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第一次
    金凤虽然能干,有胆识,够精明,可说到底,毕竟还只是一个十六七的丫头。

    以前躲在金三斤这棵大树下,隐在幕后指点江山时,还能够从容面对。

    可此刻,陡逢大变,连他视若泰山般强大的父亲都只能匍匐在地,磕头哀求,她又能如何?

    一张俏脸沾满是泪水,双眼里更是惊悸、恐慌和不安。

    惹人心怜。

    其他几个盐商及他们那些守在后面的奴仆们,看到这朵大名鼎鼎的,金锦园中最艳丽的金华,一个个眼神都炙热了起来。

    尤其是躲在人堆里,久久不出声的方东成,目睹了这一幕后,只觉得腹下一阵热流腾的窜起。

    脑子一热,就站了出来,对还在那里磕头不止的金三斤道:“金兄,你放心便是,既然刚才你将金凤许配给了本官,那,本官也定然不会辜负你的所托,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好她的……”

    众人闻言,都被他的话给震惊了。

    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金三斤一下就顿住了,他赤红着双眼,抬头看着方东成,咬牙切齿道:“方东成,我艹你祖宗。你少做你娘的白日梦了!”

    方东成也不怒,还乐呵呵道:“岳丈大人,这红口白牙的,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方才诸位可都听到了,你明明就是将金凤许配给我当填房,你敢不认账?诸位,你们说是不是?”败独壹下嘿!言!哥

    尽管还有不少人在眼馋金凤的姿色,可他们还不至于因为女色而去和手握“重兵”的方东成交恶。

    女色对他们来说,真不算什么问题。

    哪一个盐商后面不是妻妾成群,佳丽满园?

    所以,他们都识趣的配合着点头称是。

    相比于金三斤的女儿,他们对金三斤和周汝南手里留下的盐纲引子更感兴趣……

    “你们……你们会有报应的。”

    金三斤面色狰狞的看着众人,语气怨毒道。

    只是,在他心里,除了咒恨外,还有悲凉和心惊。

    因为这一幕是那样的熟悉。

    扬州八大盐中,除了江春外,每隔十数年,就会发生这样一幕。

    有一家,甚至两三家,被其他盐商给顶替。

    他们的妻女,或沦为瘦西湖上的歌妓,或沦为后继者的玩物……

    他们的事业,他们的盐纲,则被其他盐商给瓜分。

    包括金三斤本人手里的盐纲,都曾是这样来的。

    他也玩儿过别人落难后的妻女。

    所以,这或许就是他的报应……

    众人并未对金三斤的话有什么恼火,已经成了落水狗,再打也没必要了。

    人之将死,其他的都是小事。

    而金三斤也知道这一点,他只能灰败着脸,垂头丧气的跪在那里,心若死灰。

    周汝南却依旧没有放弃,他叫喊道:“派人去盐政衙门,给新钦差一个下马威,是你们出的主意,凭什么就要老子扛?门儿都没有!我告诉你们,我不服!我……”

    听着周汝南在那里喋喋不休的喊骂叫嚣,众人心里只有冷笑。

    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他是这么一个蠢货,到了现在,还没弄清形势。

    他们为什么敢在这里看热闹,就差没开个分赃大会了?

    他们为什么不忌惮在场的贾环?

    那是因为从贾环不抓马家兄弟一事上,大家看透了贾环的意思。

    看出贾环并未想对八大盐斩草除根,他只是想要借两颗人头立威。

    这两颗人头是八大盐中的哪两位他不在乎,只是金三斤和周汝南两人运气不好,正好撞上去了。

    这件事也为盐商们提了个醒,日后不可再太过肆无忌惮。

    如果今天没有宋胡子等人失手被擒,落入贾环手中。

    那么贾环想动他们八大盐,却是千难万难的,师出无名……

    就像现在这般,他们就当着贾环的面,谈笑风生,贾环能奈他们何?

    见众人理也不理他,周汝南当真是气糊涂了,一句话脱口而出:“你们别忘了,林如海的事,背后少得了你们哪……啊!”

    周汝南话未说完,盐商一群人里不知从哪射出了一道甩手箭。

    速度奇快。

    贾环尚未反应过来,而乌远和韩家兄弟等人一瞬间也只顾拦在贾环身前。

    周汝南就已经丧命了。

    场面一时安静了下来。

    贾环推开挡在他身前的人,走到老农一般的周汝南尸体前,看他一双死不瞑目饱含恨意的眼睛,怔怔的愣住了。

    “谁干的?这是谁干的?站出来!”

    没等贾环发难,一道刺耳的尖细叫声响起。

    黄俊泰尖叫道:“何等胆大包天,何等无法无天?敢当着众人的面杀人,这还了得?这还了得?”

