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贾环
    贾环低沉有力的声音,回荡在万民宫光明殿内。

    而殿内百官的神态却各不相同……

    总得来说,文臣的脸色都不大好看,而武将们看向贾环的眼神隐隐透着欣赏,无论阵营……

    文官脸色不好,并不是说他们对荣国公有意见,而是根源于文武之争。

    历朝历代,文臣武将之间都是矛盾重重。

    文臣认为武将掌权会武夫祸国,而武将则认为文臣都是一群贪生怕死的软骨头……

    贾环出此豪迈之言,从骨子里看去,毫无疑问就是一个小武夫。

    大年下的听到这样一段誓言,文臣的脸色能好看才怪。

    隆正皇帝则有些好笑的看着贾环,他有自己的渠道,先一步已经得知了昨日在东来顺酒楼里众人的谈话内容,所以对贾环所言并没有怀疑什么。

    只是……

    “你有志气是好的,可是有志气就要化为动力,好好用功。靠在那里做白日梦,就能做成统兵武将吗?”

    隆正帝难得口吻有些笑意,对贾环说道。

    一干大臣闻声,不由在心中暗自叹息,贾家圣眷之隆,可见一斑。

    这位隆正帝,从未登基前当四皇子时,就是一座有名冰山,威仪之盛,连当年的忠义亲王老千岁都不如。

    登基为帝之后,在大臣面前更是鲜少有笑脸。

    能这般对贾环“叮嘱”,着实让不少大臣心中泛酸……

    贾环闻言,有些羞赧的抓了抓后脑勺,点头道:“是……小臣谨遵陛下旨意。”

    “咳咳!”

    许是看不下去两人的对答,户部的那位大胖子尚书孙诚忽然咳了两声,看着贾环道:“贾爵爷,本部奉圣上旨意,向你问话,希望你如实回答。”

    贾环有些莫名其妙,看着这位孙尚书道:“你问。我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为人实诚,从不说谎。”

    “哈哈哈!”

    武将行列一干膀大腰圆的大老粗们大笑出声。

    文官行列则多是皱眉头之人,包括贾环的老子,贾政。

    孙诚黑着脸。沉声道:“朝堂之上,陛下面前,尔敢放肆?”

    贾环眨巴了下眼睛,无辜道:“孙大人,你这不是冤枉在下吗?我动都没动一下。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答你的话,怎么就放肆了?”

    孙诚一双肉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之色,哼了声,道:“本部不与你做油嘴滑舌之争,现在本部问你,你可知林如海如今如何了?”

    贾环闻言,再次一怔,方才反应过来林如海是谁,他语气愈发奇道:“林如海如何了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

    孙诚冷哼了声,道:“林如海蒙皇上厚恩。点盐政已经四年了,可是,这四年来,江南每一年的盐税都比前一年少一成。最近,他又几番呈上奏折,说是病重难愈,想要辞官养病。既然他是你贾府的姻亲,你又是如今贾族的族长,本部不问你,那该问谁?”

    听闻此言。贾环猛然想起昨日李光地对他的告诫提醒之言,哪里还不明白,这群王八蛋已经出手了。

    贾环想了想,沉声道:“孙大人。林如海林大人现在到底如何了,在下确实不知。不过……孙大人方才说,林大人上任盐政以来,江南盐税每一年都减少一成,既然如此,那孙大人你主政户部。为何早不说?

    还有,你若心中存疑,林大人是否真的患有重病,那你应该禀报陛下后,派人亲去查探一番才是,缘何会向我来询问?

    难道我说他没有生病就没有生病,说他装病他就是在装病么?

    孙大人你不觉得这般做太过小家子气,也太过儿戏了吗?”

    “你……”

    孙诚哪里想到,在皇帝和文武百官面前,贾环居然有胆子这样说话,更没想到贾环这般阴狠刁钻,诬陷他堂堂一品大员太小家子气、太儿戏……

    孙诚一张大脸气的通红,无论如何,今日他的脸算是丢大了。

    “咳咳……”

    又一阵咳嗽声,打破僵局,一个身着紫袍的老者站了出来,对龙椅上的隆正帝一礼后,用苍迈的声音缓慢道:“陛下,盐政,乃国朝利税大户,不可有失。林如海,祖上四代皆为我大秦列侯,颇有清名。而,林如海本人,亦是国朝探花郎出身,为人方正。既然他上奏折言道病重难愈,想来应该不假。

    不过,贾子爵所言也不差。既然户部孙大人对其主政存疑,不若派遣一位兰台寺御史,前去查看查看也好。”

    贾环看着这老者,对他说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说的到底是好话还是歹话?

    若说是好话,可怎么还真派人去查?

    贾环没当过官,不知道官场究竟是怎样的。

    但前世看新闻时,听那些罪犯们说,这官场之中,只要用心去查,就没有一个干净的。

    贾环不觉得大秦的官场就会比我大天朝的官场清廉多少,所以……

    可要说他说的是歹话,可前面那些话说的也还不错啊。

    贾环这个官场初丁摸不着头脑,偷眼向牛继宗看去,当他看到牛继宗一脸铁青脸色时,就知道,这个老棺材瓤子是在给他挖坑儿呢。

    果不其然,孙诚一张大油脸听闻此言后,瞬间开始放油光,连连点头道:“陈阁老所言甚是,却是下官思虑不周。既然如此,那么下官举荐兰台寺御史孙光前去……”

    “诶,不妥不妥……”

    孙诚的话没说完,就见李光地身后又一位身着紫袍的老者站出来,道:“陛下,正如陈梦雷陈阁老所言,林如海祖上四代列侯,累世清名,林如海本身亦是方正之人。既然他上疏自言病重,想来是没有错的。

    这个时候,朝廷纵然碍于礼法,不便为其派出御医,也应该厚旨宽慰之。却不可再派御史前去查探。否则的话,以林如海刚正的心性,一怒之下,恐有不忍言之事发生。到那个时候。不仅我等面上无光,就连朝廷和陛下的颜面恐都有失啊!”

