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婚后第一天!
    “嘿!嘿!嘿!”

    清晨,旭日的初光透过玻璃纱窗,又穿透一层大红帷帐,余光朦朦的挥洒在宁安堂东暖阁内。

    暖暖的气氛,却被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浪笑声给惊散……

    “不许笑!”

    拔步鸾凤榻上,一床艳红锦被内,传出一道娇喝声。

    声音羞涩。

    更奇的是,大床的另一边,还有一床锦被,还有一个娇儿。

    她没有蒙在被中,虽是满面羞红,却要强撑着无力的身子,挣扎起来。

    不过刚刚坐起,一不留神,身上的锦被滑落,露出一身白皙耀眼的身子来……

    “咕咚!”

    某三孙子眼睛都直了……

    虽说摸也摸过,亲也亲过。

    可这俩姑奶奶,昨晚死活不许点灯啊!

    人家夫妻成亲,都要守红烛守到天明再吹。

    可他进门时红烛就灭了……

    这才有了这会儿没出息的一幕。

    “哎呀!三爷!”

    紫鹃初时还未发觉,等目光顺着贾环直直的眼神落在自己不着寸缕的身上时,登时整个人都变成了瑰红色,一把拉起锦被挡住,嗔恼的唤了声。

    一旁一直躲在锦被里不露头的人儿,也露出了小脑袋看动静。

    一头青丝下,慵懒娇羞的俏脸,不是林黛玉,又是哪个?

    她一双惺忪星眼,水意灵动,竟比往日里更添了几分妩媚,觑着贾环,娇滴滴嗔道:“环儿,一大早的,你又欺负紫鹃?”

    贾环还赤着上身,露出一身并不夸张,但极精炼的肌肉,流线型的身材,放在后世也是一等一的好看。

    配上一张不羁而俊秀的脸,和一双坏坏邪魅的眼睛,让林黛玉眯起了眼,弯起了嘴角。

    贾环却忽然变了脸色,“悲戚”道:“娘子,紫鹃她……紫鹃她勾搭我!!她还……她还看了我的娇躯!我不活啦!”

    说着,扑上床,将头挤在林黛玉怀里,拱啊拱啊拱……

    紫鹃气的脸都涨红了,忙对林黛玉解释道:“不是的,我是要起身伺候三爷更衣。”

    林黛玉没好气的白了紫鹃一眼,道:“你还用同我说?我还不知又是这恶人在使坏?”

    话虽如此,却被某孙子拱的面红耳赤。

    盖因她身上的锦被也被拱开了,一个大脑袋在她娇弱的胸前拱啊拱啊拱……

    “环儿,你作死!”

    这还有紫鹃在,虽然昨夜同经历了遭暴风雨,可那是在黑灯瞎火中,只能闻声不能见光。

    如今天都亮了,什么都一清二楚。

    林黛玉羞的不要不要的。

    “哎哟!林姐姐你轻点儿!”

    耳朵被揪住,贾环脑袋被提起,锦被再次回到林黛玉身前。

    林黛玉到底是刀子嘴豆腐心,听贾环一求饶,就松了手,气哼哼道:“再使坏,仔细你的皮!”

    贾环呵呵笑着抱着她,连被子一起抱住,亲昵的用额头在她额上顶了顶,用浅浅的吻了吻她的唇,笑道:“你是我夫人,这怎么叫使坏?”

    林黛玉被他一抱抱的好似醉了,眸眼熏熏,呢喃道:“可是……可是紫鹃也在哩……”

    贾环见她这模样可爱诱人之极,忍不住又亲了口,笑道:“紫鹃不也是自己人了吗?忘了昨儿连半柱香的功夫你都撑不住了,还是紫鹃上来救下了你?”

    “不许说!”

    林黛玉羞的无以复加,咬了下贾环的下嘴唇,满面羞红的嗔道。

    贾环哈哈一笑,手伸进了锦被中,触及那暖香润玉,却没有再使坏,柔声道:“好生歇着,咱宁国府没有尊长,不用新妇去敬茶。

    老祖宗那里也打发了鸳鸯来说,今儿不用去给她和我爹磕头。

    等三天回门儿的时候,再去行礼。

    这几天,你好生养着。

    哎哟!老祖宗还真是圣明!

    难道她老人家猜到了林姐姐你不胜娇宠?”

    “你还说,都怪你!不许说!”

    傻子也听得出这是贾母怜惜林黛玉初为新妇才宽纵的,让贾环这般一说,愈发羞恼。

    不过,挣扎起来,许是触碰到伤处,痛的林黛玉一双眷烟眉蹙了起来。

    贾环再不敢乱来,忙小心翼翼的将软软的林黛玉抱着放在床榻上,还得放舒服了。

    没法子,林黛玉的身子太娇弱了,昨夜里哪怕贾环已经尽力小心轻柔,还是让她遭了大罪。

    好在贾环有先见之明,提前让公孙羽准备好了秘处的伤药,这才好了许多。

    不过,还是心疼的紧。

    “乖乖躺着,我让人把早饭端来,你和紫鹃一起用。”

    贾环哄道。

    林黛玉享受着贾环的体贴服侍,弯起嘴角,问道:“那你做什么去?不同我们一起吃么?”

