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甄家
    贾环闻言,眼睛微微眯了眯,微笑道:“作为晚辈,原是应该立刻就上门去给奉圣夫人请安。△↗,.只是,若不先回家沐浴休整一番,就这样灰气尘尘的去拜见,着实有些不恭。

    出门时,家中老太太再三叮嘱,说贵府不比其他,奉圣夫人面前万万不可有半点失礼逾矩之处,否则回去后定然没有我的好果子吃。

    所以劳烦管家先一步回去,替我跟奉圣夫人并贵府老爷告罪一声,说我先回祖宅,焚香沐浴更衣后,便立刻上门拜访。”

    甄家管家闻言一怔,大概没想到江南之地居然还有人敢违背甄家的意思,不过……

    这话似乎倒是更好的话。

    甄家管家想了想,便笑道:“奴才说句僭越身份的话……以你我两家的交情,原实不用这般客套,不过,既然三爷有此等诚敬之心,奴才自然不好说什么,这便回去禀报老夫人和老爷知道。”

    贾环微笑着点点头,忽地向后平伸手,后头的纳兰森若见状,连忙躬身上前,双手奉上一张银票。

    贾环接过后,递向甄府管家,道:“请管家喝茶。”

    甄府管家目光飞速的从贾环手中的银票上闪过,眼神瞬间炙热,不过,不知为何,随即又惋惜的熄灭了……

    他赔笑道:“原本贵者赐,我等奴才只有恭敬领受的份儿。可是……我们府规矩清正,是万万容不得这种事的,所以……”

    贾环倒也没有再强求,就在甄府管家快要hold不住的悔意神色中,将那张面值两百两的大龙庄银票又递给纳兰森若收起。

    嘴角弯起一个弧度,贾环道:“在都中时,就早有耳闻江南第一家家风之清严,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甄府管家干巴巴的一笑,而后道:“三爷过奖了……三爷。那奴才这就先回去给主子禀报,我家老爷已经备好了大席,等着三爷呢。”

    贾环脸上的笑容又玩味了三分,点点头。道:“那就,一会儿再见。”

    ……

    甄府管家一行人离去后,亲兵从船舱内将贾环并众家将的马匹牵出,又有四顶软轿抬出,而后数十人朝金陵城内行去。

    到了金陵城正南门门口。其中一抬青色小轿停下,下来一须发花白的老人,前来见贾环。

    贾环连忙从马上下来,虽然他与此人是同辈,但是……

    “贾爵爷,下官就此拜别,下官多谢三爷一路相送。”

    原工部营缮郎,如今金陵应天府府学祭酒秦业,躬身致谢道。

    贾环亲自扶起秦业,笑道:“秦老太过客气。你我二家乃秦晋之家,不是外人。”

    秦业听贾环说的真切,苍老的脸上浮现一抹微笑,点点头,继续拱手道:“老朽原不该再多求什么,只是老朽年近七十,迁徙应天,怕是……只小女与幼子实在难以放下心来,便厚颜相求三爷,看顾一二。老朽感激不尽。”

    贾环笑道:“秦老尽管放心便是,秦氏和秦钟二人如今尽在我宁国府里居住,便都是自家人。秦氏每日与大嫂处理内宅之事,秦钟与宝二哥一同去族学里进学。听闻颇有进益,不会有事的。”

    秦业闻言,又一长揖,道:“三爷心肠宽厚,日后必有大福报。”

    说罢,秦业起身。在一老仆的陪伴下,径自离去了。

    ……

    贾家金陵祖宅。

    同分荣宁二房,街东是宁国府,街西是荣国府,二宅相连竟将大半条街占了。

    大门前虽冷落无人,但隔着围墙向内望去,里面厅殿楼阁俱都峥嵘轩峻。

    后一带有一花园,里面树木山石蓊蔚洇润。

    尽显富贵之色。

    贾环率众人尽入宁国府。

    金安虽只是荣国府那边的管事,但因为他女儿鸳鸯在贾母跟前得用,所以在金陵这边,两府主事以他为首。

    故他也跟入了宁国府,以备贾环垂询。

    宁国府这边负责管事,倒也有些干系。

    他叫刘成,是小惜春身边侍女,入画的老子。

    还有一个儿子,不过,当初却随着贾珍一起殁了……

    随便问询了几句,又翻了翻账簿,似笑非笑的盯着金安和刘成看了两眼,贾环便打发了二人,自去了后宅。

    “林姐姐,今日且好生休息一夜,缓一缓舟船之苦。明日早晨我们再启程,到下午就能到了。”

    后宅中,几个婆子丫鬟忙前忙后的伺候着,林黛玉的脸色却不大好。

    许是近乡情怯,又或是靠的近了,开始担忧起林如海的情况来……

    林黛玉情绪不高,闻言后,看了贾环一眼,点点头。

    贾环笑道:“林姐姐重回江南,有什么想吃的想玩的,尽管吩咐下去就是。若是有什么特别爱吃的南味糕点,也千万也说出来。等姑丈身子养好了,咱们回都中的时候,我去绑一个师傅,回去见天儿的给林姐姐做好吃的。”

    恹恹的林黛玉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细声道:“你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别在我这里聒噪了,烦也不烦?”

