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萱瑞堂
    许是文武殊途,在经学上实在连半句话都谈不起的贾老三,与甄家一屋子爷们儿着实没话说。

    他是晚辈,总不好引导话题走向,只有答话的份儿。

    在长辈面前又不能瞎咧咧,所以,只能大眼瞪小眼。

    实在没趣,甄应嘉随口说了两句小事,最后还不忘再叮嘱贾环,多少要读点书才是,然后就让甄頫和甄宝玉带着贾环去见奉圣夫人去了。

    看着三人的背影,甄应嘉第一次觉得,他那不肖孽子甄宝玉,其实还是有些文采的……

    贾环跟着面色古怪的甄家哥俩朝后宅走去,气氛也有些古怪。

    甄宝玉终于舍得说话了:“三弟,你平日里不读书,那你都做什么?”

    贾环玩笑道:“除了习武外,空闲时候就是和丫鬟们玩闹会儿罢了。”

    甄宝玉闻言,眼神顿时暖和了起来,心道,虽然这贾家少年肤色甚丑,却不想还是同道中人。

    虽然自身条件差了些,可能有这份上进心,总归还是好的。

    就是可怜他房内的那些姑娘们,唉,委屈她们了。

    两人的这番交谈,倒是让一旁的甄府面色愈发古怪起来。

    甄頫不同于不通世务的甄宝玉,因为甄应嘉乃是贾政之流的儒学夫子,不喜俗物。

    甄府实际上的管事权都在后宅夫人手里,不过后宅女子毕竟难以顾及前宅和外头大事,又见他这个甄家二房长子颇通经济世务,就让他到长房来管家。

    甚至,连甄应嘉钦差金陵省体仁院总裁职务上的许多事,都是由他经手的。

    比如说,对都中官场及豪门动态的观测。

    而近年来,都中高层发生的最引人注目的事,无过于贾环的横空出世。

    甄頫既然留心着都中动静,自然不会不知。

    所以,他远比甄宝玉更了解贾环的底细。

    这样一个人。怎样看都是心机勃勃之辈,又岂会是甄宝玉这种,耽于后宅与丫鬟婢女玩闹之流?

    三人更怀心事,一路过门穿廊。来到了五间大房前,房门正中有一牌匾,金笔御书:萱瑞堂。

    目睹这三个字后,贾环眼睛微眯,心中感慨不已。

    “瑞”字。自然好解,福瑞也。

    人瑞者,百岁也。

    单一个“瑞”字,只是个吉祥语罢了,没甚稀奇。

    但加上这个“萱”字,那就不得了了。

    何谓萱?母亲也!

    萱堂,即为母亲居住的房间。

    萱瑞二字,用俗语来解释,就是祝福我的母亲,能够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长命百岁!

    而这个堂号,乃是圣祖太上皇帝南巡金陵,驻跸此地,见到奉圣夫人时,与随驾文武百官道:“此乃吾家老人”,而后御笔亲书的。

    如果说,贾家宗祠前的御笔,象征的是国恩公义,那么“萱瑞堂”这三个字。代表的则是亲情,还是至深的母子之情。

    由此便可知,甄家到底是何等分量。

    看着贾环面色恭谨的注视着门匾上的字,甄頫和甄宝玉都有些与有荣焉的感觉。

    尤其是甄頫。心里想到,既然贾环如此明事,那么想必,他想要说的事就好办了……

    萱瑞堂外游廊下挂了几笼雀鸟,另有一些仆妇并穿红着绿的丫鬟们恭谨的站在那里候着。

    有顽皮胆大的,甚至还敢悄眼看看贾环……

    门口珠帘打开。一个身材高挑,面容标志的女孩子走了出来,对甄頫三人福下一礼,而后道:“頫大爷、宝二爷,老夫人让您二位并客人进屋说话。”

    甄頫和甄宝玉竟没有受她的礼,避让开来,贾环只好也跟着让开。

    心想,这丫鬟八成是和贾母身边的鸳鸯一般,甚得奉圣夫人的信重。

    果不其然,见了贾环一直都面色淡淡的甄宝玉,见了这丫鬟后,简直像是见了花儿一般,笑的满脸灿烂,道:“梓雪姐姐……”

    那名唤梓雪的丫鬟有些无奈的看了甄宝玉一眼,而后对贾环客气的点点头,便挑开珠帘,道了声:“请。”

    贾环含笑谢过后,与甄頫和甄宝玉一同入内。

    萱瑞堂远比贾母的荣禧堂宽敞的多,也华贵的多。

    内中摆设多是宫中内造之物,明黄之色屡见不鲜……

    堂上所坐之妇人也比贾家多一些。

    想来也是,贾家算上贾蓉那一辈,也只是四代同堂。

    但甄家,自奉圣夫人往下,怕是连第六代都有了。

    贾环只见满房子的珠翠妇人,身上亮亮晶晶的绫罗华服,头面上金钗玉簪,珍珠遍首……

    众人围着正中软榻上的一位满头银发,面色慈蔼的老妇人而坐,见贾环等人进屋后,便都敛了笑声,注视起他来。

    贾环走到堂上后,一双澄净的黑眼睛看着堂上面带微笑的老妇人,而后跪下,毕恭毕敬的着实叩三首,发出“砰砰”声,而后抬头灿烂笑道:“晚辈小子贾环,见过奉圣夫人,小子自幼惫赖贪顽,不学无术,故口舌木讷。今日得幸见到奉圣老夫人,才自恨学识浅薄,字短词穷,无法准确的形容出小子此刻的心境。总之,就如同亲眼目睹慈悲佛母一般,让小子心中一片光明,此实乃小子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噗嗤!”

