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大婚(完)
    “仗着没人能治你,一天到晚就会作怪!

    好好的亲事,你不穿喜服,穿一身甲胄做什么?

    拜堂是上战场打仗吗?”

    隆正帝似怎么看贾环怎么不顺眼,横挑鼻子竖挑眼,瞪着他喝道。?

    一旁刚刚笑罢的董皇后,听到这话,再看到一脸怨气的贾环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到底做了二十年的艰难皇后,还是知道观察周遭人的神情的。

    见贾母面色担忧起来,她开解道:“太夫人勿忧,陛下只是……太关爱贾环了。

    在宫里,陛下便是这般训斥五皇儿的。”

    贾母闻言,总算松了口气,不是圣心不悦就好。

    倒是一旁的贾政,心里颇不是滋味。

    之前牛继宗、秦梁等人,就看护贾环比看护儿子还看的紧。

    对他这个贾环亲爹,只是敷衍。

    到了今天这位,就更过分了。

    说什么爹娘都死了,他们来做高堂。

    还把贾环当亲儿子一样严厉训斥。

    也是,他训贾宝玉时,不也是哪哪都看不惯吗?

    可……

    可贾环是我儿子啊!

    只可惜,这会儿没人在意贾政的心思。

    隆正帝素来对他这种类型的官员不大感冒……

    而贾环对于隆正帝的训斥,也不感冒。

    丝毫没有诚惶诚恐的模样,全当耳旁风。

    摇了摇头,也不言语。

    这尴尬态度,让董皇后都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而这顽劣的模样,也快激出隆正帝的真火来。

    好在有李光地圆场,他笑道:“陛下,贾小子是个武勋,况且他又这般小,是个爱玩闹的。

    不止是他,您瞧瞧,那几个小子,不也都一身戎装?”

    隆正帝细眸登时从贾环身上转向后面,几个正竭力削弱存在感的衙内身上。

    别说他们,也别说现在大权在握的隆正帝。

    哪怕在二十年前,隆正帝还只是一个亲王时,他就是出了名的冰山寒铁。

    威仪之重,令不知多少高官显爵胆寒。

    二十年来,也就出了贾环一个异类敢和他放对。

    但这样的做法,绝不适合秦风牛奔等人。

    见这几个纨绔子弟缩着脖子不敢抬头,隆正帝哼了声,道了声“一丘之貉”,就没有再理会他们。

    目光重新投放在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问题少年”贾环身上,沉声道:“你拗什么?毛病!

    早晚将你丢到景阳宫,和天家子弟一起受太傅教导,好好学学规矩!”

    贾环闻言,终于开口了,道:“陛下,臣怕是不好再进内宫了。臣都大婚了,算是成年人了。

    不过日后臣的儿子倒是可以去学学……”

    “噗嗤~”

    许是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董皇后忍不住笑道:“贾环,你就算大婚了,今年也不过才十五。本宫准你入内宫,只要不乱跑乱看就是。”

    贾环闻言,顿时耷拉下脸来,苦笑道:“皇后,臣素来对娘娘恭敬有佳,您可不能落井下石啊!”

    董皇后假做恼意,道:“这叫什么话?天家的恩典,难道是劫难吗?”

    贾环摇头道:“不是,臣只是怕拖累了天家龙子龙孙的教学进度。

    娘娘不知,臣顽劣愚昧,蒙学都未能上完,三字经只能背半拉,百家姓也只会背赵钱孙李。

    臣若进宫,怕会带坏皇子皇孙们的学习节奏。”

    董皇后真的被惊住了,吃惊的看着贾环,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

    看着董皇后震惊的无以复加的模样,再看看贾母、贾政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模样。

    心情不顺了好久的隆正帝,终于龙颜大悦了。

    与李光地一起大笑起来,嘲笑那个没文化的。

    笑罢,他对董皇后道:“皇后,知道这混帐为何这般顽劣了吧?五岁稚童都该完成的蒙学,他都成亲了,还没完成!”

