这来看看。”

    薛宝钗心里真舒坦爽了,从头上取下一根金钗,满面笑容道:“劳姐姐多跑了回冤枉路,前儿收拾妆奁时,看到这根钗就觉得极配姐姐,姐姐拿去戴吧。”

    还不许拒绝道:“你也知道,我素来不爱戴这些,白放在木盒里作什么?”

    小鹊真真尴尬的不知怎么好,直到贾环笑道:“收着吧,听我娘说,你好日子也快到了,就当我和宝姐姐送你的压箱礼。”

    小鹊只好福下谢过。

    林黛玉轻轻哼了声,道:“她惯会作这些事……咦,小吉祥,你看我作甚?”

    小吉祥一双大眼睛眨啊眨,浓眉往小鹊手中的金钗上比划。

    示意小鹊跑腿儿都有金钗,她也是跑腿的哩!

    林黛玉看的好气又好笑,道:“我没有!我可没一个有钱的娘家,我的钗儿要当了,给大宝儿二宝儿买竹子吃!”

    小吉祥登时大失所望,又看向史湘云。

    史湘云捏了捏她的脸蛋儿,笑道:“我也没有!我的钗儿要当了,请你吃锅子!”

    “哈哈哈!”

    ……

    “哎哟!都来啦!”

    赵姨娘挺着老大一个肚子,在屋里指挥着两个丫头摆放碟盘。

    看到贾环带着几个儿媳妇上门,一张脸笑成了花儿。

    贾环也不敢再玩儿煽情的,没有领着媳妇儿叩谢娘恩。

    因为怕赵姨娘太激动,提前生宝宝……

    不过,林黛玉和史湘云还是跪拜了番。

    虽然依旧称呼“姨娘”,但这也是赵姨娘要求的。

    在贾政前,她极遵守规矩。

    其实贾环知道,赵姨娘是不想贾政在贾母面前难做。

    不过贾环也不急于这一时,等给老太太养老送终后,谁还能再拦他?

    一家人,除了白荷在城南庄子,董明月在宁安堂西厢起不来床外,都坐这了。

    公孙羽也在。

    贾环还特意使人叫来的贾迎春和贾惜春。

    两人都无父无母,贾环让她俩随自己管贾政和赵姨娘喊爹娘。

    起初有些尴尬,但久了就习惯了。

    总之,热热闹闹的一大屋子人,有贾环和小吉祥两个不看重面皮的人在,想冷清都难。

    “你眉头上是怎么回事?”

    贾政端着架子,不大能融合到家人气氛中,但也不想太孤单,就找贾环问道。

    贾环正给林黛玉剥螃蟹,闻言后,随意答了句:“和皇帝干了架,不小心挨的……”

    “噗!”

    贾政一口酒没咽下,全喷出来了。

    满桌人也都怔怔的看着贾环。

    贾环笑道:“没事儿,就是陛下想让我出山做事,说什么贾环不出,奈苍生何?

    我觉得吧,天下苍生干我屁事?

    既然朝廷忌惮我,不给封王也不给升国公,还不让掌军带兵。

    就别求我其他的。”

    “然后呢?那位就打你,让你做事?凭什么?”

    贾政咬牙切齿道。

    除了那句“贾环不出,奈苍生何”这句屁话外,其他的,他还真信。

    贾政在朝廷里也是有几个知交旧友的,帮不上大忙,但通信还是可以的。

    所以他知道,朝廷又缺银子了。

    可是朝廷缺银子了,关贾家何事?关他儿子贾环何事?

    还动手打人?

    简直干他娘兮!!

    儒家门生贾政,这一刻怒火万丈。

    他自然不知道,贾环把他的侄媳妇,还是天家的金枝玉叶给藏到了道观里,隔三差五的去祸祸一回……

    若知道了,怕是要大义灭亲,清理门户了。

    贾环感受到贾政心里快要爆炸的怒火,忙笑道:“这倒不是,可能是我骂的太难听,陛下实在忍不了了,才把玉玺砸了过来。”

    “你……你骂陛下了?还……还骂的难听?”

    贾政瞠目结舌道。

    贾环撇撇嘴道:“跟陛下打交道,心里有不满,最好直接说出来。

    看在直白的份儿上,陛下虽说会大怒一场,但骂完也就完了。

    可要心怀怨望,那才是大祸……”

    一旁处,几个丫鬟川流不息的送上新菜,换下旧菜。

    偶尔有人,眼神闪动……

    贾环恍若不知,继续道:“后来我也听明白了,陛下许是真是为了保全我。当然,他也肯定不想看我继续在军中坐大。

    不过对我来说,也无所谓。

    又不真想造反,不让带兵就不带兵。

    我巴不得整日里在家受用呢。”

    “那你还出去做事不了?”

    贾政关心问道,一旁,赵姨娘大着肚子,还细心的伺候着贾政面前碟子里的食物。

    贾环见之,对贾政不满道:“爹,我娘老大个肚子,你还让她服侍你?你看我,林姐姐还没大肚子,我都一直帮她剥螃蟹。”

    贾政面色登时一红,恨恨的瞪了贾环一眼。

    在儿媳妇面前丢了脸面,让他极尴尬。

    林黛玉也羞容满面的在桌下恨恨踩了贾环一脚,抬不起头来。

    再不吃贾环剥的蟹肉了!

    “蛆心的孽障,再敢扯你娘的臊,当心老娘捶你!有和老爷说话的吗?”

    赵姨娘见贾政连饭都吃不下了,顿时变成护夫狂魔,朝贾环斥责道。

    旁人都不敢插话,小吉祥敢:“就是,三爷以前都是帮我剥的!”

