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武威索
    江南的冬夜,与北方的夜晚是不同的。

    北方的冬夜里,寒气*人,伸开五指在空气中捏一把,似乎都能听到干燥的摩擦声。

    而同样在江南的冬夜里捏一把,只会感觉到绵绵的湿冷。

    天上也没有干净到一尘不染的爽朗星空,只有绵绵无尽的云……

    “这就是姑娘当年的闺房啊!虽和都中家里的不一样,却也有趣的紧哩!好像还要精雅的多。”

    紫鹃看着屋内陈设后,啧啧感慨道。

    不过也有缺点:“就是冷的紧!明明生了火盆,怎地好像比都中还冷?”

    林黛玉好笑的看着紫鹃道:“江南多水,连气都是湿的,攥一把好似能攥出水来,人就像是活在冰水里一般,自然要冷一些。你若觉得冷,可以靠到火盆边上去,再将我的大髦也穿上吧。”

    紫鹃笑道:“哪有在屋里穿大髦的……”

    林黛玉一边看着屋内还是记忆中熟悉的物件摆设,一边面色怅然道:“这又何妨?左右不过就咱们两人罢了,嬷嬷们都在外头。在里头穿大髦虽不像,可你若是冻病了,岂不是更不美?”

    紫鹃想了想,也觉得有理,便赶紧哆嗦着去找出大髦穿上,又靠到火盆边,这才觉得好了些,抱怨道:“照我说,姑娘这病定是被冷出来的。在这种天儿里见天的活下去,好人也得冻出病来。姑娘,老爷怎就不跟甄家学学,也在屋子周围弄出暖墙,再在底下盘个地龙!听立冬说,他家就不这么冷,可暖和哩。”

    林黛玉没好气的白了紫鹃一眼,道:“你倒是和她们靠的近,干脆给她们当丫鬟去好了!”

    紫鹃闻言好笑,抿嘴忍笑道:“姑娘竟连我这做奴婢的醋也吃!照我说,姑娘可不是吃错了方向?”

    林黛玉闻言俏脸登时通红。不依的要拿掸子打紫鹃,紫鹃绕着火盆跑,边跑边告饶:“好姑娘,你可饶了我这一回吧。我再不敢了。”

    林黛玉闻言,又跑了两步,发现实在追不上后,才顿住脚,还威胁:“这次我就罢手了。再敢乱说话,仔细我撕了你的嘴!”

    紫鹃咯咯的笑,不过还是在林黛玉恼羞成怒前,果断的答应了。

    “姑娘,立冬和有夏不是坏人呢。我要是姑娘,就跟三爷讨过来。两人长的一模一样,多可人哪!连说话都一模一样,我问一句,她俩就齐齐的回话,竟一字不差。多有趣!”

    紫鹃“蛊惑”道。

    林黛玉没好气道:“你懂什么?”

    就是嫌她们太招人喜欢了,连你个丫头都稀罕的不得了,那,他呢?

    紫鹃忽然有些神秘的压低声音,问道:“姑娘,老爷到底是什么看法?说再看看?可三爷好像有点……老爷怕是不知道,他其实还是靠谱的。”

    “噗嗤!”

    林黛玉想起方才林如海看贾环的眼神,没忍住笑出声来。

    再见紫鹃一脸的担忧,愈发好笑,调侃道:“你担心什么?难不成。你现在就着急去给你三爷当陪房?”

    紫鹃闻言登时刹红了脸,羞恼的看着林黛玉,嗔道:“姑娘现在真是……和三爷顶配哩!一定是姑娘经常想三爷,才将他这一套烂嘴坏牙的功夫给学会了!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俩,真真是一家人哩!”

    紫鹃这一番话,说的林黛玉羞臊不已,倒不是那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而是那句“一定是姑娘经常想三爷”……

    这话不正好说到了她的心底!

    林黛玉正要开口反击几句。忽地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呼啸叫喊声,她面色一白。

    紫鹃也唬了一跳,连忙跑到林黛玉身边,挡在她身前……

    不过好在,没多会儿,门外传来婆子声,道:“姑娘莫要惊慌,前院儿来人传话,说有毛贼行窃,被抓了,让姑娘万万不要害怕。”

    林黛玉怔怔着脸,口中低声应了声:“知道了。”

    紫鹃松了口气,然后高声替林黛玉答道:“告诉他们,知道了。”

    说罢,又转身看着林黛玉,关心道:“姑娘,可是惊住了?”

