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挨打
    李相府,慈寿堂。←,.

    “宁国府顽劣小子贾环,给太老夫人请安。”

    贾环规规矩矩的跪在堂下,给堂上的老太太磕了个头。

    其实论规矩而言,以贾环的身份,鞠躬作揖就可以了。

    只是,既然是上门解决问题来的,贾环觉得还是表现的彻底些比较好,也显得有诚心。

    给一个一百多岁的老太太磕头请安,不算什么难为情的事。

    一旁处,李光地暗自给贾环竖了根大拇指。

    不过,接下来的场景,却让这位泰盛名相目瞪口呆了……

    “咦?”

    贾环抬头朝堂上看去后,忽然发出一声惊呼,然后眉头皱起,转头埋怨的看向李光地,道:“老相爷,不是晚辈说您,您怎么把晚辈领到老夫人这里来了?晚辈应当先去给太老夫人磕头才是。”

    李光地不知多少年没傻过眼儿了,此刻却真傻眼儿了,他结巴道:“这……这就是家母啊。”

    贾环一脸“你骗我”的表情,埋怨道:“老相爷,晚辈虽然无知,可也还是知道,相府的太老夫人都一百多高龄了,是国朝最有福气也最出名的老寿星,堂上坐着的这位老太太虽然也是慈眉善目的,可看起来顶多也就六十岁,就是说五十我都信,老相爷,您可别诓晚辈啊!”

    听了这话,李光地一双老三角眼睁得溜圆,心中哪里会反应不过来,只是……

    只是他想不出。这世上怎会有这般无耻之人?

    这……

    这这……

    李光地当真是恨的牙疼,可是看着堂上原本紧绷着一张脸的老太太。忽地笑颜如菊,李光地又不得不承认。贾环这招真他妈高明!

    李光地面色古怪,再三打量了贾环番后,却越看越气。

    看着他那张一本正经“你表骗我”的脸,老李恨不得一记老拳轰上去,砸他个稀巴烂。

    可是既然堂上老母都笑了,那……那就下次再打吧……

    “咳咳,贾家小子,老夫跟你说,堂上这位老太太。正是贾母,绝对没错。不过嘛,你说的也没错,我娘打四十五岁以后就再没变过,始终青春年少……咳咳,总之,就是显得年轻些。”

    比厚黑功力,一百个贾环叠一起都比不得纵横大秦官场一甲子的老李,这不。老李接过了贾环的话题后,非常顺溜的发扬光大了。

    “哇!”

    又一声惊叹,贾环感慨道:“原来真是太老夫人,太老夫人。不是晚辈无礼,实在是……实在是您老人家太年轻了!”

    可怜老太太一百多岁了,从紧绷着脸。到笑的原本因为掉光了牙瘪起的嘴,现在用力瘪都瘪不到一起去……

    这过程中。老太太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

    虽然见老母笑的高兴李光地心里也很开心,可他看向贾环的眼神却愈发不好了。

    孙贼。跑老夫跟前卖弄起小聪明来,骗得俺娘嘎嘎笑……

    这一笔账咱们有的算!

    “哎呀,难过了两天,难得这么开怀一笑啊。”

    笑罢之后,老太太终于又瘪住嘴了,感慨道,而后又朝贾环招了招手,道:“小哥儿,你过来些,过来些,唔,让老太婆我好好瞧瞧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物。”

    贾环闻言,嘿嘿一乐,向前走了几步后顿住脚。

    只是,老太太的年纪太高了,眼神已经彻底不好了,所以她又招手道:“唔,再近点儿,再走近点儿,还是看不清。”

    贾环无奈,索性径直走到老太太跟前,一张脸笑成了一朵小菊花,道:“太老夫人,您……哎哟!”

    贾环还没来得及讨好,就“惨叫”一声。

    一根银拐敲在了他的屁股上……

    “哼!你敢打我的宝贝孙儿,老太婆岂能饶你?再让你打我孙儿,再让你打我孙儿……”

    老太太翻脸不认人,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敲着贾环屁股。

    虽然一个一百多岁的老太太,举拐棍都举的费力,打在贾环屁股上还没痒痒挠挠的重。

    可贾环却叫的极为“凄惨”,求饶连连,还直呼“再也不敢啦”。

    李光地在一旁看的嘴角直抽,还得小心翼翼的扶着老太太,起哄道“用力打”,“报仇”!

    老太太打的极为高兴!

    贾环配合着演了一会儿后,见老太太眼中的兴奋神色渐渐消失了,手里的拐棍也勉强举不动了,他便开口喊道:“哎呀,我受不住了,屁股肿的快要撑破裤子啦!我要逃命啦!”

    说着,还得挺着屁股,让老太太最后一拐棍落实在屁股上,唯恐落空了闪了老太太的老腰。

    等让老太太抽完最后一拐棍后,贾环才撒丫子跑路了。

    “如意啊!老祖宗给你报仇喽!”