    董皇后唏嘘不已道:“贾环……果真非常人也。”

    贾环差点没跳起来,合着你们这一对公母今天来是嘲笑小爷我来的?

    不过董皇后到底善良的多,见贾环脸色难看,可能是“羞愧自卑”所致,忙转移话题,对下方一些的贾母道:“太夫人,不知贾妃和皇子如今如何了?”

    此言一出,连隆正帝都被吸引了过去。

    贾母忙道:“回皇后的话,娘娘正在月子里疗养,身子还好。皇子身子也好,都会笑了!不过第一次笑,却是看着环哥儿笑的。”

    董皇后闻言欣喜道:“当真?那真是太好了!想来是贾家那位女神医的功劳,怪道贾环非要接回家。

    不过,许也正是因此,皇儿才会亲近他,到底是亲舅舅。”

    “谁说不是呢!”

    贾母也高兴道。

    董皇后又对隆正帝道:“陛下,待拜堂后,不如咱们去看望一下贾妹妹和皇儿?”

    隆正帝沉吟了稍许,点点头道:“也好。”

    众人皆大喜。

    贾元春归宁已经有些日子了,外面各式各样的说法都有,难听的居多。

    虽然贾母有贾环的保证,还有苏培盛的几次登门赏赐,暂时能安心。

    可时间一久,就越来越没底。

    别说是贵妃,就是寻常女儿家,出嫁后,常住娘家算哪门子事?

    如今能得帝后牵挂甚至亲至探望,也算是能安心了。

    因为可见圣眷不失。

    正说着,就见两个身着喜服的新人,在两个同样身着大红衣裳的丫鬟的陪侍搀扶下,出现在堂门。

    贾环忙上前,全福太太取来两端红绸,一头接一个新娘,另外一头放在贾环左右手里。

    贾环就是用这红绸,引着两个新人上前。

    终于到了这一天,终于到了这一刻……

    贾环甚至能听到左右两边,两个新娘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他能理解她们的心意,因为,他同样激动。

    ……

    苏培盛自觉从全福太太手中接过仪官之职,待贾环与林史二女立于正堂站住后。

    他先与隆正帝和皇后福下行礼,再与贾母、郭氏、张氏等人见礼后,便开启了婚事最重要的步骤:

    “一拜天地!”

    贾环与林史二女转身,对着堂门方向,齐齐一拜。

    “二拜高堂!”

    三人再转身,面对帝后,齐齐跪拜下去。

    纵然贾环心里再别扭,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个时代,隆正帝今日给予他的,可说是无上隆恩。

    更是对林史二女的认可和加恩。

    虽没人敢明面上说两女什么,可私底下,说二女闲话的不知多少。

    再加上,两人都丧父失母,家道败亡。

    也让许多人在背地里,说两人福分不堪。

    但今日之后,再无人会这般说。

    因为她们虽都丧父亡母,却以帝后为高堂!

    “夫妻对拜!”

    苏培盛面带笑容,尖声喊完最后一拜。

    林史二女在各自丫鬟的搀扶下,站在一起,与贾环相对,然后三人齐齐拜下。

    拜完起身后,却没听到苏培盛继续,说出最后一句“送入洞房”。

    贾环看向苏培盛,苏培盛却看向了高堂之上。

    贾环抬头看去,正好迎上隆正帝看向他的目光。

    此时隆正帝的目光,竟没了之前的冷嘲热讽,难得的眼神和煦,他看着贾环,和声道:“贾环,你是朕看着成长起来的少年勋贵。

    这些年,你虽年幼,却心怀忠义,助朕良多。

    这些,朕都记在心里,也许过你一世富贵。

    今日你大婚,寻常赏赐,无以明朕心,便与皇后亲入汝府,做尔高堂。

    你虽双亲皆逝,但日后若有人敢欺你,便可来寻朕。

    纵然朕不在了,皇后也会为你做主。”

    最后这句话的恩情,就太重了。

    也可见隆正帝是真心许诺。

    不然,身为天子,最忌讳的便是说他大行之事。

    隆正帝却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他不在后的事。

    众人纷纷变色,董皇后更是凤颜失色,贾环的面色也变了变,他深看了隆正帝一眼后,跪拜道:“臣谢陛下隆恩!

