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警告
    在三楼客房内,身着蟒袍玉带,头顶紫金冠,脚踩一双玄色官靴,倍显富贵尊荣的贾环,在董明月的陪伴下,看到了白莲教的青叶和红花两大护教使者。n∈n∈,.

    贾环原以为,他们会是两个粗莽大汉。

    却不想,两人除了每人一只手异于常人外,其他的装扮,竟与读书士子无二。

    而且,长相还都很清隽不俗。关键是气质,即使在贾环那么骚.包的打扮和双眼逼人的注目下,依旧不卑不亢,还没什么厉色。

    这样一来,反而衬的贾环肤浅了……

    总之,就是俩让贾环糟心的帅大叔。

    贾环见之不喜,心里腹诽:那么帅有锤子用,一人练了一只麒麟臂,还一起射魔皇……

    咳咳!

    干咳了两声,贾环先道:“方才多亏两位大侠,才惊退了魔教教主,在下先行谢过了。”

    两大使者其实也一直在打量着贾环,老实说,他们认为,一朵鲜花插牛粪了……

    除了卖相不错外,论气度、论城府、论胸襟……

    总之,也就是所谓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吧。

    再听这粗浅言谈……

    唉,圣女跟了他,算是毁了。

    对于贾环的话,两人只是面色淡淡的点点头……

    贾环见状,不怒反喜!

    真要是遇到那种油盐不进,修身修到不管好赖都面不改色,不悲不喜的那种人仙,贾环就真的挠头了。

    有情绪好啊,有情绪就说明有破绽。

    看到情郎这个表情,董明月微微有些担忧起来。

    贾环继续烦人:“明月呢,虽然已经跟了我三年多,我因为非常喜欢她,所以也就费了三年多的心,日夜不停的教导她……谁知道,到底还是没改掉她小家子气的毛病。我千劝百劝。就是劝不听让她放弃白莲教那仨瓜俩枣的家当……”

    这话,两位护教使者就绝逼不能忍了。

    仨瓜俩枣?

    青叶使者杜汴沉声道:“敢问贾爵爷,我白莲教教众百万,教内高手如云。教产无数,如何到了爵爷口中,就成了区区仨瓜俩枣?”

    红叶使者齐琔亦是不悦的哼了声。

    贾环笑眯眯道:“白莲教教众广博,这我知道。可是说什么教产无数……本爵我就呵呵了。我听明月说,加入白莲教的。多半都是穷苦之人出身。若非如此,殷实人家谁愿意沾染江湖帮派?

    没有教众的贡献,你们的教产从何而来?

    对了,既然你们耳目通灵,想必两位大侠就一定清楚,在都中,水泥、暖室冬菜还有东来顺酒楼火爆到什么程度。

    再加上其他一些有的没的的赚钱名头,本爵不敢夸口,但百万家财,对本爵来说不算什么难事。

    怎么。你们白莲教中那点教产加起来,难不成还会比我的多?

    就算比我的多,也有百万教产,可你们的教产是属于百万教众的,这么一分,一人也就一两银子而已。

    可本爵的,却全都属于本爵和明月的。

    你们说说看,白莲教能给明月的,是不是仨瓜俩枣?”

    两位护教使者闻言,面色顿时难看起来。

    他们帮着董千海执掌白莲教教务二十多年。并非只懂武道的粗莽武夫,对于经济世务也都有所了解。

    哪里会不明白,白莲教看似庞大无比的教产,然而真正能够动用的现银。别说百万两了,就连十万两都勉强。

    尽管每月白莲教众上供上来的银子都超过十万两,可每月从总舵支出去的必要花费银子,同样也不是笔小数目。

    有的时候,甚至开支还要大于收入的。

    而对比贾环,他们不可能没有深入了解过。这么一了解,对于他赚银子的手段,就佩服不已了。

    一座东来顺酒楼,从清早开门,一直到入夜宵禁前,始终都是满满当当的。

    而且里面的价格还死贵死贵的……

    再加上几间小小的卖菜门面,里面绿菜的价格同样被卖出了天价。

    更不要说,号称只有用武人研磨,才能研磨出的特技水泥。

    总之,贾环是一个夜里闭眼睡觉时都在大把捞银子的壕!

    见两人面色难看,董明月有些为难的悄悄的拉了拉贾环的胳膊。

    贾环微笑着回应给她一个无事的眼神后,继续道:“不过嘛,既然我爱明月,就不会强迫她做她不喜欢的事,而且还要成全她去做她爱做的事。

    我刚才还给她说了,那五万两银子的银票,算我今年给她的零花钱,千万别给我省着,你花银子我不心疼,可要是苦着你累着你委屈着你了,三爷我才会心疼到心里去。

    你日后若是舍不得花银子,就多想想,委屈在你身上,可疼却疼在三爷的心里啊。”

    一番肉麻到极致的表白,让青叶、红花两大护教使者只掉鸡皮疙瘩,可董明月闻言却甜到了心底里。

    贾环的这段情话,不论时空,不论种族,绝对是女人最爱听的情话之一,排行前三。

    看着往日被教导的霜寒如冰的董明月,此刻小意绵绵的看着贾瘪三,青叶、红花两大白莲使就恨不得立刻将贾环毙于掌下。

    只是……

    不说外面不知多少张强弓硬弩对着他们,单说董明月,都不会让他们得逞。

    “所以,本爵要托你们,照顾好明月,不要怕花银子。她的一切开销,我都包了。住酒店一定要上档次的,而且她所住之地,周遭的房间全部都要包下,连只公蟑螂都不能存在……哎哟!”

