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重礼
    “我们同一天的生儿,为何偏你是三哥,我却不能是四姐?”

    千万别以为这个时代的女人都是逆来顺受的,那得有个前提,就是你得先成为她的人生主宰,比如说,相公

    三从四德,也只从三人而已。(

    除此之外,谁理你?

    这不,小娘皮居然敢翻浪!

    贾环一本正经道:“四妹,实不相瞒,三哥我当初刚来到这世间的时候,将将是子正时(凌晨零点),所以,这一天出生的同行们,再没有比我更大的了。

    虽然我也很想管你叫四姐,可是造化恁人,实在没法子

    要不,咱俩约定好,下辈子咱俩再一天出生,你先出,我后出!”

    “呸!”

    女人生产从来都是闺阁女子最忌讳也最刺激的话题之一,就是寻常妇人都不会在未出阁的女孩儿面前说,唯恐吓着她们,留下些心理阴影。

    何尝有人像贾环这般口无遮拦,更何况,还约定下辈子

    这不是看戏看多了的无赖行子吗?

    娘希匹的,调.戏女人调.戏到甄府来了?

    瞎了铅子做的狗眼了!

    原本堂上众妇人以为,奉圣夫人一定会怒,将这无赖子打一通,然后再赶出去,说不定还要给太上皇告状

    可没想到,奉圣夫人只是呵呵一笑,反而对羞恼不已的甄玉嬛道:“你三哥没读过什么书,整日里都忙着练武,原是不懂得这些的,你可不许真恼。”

    贾环眨巴着眼睛,见众人面色皆有薄怒,自知失言,便挠着后脑勺,讪讪笑道:“我在家时就时常被祖母教训不会说话,出门时老祖宗还特地告诫我,出门少说话。不然一开口就惹祸。

    我原是准备沉默是金来着,可一看太老夫人这般和善,玉嬛妹妹又这般平易近人咳咳,就没管住自己的嘴。四妹。三哥实在是书读的少,粗坯一个,没甚文化,你多包涵。”

    “哼!”

    也不知怎地,许是因为同年同月同日生之故。(天生的拉近了距离

    甄玉嬛看着贾环那张“贱贱”的笑脸,居然不感到陌生,当然,也没其他,就是

    就是像是很熟的人一般,感觉没必要在他面前伪装,跟他客套,既然不悦,那就小嘴撅起,傲娇的哼出来。

    对于这种小娘皮贾环简直太有办法了!

    笑眯眯的从袖兜里摸了摸。竟然摸出了一把玻璃珠子出来。

    若说只是玻璃珠子,倒也没甚稀奇的。

    可玻璃珠子内,竟然有一些金银做的活灵活现的小鱼儿小虾米!

    看起来就有趣多了。

    纵然甄玉嬛是奉圣夫人亲自调.教出来的丫头,聪慧不凡,很有心智,可终归到底,还是一个十一岁的黄毛丫头,看到这些亮晶晶的玻璃珠子,眼睛也变得亮晶晶了,连小鼻子两侧的鼻翼都动了动

    贾环笑眯眯道:“一点小玩意儿。送给四妹妹并三位姐姐,做赔罪之礼。”

    甄玉嬛闻言,眼中喜色一闪而过,小嘴抿起。看向奉圣夫人。

    奉圣夫人见笑呵呵的点头后,才觑着一双好看的杏核儿眼,傲娇的看着贾环。

    贾环对这位未来的皇后也不恼,还冲她挤挤眼,示意她伸出手来。

    甄玉嬛小脸儿微红,不过终究难抵对玻璃珠子的喜爱。伸出一只白玉般的芊芊玉手

    贾环却摇摇头,又示意那只一起伸出。

    旁人见之只觉得好笑,甄玉嬛也羞恼的瞪了贾环一眼,又伸出一只手。

    贾环才将大手里的玻璃珠子都倒入她手中。

    接过玻璃珠子后,甄玉嬛又娇哼了声,转身去和姊妹们分享了

    贾环这才又灿烂笑着对奉圣夫人道:“让太老夫人见笑了。”

    奉圣夫人微笑道:“这就是你和太上皇合伙做的玻璃生意?”

    贾环眼睛微眯,面色不改,笑道:“正是,小子还专门带了份礼,献给太老夫人。”

    奉圣夫人闻言一笑,道:“你小小年纪,操持一大家子事已经不容易了,哪里还用送什么礼?”

    贾环笑道:“原是做晚辈的本分,荣国府那边祖母的年礼也一并使我带来了。不过小子我偷偷瞧了瞧,祖母她们准备的礼,没小子准备的新意!”

    奉圣夫人呵呵一笑,看着贾环的眼神愈和蔼,道:“那就先将你的拿来,让我这老太婆也见见新!”

    贾环闻言后,便对一直微笑着站在奉圣夫人身旁的那位高挑的标志丫头道:“劳烦梓雪姐姐,帮我去外面说一声,让跟我来的人将我准备好的礼送进来。”

    名唤梓雪的丫头闻言微微一怔,看了眼奉圣夫人后,随即笑着点点头,而后便出去了。

    没一会儿,她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小心翼翼的抬着一个箱子的仆妇。

    仆妇将箱子放下后,朝众人一副后,又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贾环含笑上前,将箱子打开,举出一个尺许长的纯净玻璃物件。

    不过

    看着虽然不错,可远谈不上新奇啊!