    贾环也不恼,只嘿嘿一笑,然后对紫鹃使了个眼色后,就离开了。

    回到主宅中,随意洗漱了下,又将正衣头冠换上,并吩咐人将都中时准备好的一应土产风物都装好车,便在众人的陪护下,出发了。

    虽然贾府中自有识路之人,但早早的就有甄府的下人在贾府候着引路。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穿街走巷,之后达到了甄府。

    如果说之前还因荣宁二府的老宅几乎占据了一条整街而觉得奢华,那么此刻,看着紫金山脚,玄武湖畔的甄府,众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说是恍若仙境,或许有些过之。

    但若说景色如画,却绝对恰到好处。

    这等景色,这等规制,别说公侯府邸,就是寻常亲王府邸都难以企及。

    一般豪门家中,顶多也就是雕梁画栋,别致一些。

    可甄府连门前的下马石上,都刻有精美的流云水纹……

    正门的门楼,也比荣宁公府的门楼要高大气派。

    牌匾上自然也是御笔所书,江宁甄府……

    甄府如今当家的老爷名唤甄应嘉,官居钦差金陵省体仁院总裁。

    实际上,乃是太上皇布置于江南,侦知士林的耳目心腹。

    甄应嘉乃是奉圣夫人之孙,与当今陛下并贾政一个辈分,年纪亦是相仿。

    所以,自然没有在大门前迎接晚辈的道理。

    在正门前迎贾环的人,是一十八九的青年,并一十二三的少年。

    青年倒也罢了,只那少年却让贾环怔了怔,差点以为贾宝玉来了。

    只是,细细看之,却还是能发现一些细微的差别之处。

    “在下甄頫,并二弟甄宝玉,见过贾爵爷。伯父特命我兄弟二人,前来迎接爵爷。”

    甄頫温文尔雅,面带微笑,微微躬身道。

    贾环连忙还礼,笑道:“两位世兄客气,只小弟如何当得起爵爷之称?若世兄不见外,只管唤小弟一声贾环便是。”

    甄頫闻言,面上笑容愈发和煦,道:“自然不会见外,你我二家百年情分,哪里还会外道?既然如此,那为兄就僭越身份,唤贤弟一声三弟可好?”

    贾环呵呵一笑,道:“正是此理。”

    说罢,还笑着对甄頫身旁的甄宝玉点点头。

    只是奇怪的是,这甄宝玉虽然亦是面带微笑,只是眼中却有些不大耐烦的神色……

    贾环自忖并未有失礼之处,缘何会如此?

    再一细想,在原著中关于此子的寥寥数笔,心中大概有了些数。

    此子与宝二爷几乎同样的性格,甚至犹有过之。

    女孩儿水做的,男人臭泥做的……

    这倒也罢了,若是如同秦钟那般白白净净的同性,也不是不可以相交一二。

    可贾环数年来辛苦从武,肤色微铜,绝对不是甄宝玉喜欢的……

    念及此,贾环暗笑不已。

    一行人又客套了一番后,这才进府。

    一路上,福影照壁、奇花异木并诸般怪石、抄手游廊等等,皆为等闲。

    更显富贵的,却在细微之处。

    各色流云花纹并五福砖雕,以及诸多不显眼处的微刻,当真令人“心悦诚服”。

    即使在皇宫内,贾环都未曾见过这般讲究。

    在甄頫和甄宝玉的带领下,贾环前往了甄应嘉的书房,闲逸斋。

    不过,见面有些尴尬。

    甄应嘉是贾政一类的人物,通于儒学。

    开口没两句,就之乎者也,引经据典的讲了起来。

    看模样,似是想要考据考据贾环一番。

    贾环能答个锤子……

    只能老老实实的回道,自幼未曾读书,连四书都未读过,至于启蒙读物《三字经》、《千字文》还有《百家姓》……咳咳,读是读过,背不下来。

    此言一出,甄家满屋子爷们儿一个个简直“花容失色”……

    倒是甄宝玉,颇为崇拜的看着贾环。

    在贾府这样的府第中,还能做到这一步,太强大了!他神往之!

    甄应嘉连连叹息道:“就算贵府乃是武勋将门,可……可总不能……我犹记得,先荣国在时,是何等的风仪啊!诸子百家之经典典故,更是信手拈来。时至今日,江南诸公谈论经学时,尚会提及先荣国。

    环哥儿你虽然以武出身,但,却也不应至此才是。”

    ……(未完待续。)

    ps:第一更sf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