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哭泣
    林黛玉房外间,守护嬷嬷被打了下去,只余贾环并董明月二人,隔桌相对而坐。(

    但两人谁都没有先开口

    “环哥儿,你没事吧?”

    韩大的声音忽地响起在门外,贾环答道:“没事,大哥,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去找你。”

    韩大沉声道:“我就守在外面,有事你招呼一声。”

    贾环想了想,没有拒绝,只道:“麻烦大哥了。”

    韩大“嗯”了声,没有过多客套,退开几步后,没了声响。

    贾环长呼了口气后,看着董明月道:“月儿,那魔皇和那青玉箫王到底是怎么事?他们怎么会找到我们?”

    董明月闻言,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贾环,道:“魔教想要扩张,也离不开银钱,他们在扬州盐市上也有参与,在朝中也有耳目。或许,他们是收到了什么消息”

    贾环正视着董明月,沉声道:“那你们白莲教呢?”

    董明月闻言后,眼圈忽然红了,她轻声道:“环郎,凡是江湖上数得上的门派,就没有一家不参与私盐生意的”

    贾环看着她,轻声道:“你,还在和白莲教联系?”

    董明月抬头,用红的眼眸看着贾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垂下眼帘,面色不安

    贾环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他长长的呼出了口气,不解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董明月轻声道:“教中有信鸽”

    贾环自嘲的笑了笑,眼中神色黯伤,低声道:“你是准备去做教主?”

    董明月又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教中不能长期无人做主,爹爹他”

    贾环更不解了,依旧轻声道:“你爹不是让你好好跟我过日子吗?你怎么不听你爹的话呢?”

    董明月抬起眼帘,满眼愧疚的看了眼贾环后,又垂下眼帘,低声道:“他得知我突破七品后,让你带话给我。不要我想我娘我娘是白莲教前任圣女,是白莲教前任教主的独女。后来,我外祖父出事了,我娘就暂代教主之位。直到我爹接手所以,他的意思是”

    “呵呵一个董千海!”

    贾环拳头紧握。甚至微微有些颤栗,脸上充满了自嘲的笑意,语气森然。

    “环郎!”

    董明月哀呼一声,双眼噙泪,满目哀求的看着贾环。

    她是了解贾环的,更知道贾环有没有让董千海生不如死的能力

    可是

    贾环闻言,心中一痛,闭上眼睛,自嘲的笑了声,道:“你不会不会也要学你娘。以后找一个大高手嫁了,好承继白莲教吧?”

    董明月眼中的泪水瞬间滑落,她凄艾的看着贾环,目光碎离,凄声道:“环郎,你是要逼死我吗?我虽是江湖中人,却并非不懂妇德,我亦知廉耻,我们已经那样了我不是我不是水性杨花之人啊。环郎我也是逼不得已的。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贾环看着董明月。笑了声,又笑了声,而后,眼泪忽然落下。却依旧面带微笑,道:“你为何要骗我?”

    被心爱之人欺骗,被心爱之人隐瞒的滋味,当真不好受。

    董明月看着贾环落下的眼泪,心中巨痛,她哽咽道:“环郎。我真是逼不得已的。”

    贾环摇摇头,面色有些无奈,道:“我为大秦一等子爵,除一正室夫人外,尚可纳一个在朝廷玉册上有名位的如夫人。离京之前,我已经将你的身份呈报于礼部。你却唉!”

    董明月闻言,怔怔的看着贾环,喃喃道:“为何是我?”

    在没有平妻存在时,在朝廷礼部名册上登录的如夫人,就是后宅中地位仅次于正妻的存在。

    普通的小妾可以买卖,可以送人,但在礼部名册上有名的如夫人则不成。

    董明月等人早知道有这么一个宝贵的名额,可是,贾环不说,她们就谁都没提过,包括小吉祥。(((〔?

    原本,董明月以为,这个名额多半就是小吉祥的了,至不济也是白荷的。

    小吉祥的优势不用多说了,只看赵姨娘拿她当闺女在养,就足以说明其优势了。

    至于白荷

    论相貌,她是第一等相貌。更兼温柔动人,凡事都依着贾环。

    有的时候,就连董明月都嫉妒贾环能找到白荷这样的女人做小妾。

    更不要说,白荷为贾环赚了多少银子

    所以,无论如何,董明月都没想过,这个名额会落到她的头上。

    听到董明月的问题后,贾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自从那日忠顺王世子赢朗指使蒙战杀我,你挡在了我身前,喷我一身血的时候,我就以为,这一辈子,无论是刀山火海,还是血雨腥风,你都会是与我生死与共的人。

    生死契阔,不离不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只是,我也没想到,你会,骗我”

    话未说完,贾环眼中,又滴落两行泪水,笑容也愈苦涩。

    董明月见状,更加泪流满面,她看着贾环拼命摇头悲戚道:“环郎,即使我离去做教主,我依旧愿与你生死与共啊。无论是刀山火海,无论是血雨腥风,我都愿意陪你去闯的。”

