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惊变
    “白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极为投入的一曲唱罢,贾环满脸悲愤的回过头,看着两个快要笑岔气的妹纸,哽咽道:“我唱的,就这么搞笑么?”

    不说还好,一说,两女竟抱在一起互相搀扶着笑……

    “环……环儿,你唱的,其实挺好的。就是……就是你的声音,哈哈,实在是……太有趣了。”

    林黛玉一边拭去眼角的泪花,一边断断续续的笑道。

    紫鹃也道:“方才三爷的声音像是变成了大人一般。”

    贾环撇嘴道:“三爷追求的就是这个效果!我……”

    “贾爵爷乃荣国子孙、宁国传人,尊贵非凡。又深得太上皇的宠爱,将掌上明珠下嫁。就连堂堂白莲圣女,都甘愿屈身做妾,真真可谓是春风得意。又怎会唱这一曲失意被配之人所作的《临江仙》呢?”

    一道清幽略带戏谑的女声,忽地从外部传来。

    不是从门外,而是从……船外。

    这黑更半夜的,突然传来一声诡幽的女声,无论是林黛玉还是紫鹃,小脸儿都吓的有点白。

    “砰!”

    房门被人从外推开,一道白色身影飘了进来。

    楼下亦是响起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

    “明月,帮我照顾好她们。”

    贾环面色凝重的看着进屋的董明月,沉声道。

    林黛玉和紫鹃看着突然不请而入的董明月,甚至都忘了船外的“女鬼”,都怔怔的看着她。

    她们都没有想到,除了白荷之外,贾环身边还有一个同等级别的绝色。

    而且,看样子似乎还是一个传说中的女侠!!

    董明月只淡淡扫了眼林黛玉和紫鹃二人,眼神在林黛玉脸上顿了顿,而后便走到窗边,打开了窗子。┠╪┞.<。

    贾环先给林黛玉两人使了个眼色。示意无事后,便跟着走到了窗前。

    黑乎乎的夜,黑乎乎的河,距离他们一箭之地外。一艘不大的船,与贾环等人乘坐的福船并行。

    在这个距离上,想要将话如此清晰的传进船中,绝非一般人能做到。

    船头有一盏橘色灯笼,一个玉树临风的身影站在那里。负手而立,似是也在注目窗内之人。

    “魔教妖女!”

    忽地,董明月咬牙切齿的说道。

    贾环面色古怪,差点以为耳朵出了毛病。

    魔教妖女?

    谁是?

    董明月没看贾环,也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解释道:“我白莲教乃是中土圣教,而对面那人,乃是摩尼明教中人。明教中人行事,不择手段,多是卑劣无常之人。故此。凡是江湖中人,人人喊打。

    魔教教主自称魔皇,武功奇高,行踪诡异难寻。曾与我爹交手而败,但也只略差一筹。魔皇被我爹击伤后,明教便收敛了许多。不想,今日又见到他们。”

    贾环看着不远处船头站立之人,分明是个年轻女子,便道:“那个,也是圣女?明教的圣女?”

    董明月没好气的转头白了贾环一眼。道:“明教没有圣女,那是明教四大护法法王之一,青玉箫王卿眉意。武功不低,最擅……不要脸的功夫。”

    贾环心里一怔。就要询问什么是不要脸的功夫,难道比他还强?

    不过箫王,贾环自然甘拜下风……

    没等贾环开口,就听船外传来一阵“呵呵”笑声,只是贾环有些失望,笑声并不妩媚啊……

    “妹妹。窗前这位小郎君,就是你的夫君么?也不怎么样嘛,除了出身外,哪里值得妹妹你这天下第一武宗独女屈身下嫁,放着大好的白莲圣女不做,却去做一个小妾?”

    那女人听不出年纪几何,又离的太远,看不清样貌。┝╪.《﹝。[

    可不管如何,敢这般说话,贾环岂能退让?

    “这位大婶,你这话就太不中听了……”

    没等贾环说完,就听身后林黛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而身旁的董明月,也肩头微抖……

    就算看不清人长的什么样,可人家的声音如此清脆悦耳,不管怎么说,也不能算是大婶的声音啊!

    “呵呵,原来还是一个牙尖嘴利的毛头小子。小子,我劝你莫呈口舌之利,否则,你需仔细着哩!”

    那卿眉意却也不恼,还是笑呵呵的道。

    贾环面色古怪的朝后看了眼,却见林黛玉小脸通红的朝他挥了挥小拳头。

    眼中却满满都是刺激之意,江湖耶……

    贾环冲她咧嘴一笑后,转过头看向对面,朗声道:“大婶,本爵也劝你一句。虽说入了冬了,庄稼也都收完了,农闲了。

    可这么长的冬天,也不能太闲着吧?

    抽时间养些鸡鸭或者养两头猪,总也能多创收一点,好过个肥年不是?

