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不妥
    “环儿,你又往回带人了?你怎么能这样?”

    林黛玉蹙着轻眉,满脸不悦的质问道。◇↓◇↓小◇↓说,

    有夏和立冬一对双胞胎的事还没了,他居然又犯毛病了!

    贾环连忙解释道:“这个真不是……我刚出去,把扬州八大盐中的金百万和周汝南给抓了,金百万的女儿一心要跟来,我就把她给带回来了。不然的话,她怕是要被金百万的仇家给欺负死。但我保证,我绝对没动半点歪心思。”

    “啊!”

    林黛玉闻言,吃惊的用绣帕掩住了小口,无比讶然的看着贾环。

    林黛玉和贾宝玉不同,她不是不通世事的膏粱,在原著世界中,她就说过,她来贾府的这些年,曾暗自留心贾府的情况,心里有一笔账,贾府出的多进的少,怕是难以支撑太久。

    由此可见,她不是两耳不闻前门事的“清高人”。

    她自幼生长于扬州,又因为林如海的关系,比寻常人更知道扬州八大盐的厉害。

    因为她知晓这八大盐当初是怎样将她爹爹给逼的手忙脚乱,束手无策的艰难局面。

    林黛玉原以为,贾环来扬州后,她爹爹的情况可能会好转一些。

    但也仅是好一些罢了。

    她也知道贾环的威风,在都中打了这个打那个,亲王世子宰相公子都能打。

    可她不是无知之人,以为这样就可以横行天下畅通无阻了。

    她清楚,贾环以前能够横行霸道,那是因为涉及的都是“小儿科”,是一群“无赖小儿”在胡闹。

    可是到了扬州,涉及到真正的政事,大事。

    就不是贾环挥舞着拳头,乱打乱砸一通就能解决的。

    凡是有点世事智慧的人,都能想明白这一点。

    可越是明白,林黛玉就越吃惊。

    “环儿,你……你怎么办到的?”

    林黛玉吃惊的样子。很好看。

    蹙着淡淡如云烟的曲眉,冬泉一般清澈凛冽的眼眸中满是问号……

    贾环嘿嘿傻笑着发呆看着她。

    “咻!”

    一道翠绿色从贾环眼前闪过,回过神,只见林黛玉满脸羞怒。面色绯然的“怒视”着他。

    还有第三人呢……

    “嘿嘿嘿!”

    贾环又是一阵傻笑,一张原本不大的口,被他咧成大嘴,露出一口白牙,在烛火的照耀下。有些炫目。

    “噗嗤!”

    林黛玉和紫鹃被贾老三的傻样儿给逗乐了,喷笑出声。

    林黛玉眸光流转间,白了他一眼,嗔道:“问你话呢,呆头鹅!”

    贾环得意洋洋笑道:“我贾老三如今不大不小也算是个钦差吧?可刚一来他们就想给咱来一个下马威。

    真真瞎了他们千足金的狗眼,贾三爷我没去他们家里欺男霸女他们就该去庙里烧烧高香了,还敢活腻味了来撩拨我?

    嘿,正愁没处下口替林姐姐和姑丈出这口气报仇,他们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玉面小飞龙若是连这个机会都抓不住,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岂不是让江湖同道们笑话?”

    林黛玉闻言。又白了大言不惭的贾老三一眼,然后蹙眉道:“你是说,爹爹是被他们害的?”

    贾环冷笑了声,道:“就算不是他们动手的,可背后黑手也少不了他们一份儿。哪怕不是主谋,推波助澜,通风报信儿的事也绝对少不了。

    再说了,这些盐商能够起家,哪一个手里没有沾染上人命?又有哪一个敢说自己是干净无罪的?

    他们发达后,为何每年花大价钱去做善事?不过是为了减轻他们心中的罪孽感罢了。

    否则。他们一个个好好的商人不做,花那么些银子去收买豢养江湖匪类做什么?

    不过这些事林姐姐你听听就算了,千万别为了这些劳什子事去费神。

    全都交给我就是了。

    男人嘛,要是不能替自己女人扛事。那还算什么男人?”