    林黛玉忽地落下两滴泪,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想我娘还在的时,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搂着我,安慰我不要怕……”

    紫鹃闻言一怔,不可思议道:“姑娘,你是说,这……这种事常有?”

    林黛玉垂着臻首,眼泪不断流下,低声道:“我娘她,就是在这种声音中去的。临去前,她还拉着我的手,让我不要怕,她说,爹爹会保护……”

    话未说完,林黛玉竟哽咽难语,紫鹃也跟着流起泪来。

    紫鹃简直无法想象,林黛玉以前竟会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

    一时,她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

    “说说看,扬州八大盐,江、周、杨、李、黄、金、马,哪位派你来的?”

    贾环笑呵呵的看着院内青石板上跪着的,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壮汉,问道。

    此人看着是粗汉一个,却有六品的身手。

    由乌远压阵,贾环和韩家三兄弟联手,才将他拿下。

    “呸!以多欺少,算什么好汉?有种将爷爷松开,咱们单对单的来!”

    那壮汉怒睁着豹子眼,看着贾环喊道。

    贾环收了笑脸,但脸上也没有多认真的神色,只回头对后面的帖木儿道:“你不是最擅长煽马么?你都多少年没持这手艺了,俗话说,熟才能生巧,老不练,手就生了,早晚得废了。今儿三爷我成全你一次,给你个练手的机会,把他当马,过过瘾吧。”

    帖木儿闻言,嫌弃的看了眼那壮汉,撇嘴道:“他那货就那么一丢丢,比马的小多了,有甚好……”

    帖木儿还没说完,就听众人一阵哄笑。

    纳兰森若笑骂道:“三爷让你做什么。你赶紧做就是,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帖木儿嘿嘿一笑,道:“那行,虽然割马货的家伙没带。不过他的比马货小那么多,也不用专门的家伙,随便找把刀就行。喂,兄弟,你尽放心就是。哥哥我当年,整整煽过六七十匹马,从未出过岔子,保管又快又好。”

    那壮汉闻言,只觉得掉进了鬼窝里。

    他既然厮混江湖,投靠盐商做打手,就不是胆小的人。

    若是在争斗动手中送命,他绝不是怂货。

    可……

    可可……

    这群魔鬼居然要煽了他。

    这个死法,他真是死不瞑目啊!

    日后到了曹地府,见了列祖列宗。祖宗往他身下一瞄……

    缺了点儿,咋回事?

    他到时候怎么解释?

    就算祖宗不怪罪,可流传到江湖中,说他这个鼎鼎有名的豪杰,竟然是这么个死法……

    这一世英明岂不是毁于一旦?

    日后,他的儿女们还有没有脸做人了?

    金爷,不是我宋胡子不给力,实在是……敌人太狠毒啊!

    ……

    瞥了眼瘫倒在地上,浑身上下精气神都空了的宋胡子,贾环对韩大道:“带上十个亲兵。并盐政衙门的差役,前去金锦园,抓捕金三斤,封了金锦园!”

    韩大转身去安排人手后。贾环又对身旁一二十岁初头的年轻人说道:

    “索兄,你可想好了,若是不露面则罢,一旦露面,日后这扬州城,就再无你立足之地。这前程。怕是也……若是让你落个没着落,日后回了都中,我也不好再见秦风大哥。”

    这个年轻人,正是贾环来扬州前,在都中,秦风给他介绍的人。

    姓索,名唤蓝宇,世居武威。

    贾环原以为他是少数民族,却被秦风给鄙夷了。

    索姓,乃当世最古老的汉姓之一。

    尤其是武威并敦煌两地索姓者,皆为数千年前,殷商时代,汤王之后。

    数千年来,皆为武威郡望之族。

    索蓝宇之父乃是秦风之父武威侯秦梁手下最信重的军师祭酒,索蓝宇也在军中效力,原是打算为日后辅佐秦风做准备。

    却不想,被军机阁调到了扬州,做兵备道衙门的副使,官职倒是提升了一级,可论实权……

    索蓝宇听闻贾环之言后,苦笑一声,道:“不瞒爵爷,来这之前,在下已经将官服印章都退还衙门了,这扬州之地,在下却再不想待下去。

    我乃武威堂(索姓六大堂号之一)子弟,虽然不肖先祖,难及‘书称二妙,学博五经’之名。但亦不敢坠祖宗名望,让人当猪狗一般圈养起来。虽然银子着实不少分,但这种日子在下着实一日都过不下去了。