    这世上啊,就没有过不好的家,之所以过不好呢,多半是因为家有懒婆娘。平日里不知道操持家务,就知道东野西逛的。

    大婶,你这大半夜的,不回家看好猪圈后上炕睡觉,跑这来吓人做甚?”

    听着贾环苦口婆心又语重心长的一通唠叨教化,林黛玉等人固然笑个没完,董明月的肩膀也抖个不停,就连楼下众人,也纷纷哄笑出声。

    当然,除了笑声外,暗中不知有多少强弓硬弩已经架起,戒备着。

    “贾环,总有一日,我要割了你的舌头!”

    那青玉箫王终于没法再保持风轻云淡的风度了,咬牙切齿的说道。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语气陡变,厉声道:“不过一邪魔歪教,也敢威胁本爵?活得不耐烦了吧?”

    那青玉箫王卿眉意冷哼一声,道:“贾环,你不要太过得意。我江湖中人连王法都不怕,还会怕你区区一个竖子?”

    贾环哈哈一笑,道:“没错,你们的确是不怕王法,本爵暂时也拿你们这些东躲的老鼠没法。可是。如果我没料错,黑冰台的那座石牢里,多半关有你们魔教的大人物。你信不信,只要本爵手书一封送回。你们那些大人物就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好卑鄙!”

    青玉箫王一张俏脸涨的通红,紧咬的贝齿微张,吐出四个字来。

    “卿眉意,本爵希望你最好明白一件事。朝廷之所以没有下死手将你们这些江湖人士斩尽杀绝。非不能为也,实乃不愿为尔。

    我大秦兵戈百万。铁骑十万。若当真想诛除尔等,你们就是有一万颗脑袋,都不够我们砍的。

    所以,本爵希望你们最好能有自知之明,懂得分寸。否则,本爵不介意送你们一程。

    你也尽可试试,本爵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

    贾环的话,不仅让对面船上的卿眉意面色大变,就连身侧的董明月,都身子一颤。眼中闪过一抹凄苦……

    “嘎嘎嘎!贾爵爷好大的威风。本皇倒想看看,贾爵爷如何将本皇一万颗脑袋砍下来。”

    忽地,一阵极为刺耳的声音,如同夜枭啼啸一般,从四面八方传来。

    众人面色无不大变,林黛玉脸色惨白,甚至有些摇摇欲坠。

    不止贾环这方众人色变,就连对面船上的那位青玉箫王,眼神中都隐隐浮现忌惮和惊惧之色。

    贾环回头看了眼林黛玉的面色后,心中勃然大怒。厉喝道:“逆贼,你这是在找死!”

    “嘎嘎嘎!你能奈本皇何?莫说是你,就是你祖宗贾代善在此,在本皇跟前也得怪怪的……啊!什么人。竟敢暗箭偷袭本皇!”

    魔皇话未说完,众人就听他一声惨叫,然后便没了下文,消失的无影无踪,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江湖人称魔皇最是谨小慎微,但有丝毫不妙。或是一击不中,就立刻抽身而退。他走了……”

    董明月面色苍白,轻轻的呼出了口气后,语气庆幸道。

    而对面的青玉箫王的那艘船,也不知何时消失无踪了。

    贾环关上窗户,然后走到林黛玉跟前,扶住她微微有些颤抖的胳膊,关心道:“林姐姐,你没事吧?”

    林黛玉虽眼中含泪,却坚强的摇摇头,强笑道:“就是方才听那声音时,有些恶心头晕。”

    贾环歉意道:“连累林姐姐了。”

    林黛玉又轻轻摇头道:“我没事的,环儿你放心吧。这位是……”

    说罢,林黛玉的眼神又放到了董明月身上。

    贾环道:“这位姑娘叫董明月,亦是我的爱妾。明月,这是我的表姐。”

    董明月闻言,看向林黛玉,微微点点头,道了声:“表姐好。”

    林黛玉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总之,不是舒服的味道,她也是轻轻的点点头,道了声:“你好。”

    气氛,忽地就有些变化了。

    然而贾环此刻却没有心思想这么多,他看着林黛玉道:“林姐姐,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去去就来。”

    他要去跟董明月仔细询问一下,那狗屁魔皇和劳什子青玉箫王为何会找上他?

    可林黛玉却忽然不放人了,她一把拉住贾环的胳膊,可怜巴巴道:“环儿,你能不能别走,我怕那些恶人再来。”

    贾环闻言,心中亦有此顾忌,便点点头,柔声道:“那你先去榻上歇息一会儿,让紫鹃给你倒杯热茶,压压惊。放心,我就在外间守着。”

    林黛玉闻言,这才松开了手,看着贾环道:“那你去吧。”

    贾环点点头,然后看了眼董明月后,董明月便跟着他走出了里间。

    外头三楼楼梯处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和铠甲碰撞的摩擦声。

    福船戒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