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利口
    “你凭什么?”

    贾环的话,让白莲教两大使者勃然大怒,连董明月都有些惶惶的看着贾环。⊥,

    贾环正眼看着两人,道:“我不会以势压人,更不会拿董千海来威胁你们,我还没那么下作。我也不与你们讲王法,免得你们耻笑,我与你们讲道理。”

    青叶使杜汴闻言,面色稍缓,却依旧皱眉道:“我们白莲教,不吸纳教众,那还叫什么教派?”

    贾环摇头道:“佛道二教亦是教派,也没见他们像你们这般吸纳教众,以图谋反之事。两位使者,本爵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是如何看待三国时期曹操、刘备、孙权以及诸多诸侯的?”

    杜汴和齐琔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可两人还是同时回道:“乱世出英雄。”

    “英雄?”

    贾环哈哈一笑,然而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他道:“诸侯混战之前,汉朝有近五千万人口,等到三国末期,人口却不足八百万。千里沃野,沦落为荒无人烟、尸骨遍地的荒凉之地,民不聊生。

    汉末时期,即使灵帝再昏庸,但百姓尚有一条活路。

    可等到灵帝驾崩之后,那群野心勃勃的野心家趁机起事,为了他们心中所谓的抱负和理想,为了争夺这万里江山的归属,便将无数良善百姓当猪狗一般对待,肆意砍杀,动辄屠城。

    他们是用几千万良善百姓的尸骨,在为他们的野心付账。

    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国贼。汉贼!

    所以,他们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哪一个最后不是身死族灭?

    总有一天,他们会被历史定在耻辱柱上。备受后世唾弃!

    你们也想走他们的老路么?我问你们,百姓何其无辜啊?”

    一番话,说的众人目瞪口呆,说的董明月娇躯微颤……

    青叶使杜汴心智坚定,纵然思想受到了一定冲击,但本心依旧坚固,反驳道:“难道我们就任凭贪.官污.吏去剥削压迫?难道我们就任人宰割?”

    贾环冷笑了声,道:“你不是江湖中人吗?你看到哪有贪.官污.吏,你尽管放手去杀就是。别说是官吏了。哪怕是皇亲国戚,甚至是亲王皇帝,你要是不服,尽管可以去杀。不管成不成,本爵都赞你一声好汉。可是,你们哄骗良善百姓入教,日后起事时,让这些人冲到前面当炮灰,自身却躲在后面。那本爵只能对你们说一个字。呸!”

    “你!!”

    两位白莲使者闻言,又羞又怒,两张脸都涨的通红。

    贾环丝毫不将两个看起来就要恼羞成怒出手的大高手放在眼里,他冷笑了声。道:“若非因为明月在,你们真当本爵闲的无聊,愿意在这里给你们磨牙?别看你们一个个都是八品、九品的大高手。本爵真想要灭了你们,不是什么难事。”

    杜汴和齐琔两人闻言气乐了。道:“朝廷鹰犬想要我们的脑袋不知想了多少年,都拿我们没办法。就凭你?”

    贾环淡淡一笑,道:“有一句话,叫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本爵认为这句话说的非常对。两位都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人物,本爵想麻烦两位替本爵发布个消息出去……

    因为魔教教主魔皇惊扰了本爵家人,所以,本爵愿出黄金一万两,要他的脑袋。无论什么人,无论是正是邪还是魔教中人,只要他能提魔皇的脑袋来见,本皇绝不吝惜金银。

    本爵方才见你二位箭射的不错,如果你们有兴趣,我这一万两黄金可以为你们留着。”

    此言一出,杜汴和齐琔两人感觉额头冷汗直冒,当然,也有一些心动……

    不过,更多的,却是为魔皇感到担忧……

    那么多混江湖的,所为者何?

    除了一二富家子闲的蛋疼没事做,追求快意人生外,归根到底,绝大多数人还是为了利益。

    然而,无数江湖好汉拼死拼活,打生打死一辈子,最终能留下的,超过一千两银子的都不多。

    再加上,无数江湖人都以为,他们是因为匮乏从武之资,没银子买上等好参,才使得他们没有成为高手高手高高手。

    所以,可以预见的是,这个消息一旦放出去后,有多少人会蠢蠢欲动。

    包括魔教中人……

    当然,贾环能立下如今巨额的花红,来取魔皇的脑袋。

    自然也能以同样的手笔,去取他们二人的脑袋。

    只是,就此认怂,却也……

    “你敢当我们的面威胁我们,你就不怕我们此刻就杀了你?君不闻,匹夫之怒,流血五步!”

