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流血
    因为贾政在场,所以贾宝玉只能老老实实垂着脑袋站在贾母身旁,可他心里却一点都不平静。●⌒,.

    心里的嫉妒快要将他点燃了。

    若非他老子在场,少不得要再摔一次玉,怎么着也要闹着一起陪林妹妹走一遭……

    若是由贾琏护送林黛玉下扬州,贾宝玉虽然也不乐,可总归还能接受。

    可是贾环……

    放眼看却去,见到林黛玉眼中的喜色后,贾宝玉只觉得心都要碎成八瓣了。

    或许林黛玉只是因为有贾环护送,路上不会寂寞无助,能有个人解闷才高兴,可贾宝玉显然不会这般想。

    只是……

    不管他怎么想,在这种有前宅男子参与的大事上,他的发言权极小。

    ……

    “老祖宗,您将孙儿单独留下,可是还有什么话要交待?”

    人都散去后,贾环坐到贾母身边,笑着问道。

    贾母点点头,叹息了声,道:“你姑丈怕是不成了,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打发人来接你林姐姐回去。”

    贾环点点头,没有出声。

    贾母道:“你走的时候,多带两个老人,他们知道办事的礼数,不好闹出笑话。”

    贾环再点头,应道:“是,孙儿记下了。”

    贾母沉默了会儿,又道:“你姑丈家,四代列侯,也算是勋贵豪门之家。只可惜,家中子嗣不盛,近支凋零殆尽,到了你林姐姐这一代,竟然连个男丁都没有,偌大的家业,眼看就要落到远支手中,实在是令人惋惜……”

    贾环心中终于明白贾母想要说什么了,他笑道:“老祖宗,您放心吧。该是林姐姐的东西,谁都抢不走。林家要是来人。那么林家族中的那些祭田公产随他们拿去好了。

    但是姑丈家的宅子、家俬并银库,还有姑姑当年留下的嫁妆,谁敢沾手,孙儿就斩谁的手。

    在神京都中孙儿都有一个黑心肝死要钱的诨号。这出了京,孙儿不刮地三尺他们都要给祖宗上高香了,岂有敢动我林姐姐家产之理?”

    贾母闻言,终于放心的笑了,嗔怪道:“你小小人儿尽会瞎说。什么刮地三尺那般难听……”

    贾环嘿嘿道:“孙儿就是那么一说,就算刮地三尺,又能刮出几两银子?孙儿手里那么多买卖,每日睡觉的时候都有进项,谁还稀罕那点银钱。”

    贾母叹息道:“我也不是为了银钱,只是……你林姐姐年少失怙,可怜见的,偏她身子骨又那么弱,身边要是没有点子家财傍身,我在时尚好。我若不在了……”

    贾环宽慰道:“老祖宗哪里话,孙儿昨还去李相爷府,见了他家的太老夫人,老太太一百多岁了,还身强体健的。依孙儿看,老祖宗比相府太老夫人的身体还要好,保管能活到两百岁。到时候,林姐姐连女儿都有了。”

    “噗嗤!”

    一旁一直给贾母捶腿的鸳鸯喷笑出声,开口道:“老太太要是活到两百岁,那林姑娘不说女儿。就连重孙女儿都有了。”

    贾母也笑,不过关注点不在这,她奇道:“你昨儿个去相府了?”

    贾环点头笑道:“嗯,昨儿个李相亲自上门。请孙儿去他府上。”

    贾母不笑了,眉头微皱道:“他亲自上门,就让你他府上……为了何事?总不能压着你给他儿子去赔不是吧?”

    如果是这样,那李家未免欺人太甚了些……

    贾环笑道:“不是,李光地老奸巨猾,哪里会做这种事。他先头只是吓唬孙儿,结果孙儿没被他唬住。然后他又说他家太老夫人不吃饭也睡不好,求孙儿去开解开解,孙儿只好去了。”

    贾母闻言,这才放心下来,而后又感慨道:“那个老太太,才是真正的老寿星啊,今年好像都一百多了吧?”

    贾环点头道:“一百零八岁了。”

    “她看着可还好?”

    贾环嘿嘿笑道:“还算精神,拿着一根细银拐,还在孙儿屁股上敲了两下,算是给她孙儿报仇了。”

    贾母闻言莞尔,道:“真是老小孩儿了,恁不讲理。”

    ……

    从贾母院中出来后,贾环朝林黛玉的小院走去。

    想来,这个时候众姊妹们应该都在她的房里才是。

    两年前,林黛玉和贾宝玉就都从贾母的东暖阁和碧纱橱里搬出来,各自有了自己的小院儿,和迎探惜三春的院子挨着,就在贾母房后。

    推开小院儿门,甫一进门,贾环居然在院子里看见小吉祥,她正和一个和她一般高的小丫头面色紧张的说着悄悄话。

    贾环笑道:“小吉祥儿,又来找雪雁玩儿来了?”

    “三爷!”

