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小吉祥敬茶
    上书房内,除了隆正帝和赢祥外,其他人都怔怔的看着贾环,目光艳羡。 .

    从这一刻起,大秦权势滔天的顶级大佬,就又多了一位。

    想想他们,走到这一步,站在这间上书房内,用了多少年。

    而这一位,又用了多少年?

    他只是和皇帝干了一架……

    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银行策略定下,朝廷缺银的问题也将很快解决。

    那么,其他的,都将不会是问题。

    张廷玉深信,只要度过今年最艰难的一年,到了明年,国朝形势只会越来越好。

    对银行的依赖,也会越来越少。

    说到底,银行不过是一个类似于内务府,敛财的机构。

    只是以前是贾环一个人带着几家勋贵发大财,如今,却是带着天家,带着大部分既得利益集团一起赚银子。

    对于军权,贾环依旧只是影响,也只能是影响,而且,不会获得比现在更大的影响……

    对于政事,他就更不可能插手。

    因为,他张廷玉,一定会死死防备住贾环伸向朝堂的手。

    待李光地老相爷驾鹤归西后,朝堂上将再无贾家援手。

    安心做一个受用富贵的权贵纨绔吧,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张廷玉眼睛闪烁,眼神又看向御案后的隆正帝。

    却看到隆正帝也正在看他,细眸中,闪烁着与他一样的目光……

    ……

    “敢问宁侯,这银行股份,如何发卖?毕竟,这是一全新不同之事物。当然,下官不是在怀疑宁侯,宁侯陶朱之术,世人皆知。只是……”

    张廷玉还是不大信,贾环仅凭一张嘴,空口白牙,就能套现几千万两银子。

    他心里总觉得憋屈,也觉得梦幻……

    觉得憋屈和梦幻的何止张廷玉一人,一亿两白银的冲击,让每个人心里都不踏实。

    听张廷玉发问,其他人也都看向贾环。

    贾环笑道:“过半个月,等我度完蜜月,会先召开一次玻璃方子拍卖会。

    到时候,大秦五湖四海的巨贾,都将云集都中。

    毕竟,玻璃的暴利,让他们每个人都眼红。

    这些巨贾能成为大富之家,就必然有一定的独到之处。

    除了官商勾结起家的外,能看出银行妙处的,必不会在少数。

    其实先拍卖玻璃方子都只是为了将人尽快吸引到都中罢了,不然,那些人只看到银行股东里有天家内务府,有宗室,有我们这些武勋将门,傻子才会视而不见呢。”

    “蜜月?什么蜜月?”

    隆正帝忽然问道。

    贾环正色道:“陛下,新婚蜜月啊,臣昨儿才成亲呢!”

    众人齐齐抽了抽嘴角。

    户部尚书李谦忽然笑道:“宁侯,不知大秦官员,下官指的是,文臣,可不可以认购银行股份?”

    贾环闻言,觑着眼看他,阴阳怪气道:“哟!这不是计相吗?

    你一月俸禄多少啊?还有存款买银行股份?

    赵师道呢?赵师道哪儿去了?”

    “给朕闭嘴!”

    隆正帝一脑门子黑线的骂道。

    他虽然生性刚烈,最恨贪鄙。

    却也知道,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

    只要不是主动索贿,平日里收些冰敬碳敬什么的,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否则,堂堂一个户部尚书,官居一品,一月俸禄却只有二百两,迎来送往请幕僚的花费都不够。

    没有点外快,全家都得吃糠咽菜。

    那还如何为国效力?

    当然,隆正帝也没想到,李谦家居然富庶到,可以认购一千两银子一分的银行股的地步,还不知要买多少……

    骂完贾环后,他眼神狐疑的看向这位掌管国库的计相。

    该不会是监守自盗吧?