    不过,臣素来老实本分,也没谁能欺负得了臣,就不需找陛下和皇后做主了,陛下还是长命百岁的好。”

    “哼!”

    隆正帝心中一暖,面上却冷笑一声,道:“你老实本分?这是朕听过最大的笑话!”

    “陛下……”

    见隆正帝又开始讽刺打击,董皇后都过意不去了,这是人家大喜之日呢。

    因此轻轻唤了声,好歹止住了隆正帝的话后,董皇后看着两个新娘道:“前些日子,贾环就给本宫递了折子,说要为两个平妻请封。

    旁人请封,都是恭请圣裁,该几等诰命,自有天家做主。

    独有贾环在折子上写明,一定要两个一品侯夫人的诰命。

    本宫颇为为难,因为这与礼不合。

    后来,还是陛下乾坤独断,道念及贾环殊勋,可破例恩封。

    所以,本宫今日便带来了两个一品侯夫人的诰命官册,以为贺礼。

    望汝二人,日后当从《女戒》,相夫教子,为天下女子表率。”

    “谨遵皇后娘娘懿旨。”

    林黛玉与史湘云二人,齐齐福身领旨,声音欣喜。

    满堂女子,无不艳羡。

    就像贾环所言,有了一品侯夫人的诰命后,满天下数一数,能比林史二女再高贵的女子,都数不出十指之数来。

    而外臣命妇里,比她们两人名分高的,大都在这间宁安堂中……

    自此礼毕,隆正帝给苏培盛使了个眼色,苏培盛喜气洋洋的最后尖声喊道:“送新郎新娘入洞房咯!”

    众人面上也带起了笑容,当看到贾环乐得嘴巴咧到耳根时,更是哄堂大笑!

    隆正帝也笑骂几声后,又道:“贾环,送入洞房后,你先别太忙。引朕和皇后去见过贾妃后,再忙活你的。”

    贾环闻言,脸色登时耷拉下来,嘴里不清不楚的嘟囔起来。

    “混帐东西!再敢啰嗦朕现在就让你去引路!”

    隆正帝笑骂道。

    贾环闻言,面色一变,连忙拉起两个新娘的手,就赶紧往后跑。

    身后,又响起一阵大笑声。

    ……

    “姑爷,姑爷慢些!”

    “姑爷慢些!”

    林黛玉和史湘云的嬷嬷跟在后面急跑慢跑,又如何能跑的过几个年轻人?

    林黛玉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行动处如弱柳扶风,不堪路行的娇弱小姐。

    史湘云更是假小子一般精力旺盛。

    紫鹃和翠缕也都能跑能跳。

    “咯咯咯!”

    “哈哈哈!”

    憋了好些日子,甚至憋了好几年,到了今日,终于修成正果。

    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面圣时心里的紧张,此刻被贾环牵着奔跑中,也丢的干干净净。

    再听到后面的招呼声,就更欢喜了。

    一直跑到内宅正堂,进了卧房,关上门后,气息才陡然一变。

    大红的帷幔,大红的喜床,大红的灯烛……

    贾环牵着林黛玉和史湘云的手,让她们坐在大红喜床上。

    然后接过紫鹃递来的玉竹子,轻轻挑起了两人的红盖头,露出两张千娇百媚的脸来。

    两双亮晶晶,水灵灵的眼睛,婉转羞意的看着贾环。

    “娘子!”

    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学着戏文里的叫法,贾环唤了声。

    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颊飞红霞,却都齐齐应了声:“嗯!”

    贾环欢喜的大笑一声,再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再唤一声:“宝贝老婆!”

    林黛玉和史湘云俏脸愈羞红了,不过还是轻轻一应:“嗯!”

    贾环愈欢欣雀跃,眼睛放光,又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又唤了声:“婆娘……哎哟!”

    话没说完,左右耳朵同时沦陷。

    林黛玉和史湘云出招后,侧头对视了眼,一起“咯咯”笑出声。

    贾环求饶道:“好娘子,宝贝老婆,饶了我这一回吧!”

    林黛玉闻言松了手,没好气道:“谁让你乱说个不停!”不过手上却轻轻揉了揉贾环的耳朵,又看向另一边。

    史湘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儿,到底也松了手,嗔视着贾环,道:“前面皇帝还等着你哩,你快去吧。”

    贾环耍脾气道:“不去!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我请他来的!我还要入洞房呢!”

    这话说的众人都红了脸,紫鹃和翠缕在后面嗤嗤笑。

    翠缕还好,她的前程贾环和史湘云早说好了,虽是贴身丫鬟,却不在里面侍候。

    日后由她老子娘为她自行择夫婿。

    但紫鹃不同,她是要一辈子跟着林黛玉的,自然也要跟着贾环。

    林黛玉身子骨还是太弱,一个人经不起贾环的折腾……

    林黛玉也早同贾环说好了,紫鹃虽只是通房丫头,却不可轻慢了她。

    所以听贾环这么大咧咧的直言洞房,紫鹃也羞涩万分。

    “快莫胡说!”

    林黛玉娇羞不已,史湘云却白了一眼后大方道:“外面的大事大还是内宅事大?你若不去,别人怕是会以为我们不让你走哩!”

    说到最后,史湘云也红了脸。

    贾环耍赖道:“不管,外面事自然没有老婆事大!天大地大,婆娘最大!”

    见贾环真耍混,林黛玉也慌了,忙道:“环儿,你快出去吧,和皇帝皇后去看了贵妃再回来也成呀……”

    贾环连连摇头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哪里等的了?除非……”

    “除非什么?”

    史湘云忙问道。

    说到底,她也拿贾环这个混世魔王没法子。

    贾环嘿嘿笑道:“除非,你们俩一人亲我一下!”

    “你……”

    史湘云面色刹红,大眼睛里瞬时变得水汪汪的,嗔恼的看着贾环。

    虽然一同成亲,但今夜肯定不会一起洞房。

    宁安堂后宅大的很,不算东西厢房,正堂内也有东西暖阁,暖阁旁还有两小间东西耳房,是给陪夜丫鬟住的。

    所以,今夜甚至是日后,林黛玉和史湘云在宁国府就住在东西暖阁里。

    圆.房,自然也是分开圆.房。

    贾环却要让她俩当面一人亲一口,还不羞煞了人?

    林黛玉大羞一下,也恼的啐了口,道:“呸!休想!”

    贾环耍赖道:“那我不去了,都夜了,得赶紧入洞房才是正经呢!”说罢,竟要宽衣解带……

    林黛玉史湘云大骇,倒不是怕这孙子无赖使出脱衣,而是前面帝后都在候着。

    贾环虽不在乎,可对于她二人而言,皇帝和皇后却是世间至尊至贵的贵人。

    人家来上门贺喜,甚至还做了她们的高堂,这是何等隆恩恩情?

    若惹恼了他们,却是怎地好?

    其他岂不是要说她们不贤?

    逼不得已,林黛玉和史湘云对视了一眼后,心有灵犀,史湘云忽然转过头,然后林黛玉在贾环脸上啄了口。

    一双晶莹灵动的美眸嗔视贾环,似在说:这样总行了吧?