    见来人是贾环,小吉祥惊喜过望,一蹦就蹦到了贾环跟前,然后又皱起毛毛虫眉,压低声音神秘道:“三爷,林姑娘和宝二爷在里面又闹起来了。”

    贾环闻言眉头亦是一皱,不过随即笑道:“没事,他们两个隔三差五就闹一次,不打紧。”

    小吉祥面色严肃的摇头道:“宝二爷又在里面摔玉了,雪雁都吓坏了,说他眼睛都赤了,唬人的紧。”

    贾环看了看站在房门口怯怯的看着他的小丫头子,笑道:“雪雁,他们……”

    话没说完,就听屋里忽然响起贾宝玉的怒吼声和女孩儿的尖叫声。

    贾环面色一肃,连忙走了进去。

    进了屋内,只见众人都站在那里,唯有林黛玉满脸是泪,钗鬓都有些散乱了,一只手上更是出现了血迹……

    贾宝玉整个人则都怔住了,呆呆的看着林黛玉手上的血痕。

    贾迎春似乎也被吓坏了,花容失色的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贾探春手里拿着的……似乎是贾宝玉的那块玉。

    而贾惜春则满脸畏惧之色,只到看到贾环进来后,才终于找到了主心骨,迈着一双小腿跑了过来,小手拉住贾环的手。

    “怎么了这是?”

    贾环有些不悦的看了眼贾宝玉,见他垂头丧气的垂下脑袋后,就不再看他了。而是对小惜春道:“四妹妹去外面找小吉祥,让她回东边儿将三哥备用的纱布和伤药取来,林姐姐的手受伤了。”

    贾惜春乖巧的应了声后,便“蹬蹬蹬”的跑出去了。

    待贾惜春离去后。贾环走到林黛玉跟前,拿起她的手看了看,吹了吹气,将血迹吹散开些,只见手指上有一个小口子。

    贾环看着一脸悲痛委屈。虚弱的快要不行的林黛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林黛玉真真是震惊了,得多没心没肺的人,看到她这般“重伤垂死”的人才能笑出来?

    心里愈发委屈,眼泪流的愈发汹涌了……

    “好了好了,没事儿,林姐姐,就是让瓷片划破了点皮儿!你瞧瞧,都已经结疤了!”

    贾环见她的神态后,愈发觉得好笑。不过还是赶紧安慰道。

    谁料,他不安慰还好,越安慰林黛玉哭的越凶,贾环见状愈发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我说错话了行不行?我再给你吹吹,吹吹就马上好了!来来来,呼呼呼,大风吹,宝宝乖,哦哦哦。不哭了!”

    “噗!”

    “呸!”

    林黛玉原本满腔的委屈和心酸,可此刻被这孙子给闹的,硬是给喷笑出来。

    一把抽回她的纤纤素手,林黛玉怒视着贾环。羞恼道:“环哥儿,你再浑说,仔细你的皮!”

    贾迎春等人此刻也纷纷喷笑出声,好笑的看着作可怜巴巴求饶状的贾环。

    贾环赔笑道:“林姐姐,看在小弟诚心为你祈祷的份儿,就饶了小弟这一遭吧!小惜春哭鼻子的时候。小弟就这般安慰她的,不想给说窜了……”

    林黛玉娇哼了声,先然后看了看手上的伤口,好像确实已经结疤无事了,心里的苦恼也不知觉中散去了一大半,这才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道:“这次且饶你一回,再敢有下回,你仔细着!”

    说着,还挥舞了番秀气的小拳头!

    贾环苦口婆心道:“林姐姐,你可千万别跟小弟学喜欢动武的习惯啊,再说了,小弟平日里只在外面动武,可从不在家里动手。你这要是学顺手了,隔三差五的将小弟痛扁一顿,那小弟可就生不如死啦!”

    看着贾环浮夸的表演,除了耷拉着脑袋的贾宝玉外,贾迎春等人都笑个不停,气氛回暖。

    林黛玉也好笑的看着贾环,虽然也识破了他夸张的表演,可不知怎地,就算明知他在演戏,可心里还是高兴的喜欢。

    再瞅了眼站在一旁垂头丧气的贾宝玉,林黛玉眼眸微凝,心中暗恼,便不再看他,对贾环道:“环儿,我们何时启程?”

    贾环想了想,道:“最早也要后日了吧,明儿个我先去靖海侯府看看,送点礼,然后再安排人接手他家的福船。

    据牛伯伯说施家那艘福船很不错,有三层楼高。到时候水手和船工都在底层和一楼。小弟和亲兵家将们住二楼,林姐姐并丫鬟和嬷嬷们住三楼。

    林姐姐放心便是,咱们从灞水出发,用不了半月就能到扬州。

    对了,小弟已经打发人去太医院请御医了,虽说姑丈身上无爵,论礼请不动太医。

    但小弟可以啊,小弟身为一等子,又这么年纪轻轻的就要远行公干,路途还那么遥远,难保不会有个水土不服、头痛脑热什么的,天可怜见,难道还不能请个太医预备着?

    还有,小弟已经使人去太医院并都中各大医馆里去多淘换些好参好药什么的,不过是多掏些银子罢了,小弟有的是钱!

    我就不信,咱们有大秦最好的郎中,还有大把的好药,难不成还怕救不得姑丈那一点小病?

    所以,林姐姐只管将这一趟当成外出旅游便是,其他的,都交给小弟就好,半点都不用林姐姐担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