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杀!!
    “你是你是那个行脚商人?”

    魔皇姬无夜身形一震,语气惊疑的问道。

    乌远没有理会他的问题,而是凝神看向他斗篷下的阴影处,眉头皱起,缓缓道:“你居然已经控制不住体内劲力,被自己的内劲反噬成了这般模样?这种情况下,你不赶紧找个密室安心调养,还敢出来胡作非为?”

    若是方才董明月的话,明教众人还只是将信将疑,此刻乌远之言一出,众人哪里还会有怀疑的?

    原来,魔皇当真已经走火入魔了。

    气氛陡然变得怪异起来。

    明教被江湖中人冠以魔教之名,就是因为明教教众多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所谓之目的,其实无非是名利二字。

    而对于明教中人来说,还有什么名利,要高于教主之位呢?

    魔教中人,谁不想做新一代的魔皇?

    “嘎嘎嘎!”

    魔皇丝毫不在意身后的异动,他直视着乌远,怪笑道:“好眼力!不错,本皇内劲的确出现了点小问题,但,还远不至于反噬不可控。

    你与其在这里担心本皇,倒不如担心你自己。董千海号称天下第一武宗,最后还不是栽在了黑冰台那条老狗和四条小狗的围攻下?

    本皇倒是好奇,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往我圣教布下的天罗地网里来钻?

    嘎嘎嘎!看在当年相救的份上,本皇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若就此离去,本皇可既往不咎,饶你一条生路。

    否则的话,董千海前鉴不远,本皇望你不要自误。”

    此番言论一出,明教教众无不惊奇。

    这还是那个心性诡异无常,喜怒随心,动辄杀人的魔皇吗?

    这么体贴。这么周到,这么通人性

    当然,聪明人再一联想方才董明月和乌远所言之事,心中对魔皇内劲有异。就彻底相信了。

    这样一来,魔皇的表现也就说得通了?

    乌远闻言后,只轻轻摇了摇头,道:“董千海颇为可惜,他是中毒在前。遭受围攻在后。但即使如此,他还是为其女杀出了一条生路。若董千海没有中毒,黑冰台的人能做的只有监控。

    倒不是杀不了他,只是代价太大。想杀一董千海,若调集大兵,动静太大,董千海自然会提前离去。

    若不调集大兵,单凭黑冰台的力量呵呵,杀一个董千海,怕是。大半个黑冰台都要折损掉。

    拼着身死,为后来人立下大功,这样的事,黑冰台主人不会做,黑冰台的千户亦不会做。”

    黑冰台的人不会做,明教的人难道就会做了吗?

    “嘎嘎嘎!”

    魔皇突然夸张的笑了起来,只是可能太过激动,斗篷有些松弛了,阴影散去,周围人第一次目睹了他的真容。

    一张干瘪的骷髅脸。颧骨凸出,两腮深深的凹了下去,尽是青紫之色,一双眼睛鬼火一般的镶嵌在同样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眶内。额骨上的皮肤甚至已经皲裂

    恐怖如斯。

    许是现了周围人的异样,魔皇刺耳的笑声戛然而止,斗篷也瞬间恢复了原样,他又笼罩在了一片阴影中。

    “果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三言两语间就想挑动我教众军心。只是,你问问他们。本皇让他们出手,哪个敢不出力?

    谁敢给本皇出工不出力,本皇当场就击毙他!”

    尖声说罢,魔皇一双森寒鬼眼扫过了明教教众,尤其是在三大护法法王的脸上顿了顿。

    众人被他看的不自在,连连低头躬身表忠心。

    当然,具体他们心里如何想,就谁也不得而知了。

    而后,魔皇得意的看向乌远,道:“本皇最后再给你混账!”

    乌远没等魔皇再啰嗦完,手中铁剑陡然出鞘,飞身如电,扑向了魔皇。

    魔皇见状惊怒交加,怒喝一声后,便连连闪躲起来,竟不敢抵抗

    董明月说的其实没错,乌远说的更没错。

    魔皇在武道一途,堪称绝世奇才。

    自创顶级武学阴阳劲,体内有一阴一阳两种劲道。

    不仅攻伐无双,诡异绝伦,更是无双的护体神功。

    任何内劲攻击,都要经过阴阳两劲的消磨后才能靠近他,然而那时的内劲,已然被消耗的差不多了。

    凭借着阴阳劲,魔皇不仅成就了江湖上的赫赫威名,更荣登了魔教教主的宝座。

    一身武功,臻至化境,神鬼辟易。

    只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阴阳二劲,乃世间截然相反的两种劲力。

    如同水火,势不相容。

    在前期,魔皇尚能驾驭的住这两种劲道,让两者相安无事。

    可随着功力愈深厚,这种驾驭也就愈艰难。

    因为魔皇乃男儿身,天生阳气更甚,为了平衡阴阳,到了后期,魔皇甚至选择了自宫

    这也是他声音如此尖锐怪异的原因所在。

    可是,自宫虽保得一时平安,却难保一世平安。

    阴阳二劲的冲突愈剧烈了,魔教鬼医断言,除非得到白莲教那部锻体神功白莲金身经,藉以塑造不坏金身,方能抵抗的住这股冲突,否则的话,魔皇必然会在万般折磨痛苦中死去,时限为五年

    原本魔皇已经绝望,他自知极强时都难以斗过董千海,又遑论现在?