    陈梦雷闻言,淡淡的哼了声,道:“葛礼阁老言重了?既然身为朝廷大员,就应该有接受朝廷质询的准备。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林如海原本就为兰台寺大夫,自然更应该懂得其中的规矩。”

    葛礼呵呵一笑,道:“陈阁老,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陈阁老这般好的心性,能够经受多年审查还能气色愈佳的……再说,林如海如今尚在重病中,贸然派人去查账,呵呵,实在有失体面。”

    陈梦雷听到葛礼之言后,面上怒气一闪而逝。这句话,已经是在对他当面打脸了。

    陈梦雷此人人生履历之奇,简直算的上是旷古烁今。

    他甫一入仕,没当上两年轻快官,就被人举报,说他与海岛叛逆有勾连,而后锒铛入狱。

    举报他的人,正是他的同乡好友李光地。

    李光地凭借此次举报,踏上了他的青云之路,而陈梦雷。则自此开始了艰苦人生的沉浮旅程。

    坐了十年大牢后出狱,而后又飘零了二十年,直到三十年后,李光地已经贵为阁老宰辅了。陈梦雷才在落魄无助中得到了忠顺亲王赢遈的赏识。

    经过忠顺亲王的力荐后,陈梦雷以超过流星的速度火速升迁。

    他自身也确实有能耐,遭受了一系列或明或暗的打压后,不仅没被压住,最终还坐到了阁臣的位置,成了人生赢家。

    但之前虚耗掉的三十年。也是人生最宝贵的三十年,始终是他心中最恨之事。

    此刻葛礼当面说出调侃,可想而知,陈梦雷心中的怒火之盛。

    “陛下,林如海一事,事关国法威严,绝不可不查!”

    陈梦雷铁青着一张脸,躬身沉声说道。

    葛礼同样双手持笏板,躬身道:“陛下,法理之外,不外乎人情。老臣并非主张不查,只是,可否等林如海病体稍愈些后,再去查看。”

    陈梦雷厉声道:“国法威严,何来人情之说?倘若他久病迁延,难道我们就坐等他痊愈吗?他要是十年都不能痊愈,我们就等十年再去查看吗?”

    葛礼无语道:“我几时说要等十年才去查看,我只是说,等他稍微好一些再说。陈阁老,你的心性太过偏激了……”

    “你!!”

    两位身着紫袍的大臣,就当着隆正帝和文武百官的面,大声争吵起来。

    隆正帝虽然看着陈梦雷心中极其厌恶,但他对陈梦雷说的一句话还是高度认可的。

    国法无情!

    若是连国法都要讲人情,那还要什么国法?

    只是……

    林如海可以说是隆正帝的心腹爱将,这些年上交国库的税银为何日益减少,隆正帝心里有数。

    那些减少的税银实际上都流入到他的内库中了。

    说来憋屈,他堂堂一国皇帝,想要花银子办点“私事”,却无法从户部中提取一两银子。

    至于皇家内务府,则一直在太上皇手中,由九郡王掌控,他更是摸不着边。

    这几年若非是林如海每年暗中给他进贡大笔银子,他连中车府都建不起来……

    若无中车府,他这个皇帝就成了真正的聋子和瞎子,怕是最终难有善果。

    可看着殿上争吵不休的重臣们,隆正帝头都大了,心中怒火亦是滕然升起。

    要财权没财权,要人事权没人事权,军权更不用提了。

    他这个皇帝,当真是郁闷之极。

    连众臣都敢在他面前放肆……

    可偏他一不能发火,又不能眼看着众人吵下去,否则体统何在?

    就在他纠结万分时,万民宫总管太监苏培盛忽地碰了碰他的衣角,递给他了一张纸条。

    隆正见状眉头顿时皱起,刚想发怒,就见苏培盛对他比划了一个“邬”的口型。

    隆正帝见状一喜,连忙悄然接过纸条,打开一看,果然是帝师邬先生的字迹。

    只见纸条上写了两个字:“贾环!”

    ……)

    ps:哎呀妈呀,终于把这章给写出来了。

    头都大了!

    前面铺垫了那么多章,又是打人,又是引出朝臣,最终就是为了这一章。

    想来看完这一章,大家就明白下一个剧情是什么了。

    真心不能再赶了,下一个月,咱两章。

    每天三章写的太急了,我是费尽心力想写好,可每天只能半夜加班的写,精力和脑力都超支了。

    若只是身体累倒没什么,男人嘛,年轻的时候多吃点苦没什么大不了,我又不是林黛玉。

    可关键是,赶出来的文章当真达不到水准。

    我不知道今天看书的书友有没有骂街的,有骂的我也认了。

    只希望大家能耐心到下一个剧情开始。

    此刻,我是苦笑不已,亦是头疼不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