    却见贾环忽然靠近,大嘴擒住了她的香口,大舌头也趁机钻了进来,一阵肆意吮.吸……

    直到林黛玉面红耳赤快要不能呼吸时,才被放开。

    林黛玉第一件事,却是转过头,去看史湘云偷看没有。

    正巧,与一双水意昂昂的大眼睛对上……

    林黛玉登时就觉得没法做人了,用大红绣帕捂住脸。

    刚一蒙住,就听一声轻呼,悄悄放下帕子一角,就看到史湘云被贾环搂住,一如方才自己一般,被贾环肆意欺负着……

    不过,史湘云好似比她厉害许多。

    她只有软绵绵被贾环欺负的份儿,可史湘云她却……在咬贾环……

    天啦噜!居然可以这样……

    正与贾环进行激烈“斗争”的史湘云,忽然心有所感,大眼睛瞄向一旁,就看到林黛玉津津有味的看着她和贾环,好似在看多精彩的……

    史湘云本就晕红的俏脸,登时成了火烧云,想推开贾环,一时推不开,怒从心中来,一用力,一咬牙……

    “哎哟!”

    听到惨呼,林黛玉和史湘云大惊,一起站起来,要去看看贾环伤的重不重。

    贾环却不给机会,一溜烟儿的跑出门,回声道:“等回来再收拾你们!”

    话虽霸气,可声音却含混不清。

    史湘云担忧道:“不会……不会把他咬坏了吧?”

    林黛玉心里其实更担心,可听史湘云这么一说,却哼了声,道:“活该,谁让他……”

    话说不尽,脸色再次红润起来。

    史湘云也有些忸怩,起身看了看这正间房,却总觉得不大自在,便道:“林姐姐,我先回房去了,明儿见。”

    林黛玉闻言也起身,道:“我也回房了,云儿,明儿见。”

    说罢,一个带着紫鹃往东暖阁走去,一个带着翠缕,往西暖阁走去。

    ……

    宁安堂,前堂。

    “哼!总算出来了,朕还以为你不准备出来了。”

    见贾环回来后,好些人都松了口气。

    隆正帝则讥讽了句。

    贾环讪讪一笑,道:“啦能呢……”

    这含混不清的话一出口,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了他嘴巴上。

    看到他嘴上那一层胭脂红,哪个还会不知他方才做了什么?

    众人不禁又好笑,又好气。

    好笑他急色,气他真真是疯了,敢晾着帝后在外面等着,他自己在里面洞.房!

    狠狠瞪了贾环一眼后,隆正帝先对贾母道:“太夫人,时候不早了,让贾环引朕与皇后,去看看贾妃就好。就不劳太夫人动身,你们也忙了几天了,如今修成正果,也该好生歇歇了。”

    贾母忙道:“多谢陛下关心,只是怕轻慢了陛下。”

    隆正帝笑道:“不妨事,从贾妃算起,太夫人亦是朕之长辈,不必外道了。”

    不容拒绝的说罢后,又看向李光地,道:“老相国可愿一起去贾家大观楼看看?”

    李光地吃力的摆摆手,笑道:“老臣也累了,折腾不动了,就此告辞吧。”

    贾环忙道:“老爷纸,小纸送送您!”

    依旧大舌头中……

    李光地看的哈哈大笑起来,招手让贾环近前。

    贾环忙赶过去,半蹲在李光地座前。

    李光地笑的慈祥了许多,苍老干瘦还有些颤抖的手,拍了拍贾环的头顶,嘱咐道:“贾小子,只要心怀天下忠义,稳稳当当的走,会有大福祉的。”

    贾环眼睛有些湿润,点头道:“老爷纸,我记住了,您要多保重!”

    李光地笑了声,道:“把我送到软轿上就好。”

    贾环闻言,忙将他轻轻抱起。

    这位曾经叱咤风云数十年,历三帝相二主的国老相爷,如今已经轻瘦如柴了。

    贾环将他抱上软轿安置妥当后,对侍候在外面的韩大道:“大哥,代我送老相爷回家。”

    韩大应下,贾环又对李怀德道:“李世兄,小弟家里有些养生好药,还有几株好参。过几日,我带幼娘去看望老相爷。若有什么需要,也万不可客气,不要以异姓相视于小弟才是。”

    李怀德看了贾环一眼后,点点头道:“那就谢谢宁侯了。”

    寒暄罢,在韩大并十数名亲兵的护送下,李光地回府去了。

    贾母和郭氏张氏等几个诰命却不用贾环送,一迭声的让他去陪隆正帝和皇后。

    贾环便陪同隆正帝和皇后,往大观楼行去。

    ……

    “三哥哥?”

