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太后苏醒
    “给姐姐请安。

    .”

    薛宝钗面带微笑,款款福下。

    不过没等她屈膝到位,就被史湘云一把拉住。

    史湘云恼道:“宝姐姐,你这是做什么?”

    薛宝钗笑道:“自然是给你们二位行礼了,规矩如此。”

    “别人家自然有这规矩,可环哥儿早说了,咱们家没这规矩!”

    史湘云正色道。

    薛宝钗苦笑道:“日后可以没这规矩,可第一次总要有的。不然,连西面儿老太太都会说我不懂礼。”

    史湘云道:“不同她说就是了!”

    一直旁观的林黛玉撇撇小嘴,道:“老太太定是在姨妈跟前提点了……”

    史湘云登时看了她一眼,再看向薛宝钗。

    薛宝钗嘴角愈苦涩,点了点头。

    这下史湘云都没法子了……

    林黛玉却轻笑了声,道:“咱们自己关起门来过日子,都说宝丫头给咱们敬了茶,老太太又不是包青天,如何会知道有没有?”

    薛宝钗有些歉意道:“这样不好吧?”

    史湘云忙道:“怎地不好?这样最好!环哥儿老早就说过,家里再没那些规矩。

    刚才小吉祥带着香菱来敬茶,都被林姐姐教训跑了呢!”

    薛宝钗闻言,面色微变,道:“小吉祥来过了?”

    在这方面,她要比心思大的史湘云敏感的多,一瞬间就想到了许多。

    趁史湘云没解释前,林黛玉就笑道:“她素来最爱作怪,如今愈淘气了,敢拿我和云儿开心。这还了得?让我好生收拾了通,这会儿子不知是不是跑去姨娘那里告状去了。”

    听林黛玉提及赵姨娘,薛宝钗面色又轻轻一变……

    “二姑娘、三姑娘来啦!”

    三人正说着,就听外面紫鹃高声招呼道。

    这里是史湘云的屋子,招待一个屋檐下的人可以,招待大姑子小姑子就不大合适了。

    林史薛三人忙迎了出来,在正堂待客。

    林史二人先给贾迎春行了礼,除了贾元春外,她就是长姐。

    贾迎春也笑着应了,扶起她们。

    不过到贾探春那里却卡壳了……

    贾探春笑道:“从环儿那边论,我也是大姑姐呢,怎地不给我行礼?”

    林黛玉俏脸微红,笑骂道:“三丫头,你少作怪!等你当了亲王妃,再让我们来拜你吧!”

    贾探春有些招架不住了,笑骂道:“真真是……都成了亲,这张口还是这般厉害!”

    众人说笑了回,贾探春忽然道:“对了,小吉祥和香菱来过了没?方才在西边东大院姨娘那里看到她俩,姨娘正教训她,来给你们两个当家太太敬茶哩!

    她答应的好好的,莫非没来?

    这小吉祥,胆子越大了,姨娘的话她都敢不听。”

    林史薛三人闻言,面面相觑。

    林黛玉道:“是……是姨娘让她来敬茶的?”

    贾探春道:“是啊……”又见三人神色有异,问道:“怎么了?她没来,还是来了使性子了?”

    林黛玉忙道:“这倒不是……奇了……”

    说着,把方才的事说了遍。

    又道:“我只当她又在作鬼使坏,要给宝姐姐难看。所以还揪了她耳朵,她也认下了是自己淘气。”

    史湘云纳闷道:“这小吉祥是不是傻了,怎地不说明白,是姨娘吩咐的?”

    贾探春忽然一叹,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林黛玉和史湘云齐声问道。

    贾探春再叹息一声,道:“小吉祥得了我娘的吩咐后,遇到我后就问我要主意。她担心,她若要做了出头椽子,那其她人岂不是也要效仿她?

    她倒不怕什么,磕头就磕头,敬茶就敬茶。

    可其她人,素日里都是和和气气,谁也不高谁一头,谁也不矮谁一头。

    若是忽然给人磕头敬茶,难免心里不自在。

    再告之三弟,三弟心里也不喜。

    小吉祥最想着她三爷,不想让他心里不喜……

    再者,她也不知听哪个嬷嬷说过,婆媳间最难相处。

    尤其是姨娘这种情况……

    她也怕你们为此在心里怨上姨娘……”

    “这叫什么话?”

