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心意
    “你你浑说什么?”

    林黛玉一张俏脸红到了极致,蕴满泪花的眼睛愈凝水,看着贾环有些惊骇,还有一些微喜?

    贾环眨着一双无辜的黑眼睛,露出一口白牙,笑道:“你是大姑姐呀,不能吃弟媳妇的醋!嘿嘿嘿!”

    看着这瘪三那副得意洋洋的熊样儿,一股羞恼邪火“蓬”的一下从林黛玉心里升起,眷烟眉蹙成了麻花,双眼中的泪花忽地就无影无踪了,小嘴紧紧抿起,小鼻子里喷着火气,咬牙切齿的说了句“我让你嘿嘿嘿”,而后,多愁善感的林妹妹瞬间化身小母老虎,踮起一双踩着翠色绣鞋的小脚,张开小口,一口咬在贾环的肩头

    贾环如今的肌肉比皮革还要硬,但凡稍一用力,怕是连她的小门牙都能崩掉。

    可他哪敢用力?

    不仅不敢用力,还得尽量放松那一处的肌肉,好让林姐姐咬的舒坦点

    “哎哟喂”

    见贾环浮夸的着,林黛玉更气,咬的也更狠了。

    贾环真觉得疼了,哭笑不得道:“林姐姐,我的肉又不香,你咬我做甚?”

    不说还好,这话一说,林黛玉本已干涸的眼睛瞬间又充满了泪花

    当本小姐是傻子吗?

    你想搂就搂,想抱就抱,脖子里儿手也敢往里伸

    若非

    你居然还问这话?

    可见,他只是不尊重,轻.薄于我

    念及此,林妹妹眼中的泪水如同决堤了般流下,心里满满都是伤心。

    贾环见状,连忙收起嘻皮笑脸,抱紧了挣扎着要离去的林黛玉。

    “你放开我!”

    林黛玉气恼的俏脸通红,眼睛里也都是恼火,怒斥道。

    贾环不放手,诚声道:“林姐姐。我懂你的心的。方才只是想逗你开心,没想到太过愚笨,成了惹你伤心。”

    林黛玉闻言,稍缓挣扎力度。将信将疑的看着贾环。

    贾环柔和的笑道:“若非心里喜欢林姐姐,小弟哪里会对林姐姐这般好?陪吃陪喝还陪玩儿!”

    林黛玉闻言,脸色微凝,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仔仔细细的看着贾环。道:“你又哄我?”

    贾环摇头正色道:“我岂会在这种事上浑说?小弟心里一直都对林姐姐很有好感,不只是因为林姐姐你长的那么好看,堪称人间绝色,更重要的是,我觉得你懂我,只要一个眼神,你就能懂我。”

    林黛玉俏脸通红,但眼睛将信将疑道:“可是你明明说你喜欢的是云儿?”

    贾环闻言,干干一笑,抓了抓脑袋。道:“也也喜欢,都喜欢。”

    “呸!”

    林黛玉气恼道:“你当我是什么?你竟想让我跟你做妾么?”

    贾环笑道:“怎么会我想着,咱们都还小,就算现在想成亲也不能哈哈哈,别打别打,羞什么,就咱们两人在,旁人又听不话。

    我现在是一等子,再提一级。就是伯。除了一位伯夫人外,还有资格娶一平妻,平妻也是妻啊,地位不比正妻低!等到再提一级。就是侯爵,嘿嘿,那就又能娶一平妻了!”

    林黛玉没高兴,虽然依旧羞红着一张脸,一双灵眸却紧紧的盯着贾环,道:“那你先娶谁?”

    贾环闻言一滞。巴巴儿赔笑道:“这有什么区别”

    “你要先娶云儿?”

    林黛玉恼恼的道。

    贾环连忙否认,道:“不,绝对不是。我打算着,等立下大功,灭尽匈奴后,得封冠军侯,然后再与你二人一起成亲!”

    林黛玉一脸“算你识相”的表情,可话却不是这么说的:“呸!谁和你成亲?也不害臊!”

    贾环哈哈大笑道:“是是是,是我不害臊,整日里想媳妇儿!”

    林黛玉这会儿可能忽然“清醒”过来了,为自己刚才的胆大言语而感到震惊,此刻俏脸愈滚烫,从贾环怀里挣脱,还连连推他:“你快离了我这地儿,我不想听你的浑话了。快走,快走”

    贾环悲愤道:“林姐姐,你可不能吃干抹净不认账啊!那小弟这张嫩脸以后该往哪儿搁啊?”

    林黛玉闻言又好气又好笑,可听到“以后”二字后,心里愈生羞意,这这岂不是戏文里说的私定终身吗?

    刺激归刺激,可也太不像了

    以后该如何面对,羞也羞死了!