    江春也沉声附和道:“是谁赶紧自己站出来,还能得一个全尸,否则的话……哼!自己做的事自己担当,不要牵连了我等,让贾爵爷对我们产生误会。老夫最后说一遍,是谁干的,赶紧出来自首!”

    江春发话后,仆人群中发出一阵骚动,而后站出了一位身着玄色劲服的男子。

    他面无表情道:“是我干的,我见他竟然要往诸位老爷身上泼脏水,一时气不过,就失手要了他的命。我老娘的命是诸位老爷相救,我也得诸位老爷厚赐才得以习武。谁敢污蔑老爷们,我就要杀他,哪怕偿命都在所不辞。

    今日闯了祸,我死有应当。只是万万不敢连累了老爷们,只求诸位老爷,在我死后,多照看家里老娘。”

    说罢,他反手一拳,砸在了自己的左胸口,碎了心脉,气绝身亡。

    “唉!却是个忠义之士啊!”

    “可惜了。”

    “放心,你老娘一定能长命百岁,你儿子也会有人好好抚养长大的……”

    盐商们终于不再叫嚣了,一个个又换成了满面慈悲的神色,惋惜哀叹着。

    贾环就这样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幕戏剧,堂而皇之的戏剧。

    第一次,他感到了束手无策。

    第一次,他感到了羞辱。

    也是第一次,他发现,在世间大规则面前,他还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菜鸟。

    他能做什么?

    对方没有袒护凶手,非但没有袒护,还主动要求凶手投案。

    凶手出来了,还当着众人的面自杀谢罪。

    连杀人动机都坦白了。

    面对这样的死士,贾环还能怎样?

    盐商不能再抓了,一来这些盐商背后都有雄厚的势力。

    借机挑下一两家软柿子捏捏倒也罢了。

    若是动的多了,他们背后的文官势力联合起来,其权势之磅礴,就连当今皇帝都无可奈何,又遑论他贾环?

    这倒是其次,拼背景他倒也不惧太多。

    荣宁二公给他留下的遗泽太丰厚,足以庇佑住他的周全。

    关键是,这些人还控制着整个大秦三分之二的盐务。

    一旦出现大波动,在没有准备完全前,盐务出了岔子,造成盐货紧缺的局面,那可真要出大乱子了。

    到那个时候,对方的人就会让他背起这个黑锅,就算他有贾家的先勋打底,这个黑锅杀不了他,却也能废了他,再无甚前途可言。

    所以,即使对面的盐商肆无忌惮的当着他的面杀人灭口,今日他都没有一点办法。

    徒劳的放话和威胁,只会让人笑话看轻他。

    深深的吸了口气后,贾环不再看江春等一伙人,他沉声道:“封了金锦园,任何人不得入内。再派人去周家,一律查封。把金三斤和他女儿,还有周汝南的尸体,一并带回去。”

    “慢着……”

    方东成连忙出声道:“贾爵爷,金三斤有罪,金凤没罪?再说了,金凤她已经是我的人了,还请贾爵爷能给我一个面子。”

    “你再说一遍,她是谁的人?”

    周汝南被当着他的面给盐商的死士给灭了口,贾环已经压了一肚子的火,听到方东成这么臭不要脸的话,当真是怒到了极致。

    他转身走到方东成面前,看着卖相还不错的方东成,阴沉着脸道。

    方东成可能满脑子都是梨花带雨的金凤,说不定心里已经在想着什么不和谐的场景了,听贾环的话后,他以为贾环没听清,就又重复了遍:“贾爵爷,方才金三斤不是已经把金凤许给我了吗?你就给我方家一个面子,成.人之美,把她留给我,如何?你放心,我觉得不会让爵爷你吃亏的。我……哎哟!”

    贾环“啪”的一记耳光,将高大的方东成给活生生的打的倒飞出去。

    方东成的一干随扈们见状就想往前冲,或保护方东成,或想找贾环麻烦。

    只是没等他们靠近,贾环身边的一干家将亲兵们,就纷纷出手,一时间,将方东成的手下打的鬼哭狼嚎,四处逃窜。

    论实力,方东成除了背靠方南天外,他连盐商都不如。

    虽然方南天也派了两个四品武人保护他,归他调遣。

    可在贾环身边家将的面前,这两人连只鸡都算不上……

    而江春等人,则是面色肃然防备的看着贾环,却没有轻举妄动。

    没错,没有大义的名分,没有确凿的证据,贾环确实拿他们没办法。

    可这不代表,贾环不能恶心他们。

    就像现在这般,贾环抓着他们,寻个由子打他们一顿,他们能做什么?

    尽管事后他们可以告状,让朝廷惩罚他,可惩罚也惩罚不了多重。

    不过是纨绔子弟混赖斗殴,一不干国家大事,二又出不了人命。

    顽劣小儿的无赖手段,值当个什么?

