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白头
    回到宁国府后,贾环就和李万机一起,将各种随行人员安排好,准备登船。╬

    从浆洗衣服的婆子,到能做川菜、鲁菜的厨娘,还有守夜的仆人。

    再加上帖木儿和他的儿子博尔赤另带十二个最好的弓手。

    秦风等人原本准备安排在好汉庄的六品家将也来了,由韩让带着提前上船。

    另外,还从城南庄子上的调集了一批家俬来,梳妆台、小姐椅、罗汉床什么的,又从宁国府库房内寻出一张波斯羊绒大地毯。

    是为了林黛玉还有董明月准备的。

    至于锅碗瓢盆、茶盅茶壶甚至涮火锅的锅子等一应生活用品,也一件不能少的全都流水一般的运出府,搬到船上去。

    “这次回来,咱们自己也一定要搞一艘福船,不然每次都这么折腾就太麻烦了。”

    再三清理了遍单子,没现什么漏子后,贾环才松了口气,说道。

    李万机在一旁笑道:“朝廷监造福船的船厂就在扬州,三爷这次去了就可以下订单了。”

    贾环闻言一乐,道:“好主意。”

    李万机将手里的单子收起,想了想,又道:“三爷,城南庄子上的埚子几乎日夜不停的在烧,伏特加酒也贮存了许多了。可是如今还没卖出去一桶,这……”

    贾环闻言哈哈笑道:“不要急,继续烧就是。等好汉庄开张了后,自然会有数不清的订单上门。vv别的不说,只博哥和风哥这两家就不知道得要走多少。黑辽和武威玉门都是苦寒之地,嘿,到时候你瞧好了就是。”

    李万机见贾环这么有信心,心里便也有了谱,点点头,道:“那给这两家的价钱……是不是要优惠一点?”

    贾环哈哈笑道:“不,一点都不便宜。我原还以为,将门中人为了习武都是像定军伯府那般苦哈哈呢。谁曾想。真正在外领大军的将门武勋家里,一个比一个生,赚钱赚的比我都狠。三爷我还是在卖东西赚银子,他们直接开动大军去抢。大战争财……”

    李万机闻言,赔笑了两声,便退下亲自带人去安排货物上船了。

    因为其中有给江南甄家送的年礼,比较珍贵,所以他不亲自看着有些不放心。

    想了想。差不多都安排妥当了后,贾环就要往内宅走,准备再和尤大嫂子商量一下他离开后,内宅的事。

    不过没等他走两步,就顿住了脚,因为他的余光看到了一个身影……

    史湘云!

    “云儿!”

    贾环惊喜的唤道。

    或许是因为一个人前来的缘故,所以,史湘云闻言后,只是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却没有恼他。

    贾环猴子一般。连蹦带跳的跑到史湘云跟前,傻笑道:“云儿,你怎么来了?”

    史湘云又白了他一眼,一双明亮的眼神,虽然没有赢杏儿那样的炙烈尊贵,却别有一番平实的韵味,她没好气道:“怎么,我就不能来?”

    贾环嘿嘿笑道:“能来,你来看我,我心里高兴极了。”

    他眼神奕奕的看着史湘云。上下打量了番,只见她身披一件貂鼠面子灰银鼠里子的大髦,头上戴着一顶挖云鹅黄片金里大红猩猩毡帽,又围着大貂鼠风领。

    虽不如林黛玉那般精致。也不像赢杏儿那般尊贵华然,却亦别有一番亲厚可爱的动人美感。

    “看什么看,再看仔细你的眼珠子!”

    许是被贾环看的心里不自在,史湘云“恶狠狠”的对贾环说道。

    却不知,又添了几分俏皮味。

    贾环原本心里就极中意她,此刻又是单独相处。心里顿时按捺不住亲近之意,伸出双手,执住了史湘云的一双手。

    寻日里在贾府诸姊妹面前谈笑风生,不拘小节的史湘云,被贾环握住双手后,顿时飞红了俏脸,垂下臻不敢抬头,尽管心里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

    她又抗拒不了贾环的亲近,只好坐一只将头藏进沙里的鸵鸟。

    “云儿!”

    贾环动.情的唤了声。

    听到这声充满感情的呼唤,史湘云心头一颤,但她到底大气,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贾环,警告道:“喂,你最好别太过分。”

    或是一语双关。

    贾环弯起嘴角,笑的极为灿烂,道:“我怎么舍得?”

    史湘云闻言,眼中的倔强顿时崩塌了,目光盈盈的和贾环对视着。

    贾环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再睁开眼睛时,眼睛恢复了些清明,他牵着史湘云的手,拉着她走出抄手游廊,并摘掉她的毡帽,在她责备的眼神中,对她笑道:“云儿,你愿意跟我一起从这里走到门口吗?”

    史湘云不解其意,道:“为什么?”

