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靖海侯
    尽管牛奔、温博两人和秦风的画风不对路,脾性也不大合的来,意见少有相同的。

    但同贾环说到靖海侯施世纶时,三人还是不约而同的竖起了大拇指:

    “清廉,方正!”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而掌军的武勋将门,自然是靠手中的军队吃饭。

    除却一些没出息的“将门”,是靠喝兵血吃空饷家的外,大部分真正的将门,都是靠战利品家。

    只不过,有的人心软些,脸皮薄些,所以战利品与朝廷对半分。

    而心黑些的,则是与朝廷六.四分,七三分,八二分……

    全贪了的也不是没有。

    反正都是在提着全家人口的富贵甚至是性命在拼搏,抢的又是敌国的,凭啥还要分给朝廷……

    千万不要小瞧这种收获,士兵军械的损失都是国家的,粮饷本钱也都是国家的,但收获和功劳却是将主的。

    至于有没有战争?

    这就是笑话了,守着大秦万里疆域,周遭除却藩国外,几乎尽是敌国。

    只要有勇气,随便抢便是……

    当然,前提是一定要打赢。

    只要打赢了,不管开战前有没有名头,最后都算是战功。该封的封,该赏的赏。

    可若是打输了,那不管是怎么输的,也不管是谁先启衅的,将主都要倒霉。

    灭族的虽不多,但抄家流放却是常事……

    言归正传,为何说施世纶是大秦第一清正勋贵呢?

    因为他明明守着一个天大的肥缺,日子却过的极为清苦。

    镇守南疆海路,海域沿线三千里,再往外拓五百里,自交趾至泉州,全是他的地盘。

    除却过往海商外,还有数不清的大小海盗。

    哪怕看不上海盗的那点身家,可过往的海商却极为繁多。

    但凡施世纶心稍微狠些贪些。只随便给那些海船些保平安的海旗收点“税钱”,他都能过的富的流油。

    可是施世纶家里,除却为保门楣不得不支出的练武买参的银子外,余财当真不多。只看他那府邸就能知道。

    这样的位置若是换个人,比如说镇海侯李翰,看看镇海侯府就知道李家过的什么日子了……

    上个月镇海侯府太夫人过生,贾环作为荣宁二府如今实际的当家人,不得不出席。

    饶是他已经见惯了富贵府邸。可去了镇海侯府后,还是被其奢华给镇住了。≮≮.╳╋.┭

    贾环今日登门靖海侯府,亦是被镇住了,被靖海侯府的古拙朴素给镇住了。

    不过随即贾环心中隐隐似乎又明白了些什么……

    自两代荣国公之后,大秦军方再无第三人能够以一人之威望,独掌军权了。

    太上皇似乎也在尽力避免这种事情生。

    像秦风和牛奔等人抱怨的,军机阁这些年不断往他们家族掌控的军团中掺沙子,这种事其实就是在太上皇的默许下进行的。

    若非如此,谁敢动这些手脚?

    海军亦是如此,如今由两个家风截然不同的将门侯府分领。

    尤其是。施世纶刚正不阿,从来不畏强权,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对镇海侯府的情况深恶痛绝……

    由这样的两个将门共掌日益强大的海军,无论是军机阁还是再往上的人,都会放心许多。

    想通透这些后,贾环眼睛微微眯起,这种制衡之事,对他来说未必是好事,但对整个国家来说。却也未必是坏事,只要上位者能控制住尺度,不要演化成大规模的党争,这便是国朝长治久安之道。

    不过。这些对他来说还太遥远,也不是他有能力去干预的。

    因此,贾环放下心事,面带微笑的跟着门口处迎他的一个身着朴素沉旧灰衣的老者进了侯府。

    身后韩家兄弟相随,李万机等人则牵引着装载礼物的车马跟着进了门。∧.╳╬.

    虽然俭朴,但毕竟是御赐的侯府。该有的规模还是有的。

    零星的几个老仆健妇出现,将李万机等人引开后,又有人前来想要带着韩家兄弟下去喝茶,却被贾环拦住了,他对身边面色微微诧异的老管家道:“老管家,这三位乃是在下的兄长,定军伯府的三位公子,今日是一同前来拜访靖海侯的。”

    老管家闻言,老眼微带诧异的扫了眼三人身上浅蓝色的家将服,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继续带路。

    靖海侯府的正堂很大,也很空旷。

    当堂正墙上,挂着的不是寻常富贵人家常挂的寓意富贵绵延的壁画,亦非文人雅士家中悬挂的名人字画,而是一副海图……

    堂上也没什么招待客人的茶果点心,就是两排粗犷的木头椅子,还是没有漆过的……

    贾环忽然心里有些犹疑了,家都朴素成这个样子,那船上又该是什么样子?

    他自己倒无所谓,练武这么些年,什么苦没吃过?

    可是林黛玉怎么办?

    要是让她在一张硬邦邦的木板儿床上睡一晚,第二天这丫头还被哭死掉?