    可天无绝人之路,董千海居然被黑冰台给抓了!

    这为魔皇带来了一线希望。

    而后,又借着董明月仓促招安的乱子,一举灭了白莲教大部分精锐。

    还没怎么花费力气和代价。

    很顺利,非常顺利。

    然而,就在他想抓住董明月,动用诸般酷刑,逼出白莲金身经的时候,却出了岔子,还是大岔子。

    若是体内劲力没有失控前,魔皇绝不介意和同级别武宗干一场。

    可是现在。他真的不敢。

    因为武宗级别的比斗,尤其是生死相争,所动用的力量,绝非是和武宗之下的高手。哪怕是钟志彪那样的大高手交手可相提并论的。

    魔皇了解自身的情况,只要和这个鬼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武宗过招,无论输赢,之后他都必死无疑。

    哪怕侥幸不死,也会成为废人。

    他还不能死。所以

    “给我拦住他,杀了他,杀了他”

    怪叫着,魔皇的身影围着院落鬼魅般的绕了两圈,而后在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眼神中,逃了

    这一刻,即使再愚钝的人,都知道魔皇确实出了问题。

    既然如此,他们更不会选择去和一个武宗级的大高手去拼命了。

    一个个纷纷朝院落外逃去,只是冲到最前面的几个明教教众甫一出门。众人就听到了一阵渗人的声音。

    “咻!”

    “咻咻咻!”

    “啊!”

    一声声惨叫响起,冲出去的人又倒飞了来。

    几乎人人身上都挂有箭伤。

    “外面被包围了,是官狗子!”

    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金刀霸王古战天手持一把金刀,厉喝道。

    “是你们!”

    青玉箫王卿眉意忽地头,看向抱剑而立的乌远,怒道:“你们居然勾结官狗?你们就不怕江湖人耻笑?”

    乌远淡淡的道:“我本非江湖人。”

    “你”

    卿眉意闻言大怒,刚想再骂,却被身旁的白衣剑王谢峰拦住,谢峰一身白衣士子打扮。腰悬宝剑,左手持扇,他对乌远拱手一礼,而后道:“这位先生。事已至此,我教教也已离去。我等又何必再拼个你死我活,徒增伤亡?我教教主即将有事,我等教众也会远离中土。既然如此,先生何妨放我等离去?”

    乌远闻言,看了眼身后昏迷不醒的董明月。淡淡的道:“若她无事,你所言未必没有道理。只可惜而且,这件事也不是我能做主的。”

    “先生说笑了,以先生武宗级身手,若还不能做主,谁还能做”

    “哗哗哗!”

    白衣剑王谢峰话未说完,一阵沉重的步伐和盔甲摩擦声从门口传来。

    “啊!”

    “啊啊!”

    凡是挡在队伍前方的人,无不被队伍中强弩射出的重箭击毙。

    有大怒之下飞身上前的,可迎接他们的是,却是一杆杆刺出的秦戟。

    武功高强的武人一剑挥下,可斩断一杆秦戟,可斩断两杆秦戟,可斩断三杆秦戟,却斩不断十杆秦戟。

    凌空之上,被数杆秦戟刺穿胸腹而亡。

    兵卒进院落后,将院中惊疑不定的数十人团团围住,持戟相向。

    而后,一个面色铁青的人影,才在数人的陪伴下,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只是,此人并未理会面色惊悸的明教教众,而是走向了哑婆婆搀扶的董明月。

    看着董明月左脸上血肉模糊的样子,看着她紧闭双目,人事不省的样子,贾环双拳紧握。

    眼中的怒火滔天!

    “原来是名震都中的荣国子孙,失礼,实在是失礼实不相瞒,虽然有辱先祖名讳,但在下祖父,当年亦是荣国麾下一”

    “杀。”

    “嗯?”

    白衣剑王谢峰攀交情的话未说完,就听贾环再次暴喝一声:“都聋了吗?给我杀,杀,杀!!!”

    “杀!!”

    数十持大秦戟老兵,同时爆喝一声,而后平戟向前,用力刺下。

    “杀!!”

    明教教众见事不可为,便不再存侥幸之心,各自施展出十八般武艺,厮杀起来。

    乌远和韩家兄弟,也不再留手,纷纷出手。明教教众军心已乱,仓促之下哪里又是久经战阵的戍边老兵的对手?更何况还有一武宗级的强高手在侧下手

    偶尔有借机凌空而起,想从院墙上飞出逃走者,还未跃出墙头,就被外面不知何处的强弓射出的利箭给射中了身躯,栽落下来。

    冤死了

    (未完待续。)

    ps:有票票木有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