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慈宁宫变
    皇城,慈宁宫,瑞萱春永殿。

    隆正帝和忠怡亲王赢祥大步走在前方。

    苏培盛、张永紧随其后。

    最后还有张廷玉和贾环二人。

    贾环低声抱怨道:“你说你坑不坑人,什么话不能明儿说?

    得,现在又把我牵连进来了。

    宫里这个晦气地儿,真真是不能来了。”

    张廷玉闻言,愧疚非常。

    他能做到文官第一人,自然明白,任何涉及宫闱的秘事,都绝不是什么好事。

    尤其是对贾环这样身上牵扯极多的权贵而言。

    不过……

    “宁侯,尽放心就是。时已至此,任何人都不可能对陛下的伟业,造成坏的影响。

    陛下圣命,爱民如子。

    又有宁侯这等睿智而心怀天下家国的勋贵在,正是我等大展宏图,开创千古大业,再造不世盛世之时。

    没有人能阻挡大势,没有人能!”

    张廷玉用一往无前的坚定勇气说道。

    既是说给贾环,也是说给他自己。

    不过,前方的隆正帝和赢祥也顿下脚步,回头看了眼张廷玉,齐齐点头,眼神。

    再看贾环……

    嫌弃如一滩狗屎……

    “娘希匹!”

    ……

    “陛下……”

    “王爷……”

    行至慈宁宫后,门前内侍纷纷与隆正帝和赢祥行礼。

    为者,竟是赵师道。

    “如何了?”

    隆正帝面上看不出喜怒,沉声问道。

    赵师道忙道:“回陛下,太后已经醒来。不过,除了吩咐下去,要寻陛下后,再未开口。

    皇后娘娘和吴贵妃已经去殿内侍候了,皇后还吩咐……”

    说着,赵师道看了后面贾环一眼,继续道:“皇后还吩咐,派人去贾家,接贾家女神医入宫。”

    贾环闻言,眉头顿时皱起。

    不过还知道深浅,没说什么不许的话。

    再怎么说,里面那位也是隆正帝的亲生母亲。

    这个时候触霉头,那才是真真作死。

    对于贾环没有提意见,赵师道显然有些意外,或许还有些失望,又看了贾环一眼……

    贾环挑起眉尖,无声的用口型问候道:“看你爹!”

    不是他故意树敌,他既然和苏培盛的关系又恢复到过往,就不能再和这个特务头子打好交道。

    否则,纵然是再贤明的皇帝,也容不下一个勋贵勾搭他的特务头子。

    不知道赵师道是否想明白了这点,总之,现在他的脸色难看之极。

    隆正帝往后瞥了贾环一眼后,大步入内。

    ……

    “儿臣参见母后,母后凤体大安,儿臣不胜欣喜。”

    看着睁开眼端坐在凤榻上的白太后,隆正帝眼中的确是有一抹喜色的。

    或许可以用唯胜利者方能大度来解释。

    隆正帝赢了,赢了忠顺亲王,赢了太上皇,赢了满朝文武,也赢了皇太后。

    所以,过往的一些挫折和愤懑,到了此时,已经不再那么强烈了。

    再怎么说,皇太后都是他的生母。

    对于内心感情丰富的隆正帝而言,在危在旦夕时,他或许无比憎恨过对他无半分生母之情的皇太后。

    可到了这会儿,这种憎恨,相较于生母之恩,已经可以化解了……

    如果皇太后此刻能大彻大悟,安心做一个国母太后,那么,隆正帝必会尊她敬她。

    只可惜……

    “哀家醒来,你当真高兴?”

    跪在后面的贾环听到这句话,心里却放心了许多。

    还好,还是当初那个作死能手老虔婆。

    如果她当真和隆正帝和解,那贾环才有了大.麻烦了。

    当初白家满门,都是他亲自监斩的……

    隆正帝听到皇太后沙哑干涩的声音,心里一沉,面上却还是道:“太后凤体大安,儿臣自然高兴。”

    不过皇太后此刻的模样,却远远谈不上大安。

    面色惨白,形容枯槁干瘦,太后大妆穿在身上,显得空荡荡的……

    眼珠子满是寒气,看着着实可怖。

    她死死盯着隆正帝,也不叫起,缓缓寒声道:“是太上皇,救醒了哀家。”

    此言一出,满殿皆惊。

    隆正帝更是陡然色变……

    皇太后见之,眼中露出了一抹快意的笑意,嘎嘎出刺耳笑声,道:“你怕了?”

    隆正帝心中的温情已经不翼而飞了。

    不论什么时候,想起那道并不雄壮但很高大的身影,他心头都有无穷的压力。

    祭天郊迎那日,不正是太上皇给他的好看吗?

    隆正帝抬起头,目光清冷的看着皇太后,道:“朕为天子,缘何会怕?”

    皇太后闻言,冷笑一声,眼神轻蔑。

    隆正帝见之,心中怒火澎然爆。

    兴许,在皇太后心中,天子只有两个人配做。

    一为太上皇,另一,则是她的小儿子!

    可是,凭他也配?

    既然皇太后不叫起,隆正帝自己便站起身,又对身后诸人道:“起身吧。”

    回过头,看着满面怒容的皇太后,清冷道:“不知皇太后唤皇儿来何事?”

    皇太后心中骂了声孽子,却看着隆正帝缓缓道:“太上皇托梦于哀家,问哀家,皇太孙如何了,可成亲否?