    “呸!”

    在紫鹃的抿嘴偷笑中,林黛玉羞红了脸,“凶巴巴”的啐了贾环一口,一只手上脸,捏住他的嘴角,教训道:“什么男人自己女人……难听死了!再敢胡说八道。仔细你的皮!”

    贾环“委屈”道:“可我就是男人,林姐姐就是女人啊……”

    “噫~”

    看他那样儿那语调,紫鹃都忍不住嫌弃的出声鄙夷了。

    林黛玉更恼了,另一只手也上了脸,一左一右扯着贾环的脸皮,做成了鬼脸,先是噗嗤一声笑出声,然后又紧绷起俏脸,眸光认真的看着贾环,教育道:“你应该说,你是弟弟,我是姐姐,所以你应该保护我!”

    贾环悲愤的看着林黛玉,道:“好吧,我投降,我重新说……你是弟弟,我是姐姐,所以你应该保护我!”

    “咯咯咯!”

    紫鹃在一旁快要乐疯了,一张帕子掩住口,肩膀抖的飞起……

    林黛玉也是又气又笑的站在那里,抿着嘴,不知该说什么好。

    就是觉得,有趣,好玩儿……

    ……

    “姑娘,你不要叫了。三爷很厉害的,姑娘若是惹他生气了,很可怕的。连甄家大公子都得让着他,你们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有夏和立冬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异口同声的说着一样的话。

    连语气和蹙起的眉头都一模一样。

    这让悲痛无比的金凤,注意力稍微转移了些。

    “我……我听说过他,他是都中来的大人物,连亲王世子和宰相公子都敢打。可……可再厉害,也不能说让人家破人亡,就让人家破人亡啊。我爹爹那么好的人……呜呜,谁来救救他……”

    金凤一边抽泣,一边哽咽道。

    女人都是富有同情心的,有夏和立冬两个妹纸听了金凤的悲惨遭遇后,眼圈瞬间一起红了。

    两人又一起劝道:“你别难过了,马婆婆去喊他了。一会儿他来了,你好好求求他吧。他那么厉害,是个大人物。你求得他高兴了,说不准,他就不为难你了哩!”

    看着面前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好看女孩儿,用一样的表情。一样的语气,和说出完全一样的话,金凤眨巴着泪眼,怔怔的看着她们俩。

    有夏和立冬两人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俏脸微红。一起轻声叫道:“姐姐……”

    金凤闻言回过神来,顿时尴尬的红了眼,歉意道:“对不起,只是我实在没见过你们这般相像的姊妹……求他?该怎么求呢?”

    有夏和立冬闻言,不知想到了什么,两人的脸色又红了三分,声音也更轻了些,道:“姐姐,你可以……可以去当他的小妾啊。以前我们还没出阁前,有专门的人教我们这些。只可惜。现在来不及了,我们现在教你有些迟了。”

    这里的出阁,并非指的是出嫁,而是,扬州瘦马在培养成功后,被卖掉的那一天……

    金凤不是只会躲在闺阁里做女红的小姐,她也和外界联系,闻声知意,便知道有夏和立冬说的是什么意思。

    金凤闻言后,脸色自然红了红。但更多的却是苦笑,凄声道:“豪门中哪里又是那么好进的?就算我愿意卖身救父,可……那也得人家要啊。”

    “哎哟!”

    忽地,屋外传来一声叫唤。而后又传来一段话:“林姐姐,人家的意思明明就是说我不要,这你也怪我?”

    贾环无比冤屈的看着林黛玉道。

    林黛玉傲娇的哼了声,道:“就怪你!”