    听着这番不伦不类、不文不白的表白词,不提堂上众妇人面色古怪,可好歹还能忍住。

    倒是贾环身旁的甄宝玉,实在忍不住喷笑出声。

    他这才真正相信,贾老三当真是个文盲啊!

    这说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他这一笑,引得堂上差点憋出内伤的众妇人们也都纷纷畅怀大笑起来。

    世家子弟中能遇到这样的西洋景儿,着实不多见……

    倒是奉圣老夫人没有大笑,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慈祥脸,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眸上下打量着贾环。

    忽地,老夫人招了招手,道:“小哥儿,你上前些来。”

    贾环闻言一怔,心道这一幕何其相似……

    这老太太不会也拿出一根银拐来抽他屁股吧?

    不过不管老太太会怎样,他也不敢犹疑半点。只能面带灿烂的笑容起身上前。

    没走几步,就如同步入了女儿国一般,各种暗香扑鼻……

    得益于上回在相府见李家太夫人的经验,贾环一直走到距离榻前两步远时。才顿住了脚。

    而后,却见众人再次忍不住哄笑出声。

    连奉圣老夫人都笑的灿烂了些,慈声道:“果然是个实诚的孩子……”

    贾环闻言,顿时微囧。

    这才想起,当初相府太夫人是为了打他。所以才让他走那么近。

    否则的话,外客见内眷,再近也不能超过五步吧?

    可是现在再退后的话,岂不是更让人见笑,所以他干脆也就嘿嘿傻笑了声。

    那些妇人便配合的再大笑了阵……

    “哥儿生的好相貌,去年我得了太上皇的来信,说荣宁有后了,他很高兴。想起我这老太婆当年与荣宁二公也有交情,便告诉我,让我也跟着高兴高兴……

    今日一见。果然不凡,你这性儿,和代善不像,倒是和源公很有些相像……

    你在都中的事,我也略有耳闻。

    虽不尽善,却也难能可贵!”

    奉圣夫人说话很和气,语速也很慢,一双苍迈的眼睛里,蕴的是暖暖的眼神,让人望之便心生亲近之意。

    贾环闻言后。却颇有些不好意思道:“小子年少,多行荒唐不羁之事,为此没少受祖母责骂,小子惭愧。”

    奉圣夫人缓缓的摇了摇头。上下又打量了番贾环后,道:“荣国夫人可还安好?”

    贾环应道:“祖母身体还好,每日里和家中姊妹们玩乐,心情也还不错。”

    奉圣夫人笑道:“她是个有福气的,当年保龄侯尚在时,还带她来见过我。那一会儿。她还是个伶俐的小丫头子。等你回去后,替我向她问好。”

    贾环闻言,躬身谢过。

    奉圣夫人一双眼睛没有离开过贾环,忽地又道:“请家里的姐儿们也都出来见见吧,今日不必读书了……这是通家之好,不比其他,若是连面都没见过,却也不像。”

    众人闻言一怔,却无人敢违逆,当下有一年轻妇人起身,笑着应道:“老祖宗说的是,既然是通家之好,自然不能连人都认不全,我这就去领姑娘们来见客。”

    说罢,那妇人冲贾环一笑,然后就出去了,没一会儿,就领进了四个姑娘走进来。

    四个大概十三四五的姑娘,俱是白白净净,眉似黛、眼如杏、鼻腻脂、口若樱。

    四人见了贾环这个“成年”外客后,都有些吃惊,俏脸上俱有羞意。

    也难怪,她们嫂子给她们说的,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少年。

    可贾环从武数年,不仅身量已经与成年人无异,又因风吹雨打,脸上也饱经风霜……

    看起来,倒和二十岁的青年差不多。

    贾环见她们尴尬,便主动灿烂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问好道:“姐姐们好,小弟名唤贾环,年方十一,就是吃的有点多,长的有些超前了,又见天儿在外面野,嘿嘿,黑了点儿。不过实际上,小弟还是很年轻的。”

    几个大家闺秀,何时见过这般野猴子似的男子,闻言见状后,一个个憋的俏脸通红,想笑又不好大笑,只能强忍着笑意,纷纷屈膝福下,与贾环相见。

    “世兄安,玉娴见过世兄。”

    “世兄安,玉慧见过世兄。”

    “世兄安,玉淑见过世兄。”

    “世兄安,玉嬛见过世兄。”

    ……(未完待续。)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