    李谦心里已经在问候贾家十八代祖宗了,被隆正帝看的满脑门子冷汗,忙解释道:“陛下,臣只是以为,文臣亦是大秦天下不可或缺的一份子。不管百官能否买的起,至少名分上,不好将他们排除于外……”

    隆正帝闻言,“嗯”了声,道:“言之有理。”说罢,又看向贾环,眼神警告。

    说实话,虽然恨不得举起铡刀,将一干贪官污吏斩尽杀绝。

    可隆正帝心里未尝没有和文官一脉打好交道,处好关系的心思。

    这就是一种无奈而又悲哀的现状。

    大秦的天下,毕竟还是要靠文官去治理。

    百年之后,为他上庙号,修史书的人,也是天下文官。

    所以,隆正帝一直在考虑着,清理完吏治后,与文官和解的事……

    这个时候,他却不想看到断人财路的事出现,进一步激化天家和文官系统的矛盾。

    对皇帝而言,勋贵和文官之间,也需要一种平衡。

    贾环咧嘴一笑,懒洋洋道:“文官当然也可以买,银行股多好?又可以把小金库里的银子洗白,又可以光明正大的传诸子孙!”

    李谦闻言,一脑门子冷汗,讪讪笑道:“宁侯说笑了,宁侯说笑了。”

    贾环嗤笑了声,不过在隆正帝刀子一样的眼神下,还是没有继续扎心……

    “宁侯,下官还有几个关于银行的问题,想向宁侯讨教,望宁侯指点迷津。”

    张廷玉锲而不舍的问道,姿态很低。

    贾环却摇头道:“张相,我不会干涉朝政的运转,而银行如何运作,也与你无关。

    户部如果也想办银行,等大秦银行成立后,你自可观摩。

    但现在,我却不会将秘诀告诉你。

    这是经济之道。

    至于你担心的那一千万两借款,大可不必担心。

    武勋将门内部认购,就足以贷给你了,利钱便宜,六厘。

    一万两,一年例钱六百两。

    一千万两,一年例钱不过六十万两……”

    见隆正帝又在瞪他,似乎在心疼那六十万两,贾环的声音骤然提高,对张廷玉吆喝道:“满天下打听打听,啊,有哪个钱庄会贷六厘的利!

    去掉火耗亏空,去掉人工月钱,我他么是在做赔本儿的买卖啊!

    咱都别忒黑心了,总要给人一条活路不是?

    打听打听,哪他娘的有六厘的……”

    “贾环!”

    赢祥古怪着一张脸,想笑又不能笑的憋着,喝道:“这是什么地方?也是让你骂街的?”

    “瞧你那副德性!一张商贾市浍的嘴脸!”

    隆正帝刻薄讥讽道。

    贾环好笑道:“陛下,您这是河还没过,就想着拆桥呢。没我这小商贾,您这会儿子,怕不得又要和张相他们商议怎样刮地皮吧?”

    “放你娘的屁!”

    隆正帝也是火爆脾气,被贾环说的痛脚,登时炸了,反正满上书房都是潜邸旧人,不怕被人说他有失帝仪。

    不过,张廷玉等人还是纷纷目瞪口呆……

    “他们欠朝廷银子,一个个吃的膀大腰圆,生活奢靡,比朕还会受用。朝廷缺银,还不能问他们要账?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隆正帝愤怒道。

    “陛下……”

    贾环摸了下鼻子,看着隆正帝郁闷道:“臣昨儿才成亲,正是大喜的日子呢,您咋老冲我发火?”

    隆正帝:“……”

    贾环又嘿嘿笑道:“陛下,您是天子,当胸怀天下,别扣扣索索的小家子气……”

    见隆正帝刚缓和下来的脸色又拉了下来,黑成锅底,贾环忙道:“臣这绝不是在嘲笑您,是在劝谏您,得学会花银子!

    天家在银行股份中占三成,这是多大的份额?

    您要只想着节俭,不想着花银子,用不了二十年,天下一半的银子都到您内务府内库中藏着去了。

    市面上没了那么多银子流通,立刻就是银贵物贱的下场,老百姓的日子就惨喽!”

    隆正帝闻言,面色古怪道:“那依你的意思,朕该大兴土木,奢靡无度?”

    在史书上,这是标准的昏君做派……

    贾环笑道:“您不愿也成啊,您可以把银子都用来做基建,就是修路铺桥。

    天下那样大,除了有数的几座雄城外,路都是泥洼难行的泥泞坏路。

    也别在丰收之年修路,偏在不幸遇到灾年时,您就拿出大票的银子来,雇佣流民,或大修水利,或铺路架桥!

    嘿!不是臣忽悠您,只要遇到两次灾年,您这么回来做两回……

    您,甚至是整个赢秦天家的名声,将流传千古。

    大秦的江山,也将基业永固!