    玻璃物件虽然稀奇,可那只是对寻常人而言。

    对于奉圣夫人,凡是宫中有凡是这世间有的,这萱瑞堂中就很少没有。

    即使在都中皇宫中也只有大明宫和龙宫两座皇宫中的几个殿才用的玻璃窗子,这间萱瑞堂内就已经用上了。

    贾环也不顾堂上众人微微轻视的目光,他举着手中用玻璃做成的寿星,又看向梓雪丫头,道:“劳烦梓雪姐姐帮我拿一个白瓷盘和一根香烛来。”

    梓雪作为奉圣夫人这几年最得力也最信重的丫鬟,就是甄府中的夫人、奶奶和小姐都不曾这般指使她做事,却不想今天被人指使的团团转。

    偏有气还没法作

    悄悄的没好气的瞪了贾环一眼,梓雪又去跑腿了

    贾环心里好笑,谁让你长了一双大长腿?

    没一会儿,梓雪又走来,身后跟着两个小丫头,一个手里捧着一个大大的白瓷盘子。一个手里则拿着香烛和火折子。

    贾环笑眯眯的谢过后,接过白瓷盘,放在奉圣夫人身前的一张小几上,然后点燃香烛。轻轻的置于玻璃寿星之后

    “嚯!”

    见到眼前的奇景,堂上众妇人纷纷起身,惊叹起来。

    只见那玻璃寿星,忽地如同活了过来一般,一双慈悲的眼睛中竟放出两书光泽来。

    更奇的是。寿星周身竟然出现了烟霞,在白瓷盘底,似有云雾升腾。

    而寿星手中托着的寿桃,愈红艳欲滴。

    最奇的是,在寿星前的小几几面上,竟缓缓的出现了“福”、“寿”、“禄”三个字

    众人见之,又是一阵惊叹。

    奉圣夫人也颇为感兴趣的细细观看了会儿,到了她这个位置,享受了那么多福报,就她个人而言。唯一所盼的,无非就是能多活几年罢了。

    贾环这个礼,可不正好对了她的心思?

    不过,在世间最顶尖儿的圈子里活了这么些年,见识了不知多少宝贝。

    喜欢归喜欢,倒也不至于惊奇什么。

    对贾环笑着点点头,道了声“你有心了”后,就让梓雪将这物件儿重新放到箱子里,收了起来。

    而后又对贾环道:“既然收了你的礼,又允了你好处。老太婆要不出点真格儿的,岂不被你小瞧了去?”

    这话说的堂上众人一片哄笑,有奉承的,说老祖宗的万宝柜里随便挑出一件。就够她们开眼界了。

    除此之外,还有些面色不舍?

    奉圣夫人环视了一圈后,心中暗暗一叹,却对贾环道:“普通的俗物宝贝,怕是难入你的眼。荣宁二府的积藏,想来不比我老太婆少什么。我送你一样你现在最缺的。保管你喜欢。”

    贾环心里痒痒挠,因为他都不知道他现在最缺的是什么,所以巴巴儿的看着奉圣夫人。

    堂上妇人目睹他这没出息的样儿,暗生鄙意

    奉圣夫人却不以为忤,先对甄玉嬛等人道:“你们先下去吧。”

    虽没说原因,但四个姑娘还是轻轻一福,而后转身离去了。

    之后,奉圣夫人对身旁的梓雪小声说了句,梓雪微微一怔,而后再次出去了。

    这一次,过了好一会儿,梓雪才来,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极为魁梧,进屋后垂着眼帘,只对上的奉圣夫人一揖后,便沉默不言,气度极为沉稳。

    只见他一张紫面脸膛,方口阔鼻,剑眉斜飞。

    虽只身着粗布麻衣,但却不显半点卑贱,气势竟有些渊渟岳峙的感觉。

    贾环深以为奇。

    奉圣夫人道:“你是武勋将门子弟,自然知道家将的存在。先荣国在时,贾家的云旗十三将,威震八方。只叹息,随着两代荣国战殁,云旗十三将也尽皆殁了。

    堂堂大秦第一军门之家,竟然沦落到没有一个家将的地步。

    先些年里,我常梦到源公,却只能相对无言

    你贾家有家将,当年老太婆扈从太上皇御驾亲征,也得了两名效忠的家将。

    其一战殁在准格尔之战,另一个,倒是活着来了。

    只可惜,在战场上伤的太重,挣扎了十来年,最终还是殁了。

    不过,他也利用这十几年,将家传功法传了下去。

    一代又一代,已经传了四代了。

    这位,就是我那家将的第四代传人,名唤乌远。

    习得一身的好武艺,只可惜,在我这府里,却无甚用武之地,可惜了。

    老太婆今日将他托付于你,望你好生善待之,莫要辜负了他武宗的身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