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福船
    “这个生意,做不得啊!”

    施世纶震惊完后,便一脸严肃的对贾环叮嘱道。网≧≤≠.┼

    在他眼里,贾环毕竟还只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而已,考虑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周全。

    而他作为长者、长辈,应该给他讲清楚。

    对于这样的长辈,贾环从来都是恭敬有加的,他笑道:“没事伯伯,侄儿已经将九成份子都送给了太上皇,就留了一成,不会真攒下一座金山银海的。”

    施世纶闻言松了口气,然后看着贾环连连点头,道:“好,好啊,我先头听说了你的一些事,还不大信,和镇国公府的牛继宗谈过几次,也以为他夸大其词,只是看在先荣国的面上,褒赞过多。如今看来,你确实不凡。只是,你要记住,一定要走正道,唯有正大,方能光明。”

    ……

    “呵呵,什么叫祖宗余荫,无外乎此。”

    又被不厌其烦的施世纶教导了大半个时辰后,贾环才领了个支船的对牌,晕晕乎乎的和韩家三兄弟出来了,翻身上马,勒缰骑行后,苦笑道。

    韩让笑道:“环哥儿,也是你自己上进有能为,值得他们教导才会如此。否则的话,你真当这些军中巨头们闲的没事做?同是荣国子孙,先前怎么不见他们去教导你府上的大哥二哥们?”

    贾环摇头笑道:“这世上肯上进有能力的人不知凡几,但最终大多数人的格局都十分有限。≤?≤网.╈.我们必须要认清这一点,定位好自己的位置,才能时刻保持谦虚求进的心态,不会因此而沾沾自喜,进而骄妄自大。这不是大而化之唬人的话,而是我们必须要做到的。”

    韩家三兄弟闻言后,都笑了,韩大道:“先前我们还担心你年纪太小,又有那么多大人物爱护着宠溺着。会让你飘飘然自大起来。现在看来,却是我们多虑了。”

    贾环哈哈大笑道:“也没多虑,无非是在和自己的心做斗争罢了。我虽说的好听,但我又不是圣人。哪里就能说到便能做到?还是需要哥哥们的监督提醒。”

    韩三瘪嘴道:“环哥儿,你虽然年纪比我们小,可我总觉得你心智比我们还要成熟,哪里还用我们监督你?”

    贾环笑道:“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亦有一得。”

    “臭小子,讨打!”

    “哈哈哈!”

    “驾!!”

    ……

    灞河位于神京城东,为环绕神京的八水之一。

    早有靖海侯府下人引着贾环一行人,前往码头处,指认靖海侯府福船位置。

    靖海侯府为将门,上下行驶的为军令,门中对牌犹如虎符一般。≈≥⊥≈≦网≦≡.

    贾环将虎符递上后,留在船上的二十多水手船工方列阵,恭迎贾环等人上船。

    上下皆不苟言笑,规矩森严。

    福船。在明代原指的是海船。

    郑和下西洋时乘坐的宝船,原型就是大福船的一种,具有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水密隔舱技术。

    不过,大秦时代的福船与前朝又有了些变化。

    海船依旧是旧时福船模样,但内河船却不同。

    海船船体下尖上宽,重心在上部宽阔处,所以能抗的住巨浪和海风。

    而内河船通常是楼船,或为载物,或为载人,因此上下皆宽。并且常起高楼,重心不稳,若在海上,通常一个大风大浪就要翻船。

    但如今内河船同样采取水密隔舱技术。船体两侧除却桨轮外,还有两扇蓄力带动的转轮。

    再辅以风帆之力,故内河福船之,要远甚于普通的楼船。

    但寻常商人或者豪门却不能擅自建造内河福船,因为福船属于战船。

    靖海侯府的这艘福船并不算太大,前后长度大概在八十多步左右。≦≮≮≈⊥≈≈.

    楼高三层。除却水手船工之外,还可载人六十。

    大致浏览了一圈后,贾环比较满意的点点头,虽然陈设简单粗犷,但并不粗糙。

    总之,非常结实实用。

    而且,船体两侧和船楼隐秘角,都有非常隐蔽的弓弩射击口……

    “刘管事,不知我何时能够接手这艘船?我还要往上安置一些东西,一些货物和我的亲兵也要提前上船。”

    贾环看着福船上的中年管事,问道。

    这位满脸疤痕,一只眼睛处只剩下一个黑疤的男子,看着贾环道:“爵爷,从卑下核实完对牌起,这艘船就已经在爵爷的指挥下了。不过,卑下有一事想说。”

    贾环看着这位浑身透出彪炳气息的汉子,没有像以往那样胡乱开玩笑,因为他知道,此人身上的伤疤,百分百都是为国征战而留下的。

    他沉声道:“你是船上的行家,我虽然没经过大事,但也知道,凡事最忌讳的,就是外行插手内行。除了内眷之外,上了船后,若遇到情况,你说的算。”

    独眼龙男子闻言,一只眼中闪过一抹激赏,他拱手道:“卑下不敢!这里是大秦内河,不是海外,所以多半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当然,如果爵爷信得过我刘舵,某纵然拼却性命,也不会辜负爵爷的信任。”

    贾环哈哈笑道:“严重了……你刚要说的是什么事?”

