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大婚 (十一)
    “陛下?”

    荣庆堂内的人都震惊的看着门口忽然出现的人。

    连贾环都诧异的挑起眉尖。

    倒是李光地依旧笑呵呵的模样,不过也在李怀德的搀扶下,站起了身。

    不止隆正帝,还有三人。

    一个,身披凤袍,气度雍容,唇齿间带着浅笑,贵气逼人。

    不是当今董皇后,又是哪个?

    帝后之后,只跟着苏培盛,和一名坤宁宫的女昭容。

    可谓轻装简行。

    当然,大部随时宫人肯定在外面……

    “贾小子,还不快去迎驾?帝后齐至,你皱哪门子眉头?”

    一旁李光地见贾环微微皱眉,虽不知贾环心里到底想着什么,却也知这孙子行事没有章法,有时候混帐大胆的让人头疼,赶紧提醒道。

    李光地的话点没点醒贾环不知道,但肯定点醒了贾母、贾政和几个诰命。

    几人也都知道贾环的尿性,唯恐他这时惹出是非来,都是一迭声的催贾环迎驾谢恩。

    贾环看着正堂门口处,身材中量,但一身龙袍金黄耀眼,胸背挺的笔直,傲然而立,睥睨于他的隆正帝,嘴角抽了抽,在一阵低声催促声中上前,中规中矩跪迎道:“微臣恭请陛下、皇后安。”

    隆正帝俯视着一身甲胄的贾环,哼了声,道:“假模假式,看你这德性!”

    说罢,也不理他,与绣帕掩口轻笑的董皇后,一起走向迎来跪拜的贾母等人,让苏培盛与昭容将贾母等人请起后,隆正帝对贾母笑道:“朕与皇后不请自来,太夫人可还安康?”

    贾母满面笑容,感激道:“老身身子安康,能得二圣驾临,贾家蓬荜生辉,阖家皆感陛下和皇后天恩。”

    隆正帝倒没客气,呵呵一笑。

    自国朝定鼎一百年来,帝后亲临臣子家,以贺新喜,这的确是开天辟地第一回。

    当然当得起天恩浩荡。

    一旁处,贾政看着面带笑容的隆正帝,却怎么看心里怎么别扭。

    他上朝二十年,加起来都没今日见到隆正帝脸上的笑容次数多……

    与贾母客气了一句后,隆正帝又有些没好气的看着李光地,道:“老相国,朕前些日子打十三弟和张爱卿去府上探望老相国,那会儿你老人家连床都下不得,说两句话就睡着了。

    怎地今日精气神这般好,还能来参加那混帐的婚礼?”

    李光地身旁的李怀德唬的面色白,倒是李光地浑不在意,用掉没牙的口嚯嚯笑道:“陛下不知,老臣这身子骨,好一阵,孬一阵。

    正巧,今日碰到好的时候了。老臣便想,贾环这孩子素日里还算知礼,既然他来请了,我这把老骨头,就走一遭吧。”

    隆正帝哼哼了声,皮笑肉不笑道:“朕看,老相国怕是此一时彼一时吧?

    朕倒没瞧出来,贾环这混帐有哪点知礼?

    普天之下,就他一个敢同朕使性子,对着干,还要同朕划清界限!

    所以朕今日特意携皇后,一起来看看大秦这位少年英雄,是怎么和朕划清界限的!”

    此诛心之言一出,贾母等人都骇的面色白。

    李光地却似乎听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没牙的嘴巴咧的老大,嚯嚯嚯笑的停不下,吓的李怀德连连在身后抚背顺气,唯恐老头子一口气喘不上来,背过去了……

    本是沉着脸的隆正帝,也被李光地这番大笑笑的没脾气,受感染似的笑了两声,细眸又瞥向眼观鼻鼻观口站在堂下的贾环,眉头又皱起。

    不过,好歹皇后在一旁拉了把,没再训人。

    干咳了声后,他又对小心翼翼的贾母道:“太夫人,贾环虽顽劣,但自朕掌权以来,此子忠心耿耿,屡立重功,朕都记在心里。

    只是,因为朕乃天子,要顾及之事太多,也为了保全他,才不得不每每压其功勋。

    为了不让某些混帐说朕忘恩负义,过河拆桥,所以今日,朕与皇后齐来。

    念贾环是从荣国府出继至宁国,承嗣爵位。

    而父母双亡,没了亲长。

    所以,今日朕与皇后,便做其高堂父母吧。

    不知太夫人意下如何?”

    贾母整个人都傻了,被这天大的恩典砸昏了头,也闹不清隆正帝到底是什么意思?

    要做……要做贾环的高堂父母?

    那贾环以后,是要姓贾,还是要姓赢啊?

    不能姓赢吧?

