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没那么简单
    “黄三斤号称黄百万,家资颇丰,因为紧跟江春的缘故,所以,在八大盐商中的地位也还不错。

    但也更因为他紧跟江春之故,所以,他自我做主的时候反而不多。

    因此,只将他拘来,作用不大,还会打草惊蛇。

    但,三爷这个想法路数是对的。

    盐商在扬州坐大已久,也自大已久。当真已经是无法无天了,三爷顶着钦差的名头,初来此地。当地官员碍于盐商之面,竟然不敢出城迎接。

    他们还敢日夜窥伺盐政衙门,更派武人前来恐吓!

    其实,他们若不先出手的话,三爷这个局反而会难下手些。

    既然他们出了手,呵呵,那主动权就落入三爷手中了。

    但,我们不能只抓这个小虾米,还要等大鱼!”

    索蓝宇的话,让众人眼前一亮,差不多都明白他什么意思了。

    贾环笑道:“这已经落网一个了,他们还会继续往这派?”

    索蓝宇其貌不扬的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点头道:“他们在扬州一直都处于上风,即使林大人来之后,也只是对八大盐之外的盐商和一些江湖帮派动手,与八大盐之间,也只能周旋。

    盐商们无敌的太久了,难免会肆无忌惮。

    从来没吃过亏的人,陡然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所以,他们一定还会派人来。

    只是,三爷还需要多做准备才是。他们虽然猖狂,但实力绝不容小觑!

    据我所知,江春之所以能够威霸扬州城,除了因为财势居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豢养了诸多江湖人士,其中不乏大高手!

    其他盐商的手下也或多或少的都养着一些这样的人,平日里替他们处理一些脏事。

    盐商太富太富。所以,就连寻常勋贵豪门才只能勉力支撑的从武之资,对他们来说,当真不是什么大问题。

    他们不缺银子。也舍得花银子,所以,愿意为他们卖命的江湖人士数之不尽,他们从中挑选出的高手,绝对非同小可。”

    贾环闻言后。对扬州心里多少有些数了。

    从武之难有三,当其冲者,就是银钱。

    贾环前些年练武,花费的银子数以十万计。

    这还远不是全部,因为他还没有练到尽头,日后随着修为的不断提升,所需的银子也会不断的增加

    所以,寻常勋贵之门,确实难以承受。

    而世间大部分武人,也因此难以迈向武道高峰

    但这点对富可敌国的盐商们来说。并不是问题。

    以珍珠喂猪,以人参养鸡,而后吃鸡蛋的做法,就连皇宫大内的至尊都没有这么奢靡

    其二难,为练武根骨。

    练武根骨要求很高,有时往往一大家族的嫡脉中一个都没有适合练武的。

    但以大秦亿兆黎民为基数,想挑选出有练武根骨的人,却并非什么难事。

    对盐商而言,自然也不是问题。

    其三,则是毅力。

    有些武勋豪门家族。并非没有银子。

    武勋将门,再穷,给子弟开筋入门的银子还是有的,比如定军伯韩家。那般“清贫”,在大秦勋贵世家中是出了名的,但韩德功却供出了三个武人,虽然仅仅都只是开了筋

    而有些豪门子弟,有银子,也有根骨。但却无法忍受从武过程中,非人的苦痛。

    从武说起来都很简单,不过两个字而已。

    但是真正遭起罪时,就远非外人能想象的出的了。

    所以,有的武勋豪门子弟,既不缺银子,也不缺根骨,却没有敢受罪的勇气和毅力。

    宁肯让武勋亲贵之爵,沦为宗亲之爵,也不敢去触碰武道。

    比如贾环之前贾府的贾家众人。

    但这对盐商来说,同样不成问题。因为吃苦的并非是他们或他们的子孙,这世上有的是想要用命搏富贵的亡命徒

    银财、根骨、毅力,三者皆不缺。

    盐商们能培养出优秀武人的客观条件就都备齐了。

    贾环能够想象出,盐商们用金山银海堆积出的武人的强大。

    不过,当他转头看了眼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雕塑一般的乌远时,心里顿时踏实多了

    金银或许能堆积出强大的高手,甚至是七品以上的大高手。

    但金银绝对堆积不出武宗来。

    想成就武宗,当真只能看天意。

    武人勉强只能算千里挑一,但武宗,就是在百万人里挑,都未必能挑出一个来。

    贾环身边有一大高手,还有一武宗

    呵呵,天下之大,他何处去不得?