    哀家受太上皇相询,便醒了过来,招皇帝来问问,皇太孙何时大婚?

    哀家记得,太上皇在时,曾与奉圣夫人定下了赢历的亲事。

    他们何时完婚?”

    隆正帝闻言,脸色骤然一变,下意识的回头看向贾环。

    贾环也怔住了,千算万算,到底没算过天意。

    只是,真的是天意?

    看到隆正帝看过来,贾环目光疑惑。

    隆正帝看懂了贾环眼神中的怀疑,细眸猛然一眯,又看向赵师道。

    作为隆正帝暗藏多年的心腹,赵师道能明白隆正帝的询问。

    只是……

    他轻轻摇了摇头。

    咸福宫绝无异动。

    慈宁宫,同样也没有。

    难道,真的是天意?

    “皇帝,哀家在问你话,赢历亲事,到底何时操办?莫非,你想让太上皇在天之灵,都不得安宁吗?”

    皇太后厉声质问道。

    隆正帝闻言,轻轻吸了口气,看向贾环的眼神,微带歉意。

    他回过头,沉声道:“既然太上皇托梦于太后,朕自然当抓紧操办。

    太上皇与奉圣夫人商定下的东宫储秀,正是甄家四女,如今便在都中。

    一月后,将奉太上遗旨,与东宫成亲。”

    ……

    “陛下,宁侯出宫了,还在宫门口,截走了正入宫的公孙羽。”

    上书房内,苏培盛小心翼翼的禀道。

    隆正帝脸色阴沉,却没有因这个消息而暴怒。

    他甚至在想,若是上一回,贾家那位女神医不在,说不定会更好一些。

    尽管,日后会更难些。

    可就算现在,外面不一样在骂他弑父谋母吗?

    有什么区别?

    捏了捏眉心,隆正帝沉声道:“苏培盛,你掌管中车府,对宫中盯得紧,可曾现什么不妥?”

    无论如何,隆正帝对皇太后这个时候醒来,且一醒来就传“太上皇旨意”,要为东宫大张旗鼓的办婚事,感到怀疑和不安。

    太巧了。

    而且,对咸福宫,也太有利了。

    哪怕等成亲后,让咸福宫那位再“养病”,可世人心中,却再次刷新了回,其为太上皇指定皇储的印象。

    不止是在世人心中,更是在许多受过太上皇恩惠的官员甚至是勋贵心中。

    让咸福宫摇摇欲坠的地位,再次稳固了些。

    纵然他为皇帝,在二三年内,都不可能轻易动摇咸福宫的位置。

    若说这里面没有鬼,隆正帝自己都不信。

    “查!”

    “彻查!”

    “朕却没想到,就在这宫里,还有人能暗地里搅风搅雨!”

    这种感觉,让他不寒而栗!

    ……

    “爷,您的脸上这是怎么了?”

    黑云车内,公孙羽看着贾环眼角的淤青,担忧道。

    贾环靠在车壁上,闭着眼抱着公孙羽,轻轻叹息了声,有些疲惫道:“幼娘,我怕是要失信于人了……”

    公孙羽疼惜的看着贾环,素手轻轻抚过他眉角的淤青,柔声劝道:“爷,人力终有时尽,世事无常,又岂能真的万事如意?

    您做的已经极好了,就不要太强难自己。”

    贾环睁开眼睛,目光有些茫然,轻轻呢喃道:“人力有时尽么?可是,我真的不想再装疯卖傻下去了……

    在别人无穷的猜疑中,小心自保。

    在别人的‘宽容’和‘恩典’中,艰难的庇佑一家人……

    这种日子,还要过到什么时候?

    为何,我总有朝不保夕的危机感……”

    听到贾环的喃喃之言,公孙羽面色大变。

    她先一把撩开车帘,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偷听。

    当然不会有,韩大亲自领着二十骑轻骑护卫在侧,任何人都不可能靠近,更不可能偷听。

    可饶是如此,公孙羽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待现没可能让人听了去后,她才深呼出一口气。

    看着贾环尤其出神,公孙羽一手握住贾环的手,一手轻抚他眉角的清淤,轻声道:“我是妇道人家,不懂爷在苦恼什么。

    按理说,爷大婚,连皇帝和皇后都出面做爷的高堂,爷当是天底下圣眷第一的人。

    我爹也说,陛下就是对皇子都没这样好过。

    可爷既然过的不高兴,那就……按爷的心思去过日子吧。

    富贵是一生,贫贱也是一生。

    幼娘能遇到爷这样宽容幼娘,疼爱幼娘的夫君,真的已经极满足了呢。

    所以,不管是大富大贵,还是结伴去黄泉,只要能陪爷一起,幼娘都心甘情愿。

    幼娘只盼,能看到爷活的松快,高乐……”

    贾环眸中的茫然渐渐散去,眼睛聚光,看着泪眼闪闪的公孙羽,笑着将她揽入怀中,在她唇上亲了口后,笑道:“乱想什么呢?

    若是走到今天这一步,爷还下乘的去起兵谋反方能自保。

    那么这些年的委屈求全,又为了什么?

    幼娘放心……

    无论是陛下,还是忠怡亲王,还是张廷玉,甚至还有李老相爷……

    他们都是一等一的人杰,豪雄。

    论见识,无不博古通今。

    但是,他们永远都不会想到,资本的力量,将会有多么可怕……”

    ……

    ps:第三更!求订阅!

    在留到明早还是今晚之间,徘徊思考了五分钟。最后一咬牙,了!就权当补更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