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彩头
    作为一个婢女,想要伺候好林黛玉,第一要点,就得有足够的宽容心,得忍让她的小性儿。

    千万不要以为,林黛玉平日里和贾环玩笑时聪慧动人,往往一个眼神就能“懂你”,她就是善解人意了。

    她若是善解人意,那她就不是林黛玉了……

    紫鹃就是那个非常能够忍让她的人,听了林黛玉的恼后,紫鹃却一点也不尴尬,只小意赔笑道:“我哪里离得姑娘,这世上也再没有姑娘这样的好主子了……”

    一句话,就将林黛玉的恼火给消灭了,林黛玉哼了声白了她一眼,傲娇道:“你知道就好。”

    说罢,还瞪了满脸无辜的贾环一眼。

    贾环笑嘻嘻道:“那咱们就说定了,从明儿起,林姐姐你就要开始多锻炼锻炼身子骨,甲板上不便,你就在房间里走就好,让紫鹃数着。等回去后……要不就在扬州,我给你淘换些好东西,保管让你喜欢。”

    “呸!谁稀罕!”

    林黛玉啐了口,“不屑”的道,不过,眼中还是有些喜色和期待之意……

    不是她缺东西使,而是贾环实在是太能给姊妹们惊喜了。

    动不动就在大家没有准备中,送大伙儿一些小玩意儿。

    虽说大都不是什么大贵之物,多是些小玩意儿,可越是如此,不就越显得他心诚?

    照他自己说的那样,他分分钟都是千百两银子进账的壕,走路时看到地面儿上不知谁掉的十两以下的银子,眼皮都不带夹一下的……

    他能“屈尊”去淘换这些小玩意儿,的确是显得他心诚了。

    或是一些小泥人儿,泥人儿不稀罕,关键是一些和姊妹们都长的七八分相似的泥人儿,就让人稀罕了。

    亦或是一些精美的面具,面具倒不是她们的样儿,不过可恨的是。上回贾环竟送了她一面耗子精的面具,足足让大伙儿笑了好半天……

    要不就是一些用竹片儿扎成的小动物,活灵活现的,有的还有机关。能蹦跳两下。

    总之,这些小玩意儿都非常对大家的心思。

    所以,林黛玉才会对这些小礼物充满了期待。

    再说,他也是为了她好不是……

    ……

    “林姐姐,咱们玩儿斗刁民。一定得有彩头才是。”

    贾环哼哼笑着挑衅道。

    林黛玉眼波流转,觑着他道:“你还想赚我们的彩头?”

    贾环嘿嘿笑道:“不,是咱俩赚紫鹃的彩头。”

    “噗嗤!”

    林黛玉笑了声,骂道:“怪道人都说,越有钱的越小气抠门!这话真真是不错了,紫鹃一月还不到一吊的月钱,你这当三爷的不说多赏她一些,偏还惦记着。羞也羞死了!”

    贾环作趾高气扬状:“赌场之上无姊妹,像我这种传说级别的赌场大亨,从来都是六亲不认的。别说是紫鹃了,就林姐姐你,我也……呃!”

    嘴角被一只白净的小手扯住后,贾环立马老实了,小意的谄笑道:“林姐姐,你这是凑什么?”

    林黛玉另一只手轻掩口角,欢笑道:“你现在认得我是你姐姐了?”

    贾环谄媚道:“这件事,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最幸福不过的一件事了,小弟深以为荣。夜里做梦时想起有时都能乐醒过来。”

    “呸!”

    林黛玉俏脸微霞,瞪了贾环一眼,道:“说着说着就乱说,油嘴滑舌也不知跟哪个学的?”

    “咳咳!”

    贾环闻言。干咳了两声后,板着脸一本正经道:“这个……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我得多开几个会,研究研究才能有定论。这个嘛……那个……”

    一番天朝官员的腔调,差点没把主仆俩笑岔了气。

    又是一番打趣后,牌局开始。

    “林姐姐。那咱就说好了,赌注就是一首小曲儿,谁都不能混赖!”

    贾环警惕的看着林黛玉,说道。

    林黛玉哼哼一笑,道:“我可不会唱什么小曲儿!”

    贾环急了,道:“我早就知道,你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了。”

    “呸!”

    这话原没什么,姊妹玩闹时开玩笑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早上贾三坏刚给她讲了个笑话,那句“我跟你这个言而无信的人再没什么好说的了”,还清晰在耳,逗得林黛玉欢乐了一天。

    此刻贾环再说这么一句,就让人觉得怪怪的,心里撩撩的了。

    看着眼前一张红的快要滴血的脸,贾环也觉得玩笑开的有些过了,连忙神秘道:“林姐姐,你可别哄我年轻不懂事,我早就听说,你们姊妹几个,偷偷的开过好几场演唱会了!”

