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大婚(十)
    荣庆堂正堂内,高堂满坐,遍布珠翠。 .

    贾母坐于正中,由武威公诰命夫人张氏并康安侯府诰命王氏相陪。

    康安侯府便是诸葛道家,其父诸葛城承袭一等子爵,掌控东方军团五万大军。

    虽说相比于黄沙军团、灞上大营等强力军团远远逊色,但再怎样说,也是一方诸侯,军中巨头。

    因诸葛道每每与贾环交好,出生入死,交情渐深,康安侯府与贾府的关系也愈发亲近。

    贾环特意请了张氏和王氏,作为娘家太太坐镇荣国府。

    除了这两人外,还有诸多贾族族人的内眷,在堂上陪着贾母坐着。

    也有王熙凤、李纨一辈年轻些的,侍立在堂前。

    还有一极特殊的人,挺着大肚子,坐在高堂下第一把椅子上。

    此刻,红着眼圈,看着进门的贾环眼泪止不住的落下。

    不是赵姨娘,又是何人?

    至少在肚中孩儿未降生前,贾环一直都是她的命根子。

    苦熬了这么些年,终于看到贾环要成家立业了,赵姨娘岂有不激动的道理?

    “娘,您这是……”

    进来后第一眼就看到赵姨娘哭成了泪人,贾环唬了一跳,忙问道。

    赵姨娘哽噎道:“蛆……蛆心的孽障,忙你的,娘就是……娘就是高兴!”

    不知多少人松了口气,堂内诰命们,大都听说过赵姨娘的行事风范。

    知道她没甚别的意思,都心底一宽。

    听赵姨娘这般一说,又见她瞪眼催他,贾环这才忙给贾母请安,给武威公夫人和康安侯府诰命请安。

    因为贾母和张氏、王氏三人一会儿还要去宁国府,当然,是从甬道过去,所以这会儿子不急着说什么。

    吩咐了王熙凤和李纨两人去暖阁将新娘请出。

    临出阁前,要给长辈行礼哭别。

    这是在女家最重要的礼数。

    王熙凤和李纨带着人去了东西暖阁,不一会儿,就和一群嬷嬷们簇拥着两个头戴红盖头的新娘出来。

    送至贾母跟前。

    贾母拉起林黛玉的手,看着她的红盖头,道:“我那么些子女,唯独最疼你娘。她先走一步,去天上高乐去,就丢下咱娘俩,我疼你这么些年,宠你这么些年,今日,总算看到你平平安安的出阁了,也算了了我一桩大心愿。

    只盼你到了夫家,好生相夫教子,孝顺亲长,贤惠治家,方不负我这些年的疼爱!”

    林黛玉泣声拜下,道:“谨遵外祖母教诲。”

    贾母又拉起史湘云的手,声音更哀伤了几分,道:“云儿啊,咱们史家,如今就剩咱们娘儿俩了……”

    堂下贾环听闻此言,面色一变。

    他不知道贾母都知道了些什么,又是怎么知道的。

    史家那一家子王八蛋,被打发去西域后,走一路死一路埋一路。

    但这些消息都是绝密的,贾环不知贾母是不是真的知道了什么……

    就听她继续道:“保龄侯的血脉里,你是第二个嫁到贾家的。我希望你能同我一样,好生孝顺亲长,相夫教子,贤惠治家,不可好妒,你记下了吗?”

    史湘云也伤感泣道:“孙女谨记姑祖母之言。”

    “好,你们再给你们姨娘行个礼罢。”

    贾母忽然又道。

    林黛玉和史湘云被搀扶着对准赵姨娘的方向,盈盈一拜,赵姨娘哭的已经说不出话来。

    哆哆嗦嗦的从怀里取出了两个锦盒,要起身递给二女。

    贾母忙让人拦住,赵姨娘的肚子着实太大了,不好折腾。

    让王熙凤和李纨取来,送给了林黛玉和史湘云。

    到此,在女家该走的流程算是走完了。

    不过,看着赵姨娘哭成那般,贾环心里也极不好受。

    从穿越至今,这个没甚文化,行事也不多体面的女子,给了贾环太多关爱。

    贾环犹记当初第一次在这个世界睁开眼时,看到赵姨娘在佛前苦苦哀求的场景。

    他脸上的笑容敛去,眼睛微微有些湿润,在众目睽睽下,走到赵姨娘身前跪下,柔声道:“娘,儿子成亲了,明儿带她们去看您,您好好歇着。”