    风兄数月前便来信与我,讲述了爵爷种种事迹,原本在下实难相信,这世上竟有此等人物。今日见爵爷处理此事手法,在下始信,这世上,确实有天才。

    若爵爷不嫌索某粗蠢愚笨,索某愿投于爵爷手下,出谋划策,为爵爷分忧一二。”

    索蓝宇微微垂首躬身,侃侃道来。

    贾环闻言,眨了眨眼睛,道:“索兄相投,我自然是欢迎之至。只是……来日与风哥相见,怕他不心中不悦。毕竟……这个,你原是能与他……”

    贾环有些不大好说,总觉得这样安排一个人的前程,着实有些不礼貌。

    索蓝宇却洒然一笑,道:“原本是如此,只是,军机阁既然将在下分拆出来,就已经算是流露出明白意思了。秦家世镇西北的日子,怕是要止于这一代了。风哥儿日后,基本上已经没了再赴武威镇军的可能。

    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之事。秦家在西北镇守的时间太长,太上皇这一代自然没所谓,他老人家在军中的威望举世第一,不怕武臣功高盖主。

    但自其而后的君主,却难有其之威望,自然不会放任秦家继续在武威坐镇。所以,在下也就没了给风哥儿效力的基础了。

    而且,这也是风哥儿的建议。”

    贾环闻言,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贾环,就欢迎索兄的加入。至于职位……”

    “爵爷,无功不受禄,宇寸功未立,若封赏太重,人心难平。不若,待宇立下微末功勋之后,再谈职司。”

    索蓝宇很有眼色,见贾环谈及职位时,周围诸人看他的眼神有些微妙时,连忙劝说道。

    贾环想了想,便应下了,笑道:“索兄家学渊源,风哥也言索兄有大才,不可轻视之。我自然相信索兄的才华,不够索兄既然有此信心,我也就不客套了。而且,我现在还没官职在身,也许不出什么真金白银的官位。”

    索蓝宇笑道:“爵爷说笑了,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爵爷,眼下之事,宇有些不同的看法,不知爵爷可愿一听?”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道:“自然愿意……再有,索兄,你与风哥是以兄弟相交,如今又与我成了一伙的,再爵爷爵爷的称呼,实在是太客套,也太生分了。

    不如这样,你也与风哥一般,称我一声环哥儿,如何?”

    索蓝宇相貌平平,但气度儒雅,他微笑着摇头,道:“宇与风哥儿不同。若未投于爵爷麾下,那自然无妨。可既然宇已投入爵爷麾下,尤其是爵爷乃军门武勋,宇身为部下,若不懂得上下尊卑,岂非乱了军心军纪?不过,既然爵爷抬爱,不以外人相看,那宇便厚颜亲近之,日后以三爷相称,若何?”

    贾环闻言,哈哈一笑,对身旁众人道:“瞧瞧,这才是文化人,哪像你们这群粗坯!尤其是帖木儿你,居然还敢拿大白眼花子看我!”

    众人闻言,知道他这是在说笑,便一起哄然大笑。

    一笑了之……

    不在军中时,贾环不愿与亲兵家将们太过生分,不是他不知道无规矩不成方圆。

    而是……

    这些人日后都是要为他挡命的人,他着实不忍心。

    ……

    “三爷,依我了解,此刻,江、周、杨、李、黄、金、马,并扬州城内其他一些上得了台面的人物,应该都聚在一起,商议如何对付三爷才是,金三斤怕是并未在金锦园内。”

    索蓝宇智珠在握的谈道:“据我推测,宋胡子,怕只是一个探路的石子,因为金三斤在八大盐商中,也不过是江春的棋子罢了。”

    贾环有些挠头道:“我不大明白这些情况,那你说说看,该怎么办?”

    说罢,没等索蓝宇说话,就笑着对周围的人道:“看来,咱们确实需要个能动脑子的人,不然,直来直去的,还真显不出水平来。”

    “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未完待续。)

    ps:哈哈哈!亲爱的书友们,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即将到来,屋凉恭祝我的书友们,阖家欢乐,诸事顺利。

    最重要的是,猴年里,还处于单身汪的战友们,一起加油努力,争取在猴年里,生出猴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