    贾环刚出门口,就听里面老太太高兴的喊道。

    虽然荒唐的紧,可贾环还是觉得有趣。

    难怪都道老小孩儿老小孩儿,果然越老越孩子气。

    他在门口等了一小会儿后,就见面色不大好的李光地走了出来,眼神怪异的看着他。

    贾环的眼神很无辜,看着李光地道:“老相爷,我的事了了吧?”

    李光地嘴角抽了抽,想发怒都不知道该怎么发,只好哼了声,道:“今儿老头子也算是开了回眼界,嘿,真不愧是老荣国的子孙……”

    能让李光地用一个老字来形容,显然不会是第二代荣国公了,而是第一代荣国公贾源。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这样对贾环说了,看来贾源也是性情中人……

    贾环嘿嘿一笑,道:“老相爷。要是没别的事的话,那晚辈就先走了。”

    李光地心里有些抑郁憋气。看着贾环道:“看在你今天卖力演戏的份儿上,老夫也不想欠你人情。给你一个消息吧。前儿你打的那堆混小子里,很有几家是忠顺王那边的‘干将’,他们的脾性可不像我家老太太那么好。老夫听说,那些人可是要为他们子侄报仇的。”

    贾环哂然一笑,不屑道:“要是相爷您老人家出手,小子怕是晚上睡觉都不香甜了。可是那群草鸡……哼哼。”

    李光地见不得贾环这幅小人得志的神态,心中来气,喝道:“你骄横什么?真当那边是泥捏的?幼稚!他们拿你没办法,难道还拿你身边人也没法子?老夫活了这么些年。就没见过一个骄狂的人能有好下场的。”

    贾环闻言面色一变,脸上的嘻皮笑脸也敛了起来,看着李光地道:“老相爷,您是说,他们会对我贾府中人不利?”

    李光地眼神有些遗憾的看着贾环,摇头道:“你啊,毕竟年纪太幼,经事太少,不知朝堂上的风波到底有多恶。不过也好。只有多经历些世事,才能扎实的成长起来。你去吧,咱们两家的事算是了了,你好自为之。”

    说罢。老头子又摇了摇头,一甩袖子,转身进宅子去了。

    贾环哪里甘心。正想要追上前去问问老头子,到底是谁想对他出手。还有对谁出手。

    可之前一直沉默的站在李光地身边的老管家,忽地就站到了贾环身前。挡住了贾环的路,而贾环甚至都没发现他是怎么动的……

    “爵爷,请。”

    语气还是那么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可贾环哪里还敢小觑之。

    想想也是,李光地虽然是文臣,可当年也曾几度随圣驾出征大漠,身边若是没有一两个高手护卫着,怕是也活不到今日。

    没法子,用膝盖想也干不过这个老头儿,贾环只好满腹心事的出了相府大门。

    甫一出门,贾环就愣住了:“你们怎么来了?”

    相府大门口,牛奔、温博、韩家兄弟还有……秦风,六人静静的站在那里,也没聊天,见到贾环出来后,才松了口气。

    牛奔无语的看着贾环,上下打量了番后,没好气道:“你能不能消停两天,才几个时辰没见,你就打东打西的。你怎么连李怀德都打了?”

    贾环先和温博、秦风、并韩家兄弟点头示意后,才鄙视的看了牛奔一眼,道:“这里是说话的地方吗?赶紧走人,里面的老家伙一个比一个会挖坑儿,走走走,赶紧走。”

    说罢,他从韩大手中接过马缰,翻身上马,回头看了眼正门上的牌匾一眼后,扬鞭而去。

    身后,牛奔冲他比划了根中指后,和温博、秦风等人一起翻身上马,跟在贾环马后,扬长而去。

    ……

    “嗯,你小子运气不错,赵歆是个有勇气的小子,有重孝道,是当亲兵的好料子。”

    东来顺三楼“宇”字号包厢内,听贾环说完来龙去脉后,牛奔涮了块羊肉塞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说道。

    温博则是大灌了口杏花酒,咂摸着嘴道:“要是搁在辽东,娘的,小爷我活撕了那群王八蛋。有种来和小爷过招!”

    秦风的吃相相比两人文雅的多,细细的嚼着羊肉,咽下肚后方道:“李相府的怀德兄也算是老熟人了,只是……他原虽也有些娇气,可却并无什么恶行。不想……竟会做出这种事来。”

    牛奔嗤笑了声,道:“你也不瞧瞧如今他身边的那群孙子都是些什么人,他们的老子个个儿都围在忠顺王屁股边闻屁,他们能好到哪去?

    那边一心想把李相拉到他们那边去,只是他们奈何不得李相爷,只能从他儿子身上使脑筋。

    哼,你们瞧着吧,他们敢教坏李怀德那娘娘腔,李相爷那能有他们的好?”

    ……(未完待续。)

    ps:这几章写的很痛苦,到了转换剧情的过渡阶段了,所以有些平淡。

    心里又不甘于平淡,老想写的出彩一点,好对得住众书友。

    偏偏自己的笔力有限,不仅写的不出彩,前两章连自己看的都有些纠结。

    好在,就要过渡完了,希望后面的能尽快好起来。

    这算是传说中的瓶颈么?

    纠结于夜班三更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