    贾环引路,秦风、牛奔、温博等衙内化身御前侍卫警戒,苏培盛从外面招来了内侍和宫女抬轿,好大的阵势,前往大观楼。

    一路无阻,然而在最后的竹桥前,却巧遇了打着灯笼往回走的甄玉嬛。

    她带着一个小婢,看到这个阵势,显然吃了惊。

    贾环奇道:“四妹妹,你这是……”

    甄玉嬛道:“今日是三哥哥大喜之日,妹妹因有孝在身,不好前去给三哥哥道喜,只能在池前遥祝三哥哥万福。

    三哥哥怎会在此地?”

    贾环正要答,却听身后软轿中传出话道:“贾环,此为何人?”

    贾环闻言,面色微变,犹豫了下,道:“回陛下,这是江南甄家奉圣太夫人孙女,甄应嘉四女,亦是臣的金兰义妹。”

    隆正帝闻言,轻轻挑起轿帘,就着月光和灯笼火光,看了眼前方的甄玉嬛,细眸微微眯起,道:“可是……东宫储秀?”

    贾环皱了皱眉,道:“正是。”

    隆正帝道:“让她一起跟上吧,一会儿,让皇后见见。”

    说罢,丢下轿帘。

    贾环心中一叹,眼神有些深意的看着甄玉嬛,道:“四妹妹,跟我们一去去大观楼吧,皇后要见你。”

    甄玉嬛轻轻一福,道:“是。”

    ……

    煌煌大观楼,火树银花。

    好似一珠宝乾坤,琉璃世界。

    隆正帝下了软轿后,看到如此情景,似笑非笑的看了贾环一眼,道:“倒是比朕的大明宫还气派。”

    这一诛心言,差点没把随驾的贾政吓出个好歹。

    贾环此刻却没心情和隆正帝扯淡,只呵呵一笑。

    隆正帝哼了声,便与董皇后入内。

    贾元春早已得了消息,此刻身着大妆,面色激动的站在门前石阶下,看到隆正帝和董皇后进了牌坊后,忙迎上前来,福下行大礼拜道:“臣妾请陛下安,请皇后安!”

    隆正帝上下打量了番贾元春后,点点头,道:“起吧,这些日子苦了你了。”

    贾元春闻言起身,泪流满面的唤了声:“陛下!”

    隆正帝眼中浮现一抹怜惜,道:“过完月子,就回宫吧。”

    贾元春愈哽咽,连连点头。

    贾环见之,在一旁嘟囔了两声。

    隆正帝冷笑视之……

    一行人随之进了大观楼正殿。

    帝后高坐于正座,董皇后使昭容抱来皇子。

    白白胖胖的一个婴孩,安安静静的躺在襁褓中,无声的看着帝后。

    董皇后欢喜的摸了摸他的小脸后,又抱于隆正帝看。

    隆正帝眯着细眸,看着董皇后怀里的婴孩,缓缓点了点头。

    贾元春在一旁,又落下泪来。

    隆正帝看着婴孩,缓声道:“此为朕之皇儿,日后待其成年,当封安亲王。”

    “谢陛下!”

    贾元春惊喜之极,跪下泣不成声的拜谢道。

    董皇后让昭容扶起贾元春,又将婴孩交给嬷嬷,嬷嬷带着婴孩回了暖阁。

    而后,面带微笑的转头看向隆正帝。

    就现,隆正帝的目光,一直落在正殿一角。

    她顺着看去,却见一身着白衣的女孩子,静静的站在那里。

    董皇后眉头微微一皱……

    ……

    ps:至此,大婚算是结束,还有一章内容收个尾,然后就要翻过一篇,进入尾声内容,不短的一大段。

    应该,可能,这个月能完结。

    总是估不准,但肯定会将该填的坑都填好!

    另外,洞房三十六式的内容会写成*日后在群里,咳咳……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