    坐她一旁贾迎春忙拉住她,不要再火上添油,她给她剥。

    小吉祥小心的看了贾环一眼,看着盘中的蟹肉,对贾迎春笑道:“好姐姐,可不敢吃你的。我淘气一回,三爷顶多敲我脑壳一下。可我若得罪了姐姐,那我屁股就要开花啦!”

    林黛玉忍不住笑道:“总算找到你不敢得罪的人了。”

    说罢又忙住嘴,因为赵姨娘还在瞪贾环。

    贾环见赵姨娘在瞪他,撇了撇嘴,从桌上盘中捡了一根蜂蜜鸡翅,放她碗中,道:“来来来,吃根鸡翅消消火。

    你说你也是,新媳妇上门,你就发火,赶明儿几个媳妇都不孝顺你,看你往哪里哭。”

    “哎呀!”

    “胡说!”

    “怎么会……”

    贾环口舌花花不要紧,可苦了几个做儿媳妇的。

    林黛玉、史湘云、薛宝钗、薛宝琴还有公孙羽都忙不迭站起来,驳斥贾环谬论。

    小吉祥犹豫了会儿,也拉着香菱站起来滥竽充数……

    赵姨娘总算收了火气,忙对几个儿媳妇道:“你们放心,我不会听这孽障乱扯。我这几个儿媳妇,不知比儿子强几百倍!”

    林黛玉等人这才在赵姨娘的安抚下坐下。

    婆媳交往,绝对是人类史学上一大深奥的难题。

    贾政在贾环数次眼神提醒下,总算开口了:“好了,环哥儿也是为了孝顺你。他待你这生母,比我这个爹强的多。”

    赵姨娘骂归骂,可还是要为儿子说话,忙道:“老爷,环儿就是顽皮淘气,他也极孝顺老爷呢!”

    贾政闻言笑了笑,道:“我知道,他是个好孩子。行了,别辜负他一片孝心,你别光顾着我了,自己也多吃些,也是双身子的人……”

    赵姨娘闻言,有些浮肿的脸上多了抹红晕,看起来极幸福的抿嘴一笑,轻声道:“多谢老爷……”

    “哎哟喂!”

    贾环忽然捂住眼,怪声道:“你们行不行啊,这儿子儿媳都还在呢……哎哟!”

    却是一根筷子插在了发梢,另一根砸在了脑门上,贾政正在劝暴怒的赵姨娘消气。

    一旁处,一桌子姑娘差点没把肚子里的肠子笑抽筋。

    桌子下,林黛玉握着贾环胳膊的手,就抖啊抖啊抖……

    ……

    西路院,荣庆堂内。

    贾母等人也在用饭,虽然热闹不过东路院那一桌,却也不冷清。

    贾母与薛姨妈坐一块儿,王熙凤、李纨、贾宝玉还有金钏也来了。

    因为人不多,所以就没让王熙凤、李纨立规矩伺候,都入了座。

    贾母笑道:“今儿环哥儿他们可热闹了。”

    薛姨妈笑道:“可不是,之前姨娘跟前的丫鬟,还专门跑去蘅芜苑寻宝丫头。说是那边一家子吃顿饭……”

    贾母闻言,淡淡笑了声,对王熙凤道:“大姐儿近来还好?”

    王熙凤忙道:“好着呢,本来这两天有些不好好喝奶,让幼娘帮忙看了看,在额前抹了一抹子药水儿就好了。

    说起来,真真是福气。

    家里能有这样一个女神医,比那些太医还靠谱。”

    贾母笑着点点头,道:“都是环哥儿的福气,我前两天夜里不大能睡,也是幼娘看好了的……

    我送了她好些好东西,你可不能小气。”

    王熙凤哈哈笑道:“老祖宗尽放心就是,孙女也不是小气的人。”

    贾母笑着应了,目光最后落在贾宝玉身上,道:“你比环哥儿还大两岁,他都成亲了,你的亲事,也该算计算计了。

    环哥儿同我说,甄家二姑娘是极好的,温柔大方,人又知礼,不猖狂。

    我同甄家四姑娘说过话,她也极赞她那姐姐。

    等成亲后,你要好好过。

    最近和金钏,还闹别扭不?”

    贾宝玉垂着头,答道:“不曾。”

    金钏忙起身道:“回老太太的话,我们爷极好的,待我也极好。”

    贾母闻言,看着金钏有些清瘦的面容,心里轻轻一叹,面上笑道:“坐吧,丫头,都是一家人,坐下说。”

    金钏忙又福了福,谢过后坐下。

    贾母则对依旧垂着头的贾宝玉道:“宝玉啊,这面上,你要跟你三弟好生学学。自己的婆娘,自己要疼着!

    你瞧瞧你三弟,屋里几个人了?可哪一个也没见他冷落下,没一个说他不好的,都诚心实意。

    为什么?因为环哥儿对她们也是真心真意的好!

    你也大了,屋里人也收了两个了,可……

    老祖宗越发老了,还不知能再疼你几年。

    等老祖宗去了,你屋里人,才会真心实意的疼你。

    所以,你也要好生待她们。

    你记住了吗?”

    看贾宝玉还是在点头,一旁的王熙凤叹息了声。

    她知道,贾母是受到了那边热热闹闹,红红火火的刺激。

    她在时,贾宝玉还有人护着,疼着。

    等她不再了,这个时候,谁还会再这样护着他,疼着他?

    别人不说,王熙凤自己肯定是要去凑个热闹,不会守着贾宝玉。

    只可惜……

    贾宝玉未必能理解贾母这番慈心。

    ……

    ps:求订阅啊求订阅。怎地爆发期间,订阅涨的反而没一天一更时快,不科学啊!求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