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乱秦之贼
    “三爷……”

    李万机迎上已经换了身正服的贾环,语气有些担忧的唤道。

    贾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问道:“来的什么相爷?”

    李万机道:“小人也不知,只见他轿子前有仆人打着一顶清凉伞,而且还乘着八抬大轿。八成是……”

    所谓清凉伞,即国朝赐予内阁宰执所用,以示身份尊贵的一把大伞。

    清凉伞所在之处,必有一身着紫衣的内阁大佬。

    或许就品级而言,内阁阁老没有公侯伯府邸尊贵,但就实权而言,两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在宋朝时,宰相甚至要贵于亲王。

    本朝虽然并无这种殊荣,但也绝对非同小可。

    辅佐君王安治天下,岂是凡人?

    虽然这两天两府里流传的最热的段子就是,威风凛凛的贾三(无—爷将李相爷的公子给当街打了。

    可李万机不比那些不靠谱的,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底子,知道李相爷三个字在国朝意味着什么。

    因此,他语气有些担忧。

    贾环瞥了李万机一眼,嘴角抽了抽,道:“放心吧,你这老本家要是就这么点子肚量,他也当不了这个不倒翁了。”

    李光地是大秦最有名的官场不倒翁,仕途一甲子,还从未跌过跤,拾过跟头,贾环故有此语。

    说话间,两人便来到了宁国府大门门楼处。

    宁国府的正门,寻日间都是不开的,除非有宫中中旨传下。亦或是有贵客临门时,才会打开一次。

    然而神京城中。能在宁国府门第前称得上一个贵字的,着实屈指可数。

    当然。一把清凉伞的拥有者,不管怎么说,都在这个行列中。

    因此,此刻宁国府中门大开。

    几十个身着青襟华服的仆人毕恭毕敬的罗列两旁,贾环也正装正冠,一本正经的站在门口台阶下,等待八抬大轿里的贵人下轿。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轿子里的人似乎不大愿意下来。

    八抬大轿。虽说还在轿子范畴,但实际上内里已经算是比较宽绰的了。

    说是一个小包间也没什么问题。

    内里设有坐榻,小茶几,小书橱,还有两个待客用的锦墩。

    此刻,坐榻上的李光地正美滋滋的享用着一杯上好的贡茶,每年武夷山半山崖上的那棵老茶树产的新茶,除了供太上皇和皇帝外,也就李光地能捞着几两。

    喝了两口茶后。李光地还是不起身,咂摸了下嘴,他轻轻的敲了敲悬于轿门口处的云板,吩咐道:“去。请贾家小子上轿说话。”

    恭候在轿子一旁的相府老管家闻言,恭声应了声,然后便走向站在贾府大门口保持微笑面容的贾环。躬身道:“贾爵爷,我家相爷请爵爷上轿说话。”

    贾环闻言一怔。面色隐隐有些难看,道:“我这座宁国府虽然是座小庙。难道还容不下你家相爷?”

    这话说的凌厉诛心,但那老管家面色却没什么变化,再次躬身道:“爵爷,我家相爷只是请爵爷上轿说说话。”

    贾环懒得和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计较,他哼了声,道:“算了,我也不为难你,既然你家李相爷老胳膊老腿的不方便,那我这身强体壮的多走几步也没什么问题。”

    说罢也不等那老管家,径自走向轿子,打开轿门,上了轿子。

    贾环原以为,这李光地既然给他来这一手,想必一定会仗着宰相的身份,倚老卖老,欺压于他。

    如果真这样,贾环打算让他见识一下什么是二杆子脾气!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怒气冲冲的上了轿子后,迎面而来的,却是一张笑成老菊花的笑脸。

    “啧啧,看你这架势,果然是年轻气盛,嚣张跋扈的名头冠你头上还真不冤枉你。怎么,要是老头子我说你两句,你还准备对老夫也抱以老拳?”

    李光地面上笑的一团和气,可该批评的话却半句没落下,偏生,还给人感觉,他批评的很有道理……

    贾环脸上的冷笑散去了,有些尴尬道:“小子贾环,见过李相爷。”

    不是他认怂,不管敌我关系如何,该有的礼仪和家教总是不能缺少的。

    李光地上下打量了番贾环,笑道:“你和代善公长的不像,性子也不像。当年,就连老夫也要拜倒在代善公的绝世风姿之下。

    代善公允文允武,性格儒雅出众,与人交谈一二句,便能使人如沐春风,为其仪态而心折。老夫与太上皇聊天时,还常常提起他……

    再看看你,唉,虽然也算是少年英资,风采不凡。可是比起代善公,相差甚远。”

    贾环闻言,嘴角抽了抽,没好气道:“荣国先祖是我祖父,我不像他倒也情有可原。可你儿子还不像你老人家呢,你怎么不说他……”

    李光地闻言不怒反笑,而且笑的声音很大,笑罢后,指着轿门口角落里的绣墩对贾环道:“坐下说话吧,老夫今日上门做了回恶客,还有事相求呢。”

    贾环也没客气,拱拱手谢过后,拎过绣墩坐下,看着李光地道:“您老人家乃当朝宰辅,位高权重,门生故旧遍布朝野,哪里还用的着小子做什么?”