    贾环叹息一声,道:“王八蛋才不想和老婆一起吃早饭呢,可是昨儿不是受了人家的恩情嘛,今儿得进宫去谢恩。

    你说可气不可气,又不是我请他们来的。

    自己跑来折腾人,还得让我去磕头谢恩。

    你说我到哪儿说理去!”

    见贾环絮絮叨叨又无可奈何的模样,林黛玉咯咯笑出声。

    倒是另一边紫鹃忍不住道:“三爷,这是天底下最大的福气呢!旁人求都求不来,我听嬷嬷说,连寻常皇子大婚,主婚的都只是王太傅,皇帝和皇后不做高堂的。”

    “你懂个屁!”

    贾环没好气说道。

    却又被林黛玉掐了下,林黛玉竖眉嗔道:“不许欺负紫鹃姐姐!”

    贾环打了个哈哈,笑道:“我怎么会欺负她?紫鹃如今也是爷的女人了!昨晚表现不错……”

    “呸!真真要疯!”

    林黛玉和大红脸的紫鹃齐齐啐了口。

    “快离了我这地儿去吧,再待下去,还不定说出什么疯话!”

    林黛玉嫌弃的驱赶着,又道:“出门前别忘了往西屋里去一回,不然有你的好脸子瞧!”

    这就是林黛玉,牙尖口利,但心思柔软细腻的林黛玉。

    贾环不顾她反抗,又狠狠的亲了她一口后,亲昵的用鼻尖蹭了蹭她的小鼻尖,笑道:“真是我的好贤妻!我走啦!”

    “呀!”

    正要起身服侍贾环更衣,可又光着里面不好意思穿衣的紫鹃忽地惊呼了声。

    盖因某孙子手溜进了她的锦被中,在胸口处狠狠摸了把。

    不等主仆二人发怒,贾环就哈哈大笑,拿起衣裳往外跑,留话道:“爷不用你服侍,好好躺着歇息吧!”

    等贾环跑没了影儿,闹腾了一清早的宁安堂东暖阁,终于安静了下来。

    偎在大红绣凤锦被里的林黛玉,侧着头,看着仍羞红满面的紫鹃,打趣道:“好姐姐,环儿疼你呢!不用你服侍,怕累着你哩!”

    紫鹃没好气的白了林黛玉一眼,道:“三爷是爱屋及乌,我算哪个牌面上的?

    瞧他昨儿心疼你的模样,就差没和你一起落泪了。”

    这说的是昨夜林黛玉碧玉破.瓜时,痛的落泪时的情形。

    林黛玉闻言,俏脸登时刹红,恼道:“你也疯了不成?你倒是比我好在哪里?”

    哪个女孩子经历这遭时,不痛的落泪?

    果不其然,紫鹃也红了脸,不过女孩子闺阁密语时,就没那么羞涩了,她伸手将林黛玉压在颈下的头发掏出,理齐后搁在绣枕边,然后轻声道:“我只服侍了姑娘这几年,到头来,却跟着姑娘一起受了大福祉,连皇帝皇后都正经的拜了回。

    如此一来,我只这辈子尽心尽力服侍姑娘和三爷怕是不够,来生来世,下下辈子,都要给你们做丫头才行哩。”

    林黛玉侧过身子,面朝紫鹃,脸枕在绣枕上,眼睛笑眯眯的弯起,道:“就算再做三辈子丫头又何妨?我又从不拿你当丫头看,只当你是我姐姐。这些年来,咱们相依为命,谁还能离得开谁?

    你三爷又那样疼你,不舍得作践你,还带着你一起拜了皇帝和皇后。

    这不比你去外面找个小门户,操心柴米油盐强的多?

    所以,你就认命吧!”

    紫鹃看着林黛玉小狐狸般的算计着,没好气道:“我合该做你们的丫头!”

    不过话音一转,又道:“姑娘怎地还让三爷去西边儿?昨夜,三爷可是先去了西边儿,才过来的。”

    这让紫鹃微微不满。

    林黛玉却无妨,有些小奸诈的笑道:“昨儿他要是先来咱们这里,那他今早就是在西边儿了!你真真傻哩!”

    紫鹃奇了,道:“姑娘心里就没不痛快?”

    说完紫鹃就悔了,这话真不该是她说的。

    若是生出事来,贾母知道了,指定拿她使家法。

    林黛玉却轻笑了声,道:“也不算一点都没不痛快,这世间女子,哪个能这般大方?

    可是当初,环儿最先相中的就是云丫头呀,为了她,连太上皇的旨意都要违了呢。

    再者,他那样大的能为,说是盖世英雄都不为过。

    又怎可能守着咱们俩过一辈子?

    纵然他愿意,老太太都不会答应。

    莫说是他,就是我爹当初,家里何尝没有几个屋里人?

    若真计较这些,我娘岂不怄死?

    所以,世道如此,环儿又极善待我们,就不要想那些了。

    好姐姐,你可万莫想别的。

    环儿待咱们是最和气的,当初他为何那么不喜蘅芜苑的?

    不就是那位老是算计,想法太多吗?

    如今这般就好,若是在后宅乱起来,环儿真恼了,我要保你都难呢。”

    紫鹃闻言,不由好笑。

    她算哪个牌位上的,还敢想那么多?

    她本是担心林黛玉将不喜都闷在心里,想开导开导她,却不想反被开导了番。

    不过这样也好,能想的开的,才是有福人呢。

    ……

    宁安堂后宅,西暖阁。

    贾环进来时,史湘云已经起了。

    在翠缕的陪同下,收拾着衣箱妆奁。

    见贾环进来,也只是白了眼。

    贾环笑呵呵的上前,从后面抱住史湘云,笑道:“好云儿,怎起的这样早?”

    史湘云没好气道:“这都什么时候,还早?”

    贾环嘿嘿一笑,贴着她的耳边,轻声道:“这不是心疼你嘛,昨晚……你不疼了?”

    刷的一下,史湘云莹润的耳朵就红到了耳根,而后她就势便给贾环来了一肘子……

    贾环吃痛之下,哟呵哟呵的叫唤了两声。

    史湘云凶狠狠的瞪了这恶棍一眼,却还是轻轻的给他揉了起来。

    翠缕见之,忙出去回避,她不是紫鹃。

    倒不是说她不想,而是贾环没要……

    史湘云的通房,也早就被人给占了,正是贾母身边的鸳鸯。

    不过这会儿子贾母还离不得她,所以再留两年。

    等翠缕出去后,贾环将史湘云环进怀里。

    史湘云也没有再抗拒。

    “都说了今早不许早起,好生休养着,就是不听。”

    贾环抱着她坐在小姐榻上,亲昵的责怪道。

    史湘云轻轻哼了声,道:“我又不是你林姐姐,哪有那样娇贵。”

    贾环笑道:“可别没好心啊,刚才是林姐姐一个劲儿催我到你这边来。”

    史湘云闻言顿时急了:“我没好心?昨儿是谁催你快去东边儿的?”

    贾环哈哈笑道:“好好好,是我说错了,行不行?”

    史湘云却红了眼圈,刚才贾环的话真伤了她的心,哽咽道:“既然我没好心,你快离了我这地儿,去找有好心的吧。”

    “咦,我说你怎么不讲理呢?我都赔不是了,你还抓着不放?”

    贾环郁闷道。

    史湘云闻言,更伤心了,从贾环腿上起来,只是将他往外推。

    贾环大怒,一把抄起史湘云,面容狰狞道:“小娘皮,你惹怒我了!你完蛋了!”

    说罢,抱着她往拔步鸾凤榻上走去。

    将史湘云丢上.床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然后在史湘云的拼命抵抗中,暴力压服了她,也脱了个精光。

    在新婚的第二天,又一次完成了革命与*的斗争!

    效果……完美!

    暴风停息,骤雨刚歇。

    贾环搂着史湘云白皙圆润的肩膀,笑道:“昨儿我说了不走,偏你大方,非让我过去。昨儿没睡好吧?都有眼圈儿了。”

    “放屁!不让你过去,那我成什么了?”

    史湘云俏脸上的潮红和余韵还没散尽,但已经“过河拆桥”了。

    论起来,她的身体素质真比林黛玉强的太多。

    贾环被骂也不恼,嘿嘿笑道:“你们姊妹倒是情深,兴许一会儿她就过来瞧你呢!”

    此言一出,史湘云身子先是一僵,然后蹭的一下从贾环怀里出来。

    不顾被贾环看了去,就开始穿衣裳。

    一边穿还一边赶人:“快走快走,都怪你,若让人看了去,我还活不活了!”

    昨儿在一起,被贾环要求亲一口时,被发现,就觉得没脸见人了。

    真若被捉奸在床,岂不是更没法活了?

    贾环还要拖延,却被穿好衣裳的史湘云在嘴巴上重重亲了口,然后红着脸凶巴巴道:“好了没?贾小三,你别得寸进尺!”

    贾环自然也怕被堵门儿,才故意提醒史湘云。

    如今连红利都收了,自然就见好就收。

    正要穿衣走人,就听到门外响起翠缕的声音:“是林姑娘来了?我们姑娘……我们姑娘还没起来!”

    这是家里说好的,在自己人前不用改口,真到来了外客时,再改口称呼夫人。

    好歹,翠缕还没那样傻。

    可屋里的史湘云却真慌了,不过贾环不慌,抱着史湘云狠狠亲了口后,从窗户上一溜烟儿的跑没了影儿。

    史湘云见之,又好笑又好气。

    好好的夫妻,闹的好似见不得人。

    不过没时间理会这些,赶紧将床榻收拾利落,铺平拉展后,又将头发放下,好似刚起床一般,开门迎客……

    ……

    ps:第一更,另,我服了你们!

    说要写*然后一天内n多人加群,半夜都有,哈哈!

    等着,等完本后一定写几章浪而不淫的*让诸位污妖王拿去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