    说话间,紫鹃推门,三人二前一后而入。

    “贾爵爷!求你开恩。放过我爹爹吧。只要您能高抬贵手,放了我爹爹,你让我做什么金凤都愿意。”

    金凤看到贾环后,立马噗通一声跪下,苦苦哀求道。

    其他人先不说,倒是有夏和立冬两个女孩儿的表情非常有趣。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上,同时露出了惨不忍睹的神色,一人一只嫩白的小手,一起抚上了额前,还同时轻轻闭目,无声的摇头叹息了声……

    什么叫抢镜头,无过于此了。

    贾环和林黛玉还有紫鹃,只来得及在地上可怜的金凤身上扫了一眼,而后目光齐齐的看向了那头有趣双棒儿……

    有夏和立冬两人无声的叹息了声后,又一起睁开眼睛对视了眼,眼神里的意思也一样:没戏!

    “噗嗤!”

    紫鹃原本就和两个女孩儿接触过,知道一点她们的趣事,所以此刻愈发忍不住喷笑出声。

    倒是贾环和林黛玉,满脸稀奇的看着这对双胞胎。

    地下磕头的金凤,此刻心里是怎样的心情呢,大概是……日了狗吧……

    小婊砸,俩妥妥的心机婊!

    “咳咳!”

    贾环终于还是靠谱些,干咳了两声,将林黛玉和紫鹃恋恋不舍的目光唤了回来,而后看着地上的金凤道:“起来说话。”

    金凤见贾环的注意力终于落她身上了,心里稍微松了口气,顾不得方才的尴尬,又连连磕起头来,哀求贾环放了她爹爹。

    若是贾环刚穿来那会儿,有这么个姿色出众的女子这般梨花带雨的苦求他,保管他骨头一软就答应了。

    可是经过了那么多美女的洗礼后,论清纯、论妖娆、论冰凌……

    各式各样的都见之不少,对美色免疫了许多。

    因此再面对略逊一筹的金凤,贾环这孙子居然能够出息的无动于衷了……

    又为了要在林美人前证明他是清白的,所以贾环语气颇为冷酷无情,甚至到了夸张的地步,演话剧似得道:“让你起来说话,就起来说话,听不到么?耳朵让驴毛塞住了?”

    “啪!”

    贾三爷的威风没耍完,胳膊上就挨了林美人的一巴掌,他“不解”的转头看去,只见不止林美人,连紫鹃都不满的看着他。

    “三爷,哪有这般跟女孩子说话的?”

    紫鹃满脸不悦,无法无天道。

    “嗯嗯嗯……”

    没等贾环抗议,就听对面那对双棒儿,居然也一头附和起来,连点头的频率都一模一样……

    “耶?!”

    这群小娘皮。翻了天了!

    贾环正要严厉处罚她们一通,做个凶巴巴的鬼脸吓死她们。

    林黛玉又“啪”的一下在他胳膊上拍了下,眼神不悦的将他的目光引到了地上瑟瑟发抖的金凤身上。

    贾环见状,没了继续玩闹的心情。无奈的摇摇头,妥协道:“好吧好吧……这位小姐,本公子诚心诚意的邀请你起来说话。

    你这样子,我们完全没法子谈话啊。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你跪着不舒服。我们低着头看你,脖颈也很难受的,对不对?我警告你,万一我林姐姐脖子再落枕了,那你可就真的惨了!”

    “呸!”

    在同龄人面前,林黛玉格外要面子,被贾环揭短后,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啐了贾环一口,道:“你才落枕哩。呆头鹅最爱落枕。”

    两人的眉目传情,打情骂俏,让心里原本就孤寒一片,悲愤莫名的金凤,愈发受到了一零零八六点暴击,她强忍着悲痛,站起身来,额前已然一片红肿。

    见她这幅惨样,大家也都熄了玩笑的心了。

    一一落座后,金凤倔强的不让眼泪落下。紧紧的抿着小口,而后再次说道:“爵爷,只要你能放了我爹爹,你让金凤做什么都成。

    爵爷。我爹爹他是好人,我家这些年,修桥补路,接济穷困,扶持落魄士子进学,哪一年都没有少过。爵爷。你若不信,尽可以去打听,若金凤有半句假话,定当不得好死。

    爵爷,我爹爹,他是好人哪。”

    贾环没有敷衍了事,而是很认真的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不只你家,八大盐中,除了黄家外,其他七家做的善事都很多。但,这是两码事。

    我刚一入扬州城,还没来得及安歇,你爹就派遣江湖匪类宋胡子,闯入钦差行辕,意图不轨。

    我姑丈林如海林盐政,就是被闯入的江湖匪类击伤,还被下毒,至今尚躺在病榻上。

    金姑娘,你是明事理的人,你说说看,你爹到底有罪没罪?”