    话没说完,被羞恼的董明月在背后轻轻的拍了下。

    两个练就“麒麟臂”的护教使者,就这样板着脸,看着两个没羞没臊的人,玩儿命的秀恩爱……

    “吃饭呢,更不能节俭。川菜、鲁菜、粤菜、湘菜,轮着上。一次多点几个也成,反正咱从武之人吃的多……”

    “穿戴方面就更不能让她凑活了,蜀锦、苏锦什么的,一样不许少。要不你们给我一个联络地点。我定期派人送去一些内务府内造的,都是宫里贵人们穿戴的。”

    “暂时就这么多吧,你们说说看,能不能做到?”

    贾环大咧咧的看着杜汴和齐琔两人。问道。

    这个话,两大使者当真没法回答。

    他们又不是他娘的暴发户土财主,到哪儿都那么大的排场,唯恐别人不知道他们有钱一样。

    他们是混社团的,而且还是最高层。行事讲究的是低调,隐蔽。

    哪能搞出这些名堂?

    董明月也羞红着脸,双眼中满是幸福的嗔了贾环一眼,对两大使者道:“杜伯伯、齐伯伯,你们莫听环郎的话,哪里用这样?我又不是娇小姐……”

    “耶耶?还没出去就不听话了是吧?你怎么不是娇小姐?在我心里,你比金枝玉叶还要金枝玉叶!但凡那些金枝玉叶在这世上能享用到的,你一个都不许少!”

    俩麒麟臂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这孙子太能作了……

    他们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董明月,这王八羔子说什么都能当成甜蜜情话来听。

    他们知道。这小子是在往董明月心里种种子呢……

    青叶使者杜汴哼了声,道:“这些倒都不是难事,只是……若是贾爵爷真心想帮圣女,只需做一件事,圣女嫁给爵爷就不是问题。”

    贾环面色玩味的看着杜汴,道:“第一,本爵自然是真心的在帮明月。第二,不用只需,明月已经嫁给本爵了,朝廷礼部的名册上。本爵名下唯一的一位如夫人,就叫董明月。而且,本爵也去过黑冰台的石牢中,给我那董大岳父禀报过。他也答应了。”

    “绝不可能!”

    红花使者齐琔断然否定道。

    贾环呵呵一笑,道:“本爵只是陈述事实,至于你们信不信,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青叶使道:“你若能将教主救出,我们就信。”

    贾环嘴角抽了抽,道:“老杜。我叫贾环,不叫贾日天。黑冰台的石牢,防卫之森严,堪称当世之首。你让我怎么救?”

    红花使齐琔道:“你莫要以为我们不知,龙首宫的赢玄老贼对你宠爱有佳,你打了他的亲孙子他都不管,还将什么明月郡主赐婚于你,哼!你若是去跟他求情,怎么会求不出?”

    贾环皱眉看着齐琔,轻声道:“齐使者,老贼?你说他是老贼?”

    齐琔冷哼一声,道:“不是老贼又是什么?若非他,这世上又怎会有那么多贪.官污.吏?你们这些勋贵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哼!”

    贾环眼睛直视着齐琔,道:“高祖与我荣宁先祖,为了驱除鞑虏,复我老秦江山,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终殁于疆场。太上皇尚未成年,年不过十二,就匆匆登基为帝,却一天好日子都没过,就在我先祖的扶持下,继高祖未成之功业,再次征战沙场。

    你们现在不停祸祸的万里江山上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太上皇与我家先祖用热血浸泡过的。你们骗入教中的每一位教众,都是太上皇与我家先祖,从鞑虏的铁蹄之下救出来的。

    本爵见你们两人一个个都是气度不凡,知文懂礼的样子,还以为你们是讲道理的人,谁知道你们竟会这般枉顾事实,颠倒黑白!当真是屁股下的利益决定脑袋里的思想。

    就你们这个觉悟,让本爵如何放心明月跟你们一起去闯江湖?

    本爵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就算我允许明月继续去当什么教主,也只是允许她和你们一起组成门派练练武,和其他门派过过招,也仅此而已。

    但是,本爵绝对不许你们再去招纳一个平民百姓,去当你们的什么教众。

    否则,本爵绝不介意亲自提重兵,前去剿灭你们,而后,接明月回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