    贾环伸出手,让漫天雪花落在手心,然后捧到史湘云面前,笑道:“因为这样,我们就能一直走到白头……”

    史湘云眼中的泪水一瞬间流了下来,而后猛然扑进了贾环的怀里。

    贾环面带微笑,紧紧的拥着她,低头嗅着她的香。

    两个人,就这般拥抱在漫天的大雪中,渐渐的,白了头。

    ……

    隆正十七年末,大雪初晴。

    公侯街内,豪宅林立,白雪红梅,宛若琉璃世界。

    一大早,下人们已经将街道清扫干净。

    宁国府大门大开,家主远行。

    贾环先去西边儿荣国府处,给贾母并贾政请安辞行,目睹林黛玉和贾母哭别后,护送她上了轿子,而后在众人的目送下,带着浩浩荡荡的一票人,骑着高头大马,出东城,近灞水,而后登船。╬.

    因为提前说过,所以牛奔等人皆没来送行。

    倒是在码头一角,贾环看到了一处被诸多侍卫围起的明黄围帐,那里吸引了众多行人的目光。

    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是男装打扮。端着一只酒盏,与立于船头的贾环遥遥一敬,祝君远行安泰。

    赢杏儿!

    ……

    船开了……

    灞水两岸,雪景迷人。多有行人,或身着富贵,或衣衫褴褛,行走不息。

    在船头站了一刻钟后,贾环并随行管家纳兰森若巡视了圈各处。而后便进了船楼。

    福船甲板上有三层楼,舱底放的货物,马匹车架轿子以及带动转轮的牲畜和草料。

    一楼住的是水手船工并贾环带来的男仆。

    二楼则是亲兵家将所居之地。

    不过亲兵多已被刘舵安排到了隐秘的射击孔附近安置,家将也多在临窗或者临门附近安置。

    三楼则是内眷所居之处,一处是林黛玉并丫鬟紫鹃所在,一处则是贾环和董明月所居之地。

    上了二楼,与韩家兄弟打了个招呼后,贾环便上了三楼。

    先去林黛玉处看看。

    外门有婆子守门,贾环自然能够出入,推门而入后。就见林黛玉正坐在床边垂泪,丫鬟紫鹃似乎在劝说着什么。

    不过见贾环进门后,紫鹃明显松了口气,表情也没那么沉闷了,还给贾环使了个眼色……

    小娘皮!

    荣宁二府的仆婢里,估计也只有她敢跟贾环使眼色了。

    贾环笑了笑,见她自顾出门后,看着林黛玉笑道:“哟!林姐姐,还在想老太太呢?哎呀,你也别太孝顺了。不然就显得小弟忒没心没肺了些。方才出府的时候,我就瞅着老太太狠狠的瞪了我几眼,要我说,都是被你比的。”

    “咔擦!”

    说着。贾环还从桌子上的果盘里拿了个苹果,脆脆的咬了口,呱唧呱唧的吃了起来。

    “呸!”

    许是被他这么个无赖德性给气着了,梨花带雨的林妹妹狠狠的啐了他一口。

    贾环也不恼,哈哈大笑道:“林姐姐,你穿这身儿可还真漂亮!不过都进房子了。也该脱了,一会儿热出汗来,再去赏雪景,会受风寒的。”

    林黛玉闻言,一边抽泣着,一边恨恨的看了贾环一眼。

    不过还抽空偷瞄了眼自己身上的装扮,哼!算你有眼光……

    她脚上踩着一双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束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头上罩了雪帽。

    在一片红白粉脆映衬下,本就精致的不像人间女子的林黛玉,愈显得绝美靓丽,清新不俗。

    只是……

    “林姐姐,别哭了,要不,我再给你讲个笑话?”

    贾环见她眼泪还是不要钱似得往外流,心知换了个环境,还流动不定,又离开了大人长者,令她心里十分不安,便笑着劝道。

    听了这话,林黛玉俏脸上滕地升起了一抹红晕,她凶巴巴的看着贾环道:“环儿,你若是再敢胡言乱语,你仔细着。”

    “咳咳!”

    这话倒说的贾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有一回姊妹们玩儿的兴起,他有些得意忘形了,一不留神,就给大伙讲了个带点色的荤段子。

    那一遭,他差点没被众姊妹们给吃了……

    “林姐姐,瞧你,谁还没个青春年少不懂事的时候,你做姐姐的,不说好好关爱关爱我,还讽刺挖苦兼打击,太不厚道了。”

    贾环一脸“悲愤”的叫嚣道。

    “呸!”

    林黛玉脸带笑意,又啐了贾环一口,眼波流转间,似有一层薄雾浮在清泉上,朦胧动人,她看着贾环道:“那你先说,要是说的有趣了,姐姐再关爱你,要是再敢乱说,那你可真要仔细着你的皮哩!”

    ……(未完待续。)

    ps:咳咳,自我感觉这章还算凑合,大家若是看的还不赖,赏张推荐票呗,咱推荐快到三万了。

    虽然不值当什么,但人总要有个盼头不是

    哈哈!

    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