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不死心
    “环儿,你还小,经历的事不多。一看??若想不出,不如去找我爹问问。”

    或是因为贾环皱起的眉头让林黛玉有些心疼,看了好一阵后,她轻声建议道。

    贾环闻言,眼睛顿时一亮,过神眼睛放光的看着林黛玉,高兴道:“着啊!林姐姐果然是我的贤内助,这么高明的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没错没错,岳父是个老官油子了,老奸巨猾的紧,我得多去请教请教。”

    “呸!!!”

    林黛玉刹红着俏脸,又气又羞又喜又恼,百般情绪纠结在一起,美眸中水雾弥漫,嗔视着贾环,脆声道:“环儿,你浑说什么?谁谁是你的贤内助?谁谁是你岳父?还有,你才是老奸巨猾的小官油子哩!”

    贾环哈哈大笑,冲她做了个鬼脸后,拔腿就跑,边跑边叫嚣道:“当然是林姐姐是我的贤内助了,不然的话,难不成还是有夏和立冬?姑丈就是我的岳父老子哩!哇哈哈哈!”

    有夏和立冬两个无辜躺枪的丫头,一起蹙起眉头,撅起小嘴,气鼓鼓的瞪着那个不靠谱的人,两张水润润的小嘴一起嘟囔出四个字:“不知羞,呸!”

    林黛玉没有管身后那两个丫头的动静,她见贾环逃跑后,下意识的起身就追,喊道:“环儿,你站住!今儿我再饶不了你,你仔细”

    “我仔细我的皮!”

    贾环不气死人不偿命,头娇声娇气的学了这么一句。

    林黛玉大怒,颤抖着肩头,却再不吭声,闷头追起。

    两人一前一后的嬉笑跑开后,留下了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这就是传说中的花样式秀恩爱,虐杀单身狗么?

    还有没有公德心啊

    贾环“垂头丧气”的被趾高气扬的林黛玉拎着耳朵,走进了林如海的房间内。

    林如海看到这一幕后,有些惊讶,但更多的却是高兴

    “这是怎么了?”

    林如海倚靠在床榻边。?床边一个年长的侍妾正在服侍他进药,摆手挥退了侍妾后,他微笑着问道。

    贾环嘿嘿一笑,正要解释。却被林黛玉连忙瞪了眼给瞪住了口。

    林黛玉怕他在林如海跟前也口无遮拦,三蹦子似的

    她对林如海道:“环儿有事想跟爹爹请教,请爹爹教他。”

    林如海有些心酸的看着林黛玉,虽然没开口,可眼神的意思却被聪慧的林黛玉给解读出来了。

    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水。女生,外向啊

    读懂后,林黛玉俏脸登时绯红,不好跟林如海脾气,只能凶巴巴的瞪向贾环。

    贾环非但不恼,反而得意洋洋的咧嘴笑着。

    林黛玉又气又好笑,美眸白了他一眼。

    “咳咳!”

    老单身汪林如海受不得刺激,用力的咳嗽了两声,打断了这对没有同情心的小儿女的秀恩爱,看了眼羞红了脸低下头的女儿一眼。又眼神不善的看向毫无羞耻心的贾三蹦子,没好气道:“你还有事请教我?我当你都无法无天了。初来乍到,地名儿都没熟悉,就鲁莽的下手,将金百万和周汝南抓捕。哼,一点官场艺术都不懂。”

    贾环皱眉道:“我不都已经跟前面叮嘱过了么,姑丈现在是修养身体的紧要时间,若非万不得已,不要他们来烦姑丈你。”

    林如海哼了声,道:“扬州八大盐。你第一天就逮了俩,这不是石破天惊的大事又是什么?我要是不知道,那才是奇事。”

    贾环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先让林黛玉坐。被林黛玉白了眼,见她跑到床边伺候林如海后,就自己坐下了,撇嘴道:“姑丈你也别以为我少不更事,嘛都不懂。不过是抓了两个盐商,能算什么大事?

    说到底。要看?他们不过是那些人摆在明面上的摆设罢了。既然他们自己冲昏了头,作死把把柄送到我手上。他们身后的人怕是连给他们说话的心思都没有,了不起骂一句蠢货后,再挑两个人扶持起来罢了。

    不过姑丈,您这巡盐御史当的也忒没滋味了吧?盐纲分配的权利都没能拿到手,还搁在户部。

    要是盐政衙门有这个权利,您瞧好了,我不把他们摆出十八般花样来,就算我无能!”