    念及此,林黛玉再也无法和这坑蒙良家小女子的臭不要脸的共处一室,不顾他的抗议,连连用力将他推出门,然后一把闭合房门,又反身靠在门上,用身子顶住,只觉一张脸滚烫滚烫的

    忽又嫣然抿嘴一笑,光艳明室。

    至少,能有一个贴心的依靠,不再孤寂无助了

    贾环带着一脸骚包得意的笑容,从外间走过,路过板着脸看他的紫鹃时,还轻挑的吹了个口哨

    紫鹃恼道:“三爷,从今儿以后,你可不能负了小姐。”

    贾环笑道:“三爷我是那种人渣吗?你放心,从今儿起,三爷我就是林姐姐的人了,她会对我负责的。”

    “你”

    紫鹃不是能开玩笑的人,闻言气个半死。

    贾环哈哈笑道:“行了,给林姐姐端洗脸水进去吧。小小丫鬟,也敢管本三爷的事?刚偷听了吧?仔细三爷以后不收你当通房”

    这坏孙说完这句,也不顾紫鹃一张脸不知是气还是羞的红到紫,就大笑着颠颠儿的走了。

    心情大好的贾环,正想去二楼,看看武宗级的大高手,是怎么调理韩家兄弟的。

    当然,并不是说要传什么功夫给他们,而是经验。

    宝贵的江湖经验,尤其是与胡人和罗刹对战的经验。

    不过当他路过楼梯拐角处时,楼梯下的矮小暗房的房门忽然打开一条缝,露出一抹白

    贾环不动声色的左右瞧了瞧。见附近无人时,留了进去。

    “何事?”

    贾环看着一脸恭谨的天涯,问道。

    天涯道:“爵爷,自从船进了扬州地界后。四周的眼线明显多了许多。您来看”

    说着,天涯将贾环引到房间里头,一处大概只有一双拳头大小的镂空窗子处,从这里可以向外望去,视角居然还不窄。

    “后头的那艘乌篷船。从我们进入运河起,就一直不急不缓的和我们保持着这个距离”

    “还有那艘,再往南一点的那艘,爵爷,看出名堂了吗?”

    贾环看出个锤子

    “那艘船叫鹰船,两头尖翘,不辨尾,进退如飞,机动性强。是我大秦水师中,专门伺探消息所用的小船!”

    贾环闻言。眉头顿时皱起,道:“你是说有军方的船都来监视我们?”

    天涯白眉轻轻一挑,道:“想必扬州军守备已经得到了消息,知道爵爷是来查他们的,至少明面上是如此。所以”

    贾环闻言后“嘿”了声,冷笑道:“还真是狗胆包天,原本以为只是走个过场,现在看来,这群王八羔子还真有猫腻。”

    事关重大,天涯不敢多言。不过,他又道:“爵爷,在船上,我们不用怕什么。这艘福船是战船。船上又备有弩炮,即使是大高手都不敢轻逆其锋。可是上了岸后,我们当真需要当心谨慎。”

    贾环嘴角弯起,道:“三爷我巴不得多来几个贼人祭旗对了天涯,上了岸后,我另有要事要托你去做。辛苦你了。”

    天涯躬身道:“但有所命,卑职在所不辞。”

    贾环点点头

    因为大雪延误船,所以,原本计划申时便能到,直到酉时末刻船才将将靠岸。

    天色阴沉,看情形,即快入夜了。

    甫一下船,就见运河码头上空空荡荡的,除了零落的几个冻的缩头缩脑的青衣仆人外,几无余人。

    众人见状,面色微微一沉。

    贾环此行乃是公干,出身又如此不凡,别的不说,至少扬州州府衙门和扬州兵备道应该派人来接。

    更何况,还有扬州盐政衙门

    船上的人6续都下来了,或骑马,或坐轿子,或赶车,一行数十人,就要出,却见距离码头处不远的一家酒楼里,轰隆隆的走出了一群人。

    为两人,一为中年,一为青年,俱身着锦衣华服。两人身后,则跟着十数青衣仆服的家丁。

    为的两人面色潮.红,眼神涣散,走路步履也都踉踉跄跄,需要一旁仆人搀扶着才能前行,然而脸上却多是喜意。

    两人脸上的光泽,显示出他们最近的日子,显然过的很舒心

    一行人顺着官道前行,看方向,竟像是朝贾环一行人走来。

    见状,贾环转头,和韩家兄弟对视了眼。

    忽地,贾环身旁一原是林如海打上都中接林黛玉家的林家管事开口道:“三爷,那两人就是奴才上京时,从苏州林家来的族人。一个是老爷的族兄,名唤林如湘,另一个是他的儿子,名唤林秋安。”

    贾环闻言,眉头微微皱起

    而那一群人已经走近。

    “哎呀,我那侄女何在?我那侄女可来了?你总算来了,快跟伯父家看你爹吧!他他快不好了!”

    当那位明显喝高了的中年冲着贾环一群人高声喊叫道。

    (未完待续。)

    ps:早上那一章居然忘记设定布时间了,囧死

    另外,咳咳,说明一下,立冬妹纸,你那两个角色没那么简单,伏笔很深的,不真只是以色娱人的扬州瘦马,表打脸

    还有,这些角色不是专门为了人名而设定,是构思好了人物后,缺人名,恰好就用上了。

    不然的话,立冬妹纸是北大女神,又是本书大粉丝,怎么也得安排个公主皇后什么的讨好一下才是

    另外,求各式人名龙套,虽说用软件也能搜人名,但总觉得那样做没书友们贡献出的人名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