    “环哥儿……”

    韩让悄悄拉了拉贾环的袖子,将“沉思”中的贾环“唤醒”,贾环“醒来”后,就见堂上施世纶正皱着眉头看他,一张丑脸上,一双“奇怪”的眼睛却出奇的清澈。

    “小侄贾环,见过施伯伯。先前是小侄失礼了,只是施伯伯,小侄真的没有想到,堂堂靖海侯府,居然会……居然会……”

    贾环躬身恭声行礼,而后就有些不知该如何措辞了。

    靖海侯府虽然是大秦军方为数不多的并非荣国老部下出身,但施世纶却极为崇拜二代荣国公,并视其为精神偶像……

    所以昨日大朝会后,牛继宗引贾环见过施世纶,并且只是笑言让贾环称其为伯伯时,向来对朝中结党营私深恶痛绝的施世纶,居然罕见的应下了。

    听闻贾环此刻的称呼后,施世纶一张丑脸上难得有些笑意了。

    为何说他丑呢?

    因为施世纶秃头、麻脸、斜眼、歪腮,而且还是罗圈腿……

    然而,即使这般丑。可却偏使人觉得他威严不凡,而且周身正气。

    这并非是贾环一人的感觉,连秦风和牛奔都这般说,而且据说见过他的人都有这种感觉。

    连太上皇都曾说施世纶乃是一个老钟馗。替朝廷抓尽南海群邪。

    还赞他是国朝第一清官。

    能在这样一个人的脸上看到笑意,着实不是一般人能遇到的。

    施世纶看着贾环,脸上微带笑意,他声音微微有点尖锐,但并不刺耳。却放佛能刺入人心……

    他道:“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般陶朱手段的,而且,你不也将赚来的银子,多用在荣国旧部的后代身上了吗?没有耽于享乐,是我最满意你的地方。”

    贾环第一次被人夸的不好意思了,连忙转移话题:“施伯伯,这三位哥哥就是定军伯府韩叔叔家的公子。”

    施世纶淡淡的打量了番三人,微微点头道:“都是知忠义的好儿郎,好好跟着环哥儿做事,定军伯府兴起只是日子长短。”

    韩大三人闻言。齐齐躬身谢道:“谢侯爷教诲。”

    施世纶点点头,而后看向贾环直入正题,道:“我家里家无浮财,唯一算的上大家当的就是停在灞水上的那艘福船。若是旁人问我借,我是万万不会借的。不过既然你是荣国子孙,又是个知道上进的好孩子,我就借你使使吧。

    不过我要提前给你讲清楚,伯伯银钱有限,又没你那些生财的本事,所以福船上并无什么贵重的家俬。

    你若想住的舒适些。可以自行置办一些行头上去,回来后再撤下来就是。

    福船共有三楼,因为三楼曾经是家母住过的,所以特意摆放了床软榻和数件御赐家俬。

    你此行若有女眷。便可安置在三楼,若无,便不要上去了。”

    贾环闻言,有些纠结道:“不想竟是太夫人曾经的旧居,论理说我这做晚辈的不该不恭僭越才是,只是……林如海之女。也就是小侄的表姐,亦要随小侄南下扬州,侍奉尊长。表姐身子骨太弱,所以……”

    施世纶摆手道:“既然如此,她自可上得三楼,你又胡乱纠结什么?无论是身为武人,还是身为将门将主,果决干练当为要务,你需谨记。”

    贾环重重点点头,道:“侄儿记下了。”说罢,偏他又有些迟疑起来,不过看着施世纶一张皱起的丑脸时,贾环连忙解释道:“伯伯,是这样的,因为侄儿就要出远门,年前怕是回不来了。所以今日前来,还带来了年节的节礼。不过伯伯,这些节礼都是小侄庄子上自己产出的,并不是……”

    施世纶脸上笑容又多了些,道:“你解释那么多做什么?靖海侯府家风虽然清严,但伯父并非是迂腐不知变通之人。而且,你一没有公职,二也没有太大的劣迹,你的银子都是清清白白赚来的,送礼给我,我难道还会不收么?说说看,你又捣鼓出什么来了?”

    贾环闻言暗自松了口气,而后笑道:“没什么,就是一些透明玻璃,比宫里装的都不差,特意送来两车来,给伯伯家用。”

    施世纶闻言,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久居南地,自然不会不知道一方玻璃在粤地泉州等地卖到什么价位,所以他才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贾环再次问道:“你说什么?”

    贾环赔笑道:“玻璃啊,就是光明殿窗子上如今装的那个……”

    施世纶倒吸了口冷气……

    ……(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立冬有夏”的腊梅~

    感谢书友“醉梦迷月索蓝宇才高八斗晕菜菜”和“服部正成”的打赏

    感谢书友“巫山雨6o2o9挖洗拍狼巫师家庭大侠逍遥客维斯卡星环虫鱼鸟兽”和“欠债小色色”的打赏。

    感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