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中毒
    “那你当初为何”

    林黛玉烟眉轻蹙,不解道。

    为何跟老太太提亲的时候,说喜欢史湘云,而不是她

    贾环看懂了她的眼神,微笑道:“你和云姐姐不同,你是老太太的心头肉,她要是知道我这个孬孙竟然敢惦记着她的心头肉,我怕她捶我。”

    林黛玉闻言,凄然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随即又消失无踪,被痛苦掩埋,她低声道:“你就爱胡说那,现在怎么办?”

    贾环看着她眼中浓郁的痛苦,心中忽然了然,原来,不是林黛玉不孝,在她昏迷不醒的父亲面前谈情说爱,而是

    她不得不转移话题,转移注意力,否则,内心的痛苦或许会将她煎熬疯了。

    纵然她天慧早成,可幼年丧母又丧弟,还是因为她父亲

    虽然这并不是他的本意,可,总归还是因他之故。

    后来,她本意愿与她爹相依为命,生死相依,可却又被远送都中,以免牵累

    父女二人数年难见一面。

    直到现在,这最后的至亲,竟也要没了。

    往后,她就要成了没爹没娘的孩子,成了失怙不祥之人。

    这样的人,又岂会有好日子过?

    看看史湘云吧,她那叔父和婶婶尚且是亲叔父和亲婶婶,可她过的是什么日子。

    堂堂侯府大长孙女,居然沦落到不得不靠做针线活维持生计的地步

    而林黛玉,却连一个林姓亲族都没了。

    纵然从苏州老家来了两个,还那般可恼

    可想而知,她的心中是怎样的孤冷。

    若是没有贾环陪在身边说说话,照顾她,温暖她,那她的心性将会受到怎样的打击和磨难

    若是如此的话,那日后她的心性只怕会愈偏激,敏感。

    她只能用一张刀子一般的利口。将她自己武装的和刺猬一般,唯恐受伤,却愈受伤,因为她得罪尽了人(这是我猜想原著中林黛玉性格成型的原因之一)

    念及此。贾环心中怜惜倍生,握紧林黛玉的手,笑道:“现在自然不怕啦,要是老太太怒,只管让她打就是。我皮厚,不疼。

    反正啊,我这辈子是赖上林姐姐你了,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我现在就是一块糯米糕,粘上你,凭你怎么甩都甩不掉!”

    林黛玉嘴角微微的弯起一个弧度,轻声道:“我不甩呢,不然,我一个人。好怕的”

    贾环闻言,柔声道:“林姐姐,你放心,你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的。这一辈子,我宁肯负天下人,也绝不会负你。”

    林黛玉面色终于露出一抹笑意了,眼睛明亮了些,眼神也多了些热意和生气。

    “环儿,那苏州来的人”

    林黛玉有些迟疑道。

    贾环不屑的嗤笑道:“他们能翻起什么浪?这世道也是奇了,三爷我好容易出京一趟。没等我使坏去欺男霸女,刮地三尺,居然还有不开眼的敢把主意打到我女人身上,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三爷我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一个个都忘要了锅是铁打的!”

    “呸!”

    被“我的女人”四个字刺激的俏脸通红的林黛玉啐了这臭不要脸的一口,没好气的低声道:“再浑说,仔细着。”

    贾环嘿嘿一笑,道:“罢了,今日咱们第一天家,看在他们也姓林的份儿上。就把他们赶出去就是,哪来的哪去。不过,这几天的费用得结算一下。”

    林黛玉闻言,眼中的笑意多了些,不过还是轻轻摇头道:“算了,要不了多久,爹爹就要苏州老家了他们既然能从那么些旁支族人中抢来这份差事,想来,在苏州那边也是说话作数的人。若是得罪太狠,我怕日后爹爹的事会”

    贾环呵呵一笑,道:“放心就是了,咱们又不是平头老百姓,可随意让宗族欺负去了。再说,如今林家的族长还是姑丈,要将族长传给谁,全是姑丈说的算。到时候,再挑一恭谨之人传了便是。唉,可惜了,要是我出身微寒,这会儿直接入赘过来,嫁给林姐姐你,那族长就由林姐姐当算了。”

    饶是此刻心里悲痛无比,可听到这三孙子的话,林黛玉还是忍不住伸手探到他脸皮上,揪住了贾环的脸皮,嗔道:“不许再浑说!”

