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暗手
    可能是因为还在气恼贾环刚才的坏心思,所以今日的早功,贾环被“家暴”的格外凄惨……

    “嘶!”

    倒吸了口冷气,连董明月轻轻的抚揉都来不及享受,贾环只觉得全身骨头都要散了,肌肉也痛的要命,他一脸诧异的看着董明月问道:

    “月,你这功夫,当真是一日千里啊!岳父上次托我带给你的到底是什么武功?怎么这般了得?你这……离八品都没多远了吧?”

    董明月轻轻摇了摇头,柔声道:“还差点……环郎,你别怕痛,能亲身清晰的感受劲的力和收缩,对你自身体悟有很大的好处。┝┡要╪╪╪看书┢┢.[壹kans?hu.我也是最近对太极有了新的心得,才能做到收自如,能在不伤到你的情况下,还能让你体会到劲的运转……”

    贾环一脸“悲愤”道:“就还差点儿?月,你可知,有一个武功如此强大还进步如此神的老婆,为夫心里是亚历山大啊!”

    董明月最喜欢看贾环耍宝了,她抿嘴一笑,冰凉的小手还不忘继续给贾环按摩,爽的他嘴角得意的弯起。

    董明月道:“你进步已经很快了,你根骨不差,悟性也好,又不缺从武之资。再加上,《白莲金身经》是天下第一等的炼体功法,只要你花大毅力坚持苦练下去,早晚会过我呢。”

    贾环撇嘴道:“反正有你督促着,我想偷懒都没法偷。”

    董明月皱眉道:“从武之事,不比其他,靠人逼迫哪里能行?”

    贾环眼珠子转了转,嘿嘿坏笑道:“除非,你再让我……嘿嘿嘿!”

    “呸!”

    董明月闻声知意,登时又羞红了脸,但眼睛却水汪汪的看着贾环,撩人心弦。

    贾环这坏蛆哪里还能忍的住,大喜过望,扑身飞上……

    羞的满脸红霞的董明月闭上了眼。心中却叹息了声。

    ……

    贾环带着一脸满足又不尽兴的坏坏表情,被“厌恶”其贪得无厌死不松口的董明月给赶出门去。┠要看書.

    只是,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贾环脸上所有的浪.荡笑意就无影无踪了。

    他眼睛微微眯起。眸光略显疑惑……

    董明月不对劲是肯定的,但贾环还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不会伤害他。

    只是,她到底是因何事而忧愁?

    连他这么荒唐的举动都能包容……

    这绝非是她的性子。

    只是,贾环能感受到她对他的情意。并没有生变化,甚至更牵挂他了。

    可那又是为什么呢?

    难道是和白莲教有关?

    但是,董明月这几年除了和他在一起外,和外人连话都没怎么说过,更从没见过外人,白莲教又如何能干扰到她?

    贾环百思不得其解,摇摇头,按下浮躁的心思,朝二楼走去。

    他没有去找韩家兄弟,而是走向了一间非常不起眼的房门前。

    “咚咚咚。”

    “谁?”

    “是我。”

    房门打开。贾环进去后,一个身着斗篷、扮相神秘、眉皆白的男子对他拱手行礼道:“见过爵爷。”

    贾环点点头,道:“天涯,这次出门,我特意跟王爷爷求了你来,是因为有借助于你的地方。劳你出趟远门,辛苦你了。”

    天涯闻言再躬身,谦卑道:“爵爷客气了,能为爵爷办事,是卑下之幸。”

    贾环笑了笑。也不嫌弃屋窄粗陋,随意拉过一把粗糙的凳子坐下后,招呼天涯道:“你也坐,坐下说话。”

    天涯致谢后。═要看╞╪書.没有客套,径自坐下后,一副恭谨的神态聆听贾环的吩咐。

    贾环见状,心中满意,想到,就这种工作态度。不管在哪个时空,想来出人头地也只是时间问题。

    敛了敛心神,贾环沉声道:“天涯,我这次奉旨南下,除却视察扬州军备以外,还有其他差事在身,你先看看这个……”

    说着,贾环从怀里取出一块金牌,亮相于天涯面前。

    待天涯看清金牌上“如朕亲临”四个字后,眼睛骤然圆睁,连忙起身跪下,口呼万岁。

    贾环见他面色愈恭谨后,心中满意,将他唤起,沉声道:“具体的差事,我不便相告。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这趟差事绝不会简单。

    而之所以挑我这个还不成年的少年来做这件事,就是为了降低对方的警惕性。

    从我们出了神京的那一刻,说不定我们已经就在对方的严密监控下了,这也是我特意跟王爷爷将你要来的缘故。

    你明白么?”