    林黛玉等人都变了脸色,史湘云不悦道。

    不过又跟着一叹,道:“也难为她小小人儿想那么多。”

    林黛玉“噗嗤”一声笑出声,道:“虽考虑的三不着两,但心思难得。方才倒是我冤枉了她……”

    贾迎春贾探春想到林黛玉揪小吉祥耳朵的情形,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她们自然知道,林黛玉不可能真拿小吉祥怎样,不过小小教训一二罢了,不碍事。

    唯有薛宝钗面上虽带着笑,心里却不大是滋味。

    小吉祥怕人怨恨上了赵姨娘,所以才蒙着真相不说。

    可是,她会怕谁怨恨赵姨娘?

    难得她薛宝钗连孝道都不知,会怨上夫君的亲母?

    她这点心思传出去,人家只会赞小吉祥懂事,可回头再一想,她薛宝钗又成什么了?

    不过,她心思深,心里想着事,面上还和一群姊妹们说笑着。

    “哟!都在吃茶呢?”

    一群姊妹们正玩笑着,却听庭院里传来一道笑呼声。

    不用猜,便知道是哪个来了。

    穿的和金凤凰似的王熙凤跨进门来,看着众人都在,哈哈一笑,然后开始上下打量起林黛玉和史湘云来,一副过来人的眼神,将两人看的面红耳赤。

    林黛玉羞恼道:“凤丫头,你作什么鬼?”

    王熙凤也不恼,哈哈大笑道:“老祖宗还怜惜你们俩,不用今日去给她献茶。没想到,环儿倒是更怜惜你们。我原道今儿你们俩都下不了床……”

    “呸!”

    “真真是疯了!”

    “凤丫头别是撞客(撞鬼中邪)了!”

    连贾迎春都啐了口,其她人更是不客气的指责起来。

    不过,人人都面若桃花。

    薛宝钗也嗔恼道:“这话也是你做嫂子能说的?”

    王熙凤豪放笑道:“这算什么?屋里都是咱们自己娘儿们!除了我贾家两个姑娘外,都是过来人。

    可二丫头三丫头也不是小孩子了,三丫头和荆亲王府的亲事翻过年说不得也要提上日程。

    到时候,还专门有教导嬷嬷教你。

    这会儿子还害羞什么?”

    “别以为都跟你一样没羞没臊!”

    别人顾及王熙凤不好说,林黛玉却从没顾及,毫不客气的反击道。

    王熙凤眼神莫测的看着林黛玉,神秘笑道:“好妹妹,环兄弟昨晚疼坏你了吧?”

    林黛玉一张俏脸只觉得烧了起来,从椅子上站起,急向王熙凤,道:“看我不撕了你的嘴!一清早就来胡说,还有没有一点嫂子样儿?”

    王熙凤被她追了两圈后,见她行动不便,忙停下让她掐了两下,求饶道:“好妹妹,是嫂子欢喜傻了,说错了话,你饶了我这一回吧!”

    林黛玉哼了声,道:“你欢喜什么欢喜傻了?”说罢又补充一句:“不许再说疯话,不然饶你不得!”

    王熙凤刚想说出口的话登时噎住了,打了个哈哈,笑道:“这不是你们和三弟的亲事,连皇帝和皇后都来了,还给你们做了高堂。我激动了一宿都没激动完,这会儿还欢喜着呢!所以,好妹妹,就饶了我这一遭吧!”

    林黛玉闻言,弯起嘴角,水灵灵的好看眼睛眯起,道:“好吧,就饶你这一回。”

    此时的林黛玉,好似整个人都散着清灵的气息,尤其一双眼睛,明亮,灵动,好似天上仙子般。

    王熙凤感叹道:“三弟真真好福气!”

    林黛玉闻言,白了她一眼,然后到底没忍住,抿嘴咯咯乐出了声。

    ……

    “张廷玉,你有完没完?陛下都没说不让我告辞,你拉着我不放做什么?”

    上书房内,一群人看好戏。

    张廷玉一手扯着贾环衣袖,面上却是毕恭毕敬,让贾环想动粗都不好意思,只能不耐烦的喝道。

    张廷玉满脸不是,道:“宁侯宁侯,下官只是想再请教一个问题。”

    贾环想给他脸上一拳,可看他那副谦卑模样,实在打不出手。

    只能对龙椅上看戏的隆正帝道:“陛下,看看,看看!这就是咱大秦的相爷!还有治没治?您管不管?”

    隆正帝呵呵道:“贾环,你不读书,不知道做学问的人的执着。朝闻道,夕可死。没有这种坚持,也成不了学问大家。

    张爱卿为朕掌管天下财物,却对你口中的银行一无所知。

    所以,虚心学习请教,不耻下问。

    这是好事,朕以为当大加鼓励。”

    “不耻下问?”