    当朝诸公说不定还乐意看到这一幕,毕竟盐商太富,有人作践他们一下,也好……

    而贾环殴打方东成,同样也是此理。

    真要闹上去,传下来的批示,顶多也就是“胡闹”二字,而后不轻不重的训斥贾环两句罢了。

    在大秦,没有人会为了这种“破事”去刁难荣宁二公的子孙。

    这也是方南天为何专门提醒方东成,不要随意和贾环起冲突的缘由。

    贾环居高临下的看着满脸愤恨瞪着他的方东成,鄙夷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真当你三爷是傻子吗?滚回去好好把扬州军备的账簿和花名册准备齐当了,明天早晨三爷去点验,差一个兵额,少一件军备,你等着瞧。你尽可以试试,方南天到底能不能护的住你!”

    说罢,贾环带着众亲兵家将,扬长而去。

    ……

    “滚刀肉啊……”

    贾环等人离开后,江春望着他的背影,面色阴沉的叹息道。

    黄俊泰站在他身旁,尖声细气道:“江老多虑了,其实倒也不用太怕,虽然我们暂时动不得他,可我瞧着,他倒也是个知道分寸的主儿,还晓得柿子挑软的捏。这不,两位马家当家的不就好好的吗?可见,他心里还是明白轻重的。

    再说了,他在这里也待不长。林如海死了,他差不多也就要回去了。江老,此子不足为虑。现在的急事是,周家和金家两家留下的盐纲,呵呵,您老得拿个说法出来啊!”

    此言一出,其他盐商的眼睛登时亮了起来。

    纵然他们家中的银子早都堆积成山了,可谁还嫌银子咬手不成?

    江春闻言,咳嗽了声,道:“老夫既然已经答应了三斤,等他回来后,将他的盐纲一分不少的还给他,那,他那份就先留在我这里代管着。

    至于周家的,你们商议商议,该怎么分就怎么分……不过,老夫再多一句嘴,方才若不是俊泰家的死士伶俐,及时出手灭掉了那个蠢货。咱们怕是有大.麻烦了。

    说不准,那愣头青会借机生出不少事来。所以,黄家的功劳你们不要忘记。

    唔,就这么些。来福,去,派人将方守备送回去,再去济仁堂找个郎中好好瞧瞧。

    老夫就先告退了……”

    说罢,江春在江家的几个老仆的照顾下,上了软轿,离开了。

    背后,不知有多少人在暗骂这个老不死的,心忒黑。

    ……

    “哎哟,林姐姐,你怎么敢站在屋外啊?这风一吹,多凉啊!快进屋快进屋去……”

    贾环发了通脾气,揍了人,火气也就散去了些。虽然还有些窝火,但他也知道有些事急不得。

    林如海在扬州这么些年了,都拿这些盐商没办法,他若初来乍到就能全都解决了,实在不太现实。

    让人将金三斤带去地牢,又找了个婆子安置好金凤后,贾环回到后宅,刚一进垂花门,就见林黛玉在紫鹃的陪伴下,两人竟站在游廊里说话,顿时一惊,连忙大呼小叫道。

    林黛玉闻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我就爱在屋外吹风,凉凉清清的,多舒服。屋里都是暖炉的碳气,熏的人头疼。”

    贾环苦口婆心劝道:“姑奶奶诶,赶明儿我就让人去给你做暖墙行不行?今儿先凑活一夜,这外面实在太冷了。你要是冻出个好歹来,可让我怎么活啊!”

    “呸!”

    这么肉麻这么不要脸的话,寻常夫妻间都只能盖上被窝蒙上头办事的时候偶尔才助助兴……

    谁敢像贾环这般,当着第三人的面,大大咧咧的就说出来了。

    没看人家紫鹃,听的脸的红了,还只是掩口笑个不停。

    林黛玉羞臊不已,啐了贾环一口后,嗔骂道:“我有什么好歹,关你什么事?要你去死去活的?我就爱屋外吹风冻着,不要你管。”

    贾环“悲愤”道:“林姐姐,你说清楚,这个屋外吹风到底是谁?他是什么人?我要找他拼命!”

    “噗嗤!”

    林黛玉和紫鹃闻言,不约而同的喷笑出声,抱在一起笑个不停。

    这句话和“我想静静”有异曲同工之妙。

    笑闹了一会儿后,两人还是乖乖的陪贾环回屋里去了。

    只是,贾环三人进屋,还没等坐下,就听外面有婆子在门口通报:“三爷,前面传信儿进来,说三爷您带回来的那位姑娘吵着要见你。”

    “嗯?”

    ……

    ps:刚通知要停电,本来想码个大章,现在只能先传上来四千五百,看后续几时来电,争取能有第二章……)

    :/31/3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