    “咳咳咳”

    林如海被这话气的抖,林黛玉连忙替他抚背顺气,又怒视着贾环。

    贾环讪笑了两声,道:“我不是这意思,我又没说姑丈好吧好吧,是我不对。”

    林如海缓过气来,没有骂贾环,而是叹息了声,道:“我又何尝不知,若有这个权利,事情就好办多了。可莫说是我,就是陛下,也难将这权利要出来啊。能将我安排到这个位置,已经花费了陛下最大的力量了。

    不过,你说的有一件事是对的。八大盐商,除了江春以外,其他人多少傀儡。即使是江春,也多有掣肘妥协之处。

    自然,若非如此,他们连这份家业也积攒不下来。

    他们为何为了区区几百两税银和我闹腾?

    要知道,一年的盐货销售,收银数千万两啊。抛去微薄的成本外,尚有凡不菲的利益。

    若这些银子都落入了盐商的口袋,想来他们也是愿意主动缴纳税银的。

    可是,盐货销售的大部分银子,其实都未落入他们的口袋。

    一层层的官府盘剥,再加上各家的后台靠山。

    最后落入他们手中的,加起来其实也就是几百上千万两。若都缴纳成税银,他们不就没多少赚头了吗?

    不管八大盐姓什么,就算再换一笔姓赵钱孙李的,最后其实也都一样。

    他们身后之人不除,花再大力气,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贾环闻言,沉默了下,而后忽然变得轻松起来,笑道:“那就没办法了。那两位的斗争,只要不涉及到我贾家就好。我的能力,也只能护得住家人。这次扬州之行,原也没准备和人起太大冲突。

    如今看来,目的也就明确了。将伤姑丈之人找出来,再将下毒黑手抓出,绳之以法,明正典刑即可。”

    见林如海还想说话,贾环摆手笑道:“姑丈,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我想说的是,还不到时候。

    我现在不仅是您的晚辈,是照顾林姐姐的人,还是贾家的族长,以及,贾家那面黑云旗的继承人。

    我身后的确站着不少军方大佬,我也的确有能力说动他们站在那位那边。

    可我不能这样做。

    因为即使成功了,日后,那位也一定会拿我贾家开刀。

    哪个君王,会允许一股能够左右皇权的力量存在?”

    “可你就不怕他日后记恨你不出力?你分明有这个机会和实力的。你若站队,那他的日子,就会好过的多。”

    林如海依旧不死心道。

    贾环摇头,淡淡的道:“他的确是帝王之尊,但,即使日后他掌握大权了,只要我不犯大忌,他也不能拿我怎样。更何况,太上皇尚在,他应该明白,此时我站到他那边,非但不是助力,说不得,还是大害。”

    林如海闻言一怔,脸上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太上皇沉寂已久,好多年都不出自己的声音了,所以有的时候,人们会不自觉的就忽视了他。

    尤其是久不在都中的官员们。

    但只要一个简单的提醒,只要说起太上皇三个字,却是没人敢忽视这个名位。

    “唉,罢了。那伤我的凶手和下毒之人,你也不必费力去找了。他们虽是直接凶手,可说到底,不过是棋子和刀而已。就算杀之,又有何益?

    再等些日子,你们俩将我送去苏州,就都中去好好过日子去吧。”

    林如海有些心若死灰的沮丧说道。

    贾环无语的看着他,腹诽他实在不地道,又敬佩他的韧性和忠心

    果不其然,林黛玉听林如海说的那般可怜,语气那般悲凉,眼圈顿时红了,她不知该怎么劝林如海,只能巴巴儿的看向贾环。

    贾环见之,顿时头大如斗,可在心上人面前又不能怂,干咳了两声后,他挺直胸膛,豪气道:“林姐姐你放心就是,不管是谁伤害的姑丈,也不管谁是幕后元凶,我一定把他们找出,打的他们娘都认不出来。敢让我林姐姐不高兴的人,我让他全家都过不好年!!!”

    “噗嗤!”

    林美人满意的笑了,梨花带雨,明艳动人。

    贾环也笑的很开心,眼神艰难的从林美人脸上移开,移到林如海的脸上,从他眼中现了得意的神色:小子,姜还是老的辣吧?

    贾环用眼神答:你个老奸巨猾的南瓜瓤子

    “什么意思?”

    院落中众人再次哗然一片后,钟志彪沉声问道。

    董明月没有遮掩,道:“当日教主与我被奸人出卖,遭遇黑冰台主人并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千户围捕。爹爹舍却性命相拼,为我杀出一条血路。但那时我也身受重创,难以逃远。所幸,后来遇到了他。

    他是大秦最顶级的权贵,知道我的身份后,非但没有杀我,也没有将我供出,还好心的给我养伤,甚至,还替我去黑冰台的天牢里探视爹爹。

    他许给我的诺言便是,只要白莲教能够洗白,不再利用无辜百姓的性命去造反,他就可以帮助我们成立合乎律法的江湖帮派,并保证不会有人欺压我们。甚至,他还会想办法救出爹爹。

    所以,白莲教一定要洗白身份。”

    ps:有推荐票木有,投两章呗(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