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好哥哥
    虽然依旧听不懂贾环在说什么,可是没关系。

    没听他说,连皇帝老子和亲王宰相也不懂吗?

    最重要的是,贾环说,他不会下乘的去起兵造反。

    那就更好了。

    能不冒着满门抄斩的罪名去做事,自然是最好的。

    公孙羽笑容都甜了几分,也纵容贾环一只手不老实的往胸怀里钻……

    临到荣国府二门时,公孙羽小声问道:“爷,要不要先回药室,给您上点药水。

    小吉祥老爱蹦跳,磕着碰着常有的事,我就备了好些伤药。

    涂抹了,揉揉就能散了淤。”

    贾环想了想,道:“等晚上吧……嘿,这两日没去你那里了,想爷了没?”

    公孙羽俏脸登时晕红,眼波流转间尽是水意,轻轻的点了点头,鼻音媚了声:“想爷了……”

    贾环闻言,陷入了矛盾中:“要不,咱们先回药室一趟?”

    “噗嗤!”

    公孙羽轻轻白了贾环一眼,又替他理了理衣衫,顺便将某处翘起按下……

    柔声道:“爷才大婚,当多陪陪两位奶奶才是。再者,娘的产期就在这两天了,我得日夜守在这里。娘的岁数不老但也不年轻了,不敢马虎了去。”

    “啥也贤良淑德?”

    “啥也贤妻良母?”

    “啥叫家有仙妻?”

    “啥叫……”

    贾环一连串的好话不要钱似得往外丢,公孙羽虽明知是花言巧语,可还是被甜的眼睛眯成了月牙。

    到最后,不得不用轻轻一个吻结束了贾环的马屁。

    她害怕再听下去,真忍不住和贾环先回一趟药室,她都有些醉了……

    ……

    与公孙羽分别后,贾环就直接去了大观楼偏殿,含芳阁。

    总要给人一个说法不是。

    唉……

    “呀!三哥哥来了?”

    甄玉嬛的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兴许,她以为贾环能帮她解决难题……

    正与丫鬟在庭院中收拾那一株秋菊,看到贾环到来后,满面喜色的迎了上来。

    贾环强笑了声,点点头,道:“四妹妹,我来瞧瞧你,你还好吧?”

    干巴巴的问候,其实早上才见过……

    甄玉嬛何等聪明之人,怎会看不出不妥?

    又看到贾环眉角处的淤青,心里登时一沉。

    这天下,能让贾环眉角泛起淤青的人,有几人?

    该不是……

    她敛起了面上的笑容,看着贾环道:“三哥哥,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贾环干笑了声,道:“不碍事,走路时没看路,碰柱子上了。”

    甄玉嬛叹息一声,走近了两步,道:“三哥哥,你何苦再瞒着妹妹?”

    贾环满脸愧色,道:“自我穿……自我明事以来,从未做有愧于人之事。唯独今日……”

    甄玉嬛见贾环面容微微狰狞,满面自责,心中不忍,又近前一步,轻轻扶住贾环的胳膊,道:“三哥哥,这不是你的错哩。

    太祖母当日,不就是让你护着我入宫?

    最多保护妹妹入宫后不被人欺了去就是,并非是不让我入宫呢。”

    贾环摇头道:“人又怎能自欺欺人?奉圣夫人若是知今日之格局,断不会让妹妹再嫁入宫中,如今那不是个好去处了。

    只是……”

    甄玉嬛没有想这些,她心里早就认命了,要入宫中。

    贾环虽说过能帮她,可甄玉嬛也清楚,贾环不可能帮甄家还了那几百万两的亏空,更没法子让甄家再造辉煌。

    只有她入宫后……

    甄玉嬛不愿想那些,只是看着贾环眉尖的淤青,让他那张俊秀的脸,显得有些狼狈,轻声道:“三哥哥,是谁伤的你?是陛下吧……”

    贾环知道这个四妹妹心思灵透,所以也没再瞒她,轻松笑道:“不碍事!要不是看他老胳膊老腿,我不忍伤他,十个他加起来都不够我一拳……

    诶,四妹妹,你哭什么?当真不碍事。”

    甄玉嬛眼泪和断线的珠子般,扑簌落下。她抿了抿嘴,道:“三哥哥,你这又是何苦来哉?”

    贾环强笑了声,道:“还是有效果的,我和陛下大吵了架,又动了手……总算说服他,不再让你进宫。

    可谁知道……

    昏睡了几个月的太后,忽然醒来了。

    还说是太上皇将她唤醒,让她问问,东宫何时大婚?

    如此一来……

    不过四妹妹你别急,我再想想办法。

    总有法子的……”

    “不要!”