    李光地不理会贾环话里的怪味,笑道:“若是寻常难处,自然用不到你,可这件事因你而起,所以老夫不得不上门求助于你啊。”

    贾环歹话说到前头:“李相爷,小子我家里条件不大好,自幼就没读过什么书,知道的事不多,你老可别坑我!”

    “哈哈哈!”

    李光地闻言大笑不已,指着贾环笑骂道:“怪道太上皇说起你来,只说是个猢狲。如今看来,还是太上皇慧眼识人。小子。你不仅胆大包天,还惫赖的紧。不过这件事。却容不得你推脱。

    是这样,我家那个混账小子,自幼被宠惯坏了,前日,你将他揍了一顿,也算是给他提个醒。说起来,老夫还要谢谢你,但是……”

    贾环苦笑道:“李相爷,我就知道一定会有一个但是。不过我提前说好。前儿个我就是不忿他们纵奴行凶,轻轻的抽了他一下,疼都没多疼,更别说有什么大问题了……要是他现在出了什么毛病,你可别赖我,我是绝对不认的。”

    李光地又笑了阵,然后感慨道:“如意这孩子,说坏呢,还是不算坏的。就是自幼被宠惯了。长大后又结交了些不大好的朋友,听的奉承话多了,渐渐也就崖岸自高起来。这件事也给老夫提了个醒,往后要在他的教育方面多费点心思。

    只是。这些都是后话……现在关键的是,我家的老太太,今年已经一百零八岁高龄了。如今整天就守着家里的这根独苗苗过日子。

    这根独苗苗被你收拾了番后耍起脾气来,不肯吃饭。结果连累着老太太也不肯吃了。哎呀,老夫真是心焦的紧啊!

    这不。老夫只能仰着一张老脸,上门来求贾爵爷了。”

    娘希匹,老家伙说两句吸溜一口香茶,也不知道从哪儿贪来的这么香的香茶,客人坐在对面也不说倒一碗茶招待一下,有这么求人的吗?

    贾环坚定的摇头道:“老相爷,这件事如果是晚辈做错了,在道理上站不住脚,那晚辈现在去给您儿子磕头都没问题。可问题是,晚辈自觉并处!所以,总不能因为您儿子耍脾气,祖母心疼了,我就要巴巴儿的去给他鞠躬作揖道歉,没这个道理吧?”

    李光地叹息了声,道:“老夫也知道为难你了,可这不是事急从权嘛。要只是如意闹毛病不吃饭,老夫理都不理他,爱吃不吃,不吃拉倒。他年纪轻,扛饿。可老太太不同啊,老太太年纪太大了,少吃一两顿着实让人心焦。”

    贾环有些为难道:“要不这样,晚辈可以跟相爷您去相府上,给太老夫人说说好话,但是你儿子那边,就请恕小子无能为力了。”

    李光地闻言面露不悦,一对白眉缓缓皱起,沉声道:“小子,你可知道,别人会顾忌你贾家,老夫却没这个顾忌。在圣上面前,老夫都少有一个求字,今日难得开口,你敢扫老夫颜面?你须知,老夫可不是忠顺亲王。老夫若是出手……哼哼!”

    所谓气势者,不能说虚妄,这个东西确实有。

    但是这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彼此双方有关碍,或者说,有利害关系。

    比如说,体制内的高官对下属,公司的上级对下级。

    再比如说,学校的老师对学生,局子里的条子对罪犯……

    只有这种双方占有利害关碍的情况下,才能深刻的体会到上级的威严和气势。

    跳出这个圈子外,南韩的长腿妹就绝对不会崇拜北韩的三胖欧巴。

    同理,贾环也不觉得气势逼人的李光地能咬他一口,所以面对李相爷的滔天雄威,贾环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然后咧开一张嘴,露出一口白牙,笑的无比灿烂,对李光地道:“要不,您老试试看看?”

    李光地一双老眼盯着贾环,两人就这般对视着,良久之后,李光地眼角抽了抽,缓缓道:“小子,老夫只希望你胸中能时时不忘忠义,否则,日后乱我大秦之贼首,非你莫属。”

    ……(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罩杯须用手来量”的打赏,解释一下,罩杯兄其实是天涯兄的小号,但在书评区里被以良辰、魔皇、小萨还有为首的四大恶人给欺负的只能开小号避难了,唉……

    感谢书友“索蓝宇天然卷的家伙都是好良辰美酒求佳人”的打赏

    感谢书友“巫山雨陆0209挖洗拍狼天宇尘寰那过去的过去巫师家庭大侠逍遥客”和“yqaz”的打赏。

    很奇怪,昨天打赏的书友很多,收藏也诡异的暴增了大几百多,但订阅却少了许多……

    怪怪的,希望是赠币所致……

    另外说一句,剧情快要转折了。

    第二百一十九章乱秦之贼: