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三十章 心乱如麻
    “环哥儿,你也不必担忧太甚。●⌒,你身边有一个七品大高手护卫,我们三家再各出一个六品家将,你自己还有一队亲兵。这些力量加起来,已经非同小可了。

    而且,你的身份毕竟不同,又与那些人没有利益关碍,除非他们和他们身后的人全都失心疯了,否则绝不敢对你动什么手脚的。”

    秦风见贾环脸色不大好,以为他心中担忧,便开解道。

    贾环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而是问道:“他们身后之人?”

    秦风笑道:“这么大的利,仅凭几个卑贱的商贾又如何能吃的下?那不是在招祸么?这些盐商都是台面上摆着的人,背后多还是朝廷中的大佬。”

    贾环自嘲的笑了声,点点头道:“也是。不过和我没什么干系,这次出去的名头是探察扬州军备。盐政如何,自有朝廷大员考虑,我这等小虾米就不要去做厌物了。”

    牛奔闻言嘎嘎一笑,道:“我爹也是这么叫我叮嘱你的,让你初出茅庐不要锋芒太露。我都给他说了,环哥儿沾上毛跟个猴儿似得,哪里用的着他叮嘱。”

    贾环哼哼一笑,道:“挨揍了吧?”

    牛奔闻言一滞,随即垂头丧气道:“何止今天挨揍,哥哥我哪天不挨揍?”

    贾环大笑道:“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能有伯伯这样的大高手给你喂招,多少人求都求不来。”

    牛奔眨着一双绿豆小眼儿,对贾环比划了根中指,道:“你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你倒好,有那么一个大美人小妾当陪练,还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练的,你还好意思说这种话!”

    贾环哈哈笑道:“你想多了,练武之事,谁敢投机取巧乱来?”

    秦风也点点头附和道:“外人都羡慕我们这样的武勋子弟,天生富贵。他们哪里又知道。我们为了保存这富贵,自幼吃了多少非人的苦楚。”

    温博不耐烦听这些,因为这些都是武人的本分,哪里还用的着抱屈……

    他看着贾环道:“什么时候出发?”

    贾环闻言道:“后日早晨吧。明天去施家借船,然后安排人手上船。”

    温博道:“那后日我们再来相送吧。”

    贾环闻言连连摆手道:“千万别,我最不耐烦送别那一套。小弟我心忒软,到时候万一流泪了就丢大人了。”

    “屁!”

    温博笑骂道:“原本哥哥们打算陪你走这一遭,可家里人都不同意。倒不是不放心安全。而是觉得咱们哥儿几个一起行动的话,动静有些太大了。”

    贾环摇头道:“这就更不用了,我那姑丈已经派人来要接我表姐回去了,所以我去了后多半还要操持别的事。又不是什么喜事,没道理拉着哥哥们一起跟着受罪,也不爽利。”

    牛奔和秦风在一旁闻言,不禁面面相觑。

    秦风道:“那就是说,林大人确实不大好了?”

    牛奔道:“八成是了,不然的话不会……”

    温博拍了拍手,道:“行了。那咱们哥儿几个就先走吧,环哥儿忙着要出行,家里一大摊子事也要安排妥当,咱们就别在这里碍事了。”

    “哟哟哟!这是谁啊?咱们的莽汉啥时候成管家婆了?环哥儿家里能有啥事?只要你不再跟着赢朗去砸场子,就啥事都没有。”

    牛奔最不待见看到的就是温博以兄长身份关心贾环的场面,所以阴阳怪气的嘲讽道。

    温博不说话,竖起眉毛,撸起袖子,直接开干!

    既然话已经说完了,贾环也不拦着了。和秦风站在一旁,笑呵呵的看两人过招。

    ……

    “唉,可惜了。”

    荣国府,王夫人房内。王熙凤一脸惋惜的对王夫人道。

    王夫人眼睛眯了眯,而后淡淡的道:“有什么可惜的,那些东西拿回来也都是林丫头的,如今林丫头养在这边,那东西自然也会放到这边,和那孽障有什么相干?”

    王熙凤干笑了声。赔笑道:“真要都留给林妹妹,那林妹妹说不定能算得上国朝最富有的丫头呢。太太,我瞧着,宝兄弟像是对她有些意思。你说……这表兄妹俩,又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还都是老太太的心尖尖儿,也还算登对儿不是?”

    王夫人哼了声,眼眸冷冷的瞥了王熙凤一眼,道:“就林丫头那个性子,是她服侍宝玉还是让宝玉服侍她?而且……那么一个病秧子,克母又克父,半点福气都没有,哪里配得上宝玉?至于那些东西,既然日后都要留在荣国府,你难道还怕它们自己长脚跑出去不成?”

