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老兵
    “官爷,您让我们现在去平乱没问题,可您总得先发点开拔银子?还有,交战前给刀开封的开封银子怎么办?弟兄们既然跟官爷您出去作战,再万一有个好歹,这烧埋银子又怎么算?这都得提前说清楚?我们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跟您去了……”

    “就是……”

    “对,这话得先讲清楚喽,不然的话,咱们死了可怎么办?”

    “着啊,谁背后没个妻儿老小的?银子没着落,爷们儿可不伺候,就是打死也不干!”

    看着下面哄哄闹闹的一群歪瓜裂枣们,贾环真心后悔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他还不如干脆就带着身边几个人直接去就好了。

    可是,他也明白,若不提调大兵,就他们几人,除了乌远外,其他人在那些江湖高手面前,全都是送菜的货色。

    强弓劲弩的确能够克制武人高手,可那有一个前提,就是要形成规模。

    必须得是大量的弓弩箭矢密集攻击,才能射杀大高手。

    就只靠贾环那十个亲兵,完全不是对手。

    所以,他能做的,只有前往扬州兵备大营调兵。

    可是他没有想到,扬州兵备大营里,居然都是这些货色……

    “环哥儿,看那边。”

    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就在贾环失望透顶准备离开时,韩让靠了过来,扬了扬下巴,低声道。

    贾环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只见校场左侧角落里,一支百人队,非常没有存在感的静静的站在那里。

    他们身上的兵服也明显与其他懒散站队的兵服不同,旧的多,也脏的多。

    他们也沉默的多。

    “每年都有戍边老兵退役,可这些人除了打仗杀人外,什么都不会做。朝廷也不放心将他们随意放走,若被有心人召集起来……

    为了安置他们,很多时候都会将他们转为大秦腹地大城的守备兵。越是战功勋著的老兵,分到的地方就越好。

    能分到扬州的,想来一定是战功过人的老兵。你看他们身上缝缝补补的兵服上的黑色污渍了吗?那八成都是血渍。

    陈旧的血渍干涸后,就是那种颜色。”

    韩让眼睛放光的看着那队百人队,有些兴奋的对贾环说道。

    贾环闻言后,心中一震,然后直接从点将台上跳下,朝那队人走去。

    走近之后,方看清那队兵卒的真面目,心头顿时又是一震。

    可怖。

    每个人的脸上,都有数道伤疤。

    有的缺耳,有的缺目,有的缺鼻,有的被火烧的面目全非,还有的,则是一脸的流脓冻疮。

    只有为首的那个年轻人或许稍微正常些,刚毅的脸上,只有一条从左眉梢斜划到右耳根的刀疤……

    “你叫什么名字?”

    “萨风。”

    “满萨还是回萨?”

    “汉萨,雁门萨。”

    “可有胆敢跟本爵去平叛?”

    “敢。”

    “有何条件?”

    “无……有,我们想去作战,不愿在这里混吃等死。”

    “好,本爵答应你。”

    “你是……”

    “某乃荣国子孙、宁国传人,蒙太上皇恩典,今特袭宁国府一等子爵,贾环是也。时间紧急,闲话不多说,让你们兄弟带齐强弓劲弩,随本爵去平叛,待平叛完毕后,我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

    “诺!!”

    ……

    “废物。”

    看着地上血和肠子流了一地,死的不能再死的紫竹山王寇成峰,魔皇咬牙切齿的骂道。

    不容他不恼,任何一个七品以上的大高手,对于江湖上任何一个教派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宝,放在江湖上,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最重要的是,为了培养出一个七品以上的大高手,不知要花费多大的代价,只花掉的银子,堆起来都能砌成一座小山……

    结果,就这样冤枉的死了。

    这让魔皇岂能不怒?

    围杀白莲教高手时死伤都没多少,就是死,也没死七品以上的大高手。

    可硬骨头都啃完了,却又折了个护教法王!

    魔皇呼吸声很怪异,如同毒蛇一般,发出“嘶嘶”声,他头忽然一转,看向了正为杜汴之死感到悲痛万分的齐琔和董明月。

    笼罩在斗篷阴影下的脸依旧模糊不清,但一双散发着幽森寒光的眼睛,是那样的可怖。

    他嘎嘎尖笑道:“不愧是白莲妖教,临覆灭时,还能害我圣教失一大高手。本皇倒想再看看,你们两个余孽,是不是还能再来一次!”

    齐琔已经虚弱到极致,连站都站不稳了,他强撑着身体,挡在董明月身前,道:“魔皇,要杀,你尽管杀便是。你也不过是个缩头乌龟罢了。

    我……我教主在时,你连乌龟.头都不敢露出来,被我教主打的如同,如同落水狗一般,狼狈而逃。你……你趁我教主不在时,勾结钟志彪这个卑贱蠢货,呵,呵呵,你会有报应的。你很快就有报应的,我在下面看着你,看你的乌龟.头是怎么被砍掉的!”