    您也会一改在民间的臭名声,成为万家生佛!”

    隆正帝原本激动的霍然起身,面色潮红,眼眸波动。

    可听到最后,脸色又登时铁青,狞笑道:“你个小王八羔子,朕的名声再臭,能有你臭?

    什么话都敢说,真当朕打不了你板子?

    还有脸子说朕,自己去外面打听打听,你贾环的名声,比臭狗屎还臭!”

    “噗!”

    “哈哈哈哈!”

    赢祥虽明知不是该笑的时候,可还是着实忍不住,顶着隆正帝刀子一样的眼神,喷笑出声。

    还别说,论起臭名声来,这一对君臣俩,真真是半斤八两,不分胜负。

    ……

    相较于紫宸上书房的热闹,宁国府今日也热闹之极。

    贾环走后,林黛玉和紫鹃用过早饭,就一起去西暖阁串门儿。

    紫鹃本来不想去,可林黛玉却觉得,做了好事,不能不让人知道……

    女孩子之间的交往,天生就带一层面纱。

    哪怕恨不得互相捅刀子,可当面也亲热的比亲姊妹还亲。

    谁也怠慢一点,笑的不够灿烂,就说明功力不够,落了下风。

    当然,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肯定不会恨不得捅对方刀子,但心里多少都有些不自在。

    然而,却不影响面上的亲切。

    被史湘云迎进了内间,见她头还没盘,似是刚刚起来,林黛玉满意的点点头……

    继而,林黛玉夸赞了史湘云气色极好,然后风轻云淡的说,清早她打发贾环一定要到湘云这里来,不知来了没有……

    呵呵哒!

    往窗角瞟了眼后,史湘云谢过林黛玉的好意,也夸赞了林黛玉发型有型,然后亦风轻云淡的说,昨夜她打发贾环一定要到林姐姐那里去,不知去了没……

    紫鹃和翠缕在旁边听的都牙齿发麻……

    好在,这种局面被人打破了。

    小吉祥和香菱两人进屋,说要给两位新夫人磕头敬茶。

    香菱明显是被忽悠威胁的,不过她听小吉祥的。

    林黛玉和史湘云就怔怔的看着小吉祥先把茶盘放在地上,然后撅起小屁股跪在地上磕了个头。

    香菱有样学样。

    最后小吉祥和香菱一起给呆呆的林黛玉和史湘云敬茶:“给奶奶敬茶!”

    “姑娘快接了!”

    见林黛玉和史湘云都被这突然袭击给击懵了,紫鹃和翠缕都忙给自己主子提醒。

    总让妾室跪着,献茶也不接,会让人说好妒。

    好妒,是妇德的大忌。

    这个名声可背不得。

    林黛玉和史湘云也反应过来,忙接了小吉祥和香菱的茶,一人喝了口。

    有点凉……

    “小吉祥子!”

    林黛玉没好气的看着笑的跟狐狸似得小吉祥,唤了声。

    “诶!”

    小吉祥重重点点头,脆脆的应了声,然后赔笑道:“奶奶要我立规矩吗……哎哟!”

    话没说完,耳朵就失陷,落入了林黛玉手中。

    林黛玉咬碎银牙,恨道:“小蹄子,一大早来捉弄我?没地儿耍了是不是?”

    小吉祥小脸巴巴道:“好奶奶,我这不是来给奶奶献茶来了吗?我是真心的!不信,你问香菱!”

    一旁处,香菱也被史湘云抱着揉啊揉……

    经过贾环的启蒙,史湘云似乎有了攻的趋势,她和贾环在一起都敢打一波反攻,被镇压,再反攻……

    可怜香菱,傻乎乎的被湘云捞住,一个劲的揉捏。

    不过到底仗义,听到小吉祥的话后,连连点头。

    林黛玉气笑道:“香菱这妮子整日里迷迷煳煳的,被你哄成傻子了,还不都听你的?当我不知道,妾室才能给太太献茶,你还没成房里人呢,献哪门子的茶?

    说说,这是在给哪个在挖坑呢?”

    林黛玉这么一说,史湘云一个激灵,顿时反应过来,修眉竖起,看向小吉祥,眼神不善。

    小吉祥真没想到林黛玉这么精明,竟然识破了她的诡计,眼珠子滴熘熘的转,矢口否认道:“奶奶,我这不是盼着您在三爷面前说说好话,让他早些收了我和香菱嘛!”