    这种没难度的事,他就交给韩家兄弟去负责后续的瓮中捉鳖行动。

    一来方才他以四品武人之身,与韩家三兄弟合力捉住了虽为六品高手但被包围后心意难安的宋胡子,已经到极限了。

    再强力为之就会受伤。

    二来,他觉得,对扬州盐商的情况了解还是太匮乏,他需要再找个人去问问。

    索蓝宇,应该是诚心相投,能力也是有的。

    但毕竟相交太浅薄,暂时还不能完全信赖他

    “八大盐要是有这么简单就能对付的了,那他们也不会在扬州矗立数十年而不倒了。尤其是那个江春,别的盐总,或十年,或二十年,可能还会轮换。人嘛,三起三伏直到老,本是常态。

    但这个江春,自迹以来,近一甲子年,始终为扬州八大盐商之一,近三十年来,更是牢牢把持着盐总之位。

    在这扬州城内,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几乎都受过他的恩,念着他的好,有天下第一善人之号。

    除此之外。这几十年来,由他资助成才的士子更是不计其数,而这些人,如今充斥在整个朝堂上下。

    你可能不知道。他与李光地为旧友,与其他阁臣都或多或少有些交情。

    太上皇第一次南巡时,正是住在江春出银为其建造的行在内。

    而当时随扈侍奉圣驾的皇子,正是十四皇子,也就是当今的忠顺亲王。

    两人一见如故。遂成故交。

    你想想看,这样的人物,岂是你一个区区罪名就能动摇的?

    除了江春之外,其他七大盐,又有哪一个不是底蕴惊人,背后随便牵扯出一个人来,都让人忌惮不已。

    那马家兄弟二人,竟然还能攀扯到皇太后那里

    你以为,这种关系,是你一个窥伺钦差行辕就能处理的了的吗?”

    背靠着床榻。林如海一边微微喘息着,一边费力的说道。

    贾环则是恭谨的洗耳恭听,还要忍受着林黛玉的白眼儿。

    听罢,他先给林黛玉赔了个贱贱的笑脸,逗的林美人抿嘴偷乐,然后才对气的瞪眼吹须的林如海叹息道:“我原就知道不会有这么简单,武道力量虽然强大,但说到底,最终还只是政治的附庸罢了。这个天下的规则,主流力量。依旧是士。除此之外,是商。武人怕是连农的地位都不如。

    其实我原本就没打算和这些人大动什么干戈,只是,他们伤了姑丈你。惹得林姐姐不高兴了,这让我非常恼火。

    谁敢让我的亲人不痛快,那我就一定会让他全家都不痛快。

    他们那些后台,自然都硬的扎手。若非如此,皇上大概也不会让我来当这个钦差。

    呵呵,当真都是好算计”

    “慎言!”

    林如海不悦的瞪了贾环一眼。呵斥道:“当今陛下乃明君,你为臣子,世受皇恩,君上有所差遣,你用心办事就好。不管怎样,这种牢骚话连在心里想想都不成,何况像你这般说出来?”说着,又压低声音叮嘱道:“千万不要小瞧了当今的力量,我这些年输送上去的近千万两白银,很大一部分被用来组建耳目爪牙,你心里要有数,最好做到慎言慎行。言谈之祸,文讳之锢,向来惨烈!”

    贾环闻言,心中一咧,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好了,就不要再惹爹爹劳心了!你在都中那般威风,怎么到这里就”

    见林如海连喘息的力气都费劲了,林黛玉嗔怪道。只是话没说完,就被林如海不悦的喝断道:“后宅不得干预正事。”

    贾环见林黛玉一双原本就冬泉般的美眸中,忽地水雾弥漫,连忙赔笑道:“林姐姐说的才有道理,都怪我,都怪我!”