    金凤闻言,面色一片惨然,她颤栗着娇躯,泣道:“爵爷,求你明察啊!我爹,我爹他怎么可能做出加害林大人的事?不会的,他绝对不会的。”

    什么叫精明人,就是这种即使在最不利的情况下,还能清晰的分析出孰轻孰重。

    贾环对金凤再次刮目相看了。

    贾环摇摇头,道:“金小姐,办案,讲究的是证据。如今的证据表明,你爹爹至少是嫌疑人之一。所以,我不能放了他。

    不过,暂时你也不用担心太过。虽然他派遣匪人擅闯钦差行辕的罪名逃不开,但谋害巡盐御史林大人这一项罪名,却还只是有重大嫌疑而已。

    目前并未有足够的证据和人证,证明他与此事有关。

    另外,他若能检举出,究竟是何人所为,那么本爵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只要他牵涉不深,本爵都可以保他一命。”

    然而,这话到了金凤耳中,却更加让她绝望了。

    若她真的对外界之事不了解,她此刻肯定欢欣雀跃的去劝说金三斤,弃暗投明,投诚朝廷。

    可她不是这样“无知”的人。

    周汝南是如何暴毙的?

    还是在贾环当面,被人杀人灭口。

    不就是他想鱼死网破么?

    周汝南被杀,贾环就在当场,可他又能做什么呢?

    金凤以为,若是金三斤当真“投诚叛变”了,怕是命运比周汝南都不如。

    周家只死了一个周汝南,尽管家业注定是保不住了,但族人的性命应该还是无忧的。

    毕竟他还没造成实际上的损失。

    但金三斤若是出卖了其他六大盐商,那么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性命多半难以保全。

    不仅是他,连整个金家一族,怕是都难保全。

    包括金凤那几个不成器的兄弟。

    所以,金凤此刻才那般绝望。

    因为她知道,她爹金三斤一定不会说的。

    气氛沉寂了下来。

    ……

    大秦数大城池的规格都类似,多与都中神京一般,亦是东富西贵,南穷北贱的格局。

    扬州亦是如此。

    此时,在扬州北城,一座很平凡的宅院里,聚集了一群人。

    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人。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穿的衣服也是千奇百怪,有地主员外服,有书生士子,有劲装,还有戏袍……

    不过,不管是什么样的衣服,亦或是什么样的颜色,在这些人衣服的袖口处,都绣着一朵白莲……

    “真空家乡,无生老母!”

    “弥勒降世,众生净土!”

    “淤泥源自混沌启,白莲一现盛世举!”

    这群人双手高举,满脸虔诚,高呼着他们的“革.命”口号……

    在院落的正前上方,摆着一张大椅子。

    椅子上,坐着一面带白纱的年轻女子。

    女子身前左右两侧,各站立着一位老者。

    左边老人背后,背着一张奇大的硬弓。

    右侧老人背后背着箭祜,内中有数支极为粗大的箭枝。

    “参见圣姑!”

    “参见圣姑!”

    众人呼唤完“革.命”口号后,又齐齐躬身参见上位的少女。

    “平身。”

    少女声音凛冽如冰,传之众人耳中。

    众人谢过后,少女再次开口:“上回所议之事,诸位以为如何?”

    气氛陡然一变。

    场内众人脸上的虔诚之色敛去,彼此对视了眼后,一须发洁白,但身材极为魁梧的老人站了出来,沉声道:“圣姑,老夫以为,此事不妥!”

    ……

    ps:五千字大章,咳咳,小表姐夫派车来接了……强行接人。去了一家,不去另一家,怎样都不好,实在是没法子。只希望今天能早点回来,多写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