    王熙凤闻言,心里发凉,却不敢再多言。

    ……

    “叔叔……”

    贾环送走牛奔等人后,又跟李万机等人安排好了一干家务事。

    看着天色不早了,便想起要到西边儿老太太那里去用晚餐。

    要是从大门饶的话就有些太远了,所以他打算从两府之间的夹道里直接跨过去。

    至于什么贵人不落贱地,不走小路什么的,对他而言完全不放在心上。

    只是,这条路刚好要路过天香楼,他原是加快了脚步,想快点走过这住,却不想还是被一声糯糯软软,香香甜甜的声音喊住了脚。

    心里倒吸了口冷气后,贾环顿住脚,转过身,看向后方。

    不是秦可卿,又是何人?

    “哟!是侄儿媳妇啊?”

    哪怕是已经见过了那么多美女,哪怕是面对林黛玉的凝视时都能站直了腰,可独独在面对秦可卿的时候,尤其是只有两人在场的时候,贾环打心底里发软,发颤……

    连说话的声音都和平时不大一样。

    秦可卿眼神幽幽的看着贾环,屈膝一福,道:“媳妇给叔叔请安。”

    “嘶!”

    贾环又倒吸了口冷气,强行压抑住下面蠢蠢欲扬的二兄弟……

    飞快的在心里回忆了番贞子爬出的画面后,还好,总算镇住了些:“秦氏,有事么?”

    秦可卿忽然抿嘴一笑,道:“叔叔,媳妇还真有点事要求叔叔哩。”

    贾环听着她一口一个媳妇的自称,真的快要压不住拼命想揭竿而起的二兄弟了,他咬牙道:“有事尽管说,我是你三叔,能做到的一定做。”

    秦可卿一双眼眸如水一般,一层层水波似是想要将贾环淹死,她柔声道:“叔叔,媳妇弟弟今日前来告诉媳妇,说,也不知为何,媳妇爹爹忽然被调到应天府去任职。

    因为媳妇听婆婆说,叔叔近日也要南下,会路过金陵,所以媳妇想求叔叔一求,可否与媳妇爹爹一起启程。

    媳妇爹爹已有了春秋,弟弟又要留在都中进学,所以,媳妇怕爹爹一人上路会有个闪失。

    叔叔,媳妇求你了。”

    贾环,面色肃然,但却不动声色间悄悄的撅起了屁股,以为掩饰身前的尴尬……

    在听完最后那荡气回肠的一句后,哪怕他已经在拼死镇压二兄弟,可老二还是揭竿而起了,看那架势,似乎只欲捅破卿天……

    贾环板着脸,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沉声道:“这是小事,也是应该的,可卿,你打发人去给你爹说,后日一早,我们就出发。让他放心就是,我会提前派人去接他的。要是没其他事的话,为叔就先到西边儿去了。”

    “啊!真的?媳妇谢谢叔叔了,叔叔你真是太好……咦,叔叔,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么?”

    秦可卿闻言后大喜过望,眼波愈发妩媚迷人,不过她像是才发现贾环的不妥处一般,轻声惊呼了声,然后就想上前搀扶贾环。

    贾环快哭了,连忙阻挡道:“没事没事,我没事,可卿不要……呃……”

    贾环发誓,他从未想过有如此狗血的事发生,他也真不是故意的……

    总之,当他的手碰到一处软软的,鼓囊囊的高地时,贾环整个人都定住了。

    当然,他的手似乎也定格在了那处……

    秦可卿一张俏脸,红成了云霞,一双眼眸快要滴出水一般,弥漫着云雾,满满都是媚意的看着贾环。

    “叔叔……”

    嗲的似乎能让人的灵魂都要颤抖的声音,让贾环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然后,脸色大红……

    他十万分不舍的收回了手后,忽地一拍脑门,叫道:“哎呀,糟糕,我居然忘了还有一件十万火急的事,必须要赶着去处理,不然的话,宇宙都要崩溃啦!”

    说罢,他以一种奇异的姿势消失在秦可卿的面前,一溜烟儿的不见人影了。

    秦可卿怔怔的站在原地,良久之后,忽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容绝代妖娆!

    一时间,整个院子似乎都因她而明亮了三分。

    想着贾环下面高高竖起的衣衫,还有最后透出的那一抹湿意,秦可卿绣帕掩口,不加掩饰的吃吃笑了起来。

    另一只手,则缓缓的攀上了胸前……

    ……

    “哎呀,完了完了,算是将一辈子的人都丢尽了。”

    一路避开丫鬟婆子,飞速的回到卧房后,贾环忙不迭的换了身内里的衣服,又将沾染了他无数子孙的那件湿哒哒的脏衣服塞到床底下,然后才直愣愣的栽倒在床,悲呼道。

    太没出息啦!

    可是,想着方才秦可卿身上的那无尽风情,贾环实在是……

    心乱如麻!

    ……(未完待续。)

    ps:嘿嘿,看爽了没?看爽了投推荐票啊!sf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