    甄玉嬛本就听的心惊胆战,再听贾环还想再寻法子,一边感动的落泪,一边急道:“三哥哥,事已至此,就不要再为妹妹冒险了。

    三哥哥并不是一个人,身后还有一大家子人都靠三哥哥庇护。

    你若出了事……莫说贾家人,就是妹妹,也心中难安。

    本就与天家订好的亲事,也不好因为东宫落难了,就悔了亲。

    三哥哥,妹妹认命了,是妹妹的命不好。

    真的,你就不要再为我劳心了。

    日后,妹妹还指着三哥哥,做妹妹的娘家哥哥呢……”

    贾环看着甄玉嬛朦胧泪眼,强笑了声,道:“那是自然,虽说咱俩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你还是真嬛,我是假环。

    可我总比你大几个时辰吧?

    不是你哥哥,又是什么?

    你可别指望我叫你姐姐!”

    “噗嗤!”

    甄玉嬛破涕为笑,道:“你是我哥哥呢,好哥哥。”

    说着,轻轻抚了抚贾环眉尖的青淤……

    ……

    “环郎!”

    从含芳阁出来后,过了竹桥,贾环就遇到了董明月。

    董明月想是已经得知了太后醒来的消息,宫里虽然经过隆正帝辣手清洗,可哪里又真能洗的干净?

    随着时间的变迁,里面的眼线只会越来越多。

    不过,当董明月看到贾环眉角的伤时,整个人顿时变得煞气凛凛。

    贾环忙拉住她,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咱家在半山上藏的那人的后遗症。”

    董明月闻言一怔,就明白过来,奇道:“好端端的,那位怎么又提起秦氏的事了?”

    贾环干笑了声,道:“昨儿那老不要脸的不是老盯着甄家四妹妹看吗?

    今儿我进宫去,借机会和他大吵了一架,就骂他不要脸,老扒灰。

    谁知,他却恁地无耻,把当年早就了账的事又重新提出来……

    咳咳。你也知道,论起来,可卿还是他亲侄女儿。

    被我……咳咳了,让他揍一下就揍一下吧。

    他说,天家的颜面被我踩在地上脏完了,也不算有错,嘿嘿。”

    董明月没好气的看着贾环,道:“你还有脸子说……”

    不过也就这样抱怨一句,又问道:“那甄家那位,还用不用进宫了?”

    贾环闻言,郁闷道:“本来是说好了,我好生操办银行之事,解了朝廷之难,甄家妹妹也不用再进宫了。

    那位虽然有些心动,但他不是急色之人,更不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情种,便答应了。

    可谁知道,慈宁宫的那位,好死不死,偏在这个时候醒过来,还说什么太上皇托梦,问赢历何时成亲?

    他娘的!

    这不是扯淡吗?”

    董明月闻言一怔,随即就断定:“这件事和咸福宫那位一定拖不了干系。”

    贾环气道:“我也知道,定是赢历那孙子的手段,还真是小瞧了他,赵师道和中车府都没发现哪里出了岔子……

    杏儿手里有一支人手,叫梅花内卫,是当初太上皇还在时,她组建的。

    不过她同我说过,她的梅花内卫,比起赢历的青龙密卫,却远远不如。

    因为赢历的青龙密卫是太上皇支持组建的,里面有好些好手。

    我原不当回事,可现在看来,还真大意不得。”

    董明月闻言,却轻轻摇摇头,道:“我总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所谓密卫,就一定要暗中行事。

    咸福宫那位处境本就堪忧,手里能用人手总是不如大明宫那位,有限的紧。

    他不应该将人手现在就用出。

    一旦用出了,就一定会被查出来,总有蛛丝马迹可寻。”

    贾环道:“兴许赢历以为,现在就是极关键的时候了。若不赶紧给他自己加一层保险,时间长了,他就真的从人们视野中淡化,到那个时候,想废了他,不过是一道旨意的事。”

    董明月点点头,道:“也许吧……不过环郎,甄家小姐的事该怎么办?真让她嫁入咸福宫?”

    贾环闻言面色微微一变,想了想,道:“有些话我不好说,月儿你抽空去给四妹妹说,就说,等她入了宫后,就找皇后禀明,因奉圣夫人薨逝,她身为重孙女,虽不能在宫内戴孝,可还是想吃素斋一年,求皇后成全。

    想来,皇后一定会准其孝心的。”

    董明月闻言,眼睛一亮,不过随即又变得古怪起来,盯着贾环道:“环郎,你该不会又起心思了吧?”