    “还敢扯谎!”

    林黛玉喝了声,不过看她模样可怜,到底心软,松了手,没好气道:“你三爷护你跟护心窝子似得,老太太管不得你们。满园子就你和香菱两个疯跑,活的比谁都快活,还用我来帮你说情?

    小吉祥你听仔细了,寻日里胡闹也就罢了,我也不理你到处顽皮。

    可耍心眼子的事,只有今日一遭,再没有第二回,听明白了?”

    小吉祥真有些怕了,小声道:“奶奶……”

    “还按以前的叫法叫就是。”

    林黛玉理了理小吉祥有些凌乱的衣裳,说道。

    小吉祥见之登时放心了,嘿嘿一笑,道:“姑娘,我明白了。

    姑娘,我真没想使坏,就是……就是想捉弄一下……嘿嘿!”

    又连忙保证道:“我最知道三爷哩!他虽然宠我,眼睛里却容不得沙子。我要敢使坏,他要知道了,还不打烂我的屁股!”

    林黛玉好笑道:“你知道就好!”

    小吉祥见摆平了林黛玉,可一旁史湘云的脸色却依旧不好看,眼睛滴熘熘的不知该如何补救。

    林黛玉知贾环最心疼她,也不愿第一天就让她和史湘云对上,便道:“行了,自去耍子去吧。不需你立规矩!”

    小吉祥闻言大喜,忙给林黛玉咧嘴一笑,带着香菱就跑。

    史湘云忍了好久,皱眉道:“这就宽纵了她?真真是愈发没规矩了!你不说,我还想不到,她竟给宝姐姐使坏……

    好大的胆子!”

    还没当上妾室的小吉祥都给林黛玉和史湘云敬茶,那薛宝钗这有名分的妾室,甚至还有公孙羽、董明月、白荷她们,是不是也要来磕头敬茶?

    公孙羽、董明月她们也就罢了,敬茶也只是一个面子活。

    林黛玉和史湘云都不是猖狂的人,不会端着太太的架子,拿捏她们。

    甚至她二人对公孙羽都很亲近,心里也敬着。

    哪怕敬茶,心里也不会有芥蒂。

    可薛宝钗不同……

    倒不是说薛宝钗身份更高一层,关键是……

    往日里,薛宝钗便是她二人的姐姐,以姊妹相称。

    三人极亲密。

    薛宝钗也很照顾她二人。

    这会儿子要让她来磕头敬茶,别说薛宝钗自己心里怎么想。

    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心里都过意不去。

    别看林黛玉素日里爱刺薛宝钗两句,但那完全是两回事。

    论心底柔软善良,再莫有谁强过林黛玉。

    她是真真的刀子嘴豆腐心。

    林史二人本打算,三天回门后,就搬回大观园住,和从前一样玩乐。

    住的太近,真不是好事,早晚起磕碰。

    同时,也不用薛宝钗和公孙羽她们来敬茶,不求这个虚名,贾环也不大喜欢。

    谁知,却被小吉祥顽皮一闹,给打乱了。

    因此史湘云心里很有意见。

    林黛玉却劝道:“云儿,你快莫同小吉祥一般见识。那丫头让环儿惯的顽劣的紧,但若说心里有坏心,却是不会的。

    她平日里就爱去你那里耍,你还不知她是什么样的人?”

    史湘云闻言,脸色好看了些,道:“倒也是,她就是爱顽。不过也是小气的,当年宝姐姐见她顽皮的太不像,不过说了她两回,给了她两次脸子看,她就记在心里。”

    林黛玉笑道:“不过是心思简单罢了,做事不想着后果。有环儿护着,更有姨娘护着,也就三丫头能收拾她,其她人却不好动她呢。不然环儿那里不说什么,姨娘心里也不好。

    你若真想教训她,去寻三丫头告状就是。”

    史湘云闻言,笑道:“我并不是非要收拾她……罢了,只盼她再没下次。只是,宝姐姐那里怎么办?”

    林黛玉眼睛转了转,道:“不给她这个机会就是……”

    “姑娘,宝姑娘来瞧你们啦!”

    两人话没说完,就听到刚送小吉祥出去的紫鹃,在外面廊下高声说道。

    ……

    ps:第一更,还有一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