    青叶使杜汴沉声道。

    贾环呵呵一笑,拍了拍身边愈发紧张的董明月的手,而后道:“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也相信你有这个胆量,但本爵更相信,以你们的智慧,断然不会做这种事。”

    “为何?”

    齐琔闷声道,被一个小辈纨绔给打压到这个地步,他这个老江湖当真觉得恼火和悲凉……

    果然,在真正的权贵面前,他们这些江湖大豪们,根本不值一提……

    贾环呵呵笑道:“朝廷之所以没有下死力气来对付江湖帮派,一来,是因为知道你们闹不出什么大动静。二来,大军一旦开拔,军费就要淌海水一般的流淌出去。付出的和收益的,着实不成正比。

    所以,朝廷也只是监控着江湖的动静,只要不过分,便很少去插手。否则的话,你们一个个都是有家有业的人,跑的了和尚还跑的了庙吗?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们又能跑到哪去?

    本爵方才为何敢怒斥魔皇?为何敢戏骂青玉箫王?

    不是本爵不知死活,而是因为,本爵料定,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

    一旦动了我,以我贾家在大秦军中的威望,呵呵,或许本爵拿他们无法,但他们魔教的基业,本爵一定给他们扫的一干二净。

    所以……”

    所以,贾环才敢孤身面对两位白莲使者。

    “明月,回去后,散去那些普通教众吧,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有什么用?不要牵累他们。你们拿着银子,该练武的练武,该发展门派的发展门派,不要再想着去造反了。

    从汉末大贤良师张角张梁的黄巾起义起,一直到前朝的流贼李自成,他们一个个都聚集百万民众,去造反,去为了他们心中的野心而动.乱。

    可结局又如何呢?史鉴不远啊。

    百姓不仅没有因此而过上好日子,反而闹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甚至整个天下都差点因此而亡。

    这样的人,这样的事,一定会受到天谴的。

    只有天下安定,百姓方能安居乐业。

    你若是看到哪个官不顺眼,认为他们是腐.败恶官,你只管杀了便是。

    哪怕万一你出事了,我拼死也要救你出来。

    可你若是还像白莲教从前所为那般,聚集无辜平民做教众,以图混乱天下而趁机起事。

    那么,我就是再爱你,也一定会亲自提兵出征,取了他们的性命。

    然后接你回家……”

    贾环拉着董明月的手,殷殷叮嘱道。

    杜汴和齐琔两人简直要日了狗了,你他娘的,你提兵灭了我们,要取我们的性命,然后接圣女接教主回家?!

    董明月闻言后,眼中泪光闪烁,却坚定的点点头,道:“环郎,我听你的。”

    贾环闻言大喜,道:“这才对嘛!”

    “圣女!!”

    一旁的杜汴和齐琔面色大变,急呼道。

    贾环顿时变色,喝道:“干什么?”

    杜汴怒声道:“你别作出一副大义凛然,心为苍生的样子。你若真是一心为公,那为何……为何还要接圣女回家?”

    他娘的太扯淡了吧?

    只杀我们这些喽喽算几个意思?

    贾环却理直气壮道:“你这不是废话吗?明月是我老婆,我又不是圣母,能做到这一步都已经快成圣人了,你还让我杀妻证道怎么着?我告诉你们,哪怕她真扯旗造反了,天下大乱了,那我杀的也是你们这些怂恿她造反的人。明月这般善良,怎么会做这种事,都是你们的错!”

    不提董明月心中那个甜蜜幸福,只看杜汴和齐琔两人都是一脸的气憋模样,贾环心里差点没笑开了花。

    这两人或许江湖经验足够丰富,进不了黑店,别人在他们跟前下不进去蒙汗药……

    而且还武功高绝。

    但是论权术人心,论权谋手段,实在不是他们擅长的。

    贾环最后又使出了一个大杀器:“如果教内对这个策略有不满的,不服的,他们可以离开。若有人想翻浪,想篡位,那你们就不要心慈手软。如果明月你真的下不了手,就把他们的情报传给为夫,为夫保证分分钟教他们怎么做人……你们先别急,听我说完。

    只有这样,白莲教才能真正的慢慢洗白。日后,我也好让人上疏朝廷,给你们一个合法的开宗立派的名义。

    也只有这样,日后我才能想法将我那落入黑冰台大牢中的岳父老子给救出来。

    否则,只要白莲教一日不洗白,我那岳父老子就一日不可能出来。

    哪怕你们扯旗造反,真的成功了。可你们造反的那一天,就是我岳父老子丧命的那一刻。

    你们思量吧……”

    ……(未完待续。)

    ps:说一下,不是我恶搞,日后都有大用……嘿嘿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