    天涯面色肃然,恭声道:“爵爷有事,但请吩咐。”

    贾环道:“你目前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在暗中建立警戒线。

    虽然船上已经设有明哨、暗哨,但刘舵是军方出身,而且还是海军……

    行事和你黑冰台不同,与江湖中人的行事手法更不同。所以,他布置的明哨和暗哨都只能当成明哨。

    我需要你帮我盯着船上,我不想有人登上了这艘船我都还不知道。”

    天涯闻言,眼中泛着自信的目光,沉声道:“爵爷但请放心,若说江湖放对厮杀,这并非卑下长项。但若说盯梢、跟踪和警戒,卑下绝不妄自菲薄,卑下足以能当那些江湖贼子的祖宗!”

    贾环闻言,脸色终于露出一抹笑容,道:“那就辛苦你了。”

    天涯摇头笑道:“不敢。”

    贾环点点头,笑了笑后,话题一转,道:“对了,说起来,你我还有半师之谊。上次跟你请教了些玄门学问后,我回去揣摩了好一段时间。有些收获,不过也许多问题。你若是有空,咱们不妨再讨论讨论?”

    天涯闻言,眼中眸光一闪而逝,笑道:“爵爷当真好悟性……既然爵爷需要,卑下现在就有时间。”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那就再欠你一个人情吧。”

    天涯闻言,脸上喜色浮现,拱手道:“多谢爵爷。”

    天涯很清楚,面对贾环这个级别的贵人,谈金银报酬简直就是在侮辱智慧,更是在浪费资源和机会。

    跟这样的贵人打交道,最值钱的回报,就是对方的人情。

    ……

    “在这一初始阵势中,乾位走一,坤位走二,巽位走四,震位走六,坎位走八,离位走十,艮位走十二,兑位走十四……”

    “此为六壬,由“占时”至“月将”,是以无极生太极,再由月将至干支,是而太极生两仪,由干支而产生四课,是以两仪生四象。再三传,即三才……”

    “而在第二阵中,乾位走一,坤位走二,巽位走四,震位走八,坎位走十六,离位走三十二,艮位走六十四,兑位走一百二十八,循而环之,周始不息……”

    “八卦居九宫之中,九宫八角,对角相加为十五。故,沿东南以望西北,各为……”

    因为有了上次讲解和私下里求学打底,所以贾环听的并非云里雾绕。

    但他的脸色还是古怪了起来。

    因为在他听来,这些玄而又玄的法门阵势,抛却玄奥晦涩的“专业名词”外,实际上,竟然可以以数学原理去分析。

    例如等差公式,例如等比公式……

    随着天涯的讲解加深,贾环心里也越激动。

    当他讲到在不同的光照下,要采取怎样的方向与光线相交时,贾环尝试着将其讲解的例子代入三角函数的公式中,得到的数据竟然丝毫不差……

    贾环前世就常听人说:“数学乃万物之母。”

    因为说这句话的人通常都是数学老师,他就潜意识的将这句话当成了空气……

    可现在看来,果真还是有点道理的。

    心中将天涯所讲解的例子一一印证后,不同的例子代入不同的公式,所得完全不差。

    直到天涯讲解完最后一个阵势,贾环心中飞的分析了番后,竟和天涯异口同声说出了同一个答案……

    ……

    走出天涯房门,贾环径自走进韩家兄弟的房内,而后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一是因为方才白眉白的天涯那副快要惊掉下巴的表情。

    二则是,因为今日收获甚巨,心情甚佳。

    “怎么了环哥儿?这么高兴。”

    韩家三兄弟正在屋内打磨劲道,或盘石,或写字,或磨石灰石……

    见贾环这般大笑,也不由纷纷微笑起来,韩三好奇道。

    贾环在韩家三兄弟跟前一点也没有方才在外人跟前的架子,他眉开眼笑道:“上次跟你们说的那套身法,你们和奔哥、博哥他们说什么都不信,认为我是在唬人。今天我总算摸着点头绪了,你们瞧好吧,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将这套苦竹身法完全解开了。”

    韩让见他笑的开心,也跟着笑道:“你那套口诀听着云里雾里的,和武道半点边儿都不沾。你要不说那是一套身法,谁能看出那是武道法门,就是说是道家佛家的经法我们都信。”

    贾环惋惜道:“可惜的紧,我说教你们学数学,你们就是不愿学,奔哥和博哥还笑话我钻钱眼儿里了……你们不学数学,那我这套身法我就算解出来你们也学不会。”

    韩大面带微笑道:“所谓身法,多是闪避之法。你学学还有用……我们是家将,要保护你,学了后有什么用?难道也去躲闪不成?倒不如不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