    贾环闻言,干笑了声,道:“哪儿能呢?我贾老三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月儿你还不知道吗?”说着,用肩头撞了下董明月。

    没撞动……

    论武功,董明月比他高明多了……

    董明月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我自然知道环郎是什么样的人,半山太真观里那位,也是皇亲呢。”

    贾环打了个哈哈,正色道:“天地良心,我真没这个心。我若真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别说太上皇托梦,就是太上皇从棺材里爬出来,也别想从我身边带走。

    大不了小爷我起兵造反,带上全家和女人跑西域去!

    那妮子……可能心里稍微有些意动,但也谈不上爱恨情仇……

    总之,月儿你想多了。”

    董明月看着贾环,看了一小会儿后,哼哼了声,道:“到底会如何,谁知道呢……”

    贾环轻轻抹了下脑门,然后果断转移话题,道:“对了明月,索兄那里如何了?”

    董明月正色道:“索先生和卿眉意这些日子来,一直在暗中调查都中的各大钱庄银号。昨天听卿眉意,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

    都中十大钱庄背后的人,差不多都查清楚了。

    而且和环郎推测的一般,没一家干净的。

    放印子钱,背后不知有多少人家家破人亡,平康坊的妓家里,每年至少有数百人都来自还不起印子钱的人家。”

    贾环闻言,冷笑了声,道:“这就是原始资本的血腥之处,没关系,等爷我度完蜜月,好生给他们介绍介绍,什么是国家专.政的力量!”

    董明月闻言,有些犹豫道:“环郎,我听卿眉意说,那些钱庄背后,多有王府的势力,甚至,还有白太后的父亲。”

    贾环笑道:“后台差一点的,谁敢做这营生?不过没关系,我会同那些人去讲道理的。”

    “他们要是不讲道理呢?”

    董明月担忧道。

    贾环哈哈一笑,道:“那我就同他们讲王法!”

    说罢,不想再让董明月担忧,眼神瞬间邪魅,低声道:“月儿,昨晚睡的好么?”

    董明月闻言,登时将外面的事忘却,没好气的瞪了贾环一眼,道:“好,好的不得了!”

    贾环嘿嘿笑道:“我可睡的不大好,哎呀,不抱着月儿香喷喷软绵绵的身子,我都睡不踏实。

    这会儿还早,月儿你就可怜可怜相公我,带我去你屋里歇息歇息,好不好?”

    董明月闻言,一张脸肉眼可见的变的通红,想拒绝,却真真又舍不得。

    昨夜,她也一宿没睡好呢……

    犹豫了下,堂堂女武神弱弱的道:“就……就睡觉……”

    贾环向红太阳保证:“就睡觉!”

    董明月脸越红了,道:“那……那好吧。”

    说罢,也不理贾环,转身往宁安堂西厢走去。

    等听到背后贾环嘎嘎的得意坏笑声,走的就愈快了。

    ……

    待贾环从西厢神清气爽的出来时,红太阳已经落山,晚霞漫天。

    讲真,虽然和园子里的姊妹们在一起时,能享受到别样的风韵。

    可真正能尽兴的,只有与董明月一起时。

    因为董明月女武神的身子,扛得住他暴力的冲击……

    关键是,还能舒展开无尽的姿势!

    当然,也不是说其她人不好,各有各的妙处,此处不便多谈,究竟是何等妙处,诸位看官待完本后再见分晓……

    ……

    “小吉祥,干吗呢?”

    贾环正从抄手游廊中往正堂走,却看到正堂外壁窗下,小吉祥带着香菱,一起趴在那里听墙角。

    听到后面声音,小吉祥差点没跳起来,转过头,却一脸惊喜的看着贾环,道:“三爷回来啦!”

    贾环奇道:“你在外面做什么?听墙角也不到时候啊……”

    小吉祥红着小脸,嘿嘿笑了两声,道:“我瞧三爷什么时候回来,然后一起去奶奶那里!”

    贾环今晚会带林黛玉和史湘云去赵姨娘那里。

    因为名义上,赵姨娘和贾环已经谈不上什么关系了。

    所以无法正式去拜礼。

    真正回门儿给贾母见礼,是后天的事。

    小吉祥也知道这点,所以来探信儿。

    贾环却愈发奇了,道:“那你不在这等啊,怎么不到里面去?”

    小吉祥又嘿嘿了两声,眼珠子转了转,正想说什么,身后的香菱却忽然道:“里头奶奶欺负姐姐……”

    “香菱!”

    小吉祥脸色一变,忙喝了声。

    香菱委屈的噘嘴,不敢言语了。

    贾环脸上笑容一敛,眉尖挑起,看着小吉祥,道:“有人欺负你?不能吧,谁啊,谁敢欺负我的小吉祥?”

    “是我,我欺负的她!”

    许是听到外面动静了,堂内林黛玉、史湘云、薛宝钗并几个丫鬟一起出来。

    林黛玉肃面应道。

    ……

    ps: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