    林黛玉不言语,还只是垂泪,林如海微弱的叹息了声后,道:“乖玉儿,莫哭了。是爹不好,不该说你。只是,爹已经没有力气再哄你笑了,你就莫要哭了。”

    此言一出,非但没劝住林黛玉的眼泪,反而让她哭的更伤心了。

    贾环无语的看着林如海,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心道你这不是在哄姑娘,你这是在装死吓人。

    林如海自然能看懂贾环眼神中浅薄的意思,心中大怒,眼睛盯着贾环,用眼神道:你行你就上,不行别bb

    贾环就是这样解读的。

    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你可以侮辱三爷我的智商和城府,但你不能侮辱三爷我说花言巧语的本事!!

    “咳咳!”

    干咳了两下后,吸引来两人的注意力,贾环一脸贴心关爱神色的对林黛玉暖声道:“林姐姐,姑丈今日着实太累了,要不,咱们先下去吧,也好让姑丈好好歇息。林姐姐,你说好不好嘛?”

    林如海怔怔的看着爱女抿着小嘴在那里点头,他完全想不通,他如此深沉的父爱倾诉,为何竟抵挡不过眼前这个臭小子的几句幼稚的让人可笑的话,尤其是,最后那句有些“奶声奶气”的恶心话,居然还让一向聪慧过人的女儿抿嘴一乐,破涕为笑

    这个世道到底怎么了?

    林黛玉起身轻轻一福,然后轻声道:“爹爹,女儿先下去了,你好好休息吧。”

    林如海还能说甚,只好呆滞着眼神,缓缓的摆了摆手

    林黛玉只以为他是累的辛苦的,于是就和贾环一起悄声告退了。

    只是,她没看到的是,贾环虽然一只手轻轻的护扶着她,另一只手却藏在背后,跟林如海无声的比划了个“v”

    “好了,林姐姐,别哭了,你哭的哥哥心都碎了”

    “呸!”

    林黛玉一下羞红了脸,一双如水凝眸,又羞又恼的嗔视着贾环,啐了口道:“环儿,你最不羞!哪有又叫姐姐,又自称哥哥的?”

    贾环得意笑道:“既然如此,那以后我可就称你为妹妹喽!”

    林黛玉闻言后却顿住了脚,眷烟眉蹙起,看着贾环认真道:“环儿,你这样叫我可真不喜欢。”

    贾环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低声嘀咕道:“坏了,浪过头了”

    “噗嗤!”

    林黛玉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嗔道:“你就没个正行儿!”

    贾环嘿嘿一笑,从身后解下大髦,披在了林黛玉身上,只是,搭在对侧肩的手却没有收来

    林黛玉微微羞红了脸,抬头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风.情无限,却也并未挣脱开来。

    贾环柔声笑道:“扬州的景儿比都中好的多,但冬季里太湿冷。明儿我去找人,给屋里装暖墙。可不能把我的林姐姐给冻着了,不然我可要心疼了!”

    “油嘴滑舌!”

    话虽如此,可嘴角却弯起了好看的弧度,眼中的黯淡也尽去,明亮了许多。

    林黛玉微微侧靠在贾环怀里,两人在抄手游廊中走着。

    贾环道:“过两天,等事情都进了正轨,我就带着林姐姐去大名鼎鼎的瘦西湖上游玩一圈。最好再找个女画师,给咱俩画张相!”

    林黛玉闻言,眼睛顿时愈明亮了,顿住脚,靠在贾环怀里仰起头,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贾环,道:“真的?”

    贾环笑道:“我何曾骗过你?只可惜,当年在梦里,也有一奇人教我绘画,那画技名唤素描,画出的人就和真的一般。只是我那时太顽劣,不知道好好学习,就错过了。不然的话,我就可以给林姐姐画了!”

    林黛玉好奇道:“我也隐约听说了些你当年的事,真真是浪子头金不换的典型。这么说来,你在梦里不仅梦到了荣国先祖,还梦到了其他奇人?”

    贾环注重点不在后面,而是在前面,撇嘴道:“林姐姐你冤枉我,我哪有浪过?可称不得浪子!”

    “噗嗤!”

    林黛玉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小拳头轻轻的敲打了贾环一下,嗔道:“就会乱说!什么浪不浪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