    贾环气笑了,道:“臣不知比他高明到哪里去了!就算前明沈万三复生,在经济一道,臣都能和他谈笑风生!张廷玉算哪门子不耻下问?”

    张廷玉忙道:“是是是,下官是向贤达请教,并非不耻下问……”

    见他这般,贾环真是没办法了,无奈道:“张相,我知道你不是为了你自己,你是为了朝廷,为了户部。

    可就算我现在把银行筹备法子全告诉你,你能筹备出银行吗?

    我给你说的很清楚,也很直白,没有一丝一毫保留。

    银行和现在钱庄最大的区别,就是银行会投资到各个朝阳产业中去。

    比如我贾家那几个产业,这是大秦从前从未有过的。

    在不影响从事这行产业百姓生存的情况下,进行大规模的盈利,从而带动银行的铺展。

    只此一项,你就没办法解决。

    何苦这会儿纠结于我呢?”

    张廷玉闻言,沉默了下,道:“宁侯所言极是,下官只是自责,身为内臣,却不能……”

    “打住打住!”

    贾环没给张廷玉表白心思的机会,他应该是真心,但那对贾环不重要。

    顶着隆正帝等人不满的眼神,贾环对张廷玉道:“张相,你知道本侯对你最大的感观是什么吗?”

    张廷玉苦笑道:“多半是厌烦……”

    贾环摇头道:“不是,你也太小瞧我了。本侯对你最大的感观,是你做的多,说的少。

    我想,这也是陛下如此信重你的缘故。

    所以,以后同我处事,不要扯太远。”

    张廷玉闻言,脸上一阵青白……

    “贾环,你也太不近人情了,我就不信你是万事通。张大人不过请教你几个问题,你还拿捏上了。你自己不也说了,张大人做的都不是为了他自己,而且就算告诉了他,他现在也没法和你争。

    如此,怎地就不能好好说话?”

    赢祥见隆正帝脸色不大好看,忙先开口道。

    贾环或许是隆正帝最喜欢亲近的臣子,但若说最器重最可用的,那一定是张廷玉。

    现在张廷玉被贾环一个刚成亲的毛头小子这般教训,素来护短的隆正帝怕真生气了。

    不愿见两人再怼上,赢祥先教训起来。

    贾环郁闷道:“忠怡亲王,我昨儿才成亲,今儿是来谢恩的。他若想问,过些日子还不随他问?我又没说不告诉他。

    银行一办起来,秘密哪里藏的住?

    干吗非要今天拉着我不放?”

    张廷玉脸色愧然,躬身道:“宁侯,却是下官的不是。不过请恕下官无礼,有一问题不问,怕自今日往后都难入眠。”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没见过你这么缠的,好好好,你问!不过说好了,就最后一个问题!”

    贾环简直抓狂,不得不妥协。

    张廷玉大喜,忙起身正色问道:“宁侯,下官相信您能卖出银行股份。可是……您又怎么能让百姓,甘心将银子存入您的银行里?要知道,老百姓大都愿意将银子存在自家,哪怕挖个地窖藏起来,不也比存银行方便。

    还有,财不露白的顾忌。”

    贾环嘿嘿一笑,竖起大拇指道:“张相是真正思考问题了,答案很简单。这银行里不是有天家三成股吗?银行不是要借贷一千万两银子给朝廷吗?

    那么等到年终俸禄和红包时,户部就以银行的银票代替现银放。

    当然,他们若愿意,随时都可以去银行兑现。

    另外,但凡在贾家产业置办货物的,只收银行的银票。

    到那时,您就瞧好吧,保管……”

    贾环正说的得意,隆正帝、赢祥和张廷玉等人都听的面面相觑,又无不眼露精光时,一个身着大红太监服的老年太监忽然踩着猫步走进上书房。

    看到他,苏培盛忙迎了上去。

    隆正帝的脸色也是一变。

    那内侍在苏培盛耳边耳语了两句,苏培盛的面色就大变。

    隆正帝是急性子,沉声道:“张永,慈宁宫生了何事?”

    张永,就是这进来的老太监,一直在慈宁宫看守着。

    他此刻匆匆赶来,必是慈宁宫出了事。

    张永闻问后,忙上前跪下,道:“回陛下,方才……方才太后娘娘醒来了!正在寻陛下呢……”

    隆正帝闻言,细眸猛然圆睁,站起身,道:“你说什么?”

    ……

    ps:订阅啊,给点动力,舍了老命写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