    “那你就去死!”

    魔皇张开干枯的手掌对着齐琔,怪叫一声后,齐琔竟难以自持,飞向了魔皇,脖颈处落入了他掌心,而后众人只听“咔”的一声,齐琔脖颈断裂,头颅飞出。

    “哼!”

    随手将齐琔的无头尸体抛出后,魔皇将目光看向了最后一人,董明月。

    他怪笑一声,尖声道:“白莲圣姑,好侄女儿,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说罢,见董明月理也不理他,就继续道:“只要你将白莲教的《白莲金身经》交出来,本皇就饶你一命。你放心,本皇金口玉言,言出法随,绝不诓你。”

    听到魔皇口中的《白莲金身经》时,在场明教诸多高手,无不眼神大亮,贪婪之色怎么掩都掩饰不住。

    对于这部盛传于江湖的天下第一武学圣典,但凡从武之人,就无一人不渴望能够得到。

    只可惜,它却在天下第一武宗董千海的手中。

    不知多少人因为想打这部功法的主意,最后反而死在董千海的手中。

    上一回,魔皇不也是因为如此,才差点命陨于董千海手中的?

    董明月终于有反应了,虽然眼帘依旧低垂,谁也看不见她的眼神,但她却轻轻一笑,道:“我听我爹说,你之所以打《白莲金身经》的主意,是因为你自身修习的《阴阳劲》出了大岔子。

    你自创的《阴阳劲》虽然妙用无方,威力绝伦,但是,你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体内阴阳二劲的剧烈冲突和碰撞。

    尤其是每日的子卯二时,必然痛苦难当,如遭鲽刑。

    若无我教这世上第一锻体神功《白莲金身经》固体塑筋,用不了多久,你的身体就会自.爆而亡。

    看来,这件事果然是真的。”

    董明月的话,如同惊雷一般响彻在明教众人脑中。

    魔皇练功出了岔子,快不行了?

    快不行了?

    暗地里,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忽地就诡异了起来。

    “嘎嘎嘎!好,好!不愧是白莲妖教!”

    魔皇尖声大笑起来,道:“怪道历代江湖人士,都传白莲教乃心宗妖教,也只有你们白莲教,动辄就能蛊惑上百万的教众,甘愿替你们送死。了不起,了不起!

    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能挑起我明教教众的心魔。佩服,实在是佩服!

    也罢,既然你一心求死,本皇就成全于你。再留你下去,怕是我明教教心大乱!”

    说着,魔皇的手再次缓缓伸起,对准了董明月。

    一股暗劲汹涌而出,吸的董明月站立不稳,眼看就要步齐琔后尘,就在这时,一把平凡无奇的铁剑,忽地破空而来,直直的射向了魔皇。

    魔皇大惊!

    所谓高手过招,一招就知对方水准高低。

    这把铁剑内蕴含的恐怖劲力,绝对非同小可,是和魔皇自身一个等级的。

    武宗!!

    江湖上有名有姓的武宗魔皇都知道,他们的成名兵器也都知晓了解。

    但,从未见过用铁剑的武宗。

    而且还有这般杀气,煞气!

    “什么人?”

    魔皇尖叫一声,顾不得再杀董明月,而是身形一闪,身影一分为二,各自跃向两侧,以避铁剑之锋。

    两道人影从院外飞入,径自扑向摇摇欲坠的董明月。

    “啊!啊呀唔啊啊……”

    一阵模糊不清,谁也听不明白的叫喊声,从其中一位老婆婆口中发出,她搀扶着几欲昏迷过去的董明月,焦急的叫道。

    只可惜,她是一个哑巴,说不出什么话来。

    董明月看到了来人后,眼睛微微一亮,却只来得及轻声唤了声“哑婆婆”,就昏迷在了哑婆婆的怀中。

    “阁下究竟何方神圣?以阁下的身手,怎会默默无闻?不管你是什么人,为何敢插手我明教之事?”

    魔皇看着抱剑而立的乌远,尖声质问道。

    乌远看了看满院子的尸体,面色有些沉重,也有些痛心。

    这些人,都是身手高强的武人。

    他们若是去了九边,去了罗刹人或者波斯人的地盘,不知能杀掉多少敌国武人。

    只可惜,他们却死于最无意义的江湖斗争中。

    听了魔皇的问话后,乌远淡淡一笑,道:“姬无夜,那一年你潜入莫卧儿国,刺杀莫卧儿皇帝沙贾汗,我还道你是一位大秦义士,才在你失手后相救。却不想,你竟然只是波斯王的走狗。

    早知如此,我当日就该杀了你。”

    ……

    ps:咳咳,啰嗦一句,有票票木有)

    :/31/3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