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离开
    杜汴和齐琔二人无比憋气的走了。

    房间内,只剩下董明月和贾环两人。

    气氛有些哀愁、忧伤,因为,即将的离别……

    魔皇既然已经现身,魔教教众必然云集。

    白莲教此刻群龙无首,军心难定。

    所以,董明月必须得过去坐镇。

    “环郎……”

    董明月眼圈又红了,看着贾环的眼中,情意弥漫,恋恋难舍。

    贾环强笑了声,道:“瞧你,又不是再也不见了。你尽早回去,尽早把事情办妥了,我也好早点把董老头儿接出来,再和他谈谈坑我的问题,然后好好和他过几招……”

    “噗嗤!环郎啊……”

    董明月嗔怪的看着贾环,眼角却全是笑意,轻声唤道。

    因为她知道,贾环的意思不只是为了抱怨董千海,还为逗她开心,另外还有就是……

    这是一个很好的旗号。

    为了救父,不得不委身于“小贼”,还要招安……

    毕竟,这是一个百善孝为先的时代,任何事都没孝道重要。

    所以,面对白莲教内必然存在的一些“愚顽不化”份子,有一个大义名分,也好师出有名……

    董明月在人前的冰霜冷色此刻全然不见了,如同一贤惠的妻子一般,双眼中满满都是柔情的看着贾环。

    饶是贾环希望,让她能够笑着离开,可是看着董明月眼中的目光,他嗓子中如同哽了一块石块儿般。竟说不出话来。

    他不是冷酷不凡的智者,他无法完美的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他不是圣人……

    自古多情伤离别,三年多的日夜相处。不知何时已经有了依赖,不仅她对他,而且他对她……

    或许有的时候,女人比男人的忍耐性还要强悍。

    此刻见贾环如此难过,董明月反而坚强了起来,她温柔的拉起他的手,安慰道:“环郎,不要难过,我会尽快按照你说的那样。解散普通教众,然后成立门派……有了救我爹爹的名义,教内虽然还是会有大波折,很多人都会选择离开,但是,最忠心的那部分终究还是会留下来。等我安顿好了一切后,就再回来。”

    贾环摇了摇头,叹息道:“你终究还是喜欢江湖生活的,困在豪门大宅中。就如同被困在一个金丝编织的笼子里,纵然你愿意为我这般做,我又如何能忍心见你郁郁寡欢的生活?”

    董明月闻言面色一变,眼神紧张的看着贾环。颤声道:“环郎,你……”

    贾环见之,知道她想岔了。便握着她的手柔声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日后你们可以在都中设立一个分舵。你一年中。至少超过一半的时间要在那里。直到有一日,你在外面闯荡够了。累了,想安定了,你再回家。东厢房,我会永远给你留着……”

    董明月心中一暖,靠进了贾环的怀中,眼泪流淌,微微呜咽。

    不过,她心里还有事,只哭了一小会儿后,她抬起头,看着贾环正色道:“环郎,我走后,你身边就少了一个七品之上的大高手护身。此次扬州之行,这是万万少不得的。

    教内传来消息,除了魔教与我白莲教外,许多正道门派都有大高手前来。扬州御史林如海遭人偷袭,虽有大内侍卫拼死相救,没有毙于当场,可因为受伤太重,怕是……

    林如海之后,江南盐纲这一块肥美之肉,必然将会重新划分势力。

    到时候,各种势力交错,环郎若只安排好林如海的后事后便立刻脱身,应该还能无事。

    可我揣测,因为环郎表姐的缘故,你少不得会掺和进去……”

    贾环撇撇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吃醋!女人毕竟就是女人……”

    董明月面色微红,白了贾环一眼,道:“你先听我说完……我早就知道你是个不安分的,当日初时相见,在我昏迷后,你将我藏在马车榻座下,抱我的手就没放对地方……哼!”

    贾环额头冒冷汗,傻眼儿道:“明月,那会儿你不是已经昏了吗?”

    董明月没好气道:“只是半昏,失血过多,脱力了而已,还有心智在的……”

    贾环装模作势的擦了把额头的冷汗,侥幸道:“还好我命大,你当时脱力了,不然可就惨了!”

    董明月摇头一笑,道:“所以说,你是个不安分的,身边没有大高手护身,是万万不可的。

    如果你不参与那些事,江湖中人或许碍于你的身份不会动你。可只要涉及到江湖利益,而且还是份额巨大的盐政之事,为了这些,他们可真的会肆无忌惮。

    所以……”

    贾环笑道:“你想送我一个大高手?”

    董明月抿嘴笑着点点头,道:“是从小看我长大的哑婆婆。”

    贾环嘴角抽了抽,道:“她不会揍我吧?”

