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两家
    “林姐姐,早上走步锻炼身体可不能停。身子骨还是太瘦弱了些,我看着实在心疼。”

    见林黛玉冷的打了个寒颤,贾环连忙将她搂紧,柔声道。

    林黛玉叹息了声,道:“不过是挨着罢了,每年冬春两季,总是难过。终有一日,或就解脱了。”

    说着,一双动人的美眸中,滑落两滴泪水,流到腮边,显得愈发怜人……

    贾环见状,心动归心动,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空出手拿出随身帕子,拭去她脸蛋上的泪珠,笑道:“林姐姐,咱们这个年纪,就和早晨起来辰时二三刻的太阳一般,最是充满朝气的时候。

    你的身子骨虽说弱了些,可这也只是缺乏锻炼的缘故。越是不动,身子骨就越差。只要你每天多走几步,保持开开心心的心情,用不了半年,我保管林姐姐又是一条响当当的江湖硬汉子!”

    “呸!”

    林黛玉心中的忧伤被这一声“硬汉子”给吹的无影无踪,看着从她身边跑开向前“逃跑”的贾环娇怒的喊道:“环儿,你别跑,今儿我再饶不了你,你给我站住!”

    贾环大笑着回头,双手扒住眼皮,皱鼻噘嘴的做鬼脸,还恶心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别追伦家,伦家好害羞!”

    原本想追着贾环跑一阵、玩笑一阵的林黛玉,听到这句遭雷劈的话后,顿时撑不住了,也不知是在笑还是在恶心的反胃……

    反正是娇躯上下“花枝乱颤”,还是鲜灵灵的水仙花!

    见她东倒西歪,连腿都快站不住的时候,贾环才笑嘻嘻的走到她身边,搀住她。

    林黛玉等贾环靠近后,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一边笑的难以自已,一边握着纤白的小手。用力的扭着……

    贾环则是一边享受着“”,一边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掐了几下后,累的气喘吁吁的林黛玉,见贾环笑的那样开心。也被传染了,忍不住跟着抿嘴笑了起来。

    两人的笑声传到抄手游廊外,穿透鹅毛般飘落的大雪,最后,还传入了身后不远处。林如海的房间里……

    “咳咳咳!”

    听到外面隐隐传来的笑声,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而后林如海的面色又变得温煦了起来,喃喃道:“笑好啊,笑比哭好,笑,有福气。”

    更远处,似有刀打杀声传来……

    ……

    贾环将林黛玉送回闺房后,在她的娇声斥责中厚着脸皮,仔细的欣赏了番神的闺阁。还嘲笑了番在火盆边还穿大髦的紫鹃,最后被两人给轰了出去。

    “几个了?”

    回到前院后,贾环紧了紧大髦领口,瞥了眼乱七八糟的场面,问道。

    “又来了两个,算上宋胡子,一共三个。这两人一个是程叔逮的,一个是赵叔抓的。都在马棚那里捆着呢,让帖木儿他们在看着。”

    韩大说道。

    程叔和赵叔,是牛奔和温博两家派来的家将。都是六品高手。

    贾环闻言后,看着两人点点头,而后道:“差不多就这样吧,点齐人马。先去金锦园。”

    韩大闻言,沉声应了声,而后去传令,召集亲兵。

    韩三有些不解的看着贾环道:“环哥儿,不是有什么八大盐吗?就算一家一个,现在也还差的远啊!要不。咱们再继续等等?嘿!环哥儿你是不知道,刚才程叔他们打的时候,看的可真过瘾啊!

    这寻常比武,和生死相搏,果然是不同的。生死相搏虽然更加惊险,但感觉好像更过瘾。”

    贾环摇摇头,道:“这不是玩笑的。”

    “可……”

    韩三眼神放到了一旁的索蓝宇身上。

    人家好心来投,还有秦风甚至武威侯秦梁的面子,这才刚给你出了第一个主意,你就用一半儿……

    不过,索蓝宇却坦然的多,他自贾环吩咐下来起,就沉思了片刻,而后隐有所悟的点点头,此刻见到韩三的眼神后,他先和气的跟韩三点头一笑,而后对贾环道:“看来是我理解有误,三爷并非想彻底铲除八大盐。”

    贾环闻言一笑,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此次我来扬州,公务乃是视察扬州军备,与八大盐无相干。”

    索蓝宇闻言,看着贾环的眼神有些深意,点头笑道:“确实是我孟浪了,只以为三爷抓住他们的把柄后,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一网打尽,却忽略了八大盐在扬州甚至整个江南都根深蒂固,若动静太大,怕是会引起大乱子……三爷,属下思虑不周,还请三爷责罚。”

    贾环哈哈笑道:“索兄哪里话,与索兄并不相干,是我没有说清楚罢了。”

    索蓝宇闻言后,客套的谢了句后,就立即转换思路,道:“既然如此,那后面抓住的马家兄弟的人,就只能放了……

    马家兄弟乃当今太后的族侄,在八大盐中可以说是背景最硬的。不过他们二人在八大盐中相对来说比较低调,而且乐善好施,在民间颇有义名……”

    “咦?听你这么说,怎么感觉我们成了坏人了?”

    韩三有些郁闷道。

    贾环和索蓝宇闻言,相视一眼,而后纷纷大笑起来。

    寻日里不苟言笑的韩让则有些无语的看了韩三一眼……

    这世间大多事,哪有什么善恶好坏?

    无非是利益的方向不同罢了。

    笑罢,贾环啧啧的咂摸了下嘴巴,道:“放了……哪有这么好的事,先压着吧,等先收拾了金家,然后再说。”

    韩家兄弟闻言,面色隐隐都有些古怪……

    索蓝宇道:“先压着也好,三爷若打算只是震慑的话,有金家打底,再绕一个周家,就足够了。”

    贾环呵呵一笑,道:“这周家又是什么来头?”

    索蓝宇道:“江周杨李黄金马,其他人倒也罢了,独独黄周两家,斗富时的手段让人瞠目结舌。黄家是以人参养,而后食子,而周家,则是用斗装的珍珠,倒入猪食槽中喂猪……

    周家背后的人,是内阁阁老葛礼,据说两家还是姻亲。”

    贾环闻言后,点点头,笑道:“那就再加上这个周家吧,分量不轻不重,正好……大哥来了,咱们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