    越是性子清冷的人,一旦动.情,用情也会至深。

    在遇到董明月前,她虽然是万众瞩目尊崇的白莲圣女,可是她却极少笑。

    芳心只若一块万载寒冰一般,清澈、晶莹但却冰冻、坚硬。

    因为陡然遭逢惊天变故,心防被破,而后贾环才得以“趁虚而入”。

    这一入,就再没有出来过。

    在失去了父亲庇护,孤独无依的三年多来,贾环坏坏的笑,还有他坏坏的话和坏坏的心思

    以及他所有的神情和样子,都一点一滴的刻在了她的心房中,一日比一日清晰。

    但越是如此,她就对欺骗了贾环越感到内疚和自责。

    否则的话。以她的性子,又如何会纵容贾环对她如此胡来

    然而,万千愧疚,也比不上贾环方才的话更令她难过。

    刀山火海中。血雨腥风里,生死契阔,不离不弃

    此刻,她极为惊恐贾环接下来的话,唯恐他会说出什么绝情、分手、厌弃的话来。

    好在。贾环只是笑着点点头,眼神柔和下来,走到她身边,缓缓的,将她拥进身边。

    董明月心中的无限愧疚、悲痛、煎熬还有压力和委屈,全都化为难以哭啼出的哽咽,反手紧紧的抱着贾环的腰,恨不能融入他的身体中,才能抒出她无尽的依赖和期盼缠.绵难离之心

    “傻瓜,只要你还是爱我的。那么,其他的,又有什么无法承受的呢?无论是别离之苦,还是未来路上的风霜雨雪,我都愿意和你一起承担。因为,我是你男人啊。”

    贾环轻抚着董明月的满头青丝,轻轻的诉说着。

    董明月闻言,只是将臻靠的更紧了,眼泪沾湿了贾环的腰裳,又浸入内里。

    良久。良久,都不愿分开。

    只是,再久,也终有一个尽头。

    “你是今天就要走么?”

    贾环拍了拍董明月的肩头。问道。

    董明月摇摇头,却不离开贾环的腰。

    贾环笑了笑,道:“好了,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心中依旧爱我,我贾环所在之地。就永远是你的家,是你最安全的港湾。江湖儿女,从来都轻离别的。咱们这一对神雕侠侣,不要坏了江湖规矩。”

    此言一出,董明月又有流泪的趋势了。

    当然,心情已经大不相同。

    又依恋的靠了会儿,她才仰起脸,用红肿的眼睛看着贾环,道:“环郎,你不怪我了么?”

    贾环哼了声,道:“怪,怎么不怪?你要是早点跟我说,咱们也不会像现在这么被动,我也能为你多做点准备。别的不说,你教中,初掌大权,银子自然是越多越好。不是我小瞧你们,你们手里的银子,八成还没三爷我的多罢了,一会儿我将我的私房钱拿给你,等去了扬州,我再顺手赚几笔花吧。”

    董明月先是听贾环说怪她,眼神一惧,可听到最后,眼睛里又要流泪了

    “好了,不哭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魔皇和青玉箫王,多半是现你们教中有大动静,好奇之下才跟了过来。你们教中人没有你的接头信号,不敢贸然露面,所以才只能在暗中偷袭魔皇,惊退了他

    收拾一下,换身衣服,你去信号,将你们教中接你的头面人物喊来,为夫想见见他们。”

    贾环笑着对董明月说道,此刻,董明月就如同一个惊慌的孩子一般,很容易受到惊吓,所以他的声音出奇的柔和。

    董明月闻言,有些不安的看着贾环道:“你要见他们”

    贾环先问情况:“来的都有谁?月儿你先介绍介绍可也是护法天王之流?我说你们混社团的还都挺有前途啊?三爷我拼死拼活不过拼了个一等子出来,他们就敢不是皇就是王的封!”

    董明月先是破涕一笑,而后抿嘴道:“护教法王是魔教的叫法,我们白莲教不同。我们有青叶、红花两大护教使者,他们都是看着我长大的,一个是杜汴伯伯,他是青叶使。另一是齐琔伯伯,他是红花使。

    杜汴伯伯和齐琔伯伯是我爹的左右手,他们两人一人苦练左臂,一人苦练右臂,双臂合一,可开七石强弓。方才那一击,应该就是两位伯伯合力所为。否则,寻常弓弩哪里能奈何的了魔皇。”

    (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清风秦缘”的8888打赏

    嘿嘿,昨天确实好日子!

    感谢书友“书友16o12索蓝宇”的打赏

    感谢书友“巫山雨6o2o9醉卧平生巫师家庭大侠逍遥客天空的雾霾魔教之皇”和“挖洗拍狼”的打赏。

    还有,感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