    刘舵道:“其实就是此事,船上自有亲兵家将安置的位置。⊥≮网≤.╈卑下方才注意,爵爷似乎已经留意到了一些射击点。除却这些外,其实还有一些。虽然在内河上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岔子,但我家将主曾说过,将门中人,从来不将希望放在侥幸上,所以卑下希望……”

    贾环明白:“你不用说了,亲兵上船后,由你安排就是。正好,我的亲兵多是弓箭手。”

    刘舵闻言后,一张刀疤脸上浮现出一抹短暂的笑容,应了声。

    贾环又环视了圈,而后问道:“明日出,什么时候能到扬州?”

    刘舵道:“我们从灞水出,而后入渭河,再经渭水入黄河,而后经大运河入扬州。因为我们的船是福船,度远快于普通货船,所以最多半月即可到达。”

    贾环沉吟了阵,道:“我们还要在金陵停靠一日。”

    刘舵道:“那也无妨,可以先入秦淮,在金陵靠一夜后,再入扬州古河。”

    贾环想了想,笑道:“还真多亏了当年隋炀帝挖通一条大运河,把黄淮两河勾连,不然我们可就要绕原路了。”

    刘舵点点头,看着贾环的眼神越有好感了,显然,他没想到贾环能对水路也有了解,道:“是。”

    贾环点点头,道:“若没其他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之后就会有人和货物上船,麻烦你们了。”

    刘舵沉声道:“卑下职责所在,不敢称烦。”

    贾环笑了笑,又打量了他一眼后,便和韩家兄弟下船了。

    “这个人是个高手。”

    再次翻身上马往回走时,韩大忽然开口道。

    韩让也点头道:“至少六品。”

    韩三啧啧了声,忽然笑道:“这忠靖侯,看样子还真不是迂腐的人。我就说嘛,守着那座银海,随便捞一网都是银子……”

    韩大瞪了他一眼,道:“人家自己都说了,他不是迂腐不知变通之人。只要没有将银钱耽于享乐,如何用不得?”

    韩三讪讪一笑,而后转移话题道:“环哥儿,都说姑苏扬州是世间第一等繁华之处,咱们这次去,有机会逛逛不?”

    贾环哈哈笑道:“自然少不得要去开开眼界,好回来跟奔哥儿他们吹嘘吹嘘。”

    韩三性子活跃一点,看着贾环忽然贼眉一笑,道:“环哥儿,我还听说金陵城外秦淮河,还有扬州城外的小秦淮河和瘦西湖上,画舫遍布,都是花船,嘿嘿,咱们也有机会见识一番?”

    贾环面色古怪的看着他,朝他使了个眼色,韩三领悟后,果断头也不回的向后加鞭一催,促着马匹猛然朝前一跃。

    这才将将的,避开了身后呼啸的马鞭声。

    勒住马匹转过身,韩三一脸冤屈的看着铁青着脸的韩大和面色不悦的韩让,以及幸灾乐祸的贾环。

    他委屈道:“我就说去看看,又不是真上去……”

    “还敢放屁!”

    韩大是真的有些火了。

    韩让也沉声道:“我们知道你只是好奇,可这些东西连好奇的心都生不得。你有了这个心,就会想着真去见识。里面有什么你难道真不清楚么?老三,你要注意了。寻常人去了那里顶多就是坏了名声,可从武之人根骨不壮前就去那里,毁的就是根本。”

    韩三垂头丧气的点点头,道:“我错了。我就是看环哥儿左一个小妾右一个小妾的往家里领,才忍不住好奇的……”

    “我艹!”

    贾环笑骂道:“三哥,你忒不地道,为了脱身把我往下拉……不过你是白费心思了,大哥二哥肯定相信小弟的自制力的。咱们将来是真要上疆场的人,我可不会自己把自己给坑了。”

    韩三鄙夷的撇撇嘴,明显不信这话。

    贾环见韩大和韩让两人有开口劝他的意思,顿时头大,连忙指着天色道:“看,飘雪花了!咱们快回去吧,还有正事要办呢。”

    说罢,扬起马鞭抽在马臀上,大笑着蹿行出去。

    韩家三兄弟见状笑骂一声,却不敢耽搁,连忙催马而行跟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