    董明月摇头道:“哑婆婆人很好的,她曾是我娘亲的乳母,我娘生我时难产,临终前将我托付给了哑婆婆。连我爹都十分敬重她……”

    贾环好奇道:“真的假的,一个乳母嬷嬷,都能成为大高手?”

    董明月笑道:“你也是从武之人,当知道,武道非常看重天赋的,许多人再怎么刻苦练习,可是连入门都难。就算入了门的,绝大多数人终身都难步入七品。而有的人……”

    看着贾环幽怨的眼神,董明月笑着抿住了嘴。

    定军伯府的韩德功,苦练了一辈子,结果勉强突破三品。

    而董明月,年不过十七,就已经成了七品大高手。

    上哪儿说理去?

    好在贾环不是这么惨的人……

    不过,贾环还是好奇:“你们白莲教不都是苦哈哈出身吗?哪来的那么多从武之资?你们白莲教怎么那么多高手?”

    这本是白莲教最隐秘之事,但董明月却知无不言道:“教内每月的财务收入还是很多的,只不过支出的也多。支出最多的一项,就是为培养教内高手所用。白莲教算上我爹,一共有五个七品以上的大高手,这是白莲教数十上百年年以来的积累,也是白莲教作为江湖第一流帮派的底蕴。”

    贾环道:“现在你爹在里面,你们就只有四个了,你再送我一个,那你岂不是就势单力薄了许多?那我可不能要,担心也担心死了。”

    董明月抿嘴笑道:“环郎,你难不成忘了我么?我如今也是一名大高手呢。而且,环郎你所授与我的太极之道,博大精深,妙用无方。虽然我如今距离八品还有一线,但我已有信心对抗九品大高手呢。”

    贾环不悦道:“我警告你,你可千万不要去和人拼命。不然的话,万一遇到个武宗什么的,你再有个好歹,还是为了银子……那我这张帅脸以后还要不要了?传到江湖上,我玉面小飞龙还怎么立足?”

    董明月最喜欢听贾环瞎咧咧,又忍不住喷笑出声,笑道:“其实,帮派做到我们白莲教这个级别,除非是涉及到足够大的利益,否则的话,很少会出现对我们这样的人的狙杀。因为一旦开战,动静就太大了……

    其实这些,以前我也不大明白。和环郎你在一起久了,听多了你对事情的分析,而后一个人静思的时候,才渐渐想明白。”

    贾环当真有一种刮目相看的感觉,曾几何时,当初初入江湖的莽撞坑爹小菜鸟,如今已然有了这般见解。

    利益,无论是朝堂争斗,亦或是江湖风云,不就都是为了“利益”二字吗?

    看着贾环一副“得徒如此,为师欣慰”的神态,董明月又忍不住了笑了。

    笑着笑着,眼中却忽然滑落了两滴泪水……

    “环郎,再与我唱一首曲吧,明月很喜欢听呢。”

    董明月紧紧的抱着贾环,喃喃恳求道。

    知道就要离别了,贾环眼神有些哀伤,无声的叹息了声后,他点点头道:“好。”

    “我剑何去何从

    爱与恨情难独钟

    我刀割破长空

    是与非懂也不懂

    我醉一片朦胧

    恩和怨是幻是空

    我醒一场春梦

    生与死一切成空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恨不能相逢

    爱也匆匆恨也匆匆

    一切都隋风

    狂笑一声长叹一声

    快活一生悲哀一生

    谁与我生死与共

    ……”

    ……

    董明月离去了,一叶扁舟破浪而来,而后御风而去。

    走了一位风华绝代的佳人,来了一位鹤发松皮的老婆婆……

    勉强陪着笑脸将董明月口中的这位哑婆婆安排妥当的后,贾环打算去和韩家兄弟喝一场醉酒以忘忧,不过,之前还要去看看林黛玉。

    魔皇刺耳的笑声中内含劲力,虽然不至于伤人,但林黛玉身子太弱,贾环怕她受到了惊吓。

    果不其然,进门后,林黛玉正坐在榻上,歪着小脑袋在掉泪……

    贾环有些紧张道:“林姐姐,你可还好?哪里不舒服吗?”

    林黛玉没搭理他,依旧一手撑着脑袋掉泪。

    贾环见状连道:“我去喊王太医来看看。”

    转身就要出门。

    紫鹃却笑着喊住了他,道:“三爷,姑娘没事。就是……就是……”

    “紫鹃,你敢说?”

    林黛玉急声威胁道,脖子还是歪着……

    贾环眼神奇怪的看着她的脖子,好像看出了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