    贾环嘿嘿一笑,微微铜色的皮肤,一双极为有神的笑眼,咧嘴露出一口白牙,满满都是阳光。

    这阳光似乎能照进林黛玉的心中一般,减缓了她心中的冷。

    过了一会儿,王太医再次进屋,身后跟着紫鹃,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是一钵药。

    简单客套了几句后,王太医走到林如海床边,从药箱中取出金针,准备施针。

    贾环亲自出手帮助,将林如海的衣衫褪去,露出如柴瘦骨。

    林黛玉和紫鹃两人避开到屏风后,焦急的等待。

    从王太医出针的度和力度来看,他应该是一个武人。

    而且,道行并不浅。

    不过,贾环倒也没有太奇,自古以来,医武不分家。

    以他所使出这套针灸的针法来看,对力量的要求极为高,普通人想来是无法办到的。

    自大秦开国以来,太医院医正之位就始终由王家把持着,几乎快要成了世袭。

    若非确实有几分了得的本事,却也难做到这一步

    两刻钟后,满头大汗的王太医才收针。

    将搁置在一旁桌子上已经凉却下来的药钵端来,贾环将林如海扶起,此刻林如海已经微微恢复了些神智,虽然还是闭着眼,可似乎已经能听到人话,知道配合着张嘴了。

    一钵药灌下后,王太医才松了口气,拿出帕子擦了把汗后,道:“一个时辰后,林大人就能醒过来了。夜里在下再来施一次针,用一次药,日后应该就不会再轻易昏迷了。

    只可惜,还是来的迟了。若能早来三月,就能压制住他体内的慢毒,甚至可以一点点抽离出来,那样的话,倒还有一分救的机会。

    现在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们好好陪陪他吧。”

    这已经是王太医第二次提到毒了,贾环皱眉道:“我姑丈中的是什么毒?”

    王太医道:“在西域,有一种叫乌头的草药。乌头虽然有剧毒,但是合理使用它就变成了一味治疗风湿的良药,所以在下才认得它。

    乌头本有很强的祛风除湿、散寒止痛的功效。但是,若无病之人饮食中长期混有乌头,那”

    贾环脸色有些难看,道:“这种药难道很常见么?”

    王太医摇头道:“并不常见,通常很少有郎中以此下药,因为剂量只能用很少很少一点,稍大一点,后果就会很严重。就我所知,这种药在中原所用极为稀少。倒是听说江湖中人,常有人在吹箭上抹上此毒。

    再加上,林大人身上的暗伤乃内劲所为,所以”

    贾环闻言,眼睛微眯,点点头,道:“麻烦王太医了。”

    王太医微笑着摇摇头,道:“不敢称劳。”

    说罢,王太医躬身一礼,便出去了。

    “三爷,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可恶,竟敢下毒害姑老爷!”

    外人出去后,贾环将林如海的衣衫穿好,林黛玉和紫鹃从屏风后出来,紫鹃气愤填膺道。

    林黛玉小脸儿板的紧紧的,看着贾环。

    贾环看着她点点头,道:“我会查出来的,放心,我有这个能力。”

    林黛玉眼圈一红,点点头。

    贾环柔声道:“你和紫鹃在这里守着,我先出去办点事,很快就来。”

    林黛玉微微嘶哑着声音,道:“环儿,你要当心”

    贾环笑道:“放心吧,我还真想看看,这扬州到底是什么龙潭虎穴,究竟还是不是我大秦之土!”

    “环哥儿,如何了?”

    韩大见贾环阴沉着脸走来后,连忙问道。

    贾环摇头道:“中毒已深,已入骨髓,神仙难救。不过,因为乌头是慢毒,再加上王太医医术高明,还有半年的时间。”

    “乌头?”

    坐在房间上座的乌远忽然皱眉道:“这是西域之毒,也是魔教中人最喜欢用的毒物。”

    贾环闻言,脸色愈阴沉,看着乌远道:“远叔,你说是魔教中人所为?”

    乌远摇摇头,道:“倒也未必,乌头虽然在中土不多见,但在西域却很寻常。我曾去过西域一个叫也迷离的地方,那里曾经是成吉思汗三子窝阔台之汗都,那里漫山遍野几乎都是乌头之花。若是有心人想要搜寻此毒,却并不是什么难事。就我所知,除却魔教外,白莲教内也有不少人擅长此毒。”

    贾环闻言,顿时怔住了。

    白莲教!

    都中,皇城,大明宫。

    “邬先生,这合适吗?她的辈分”

    紫宸书房内,隆正帝有些迟疑道。

    邬先生坐在轮椅上,微笑道:“陛下选秀,哪里还讲究这些?”

    隆正帝微微点头,却还是皱眉头,道:“可是据朕所知,此子与她母亲似乎并不和善。会不会,反而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邬先生想了想,道:“陛下可以于她点明,告诫一二。或者就臣所闻,此子似乎与他家二小姐极为亲厚。陛下您看,是不是可以这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