    宁国这一嫡支里,如今就贾环一人撑着哩……

    “太夫人!”

    见贾母晕了头,怔住了不知作答,她身旁的郭氏悄悄拉了她一下,低声道:“太夫人,圣上隆恩,快谢恩吧。”

    贾母闻言惊醒,这才满脸欣喜却又张慌着要跪谢皇恩。

    隆正帝见她应允后,顿时龙颜大悦,忙让随皇后出宫随侍的昭容搀扶起贾母。

    然后,根本不顾及当事人的意思,就与董皇后坐上了高堂正位。

    “贾小子,还愣在那做什么?让人请新娘子去吧,刚不是还急着要拜堂成亲吗?”

    李光地呵呵笑道。

    贾母、郭氏和张氏等人也一迭声的催促道。

    贾环干笑了两声,又见高堂上,隆正帝一脸嘚瑟的睥睨着自己,脸上的肌肉都抽了抽。

    一会儿要拜他?这尼玛……

    啥破事!

    董皇后大概还从未见过身边认这样的神情,侧目看了看隆正帝,又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下方一脸纠结,被吃的死死的,却如同吃了翔一样的贾环,忽然觉得从未有过的好笑,便“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继而忍无可忍的掩口笑个不休。

    隆正帝登时觉得有些失面子,转头诧异的瞪了眼董皇后,居然没止住她的笑。

    若是在宫里,他还能甩个脸子。

    可在宫外,他纵然是皇帝,也要维护皇后的威严,不能朝皇后火,便只能将尴尬的怒气到下面“罪魁祸”贾环头上:“还愣着干什么?榆木脑袋!

    不知道吉时将近了吗?”

    贾环抽了抽嘴角,心里大骂娘希匹!

    耽搁了吉时也是因为你。

    却不得不给李纨和王熙凤使个眼色,快去催催,带人来。

    拜完堂赶紧把这烦人鬼送走!

    可惜王熙凤和李纨两人都呆呆的站在那里,在帝后两人的气场中,别说李纨,就是素日里八面玲珑的王熙凤脑袋里都打了结儿。

    还是郭氏提了醒儿,两人才恍然,赶紧入后堂去领新人。

    ……

    此时,宁国府外整条公侯街,都已经被大内侍卫戒严了。

    但这并不防备无数的路人,或是眼线,从坊道路口,遥望宁国府门前,那一座煌煌帝撵。

    老天爷!

    之前不知多少人家,暗地里嘲笑贾家,嘲笑贾环,成亲这样大的事,却连个正经外客都没有,到了此刻,下巴和眼珠子跌了一地。

    尤其是当他们遥遥看到,不止一个身着金黄龙袍的男人,同时还有一个身着凤袍头戴凤冠的女人从龙撵上下来时,更震惊的无以复加。

    继而这个爆炸的消息,以极快的度,从公侯街起,向神京城四面八方传播开来。

    连半个时辰都不到,整座神京城,都为这个消息而沸腾。

    昨日登门送礼的勋贵府第,将门世家,纷纷懊恼是不是礼轻了。

    而之前观风头不对,昨日没上门,甚至连贺礼都没送的府第,此刻才真真悔青了肠子。

    这部分府第,多是宗亲之爵。

    他们以为贾家再次式微,除了牛家、秦家几个门第念在以往的面子上庇佑之外,连宫里的贵妃都被“赶”出宫了。

    牛家秦家是了不得,可再了不得,他们也不姓贾,他们有自己的利益,怎么可能长年累月的保护贾家?

    当年贾代善阵亡起初,贾家不也被层层旧部保护?

    可过了几年,这种交情不也就淡了吗?

    贾代善尚且如此,更何况一个贾环?