    贾母也劝道:“赵氏,环哥儿成亲是喜事,你心里高兴也是有的,不过不可再哭了,当心哭坏了身子。”

    张氏和王氏也跟着劝了两句,其她妇人则多目光艳羡的看着赵姨娘。

    这样一个女子,虽颜色好看些,其她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却生出了这样一个了得的好儿子。

    只看贾环这般待赵姨娘,就知道他有多孝顺。

    这赵姨娘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啊……

    赵姨娘听闻劝说后,强忍住泪水,双手捧着贾环的脸,叮嘱道:“成亲了,就长大了,日后,要好生过日子,不要让你爹和娘担心了。啊?”

    贾环闻言,点头笑道:“好,儿子记下了。”

    “那快接了新娘去吧。”

    赵姨娘眼神不舍的看着贾环,说道。

    贾环站起身,秦风等人忙去外面张罗轿子。

    全福太太也在外面用拂尘拂去轿内的尘土,又用暖香熏过轿子后,便进屋报了福。

    然后,在众人笑视中,贾环抱起了林黛玉,送入门前花轿中,又在一片大笑声中折回,抱起史湘云,送入另一顶花轿里。

    最后跪别了贾母、赵姨娘等人。

    不过,贾母、张氏和王氏还有王熙凤、李纨,也一起上了软轿,她们会从甬道内,先一步入宁国府。

    贾母还要做拜礼高堂呢。

    ……

    从荣国府回宁国府的路就短的多了,为了不惊吓住新娘,战鼓和号角也都撤了,中规中矩的换上了吹吹打打的乐台班子。

    不过统共就三十多步的路,也没敲打几段。

    贾环一行人在宁国府门前下马,因为没有人能骑马入宁国。

    不过新娘的花轿却一直抬入了二门,贾环将两位新娘都背入了宁安堂后宅正房中。

    那里有负责梳妆的嬷嬷,为她们再次整理好妆容。

    然后,等时机到时,由各自的贴身丫鬟领着她们上正堂,跨过马鞍和火盆,拜堂成亲。

    不过将新娘背入内堂后,贾环就要负责去前面候着,一面拜谢来客,一面等候理妆完毕后,新娘上堂拜堂。

    只是……

    “环哥儿呢?环哥儿哪去了?”

    贾母一行人入了宁安堂后,与在这里候着的镇国公府诰命郭氏和奋武侯府诰命刘氏以及靖海侯府诰命顾氏相互道了喜,又等了片刻,见秦风等人都进来了,贾环却还不见人影,顿时寻找起来。

    秦风忙道:“回老太太的话,晚辈刚看到环哥儿过仪门而去了,说是还要再接一个人。”

    “什……什么?还接一个人?”

    贾母震惊道。

    镇国公府的郭氏疑惑道:“莫非,环哥儿去接杏儿公主了?”

    武威公府的张氏摇头道:“那不能,环儿情况特殊,虽有太上皇遗命在,他和明珠在一起没人敢反对,但到底要顾及天家颜面,不好大办。再者,环儿的大妇之位是留给明珠公主的,就算娶,也不能与平妻同拜堂。”

    郭氏闻言,淡淡的扫了张氏一眼。

    张氏也轻描淡写的回报了一眼。

    所谓齐大非偶,牛继宗和秦梁如今为勋贵将门中的两杆旗帜。

    而在命妇诰命中,原本作为“大姐头”的郭氏,如今也有了强力竞争对手。

    贾母一辈子富贵,什么阵势没见过,若在平时也就当乐子看了,可今儿是她三孙子大喜的日子,她可不愿看到内宅不绥,这兆头可不好,忙岔开道:“那环哥儿去哪儿了?”

    “来了来了!”