    林黛玉闻言,果然立马转移了注意力,气道:“定是小惜春,几番叮嘱她要保密,偏她还告诉你。”

    贾环得意道:“四妹妹和我才是最亲的……林姐姐,你可别混赖,我早就听说了,林姐姐私下里没事时,最喜欢唱那句:小小老鼠小小老鼠爱吃米,叽叽叽……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喵咪咪……”

    “你胡说!”

    林黛玉言辞否认道,只是眼角的笑意还是出卖了她心中的高兴。

    贾环也不分辨,只笑道:“既然都没有异议,那咱们就开始吧。”

    林黛玉撇嘴道:“开始就开始,瞧你那样儿。”

    贾环哈哈大笑!

    紫鹃只满脸堆笑的看着两人斗嘴,也不怕输了会不会要唱曲儿。

    别人怕唱曲儿,无非是怕唱不好丢了面儿,或是觉得唱曲儿是个卑贱的活计。

    但只要姑娘好,紫鹃以为丢面儿又能如何?

    何况连如今府里最体面的贾三爷都一起唱,怕甚?

    而且,她长的虽不出众,可唱曲儿着实有天赋哩,姑娘们唱的曲儿,她只听一遍就都会了!

    ……

    “咯咯咯!环哥儿,你又输啦!”

    林黛玉快要高兴死了,拍着手连连叫道,指着贾环道:“快唱快唱,我们要听新曲儿!”

    贾环心里温暖,面上却一脸的愤懑,气呼呼的看着林黛玉道:“林姐姐,你可有什么暖香冷香的,借我使使!”

    林黛玉笑的眉开眼笑,极为得意道:“你寻日里不是最烦爷们儿熏香吗?怎么这会儿变了性儿了?”

    贾环悲苦的举起双手,道:“我要熏熏我这双手,手气实在是……太臭了。”

    “哈哈哈!”

    连紫鹃都忍不住,跟着林黛玉大笑起来。

    “哎哟,哎哟哟,真真是……要笑死了。环儿,你说的极是呢,你就是一双臭臭的大手。”

    林黛玉趴在桌子上,笑不停的道,不过还是没忘了催账:“快去唱快去唱,你可别混赖!只是……今儿个再不能笑了,你不能再唱诙谐逗趣的曲儿了。什么你爱搓澡的,羞也不羞!”

    贾环嘿嘿一笑,道:“林姐姐,那不能赖我。当初不是听大嫂子抱怨,兰哥儿不爱沐浴吗?小弟才唱了曲儿洗澡歌,多好听啊!我爱搓澡皮肤好好,哦哦……”

    林黛玉听后,“噗嗤”一声喷笑出声,然后趴在桌子上拼命的抖肩膀。

    这个时代,沐浴绝对是个人最隐秘的事了。

    而对肌肤的呵护保养,更是连寻常姊妹间都很少谈及的事,只有和最亲密的服侍丫鬟才悄悄商议的事。

    哪有像贾环这般,当着姊妹们的面,就高唱什么爱搓澡,还皮肤好好……

    紫鹃也红着一张脸,掩口笑个不停。

    等林黛玉再抬起头时,一张俏脸因笑而宛若映衬了晚霞的琉璃般,精致而美艳动人。

    一双明眸,更若碧波清泉般,盈盈如水,又有仙雾弥漫。

    美颜竟不像凡间之色,恍若天人仙子。

    贾环一时,竟看呆了……

    林黛玉见贾环呆呆的看着她,眼神迷离。

    虽然大羞,心中却暗喜微甜。

    一旁紫鹃更是抿嘴偷笑。

    若是没紫鹃在,林黛玉或许能忍一会儿,让他看仔细些……

    可有第三人在场,她却忍不得片刻,挥着手中的绣帕,扫向贾环的眼。

    “哎哟!”

    贾环不妨的叫了声,低头揉眼睛。

    不过本来就只是扫了个边儿,他又及时闭眼,所以并没有伤到眼睛。

    却唬了林黛玉一跳,以为方才伤到了他的眼睛,起身上前,靠近贾环面前,道:“环儿,你眼没事吧?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贾环抬头,闭一只眼睁一只眼,作古怪状看着林黛玉,嘿嘿道:“完了,林姐姐,我成独眼龙大盗了!”

    林黛玉见状就知他没事,啐了他一口,然后伸出纤纤玉指在他脑门上狠狠点了点,可贾环脑门儿硬邦邦的,反而硌的她手指痛。

    林黛玉气道:“臭环儿,快去唱曲儿!唱的不好,仔细你的皮!”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

    林黛玉又想起早上的笑话,恼羞成怒,要去撕贾环的嘴。

    贾环连连躲避开,求饶道:“林姐姐,我要唱曲儿了,这次,可真是严肃类型的。保管大气澎湃,悲怆不凡。”

    林黛玉还没听贾环唱过正行的曲儿,闻言便暂且放过了他。

    贾环走到临窗边,气沉丹田……

    而后压着嗓子尽量让声音雄厚些,沉声唱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