    因此,许多贾家曾经的旧交,如齐国公府、缮国公府,都没派人上门,还在背后说了不少风言风语。

    只是这一刻,他们都懵了……

    而军机阁内,牛继宗、秦梁等人在得到这个消息后,也是纷纷一怔。

    几人目光闪烁,互视一眼后,又都放心一笑。

    他们想的,要比普通看热闹的人深的多的多。

    贾环目前虽然身无一职,但他的分量,却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重要的多。

    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只有他,才能缓冲牛继宗及秦梁两大军事集团间的利益斗争。

    将这种注定不可能避免的斗争,维持在一个平和可控乃至共赢的尺度内。

    但这种局面,未必是宫里那位愿意看到的。

    如果那位想破坏目前的平衡,最好的办法,就是从贾环处下手。

    只要贾环不再“多管闲事”,甚至都不用再做什么,黄沙系和神京系的勋贵将门,早早晚晚会因为利益之争,再次撕破脸皮。

    但是,牛继宗等人,却相信贾环能够站稳立场。

    因为他那样重情义,绝不会看到两边撕破脸无底线的斗争。

    再说的现实些,只有目前的平衡,才最符合贾环,和贾家的利益。

    而内阁中,此刻也得到了帝后齐齐莅临宁国府的消息。

    不少人皱起了眉头,一起看向了张廷玉。

    以为于礼不合,且天家再次眷顾将门勋贵,不是好兆头……

    但正奋笔疾书,处理国务的张廷玉却似毫无所觉。

    直到内阁中差不多所有人都看着他时,他才稳稳的放下笔,又看了眼折子后将其合起,对诸位下官同僚道:“宁侯于国,于社稷,皆有大功。

    虽然因为国朝政局稳定,再加上他自身行事多有肆意不羁之故,无法赏功于他。

    但陛下却从未忘其功勋,朝廷也没忘。

    于公,虽不能酬其勋。

    但于私,当报其义。

    此事不必大肆宣扬,但也不必讳莫如深。

    继续办公吧。”

    ……

    宁国府,宁安堂,后堂。

    “老天爷哟!大喜,大喜啊!”

    王熙凤木然的从帝后气场中脱离出来后,往内堂走了几步,脑筋总算又会急转弯儿了。

    继而,整个人都兴奋的颤栗起来。

    颤着朱唇,一边往里跑,一边激动叫道。

    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三女正在内宅里陪着林史二人理妆。

    虽说从荣国府到宁国府只短短的数十步路,可因为之前哭别亲长时,两位新娘都落了泪,这会儿子一定要补妆的。

    纵然没哭,也得补,这是礼数上的流程。

    因此才耽搁了这么久的时间。

    一屋子的人听到王熙凤的叫声后,都诧异的看过去。

    别看王熙凤寻日里在贾母跟前嘻嘻哈哈大大咧咧,可是掌家时规矩也大的了不得。

    寻常丫头们走路都不准将裙摆扬过脚腕,更不用说在正堂大声说话了。

    不在贾母跟前,她自己也是这般以身作则。

    却极少有这样失措的时候。

    而且不止是她,连跟在她身后的李纨,也激动的涨红了脸,嘴唇哆哆嗦嗦的只是说不出话来。

    “这是怎么了?”

    贾迎春奇怪问道,贾探春却修眉一扬,道:“二嫂,一屋子嬷嬷都在呢,仔细拉了你出去教规矩!”

    王熙凤却顾不上同她斗嘴,一把拉起滴溜溜转眼睛的林黛玉的手,激动道:“老天爷!早看出林妹妹和云儿福分大,却没看出来竟会这么大!”

    林黛玉正绷着脸让嬷嬷们上妆,刚上完,还不能动,只能动眼睛和幅度不大的张口。

    因此,对王熙凤的骚扰,她毫不客气道:“凤丫头走远些,惹人厌的很!”

    史湘云虽然没说话,但幸灾乐祸的笑了两声,还是皮笑肉不笑。

    王熙凤差点气的晕厥过去,不过这时也顾不上和这俩小蹄子计较,依旧激动道:“你们倒是快点,马上就要拜堂了!你们可知,是谁做你们的高堂爹娘?”

    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闻言,小心肝儿扑通扑通的跳,羞涩的润了眼,红了耳朵。

    贾探春没好气道:“当然是老太太,二嫂,这眼见马上就好了,你来捣什么乱?”

    “你懂个屁!”

    王熙凤爆粗口道:“若是老太太,我还这般激动做什么?

    我告诉你,是皇帝和皇后来了!

    他们要给环哥儿和林丫头云丫头做高堂!!”

    王熙凤终于说出了这石破天惊的消息。

    果然,不出其所料,一屋子的人都震惊了。

    连那些老成的嬷嬷们都目瞪口呆。

    皇帝?

    皇后?

    老天爷!

    在神京城里,丢一块石头都能砸到一个五品顶戴。

    但这样的五品顶戴,一生怕都不能近距离看一眼皇帝,更不用说盘踞于九重深宫中的皇后了。

    可是全天下至尊至贵的两个圣上,居然到了家里来,还要给主子做高堂!

    那岂不是说,他们要做主子和主母的高堂爹娘?

    这……

    这这……

    别说嬷嬷们,贾探春这样大气的人,都瞠目结舌。

    见终于镇住了满屋人,王熙凤也终于心满意足了,瞥了眼犹在震惊中的贾探春,哼了声,道:“都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收拾利索,送上堂去拜堂啊!”

    “哦哦哦!”

    些!”

    “就好就好!”

    在一片兵荒马乱中,两片精美的红盖头,又覆上了两个眼睛都亮晶晶的新娘头上。

    由紫鹃和翠墨两个丫头,引向前堂去。

    ……

    ps:还有一章,大婚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