    站在靠门近些的牛奔往外一瞅,顿时高兴的喊叫起来。

    然后众人便看到,贾环站在一顶软轿前,一边说笑着一边走着。

    旁边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跟着。

    一直到了宁安堂门前,贾环亲自压下轿身,将人接了出来。

    “老天爷!这老头儿怎么来了?”

    牛奔喃喃道。

    而接到信儿的贾政匆忙赶了过来,躬身赔笑道:“老相爷,您身体安康?怎敢惊动老相爷!”

    来人正是李光地,他拄着拐杖,被贾环和其老来子李怀德搀扶着,看着贾政笑道:“是存周啊,老夫身体还行。

    就算不行,你家小子给我下了请柬,我也得来啊!满神京,他也没请几个人。”

    “哪里哪里,实在惶恐,实在惶恐……老相爷,快快里面请。”

    贾政真真惊喜莫名,别人不清楚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的分量,他又怎会不知?

    说难听点,在太平之时,就算秦梁、牛继宗、温严正他们全部加起来,都没这老头儿的分量重。

    这可是大秦硕果仅存的开国元老了,三帝,相二主,门生故旧遍布朝野。

    虽已风烛残年,但打个喷嚏,大秦都会起一阵风雨。

    最关键的是,此老极喜爱贾环。

    在贾政看来,如今正处于风雨中的贾家,能得此老莅临,当真是雪中送炭,由不得他不激动。

    李光地被迎进宁安堂后,贾母等人都纷纷起身相迎,贾母甚至要让出正座。

    不过李光地不肯,只在左手第一个软座上坐了下来。

    贾环一直搀扶着他落座。

    待李光地坐下后,贾母也嗔怪贾环,怎敢惊动老相爷。

    贾环却笑道:“这不是怕老祖宗和爹担心除了伯娘、干娘她们外,没人来贺喜吗?所以孙儿想着,干脆请个厉害的老头儿来压场子!”

    “不许混说!怎敢对老相爷无礼?”

    贾母听的好笑,不过还是教训道。

    李光地却笑的“嚯嚯”的,极开心,他对贾环道:“原来你请老夫来,是这个目的……不过,老夫可不算厉害的,方才来时我听说,还有人要来,小子,你去前面迎迎吧。”

    贾环哈哈笑着摇头,道:“除了您这老爷子,其他人可不能让我出去迎。再说,我也没请其他人来。”

    李光地“诶”了声,道:“来者都是客,你还分高低贵贱不成?”

    贾母听李光地这般说,也道:“环哥儿,既然老相爷说了还有客要来,你就去迎迎吧。”

    贾环笑道:“老祖宗,今儿孙儿请来的,不是家人,也和家人差不多。伯娘、干娘还有几个婶娘,都待孙儿如亲子。几个兄长平日里也极爱护孙儿,不以异姓相待。

    老相爷虽位高权重,平日往来不多,可待孙儿的恩德,孙儿永生不忘。

    孙儿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也没读过什么书,唯知一点做人的道理,那就是有恩报恩,有情还情。

    如今该来的人,差不多都来了,牛伯伯和义父他们昨夜也来过了。

    至于其他人,就由前面人打发了就是。

    孙儿还急着赶紧拜堂成亲入洞房呢!”

    “哈哈哈!”

    众人闻言,又感动,又好笑。

    不过,就在李光地似乎还想劝说什么时,众人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道声音:

    “该来的都来了,那么朕呢?朕当来不当来?”

    ……

    ps:告罪一声,估计错误,明儿才能写完这一折……

    爆的我手都有些抽筋,另外明天第一更应该在下午,要去单位写了回来发。

    然后解释一下水的问题,本书的风格,就极少正面装逼打脸,剧烈冲突也有,但很少。

    尤其是园子戏,多由红楼人物的性格和背景,来推演剧情。

    所以真不是刻意的水,知道我的书友都知道,我真想尽早完本,然后好好修养一下身体,胃病至今未好,我和编辑聊天时也这样说,为此我甚至都不找编辑要推荐了……

    但是却不敢草草结尾,不敢烂尾,总要把该写的坑都合理写到。

    因为我实在怕愧对一直支持的书友,尽量做到善始善终吧。

    最后捎带一句,蛇娘的坑很快就要填了,别急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